2542 我想拜你为师!

推荐阅读:女帝直播攻略美女总裁爱上小保安:绝世高手极品小农场帝少心头宠:国民校草是女生奥特曼战记万古帝尊修真聊天群极品小神医

一秒记住【新♀全♂本÷小→说♀网 WwW.xqb5200.Com】,精彩小说无弹窗免费阅读!

    一帮人浩浩荡荡的将我们包围起来,阿候手里攥着跟铁棍指向车内我们的厉喝:“滚下来!”

    因为大佐的事儿,我和鬼哥本身这会儿心情就挺不爽的,这又蹦出来一伙刺头,鬼哥直接从副驾驶的手扣里拎出来一把扳手,推开车门就跳了下去,冲着阿候臭骂:“草特么的,你小子有点赛脸了,从榆林撵到吴堡,真鸡八以为怕你是吧?”

    阿候举着铁棍翻着白眼出声:“我阿候在火车上混了这么多年,没吃过这种亏,要么你们给我拿五千块钱赔罪,要么我打折你俩一条腿!”

    “我给你爹一篮子!”鬼哥操起手里的扳手直接冲着阿候的脑袋就劈了下去,阿候赶忙将铁棍举到半空中抵挡,扳手和铁棍“叮”的一声碰撞在一块,鬼哥技高一筹的抬腿就踹在阿候的肚子上。

    阿候被踢了个踉跄,往后倒退几步,另外六七个小伙也纷纷挥舞起手里的家伙式朝鬼哥招呼过去,一看鬼哥要吃亏,我也忙不迭从车里翻出来一把扳手蹿下车,一个跃跳,先是一扳手砸在一个家伙的后背上,接着一记侧踢放趴下另外一个青年,手里的扳手照着倒地的青年后脑勺“咣咣”猛抡两下,完全是奔着要他命去的,小伙瞬间满脑袋冒血,趴在地上惨嚎,小旅馆里顷刻间跑出来一群看热闹的人。

    我一脚踏在那个被我敲破脑袋的青年身上,指着阿候一行人怒喝:“草泥马,都给我稍息立正!不然老子立马砸爆他的狗头!”

    这帮人毕竟只是社会上捞偏门的,跟真正意义上的职业混混还是有一定差距的,听到我的喝声,一个个立马不再动手,举着家伙式骂骂咧咧往后倒退。

    “来,你过来!”我指着阿候的朝他勾了勾手指头。

    阿候咽了口唾沫,犹豫几秒钟后,又看看趴在地上满头是血的同伴,最终表情很是不自然的挪到我对面,我拎圆胳膊就是一巴掌甩在他脸上,恶狠狠的问:“你行事儿啊?要当摆事大哥是吧?”

    阿候站在原地晃动两下身体,鼻血顺着嘴角蔓延出来。

    我横着脸唾沫横飞的咒骂:“草泥马,给我听清楚了,我没时间跟你们这帮驴马癞子浪费时间,这次是警告,再有下回,我要你一条左腿,听懂没?”

    阿候抿了抿嘴角没有吱声,仍由鼻孔里冒出来的血往外滴答。

    我抡起胳膊又是一巴掌“啪”的甩在他脸上厉喝:“听懂没有?”

    阿候声音很小的回应:“懂了。”

    我不耐烦的一脚蹬在他肚子上,撇撇嘴呼喝:“滚蛋!马上从我眼前消失。”

    阿候一行人搀起受伤的两个同伴,快速钻进面包车里狼狈离开。

    鬼哥甩了甩扳手,咧嘴朝我贱笑:“三爷霸气,三爷牛逼!”

    我没好气的嘟囔:“别墨迹了,咱俩先换个住的地方吧,我总感觉大佐这次要惹出来大乱子。”

    上车以后,我们在县城又溜达半天,才好不容易找到另外一家黑旅馆,这间旅馆比之我们昨晚上住的强不了多少,同样是满屋子又潮又臭的混合味道,不过屋里有个小火炉,要暖和很多,至少摆脱了基本靠抖的取暖方式。

    街上还有几家小洗头房,几个脸蛋子冻的通红的站街女“不辞辛劳”的搁店门口拉客,如果不是她们长得太过随意,没准我真进去光顾一下生意。

    鬼哥出去找警察打听情况了,我坐在屋里酝酿了半天词汇才极其不情愿的拨通苏天浩的电话,亲戚归亲戚,可有些关系使用的太频繁就不值钱了,既招人烦,还降低自己的身价。

    我惴惴不安的拨通苏天浩的电话,将这头的情况跟他简单说了一下,苏天浩沉默几秒钟后道:“我帮你问问看,我记得你嫂子有个堂叔还是啥的好像在那边任职,晚上我给你回电话吧。”

    “谢啦哥。”我诚心实意的出声。

    苏天浩无所谓的笑骂道:“没啥,都是一家人,你别给我上房揭瓦,我就谢天谢地了。”

    挂断电话以后,我愁的扒拉两下自己的后脑勺。

    现在这个社会,如果你求一个人办事,他要是提出经济回报,那反而是好事儿,因为大家只要用钱就能沟通,不存在谁欠谁的,反过来,最怕的就是那种别人帮你办成事,表面上却丝毫不求回报的,这种人情债比要钱还难受,因为你根本不知道应该怎么偿还。

    闲的没事干,我干脆打开屋里的二十寸大脑袋电视看起了泡沫剧,大概半个多小时左右,外面突然传来“咚咚”的拍门声,我扯着脖子问了句:“谁呀?”

