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618章 遮天大帅的本尊

推荐阅读:女帝直播攻略美女总裁爱上小保安:绝世高手极品小农场帝少心头宠:国民校草是女生极品小神医奥特曼战记万古帝尊修真聊天群

一秒记住【新♀全♂本÷小→说♀网 WwW.xqb5200.Com】,精彩小说无弹窗免费阅读!

    “在我干枯的土地上,你是最后一朵玫瑰。”

    ——水之都·路伶崖。

    XXXXX

    海风温柔,碧海之上的王家流浪号上面,程倾城用毛巾不断的擦着头发,之前这艘船被气浪所掀翻,导致他们失去了玄霄和张命寒的战斗踪迹,两人都是变成了本体在海洋上面驰骋,移动的早已经不见踪影。

    光是倚靠他们寻找的话在如此辽阔的太平洋上面简直就是大海捞针的事情,而鱼人部队的消息也是一条一条的传达过来,每一条都是让人十分的失望,直到大瞎哥亲自从海洋里面蹦跳出来,程倾城欣喜的站起身“怎么样啦?”

    大瞎哥遗憾的摇摇头“几乎都快将东北区域这里搜索完毕了,但是他们最后出现的地方,是在一个叫做迪卡诺的城镇上面,根据情报,当时城镇上面的人看到一条金光闪闪的巨龙和一头巨大的火麒麟奔腾过来,然后又再次离开。”

    不可能呀,他们这么大的动静,怎么可能没有音讯呢?难道战斗已经结束了吗?

    程倾城将擦头发的毛巾用力的仍在了甲板上面,这个动作让大瞎哥猛然的抬起头看着他,然后表情严肃的说道“你这是在对我发脾气吗?”

    “鱼人部队那么厉害怎么可能找不到,整片海洋不都是你们的吗?找两个人这么困难吗?”,程倾城没控制的住的骂道。

    大瞎哥张开鱼掌手,指着程倾城说道

    “因为跟你熟我才忍你一次,下次再敢这么莫名其妙的发脾气,我当场就给你两巴掌,也不是时代里面的新人,何况还是水之都的人,应该知道大海的巨大,怎么能够说出如此没有脑子和愚蠢的话。”

    程倾城知道自己失言惭愧的低下头。

    旁边的江渔舟突然说道“会不会在绿洲岛上面?”

    在太平洋上面有着这样一种岛屿,只有一片沙滩和一些椰子树,是连海龟都懒得去下蛋的地方,大瞎哥摇摇头“不可猛,巴掌大的一块地方,估计一个招式就毁灭了,不过…”,大瞎哥也认可他这样的推测“我试着让部下们去绿洲岛上面探索探索。”

    大瞎哥正要跳跃进入海洋里面,程倾城突然说道“瞎哥,我突然有种不好的预感,你说,如果玄霄大哥真的出了什么事情的话,那该怎么办?”

    “再怎么痛苦,该做的事情也还是要做。”,大瞎哥想了一下很干脆简单的说道,而后跳跃进入海洋里面,只留下一脸担心的程倾城。

    与此同时罗刹岛上面,一道道虎狼目光源源不断的朝着墨玺投射过去。

    “别这样,铠撒哥。”,墨玺一边举起手投降一边不断的后退,她双脚上面的伤势已经恢复了,虽然高等血统的治愈是受到了一定的影响,但是并不是完全的不恢复,只是速度比以前慢了很多很多。

    “自己乖乖绳索绑住上船还是要我亲自动手?”,铠撒问道。

    墨玺尴尬的笑了笑后直接朝着罗刹岛的后面奔腾过去,铠撒一摇头,左右的战士们纷纷握着战刀冲锋上去。

    在神圣女王号的船舱里面,乱神、夏莎他们一脸崇拜的看着冥王,只听到冥王怒吼着喊道“当时我看到流年变成黑僵…”,然后用手拍打着身边变成黑僵的陈流年“我的血性立刻就上来了,但是哥没办法呀,我被鱼人咬的遍体鳞伤,可是我是谁?替天冥王,血性男儿,我能够接受被人抓住这份耻辱?”

