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63章 答应

推荐阅读:飞剑问道一念永恒仙宫青城道长白袍总管玄界之门金庸世界里的道士人皇纪

一秒记住【新♀全♂本÷小→说♀网 WwW.xqb5200.Com】,精彩小说无弹窗免费阅读!

    李澄空随着两女宛如一阵风往里冲,在众宫女与太医们的注视下,他直趋内室。

    玉妃看到他,双眼一亮,忙道:“李公公,快看看十五皇子!”

    李澄空抱拳见礼,搭上独孤煦阳另一只手,小观脉术催动。

    “我来吧,殿下!”

    独孤漱溟撤回双掌,脸色苍白。

    李澄空左掌轻轻一拍独孤煦阳百会穴。

    独孤煦阳倏然上升,半坐姿势缓缓打开,上半身与下半身从九十度角变成一百八十度。

    最终悬立于半空。

    众人惊奇的瞪大眼睛。

    独孤煦阳闭眼悬于凤榻半空,头顶仅距金丝幔帐一尺。

    李澄空运指如飞。

    指影漫天,一块块布片跟着纷飞,独孤煦阳上半身坦露,肌肤白嫩如女子。

    “李!澄!空!”

    独孤漱溟脸怒瞪李澄空。

    李澄空肃然运指,听而不闻。

    独孤漱溟知他故意为之,就是给自己找不痛快。

    身为宗师,指力隔衣衫很容易。

    “嘘——!溟儿,别打扰李公公!”玉妃嗔视她。

    独孤漱溟飘下床榻,想走却又想看独孤煦阳能不能活,只能红着脸转向别处。

    晨妃面低声问玉妃:“这位是……?”

    “李澄空李公公,宗师。”玉妃道。

    晨妃轻若有所思。

    知道了李澄空的身份是太监,还是一位宗师,也是救玉妃的那人。

    “哇!”独孤煦阳身子一仰,仰头喷一道黑血。

    李澄空拂袖。

    黑血被无形力量席卷到墙角。

    独孤煦阳在空中缓慢旋转,从竖立到平躺。

    他在这个过程中一直下降,待横平的同时也躺到凤榻上。

    “咳咳咳咳……”独孤煦阳剧烈咳嗽着睁开眼,左右打量几眼:“娘……”

    “啪!”梅妃劈头给他一巴掌。

    “娘——!”独孤煦阳摸摸脸,仍处于懵懂之中:“别动手啊。”

    “啪!”梅妃又给他一巴掌,结结实实打在另一半脸上。

    独孤煦阳忙捂住自己脸,然后脑袋就遭殃,被梅妃扑头盖脸的一顿巴掌。

    李澄空飘身退后,免得殃及自己。

    “梅姨,十五弟还没好呢。”独孤漱溟看不下去:“别再给打伤了!”

    “我打死这个混帐!”梅妃铁青着玉脸,咬牙切齿的抡巴掌,如生死仇人。

    她觉得自己倒了八辈子的霉给独孤煦阳当娘,才会遭这个罪,受这个痛苦。

    要是他真这么没了,自己怎么活?余生就孤零零的在这皇宫里凄凉活着?

    独孤煦阳忙缩起头,然后光着的上半身又遭殃,被梅妃打得“叭叭”响,红印如朵朵梅花。

    “李公公,去我宫里吧。”玉妃对李澄空笑道。

    李澄空笑着应是。

    晨妃原本想赖着一块过来,但看看梅妃这边,便留下了,反正李澄空也跑不了。

    明玉宫后花园的湖上,李澄空陪玉妃在小亭里喂鱼,裴静与老太监王西园侍立一旁。

    独孤漱溟早已冷冷回公主府。

    “李公公你医术确实独到,这一次,皇上会有厚赐,十五皇子很得皇上宠爱。”

    李澄空笑着摇头。

    “李公公你想要什么?”玉妃笑道。

    李澄空道:“娘娘觉得我缺什么?”

    “这倒是个难题,应该问你不缺什么,是不是?”

    “娘娘,我倒是觉得,好像我什么也不缺,不愁吃穿,不愁无聊,已经足够好。”

    “权势,地位,银子,女人,这些都足够诱人吧,李公公你不想要?”

    “我是孝陵种菜的,权势地位与我无缘,在孝陵里,银子好像也没什么用,女人嘛……”李澄空自嘲的笑笑。

    玉妃蹙眉。

    她忽然生出几分怜悯。

    这么看来,眼前这位少年宗师确实很可怜,纵有这一身奇功,宗师境界,又有何用呢?