    “需要热水不?”门外传来一道瓮声瓮气的男声。

    我趿拉着鞋子甩手拽开房门,结果看到一个膀大腰圆的家伙拎着个暖水瓶站在门口朝我讪笑,正是刚刚被我掴了两巴掌的那个阿候,我紧皱眉头道:“挨打没够啊弟弟?怎么滴,你是真觉得我不敢卸你条腿是吧?”

    “大哥,我想跟你学功夫,就是你昨晚上在车站一脚把我踹趴下那种腿法..”阿候的鼻孔里塞着两团卫生纸,声音干涩的缩了缩脖颈。

    我嘲讽的上下打量他几眼冷笑:“行啊,学费八万八,交钱我马上收你为徒。”

    “我没钱,但是我..”阿候张嘴刚要说话,我不耐烦的打断他:“没钱你跟我唠个鸡八!”

    不等他再说什么,我直接“咣”一下关上房门,站在屋里朝着他吓唬:“马上给我滚蛋,别逼我削你或者报警。”

    “大哥,我真的很有诚意跟你学功夫。”阿候拍打两下房门喊叫。

    “草泥马,你滚不滚?”我拽开房门,不挂一丝表情的指向他呵斥:“我没兴趣收徒,想学本事,你可以去少林寺,也可以到武当山,我这儿没戏,再他妈骚扰我,我肯定把你腿敲折。”

    “可是,我..”阿候张了张嘴巴,我再次不耐烦的“咣”一下关上房门。

    都特么什么年代了,还玩跟人拜师学艺的老套桥段,我估摸着这小伙就是被我两次给打怕了,寻思着拜个老大啥的,可关键是我到陕西是来办事的,根本无意拓展王者的版图,再者说了,我也根本不了解他到底算干啥的,冒冒失失的留在身边,鬼知道会不会闹出什么乱子。

    可能是被我给唬住了,门外很快没了声响,我爬回床上继续裹着被子看泡沫剧,不知道是电视演的太过无聊,还是昨晚上没睡好,看着看着我眼皮就开始控制不住的打架,没一会儿就睡着了。

    再次睁开眼的时候,外面的天色已经全黑了,我看了眼手机,晚上八点半,鬼哥还没回来,不免有些担心,给他打了个电话问:“事情还没办完呢?”

    鬼哥那边喘着粗气道:“大概清楚了,不过又发生了一件糟心的事儿,我正托人往看守所里送条被褥和吃的,很快就回去。”

    “给谁送啊?”我好奇的问。

    “龙叔,大佐他后爹。”鬼哥叹了口气道:“最多十五分钟我就回去,回去跟你慢慢说吧。”

    放下手机,我自言自语的嘀咕:“老头犯什么事儿了,怎么还让弄进看守所了。”

    这个时候房门被人“咚咚”敲响,我下意识的打开门,结果又看到了阿候,阿候手里提溜着黑色塑料袋,嘴里呼着白气看向我亢奋的说:“师父,学费我凑了,求求你教我吧?”

    我都快被这小子给折磨疯了,歇斯底里般的嚎叫:“你他妈脑袋是被驴给踢了吧?我认识你是干啥的就教你,挺鸡八大个人了,干点正经事行不行?”

    “不是,师父我真想学..”阿候梭着嘴唇,朝我拎了拎手里的塑料袋道:“八万块钱我暂时没有,但我凑出来四万,剩下的钱,我以后肯定还你,你就教教我吧..”

    “教你爹哨子,滚!”我重重的将房门给摔上。

    这小子的脑袋好像真是缺根弦,几个小时前还喊打喊杀的要弄死我,现在又巴巴的求我带他上道,我将电视机的声音调大,翘着二郎腿给苏菲发起了短信,没多会儿,房门又一次被敲响,我抓起床头的凳子就拽开了门,刚要往出砸,鬼哥赶忙喊叫:“卧槽三哥,我不就晚回来一会儿嘛,真不至于动家伙...”
温馨提示:方向键左右(← →)前后翻页,上下(↑ ↓)上下滚用, 回车键:返回列表
本站推荐:龙王殿财运天降重生之都市仙尊花娇好想住你隔壁特种奶爸俏老婆妖夏总裁爹地,妈咪9块9!暖婚33天随身系统:暴君,娶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