    “不能。”,乱神他们纷纷的摇摇头。

    “那是肯定的呀!”,冥王言之凿凿的说道“我当时就用凶鳄齿想要直接抹脖子,陪伴我的流年兄弟,但是凶鳄齿的兵魂不允许呀,刀子在我的脖颈上面割了一下,没有任何的力量,就像是稻草一样,我没死成。”

    众人听得一阵唏嘘,只有冥王抚摸着身边的黑僵陈流年,看得出来他是真的伤心“只要我活着,我一定要想办法将流年兄弟恢复过来。”,然后扫视了一眼众人“我们替天这次差点团灭呀,但是只要小张和战屠他们还没进来这里,就有一线希望,我不求逆风翻盘灭掉水之都,但是我觉得逃离这里,我是真的有信心的。”

    “哥,你在讲讲你单挑凤凰翎那两个神界娘们的故事呗?”,包铁牛好奇的问道。

    “他胡说八道你也信?”,夏莎无奈的摇摇头。

    冥王咳嗽了一声,然后像说书先生一样“说时迟那时快,只看到我神勇的蹦跳而起……”

    “信,他说他是世界之主,我都信。”,包铁牛点点头“听他吹水,总比我们死气沉沉的好。”

    XXXXX

    圣辉岛,中心城镇区的某栋别墅里面,司徒明打开房门,瞬间一股浓密的扑鼻清香扑面而来,接着他走向别墅的后面的草地。

    草地的中心是一个泡澡池,此时此刻一个年轻的男人正在舒舒服服的泡在里面,他的胸膛稳着一个巨大的黑色骷髅头,眼眶里面是两颗黑色的太阳,这正是替天的专属刺青-黑太阳骷髅,只看到此人脖颈放在泡澡池旁边的枕垫上面,脸上铺盖着一层毛巾,时不时发出一声声舒服的声音。

    司徒明走到他面前缓缓的蹲下来,然后笑着说道“东篱先生。”

    “恩?”,这家伙将脸上的毛巾直接取掉,露出一张英俊帅气的脸庞,金色眉毛,眉心点缀着一只红色仙鹤,颇有点懂道行的样子,也颇符合他懂得一些奇门遁甲的身份,这家伙就是新晋的替天八号,从一群替天的年轻人杀手里面脱颖而出。

    “对于我们的招待,您还满意吗?”,司徒明问道。

    东篱的脸上出现了享受的表情,然后说道“你问我还满意吗?”

    “哗啦”一声,泡澡池的下面,一个皮肤白嫩的少女缓缓的起身,面容清纯,身材魔鬼,此时一扫头发不好意思的笑了笑。

    司徒明指了指她的嘴角,少女伸出手,然后将一根卷曲的黑毛拿掉,不好意思的抿着嘴笑了笑,随后少女从泡澡池里面站起身,扯起来几张卫生纸捂住嘴巴,将里面的东西吐掉。

    “看起来是相当的满意。”,司徒明点点头。

    东篱半眯眼的说道“那还用说吗?这还只是上午的安排,更不要说还有中午、下午、晚上的好几场了,晚上我想要一艘游轮去感受一下太平洋的海风,也希望你能够挑选你们集团下面一些优质的姑娘。”

    东篱狠狠的吸了吸鼻子,然后吐了吐舌头“意思你懂得,海的味道,我想知道。”

    明白,明白,司徒明不断的点点头,然后将一张照片递给东篱“这是今天小张他们搜索罗刹岛拍摄的照片,请发给你们天门家里面吧,其实我觉得都没必要,我们水之都这次是诚心诚意的跟你们合作的,每天发照片,感觉有点像监督我们的工作进度一样,我们怎么敢怠慢替天呢?您说是不是,东篱先生。”

    东篱不断的用手指点着,憋了半天感慨“太TM正确了,都是夜宴那个叫做司雯婧的臭娘们,一天到晚看来看去,她还能够看出一朵花儿来?”

    司徒明意味深长的笑起来。

    接着东篱将照片发给夜宴总部那边,不到一分钟司雯婧就打来电话“喂,东篱,你在干嘛?”

    东篱指着电话看着司徒明小声说道“听听这个不客气的声音,好像我欠他八百万一样的,有什么了不起的?”,然后直接将电话扩音放在身边说道“在水之都的海洋总指挥室里面,还能干吗?看着小张哥他们的动态呗!”

    “怎么每天都是照片,马上给我发一个视频过来。”,司雯婧说道“最好能够直接和小张哥他们直接视频通话。”

    “太平洋上面我怎么给你拍摄视频?照片都是每天有人去专门拍摄的,然后拿回来的,一来一往消耗的是水之都呀,好了我知道了,明天给你拍摄一个视频。”,东篱也是懒得跟她一直说话,直接不客气的将电话挂断。

    司徒明点点头要起身离开的时候,东篱突然问道“司徒先生,我们工作一直进展顺利吧?不会有什么危险吧?”