    权势地位不能得,银子无用,女人只能干看着,对一个男人来说,活着还真是没什么趣味了,当然,他已经不算男人。

    她看着李澄空自嘲笑容,莫名的心酸。

    她掩饰住,柔声道:“华衣美食也是莫大的享受,不如索性就留在我宫里,明玉宫没什么权势,至少能保证你锦衣玉食,悠闲自在。”

    “谢娘娘美意,可惜……”李澄空摇头道:“我是不可能留在宫里的,祖制难违啊。”

    随着他对大月朝的了解,他越来越明白祖制的力量,明白规矩的威力。

    得道多助失道寡助,江山社稷需要民心巩固,否则离心离德,很快就会崩坏。

    众大臣们离心离德,阳奉阴违,皇帝就成了孤家寡人,吏治败坏,很快就惹得民众揭竿而起。

    内乱一生,则外敌必不放过机会,到时候内外交困,回天无力。

    这是前朝活生生的教训。

    所以纵使身为帝王,也不能任意胡来,需得按照规矩办事,祖训就是规矩。

    一旦违了规矩,别说大臣们不愿,便是王公贵族,皇亲国戚也不愿。

    “留在宫里一个月,再回孝陵呆几天,再留一个月,再回孝陵呆几天,说你在宫里替我调理身体,并非迁转,谁也说不出毛病来。”

    “这个……”

    “你是嫌我这个老婆子碍眼,啰嗦吧?”

    “娘娘真能说笑!”李澄空摇头。

    她虽然已经是三十多岁,可看之如二十许,与独孤漱溟站在一起宛如姐妹。

    “那就答应了?”玉妃笑道。

    李澄空道:“那就多谢娘娘美意了!”

    留在这里确实更胜在孝陵,他又不是圣人,喜欢美酒佳肴,也喜欢幽雅宽阔的院子。

    他前世的时候努力奋斗,想住别墅买劳斯莱斯,最终愿望未成便来到这世界。

    他没什么大志,不想成就什么伟业,只想好好享受生活,享受人生。

    重活一回,能够好好享受,那再好不过。

    玉妃是玉妃,独孤漱溟是独孤漱溟,不能一概而论,而且玉妃的明玉宫地位也超然,不惹是非。

    但是……

    他暗自摇头,玉妃还真是天真呐。

    如果刚重生这世界,他会欢天喜地憧憬。

    现在的他得到汪若愚教导,对世事对朝廷运转了解极深。

    所以这注定只是玉妃的美好想法罢了。

    ——

    光明殿

    独孤亁猛一摔奏折,愤然而起:“匹夫!”

    陆璋正在下首的书案前批阅,吓了一跳,扭头看去。

    独孤亁负手在龙案前走来走去,恨恨道:“多管闲事的曹匹夫,那么多的贪官污吏不管,非要管朕的内府中事!”

    “陛下?”陆璋小心翼翼问。

    独孤亁恨恨道:“曹谷言那匹夫,竟然质问朕是不是要违逆祖师,孝陵种菜不能迁转是不是要变!”

    陆璋脸色微变道:“皇上,曹谷言他素来鲁直,闻风便是雨,不必当真!”

    “他这是投石问路吧!”独孤亁深深看一眼陆璋。

    陆璋忙道:“曹谷言难道是替太医监的出头?”

    独孤亁冷冷道:“李澄空一个无根无底的,他有什么必要针对!”

    陆璋忙点头:“正是如此。”

    “他是担心朕启用汪若愚吧?”独孤亁缓缓道。

    他神色平静,先前发脾气的好像不是他一般。

    陆璋吓一身冷汗,忙伏地叩头:“陛下,曹谷言绝不是奴婢的人!奴婢再大胆也不敢指使他如此!”

    “朕当然知道,你不敢。”独孤亁温声道:“看来是有人看你不顺眼,要给你上点儿药。”

    陆璋脸色阴沉,缓缓道:“陛下……”

    “罢了,此事不必深究。”独孤亁淡淡道:“不准报复曹谷言这匹夫!”

    “……是!”

    “起来吧!”

    陆璋起身,脸色阴沉无比。
温馨提示:方向键左右(← →)前后翻页,上下(↑ ↓)上下滚用, 回车键:返回列表
本站推荐:天下第九三寸人间大符篆师飞剑问道仙宫大侠萧金衍大华恩仇引天刑纪一念永恒武道宗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