    “一切顺利,你还能不相信我吗?”,司徒明笑的很灿烂。

    那少女再次伸出美腿下了泡澡池,然后一点点的靠近东篱,接着打开一个果冻放进嘴巴里面,接着脑袋一点点的隐没到水下,东篱笑着说道“怎么可能…啊~~~~~”,然后舒服的一声呐喊,紧接着挥挥手“司徒先生,赶紧忙吧。”

    年轻人就是身体好呀,司徒明笑了笑,走出别墅的时候吩咐:给我把他伺候的像皇帝一样。

    “是!”,下面的服务员们纷纷的点头。

    “到底是刚初出茅庐的小牛犊子,业务能力太不熟练了,就知道享受了,我们掩饰的很好,但是当这个小子知道真相的时候,估计也会发怒吧,他跟替天感情据说很深,只是自己比较喜欢玩乐而已,该有的义气还是有的。”,司徒明说道“只是一时间乐不思蜀。”

    电话那边的齐麟发出一声冷笑“他不可能有机会知道真相。”

    海澜庄园的午后,冬日的阳光温柔的铺满了整个房间,齐麟放下电话站起身,往壁炉里面扔了几根紫色的木头,然后说道“安神木,神明岛种植的一种木头,烟雾能够让人有安神疗养的效果,你这段时间都在蛮荒之地,那里的冬天也是极寒之地吧,到达圣辉岛,暖和多了吧?”

    沙发上面,路伶崖的右脚搭在左脚的膝盖上面,拿起来桌子上面的咖啡捧在手里面“确实这段时间都在蛮荒,因为十神众的一点事情,这段时间黑暗世界的老国王不是重病了吗,唐老大和冯玉凝去看他了,我也因为一点疑惑,想要当面问你。”

    齐麟撕开一张湿纸巾擦拭着双手然后问道“有什么事情不能够在电话里面问吗?”

    “是一定要…当面问清楚的事情。”,路伶崖却很坚持。

    原来是这样,齐麟看向他的时候,路伶崖脸庞严肃的看着他“听说你这次安排嫂子和小鲜橙去夏威夷度假,是故意而为之,中途你还跟血榜的几个杀手所勾结,因为目的很肮脏我就不说了,我想问一下,人…真的能够丧心病狂到这种程度吗?我是怎么知道,你别管。”

    齐麟脸上的微笑随着这句话慢慢的冷却了下来。

    他双手放在膝盖上面,两只手不断的摩擦着,然后十指交叉握成一个拳头,随后轻轻的点点头。

    “出于确定的心态我再次问一下,一定要牺牲自己的老婆孩子然后换取相应的地位吗?我一直认为人就算再怎样把某种东西当成生意,也不应该这样的毫无人性,你总有点在乎的东西吧?你总有点人性在心里面吗?你TM的…你还是个人吗?”

    崖大王直接将手中的咖啡狠狠泼在齐麟的脸庞上面,然后抓起桌子上面的黑冰烟盒站起身,用一种无可救药的眼神看着齐麟“我跟你没什么好说的了,白海国近几天会过来一趟跟你商量一下我退出水之都的事情,我想起你以前下跪求我的样子,那真让我恶心。”

    崖大王即将转身离开的时候,齐麟用纸巾擦着脸上的咖啡,然后很冷静的说道“我很小很小的时候就明白一个道理,那就是金钱才是这个世界上最厉害的武器,当你没有钱的时候,你才会明白什么叫做家徒四壁,什么叫做举目无亲。”

    路伶崖慢慢的转过头,目光锋冷的看着他

    “我这辈子已经积累起来数不清的财富了,但是我还是不怎么满足,通俗点来说就是,钱是永远赚不完的,只要这种东西还在生产,它就是一个无底洞,深深的将人往里面吸引,什么信仰、什么爱好、什么底线,在这个东西下面,统统都像是纸老虎,一碰就碎。”

    齐麟摘掉眼镜,一点点慢慢擦拭着

    “当人们身处低谷的时候,他们想要的是温饱,当温饱被满足后,他们又想要更多…欲望…就这样一层…一层…一层…”,齐麟抓着眼镜一点点的举高着,然后将眼镜戴上后淡淡一笑“一层的上升着,与其说是金钱作祟,倒不如说是欲望作祟更加通俗易懂一点,人可以控制自己的欲望吗?根本不能,人这一生都被不同的欲望所支配着,然后通过金钱去满足,最后一边嚎啕大哭着我身不由己呀,一边宛若一头贪婪的豺狼般,寻找着…下一个欲望。”

    齐麟面无表情的脱掉满是咖啡的西装,接着冷冰冰的看着路伶崖

    “人,永远都是精神的贵族,面对现实的窘迫的时候往往会夺路而逃,无法完成的欲望,通过想象力…通过幻想去刺激、去达到,而那些敢想敢做的人,你不觉得…他们也是一种,孤独道路上面的勇者吗?”

    他将两根手指指向自己

    “难道有实力去追求自己欲望的人,就要受到鄙视吗?”

    “可是你的方式错了。”,路伶崖狠狠的说道。

    “我不在乎任何的手段以及任何的方式,想要成功,怎么可能不付出代价。”,齐麟陡然的提高声音,然后伸出右手抓住空气握成一个拳头,接着看着拳头说道“风光与辉煌,歌颂与道德,那都是成功者书写的,是他们自己制造的光芒。”

    “我只要赢,赢到最后,自然就是胜者。”

    然后突然慢慢的冷静下来,意味深长的看着路伶崖

    “你做不到的事情,你连想象都觉得不可思议的事情,你觉得我不是人的事情,我偏偏就能够当成一笔生意去做,而且谈笑之间的去做,这就是你与我,本质上的不同。”

    说完他用力的拍拍手“送客!崖,后会有期。”

    “我真的不想看到你那丑恶的嘴脸,说的都是些什么。”,路伶崖恶心的摇摇头离开。

    看着他的背影,齐麟冷漠的站在原地

    “不,我相信,我们很快就能够再次相见的。”

    XXXX

    南吴城,天门集团,一个穿着黑色西装的男人正在顶层的天门特级人员办公室里面双手插在裤兜里面看着远方入神的时候,身后的手机突然亮起灯光。

    他伸出纤细的手立刻拿起电话说道“等我两分钟,别挂断。”

    然后从办公室里面走出来,在外面办公的普通职员们立刻站起身的时候他挥挥手,示意自己有事情,然后进入电梯,径直的到达地下停车场里面,进入自己的车辆里面后,将信号屏蔽器开启的时候说道“等我回音。”

    然后从车辆的抽屉里面拿出一部卫星电话,回拨了回去。

    电话那边的圆公子说道“你到底,还有多久才能够搞定?我这里等不了太久的时间!如果我有一个三长两短,你觉得你还有什么胜算?”

    “区区一个七彩哥,就把世界领导者的圆公子吓成这幅德行了吗?他的心脏不是还没有完全回归吗,圣剑骑士团会给一定的压力的,至于千影女皇他们在你的地盘上面那都是给你施加一定的压力,没有那么快的,搞定一个领导者,怎么可能那么简单轻松呢?即便他是七彩哥。”,车辆里面的黑影冷冰冰的说道。

    “你给盗将下达命令了吗?如果能够得到神谕指挥官,一定还有希望。”

    “当然下达命令了,他到现在都不知道我的真实身份是什么。”

    “至于家里面,那老不死的东西,早晚…都要咽气,我忍气吞声这么久,可不是想要陷害天门,而是利用他们来完成我的目的,在夏天面前当一条狗,很累的,你知道吗?什么叫做我怎么能够这样诅咒自己的父亲,你觉得老国王是一个什么好东西吗?”

    “如果他真的是一个优秀的男人,为什么他的三个儿子,个个都不理他,你那边的事情你也要自己看着处理啊,我还没成功的…杀掉黑曜成为黑暗世界的主宰者呢,就这样,我要继续回天门夹着尾巴当条狗了,你给我…挺住啊!”

    姜离挂断电话。

    XXX

    世界,被战斗毁灭的城镇,迪卡诺,城镇的市长和无数人正在面对着满地的废墟不知道该如何是好的时候,一个黑影从海洋里面游淌出来,一步步的走向城镇。

    “轰轰轰…”他左脚踩踏在地面上幻焰燃烧。

    “滋滋滋…”他右脚踩踏在地面上雷霆炸裂。
温馨提示:方向键左右(← →)前后翻页,上下(↑ ↓)上下滚用, 回车键:返回列表
本站推荐:龙王殿重生之都市仙尊财运天降花娇好想住你隔壁特种奶爸俏老婆妖夏总裁爹地,妈咪9块9!暖婚33天随身系统:暴君,娶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