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096章 大结局5恩爱再秀个五百年

推荐阅读:女帝直播攻略美女总裁爱上小保安:绝世高手极品小农场帝少心头宠:国民校草是女生极品小神医奥特曼战记万古帝尊修真聊天群

一秒记住【新♀全♂本÷小→说♀网 WwW.xqb5200.Com】,精彩小说无弹窗免费阅读!

    孕妇的蜜月旅行,几乎都在度假山庄睡觉,吃饭,散步外加看电视。

    这也就算了——

    “陆明远,孟西洲,还有……呵呵呵,我不是说你哦刘大夫,但是麻烦解释解释,你们为什么在这里?”

    蜜月什么意思不懂吗?二人世界不懂吗?

    为什么才第三天,忽然乌央央来了一大批人!

    陆明远丢下行李箱,目测了一下度假山庄,“我睡那间房。”

    选完房间,才懒洋洋坐下,“小琛去美国看张淼校庆演出,等他回国了再来。”

    “我要问的不是这个!!解释解释,你们来干嘛?”

    孟西洲招呼刘雨蒙坐好,不要脸的笑嘻嘻道,“度假啊,看到你发的朋友圈……哎哟,程老二不愧是完美主义,选的度假山庄真好,于是我果断休年假陪老婆散心,人多热闹,不然这么大的别墅你们两口子不会孤单寂寞吗?”

    孤单寂寞你个头!!!

    她喜欢的很!!

    刘雨蒙是被孟西洲忽悠过来的,当然了,她本人也兴致颇高。

    面对陆轻晚掐腰的质问,她笑笑解释,“晚晚,你是孕妇,我也是孕妇,有共同话题,西洲是大夫,能有效解决紧急情况,至于明远,你亲哥啊,就不要嫌弃了吧?”

    解释的好牵强,那是不是意味着,杨娅也会来?

    不要啊,哭唧唧。

    “这地方不愧被叫做秘境,路好绕,盘山半个钟头,终于到了。哎哟嫂子,卧槽孟西洲?你们怎么也在?”

    杨娅没来,费子路那货急吼吼的来了。

    身边还跟着绍雨晗。

    陆轻晚在心里骂了句MMP,这帮损友。

    “昂,所以费子路,你丫给我解释解释,我的蜜月为什么成了团队游?”

    陆轻晚内心崩溃,她不就是发了个朋友圈吗?不就是定位了地址吗?

    她错了还不行吗?

    绍雨晗抓抓头发,赔笑,“陆总,你是孕妇,反正跟程先生度蜜月也做不了什么事,不如人多一起玩呀?我们带了飞行棋象棋麻将羽毛球拍投影仪烧烤架帐篷鱼竿,基本能满足你任何休闲娱乐要求,啊!还有麦克风,室内唱K也是可以的。”

    陆轻晚啧啧舌,“小晗晗啊,跟费子路谈恋爱才几天哦,居然学坏了。你到底是谁的人?”

    绍雨晗羞怯怯的捂脸,“我……当然是陆总你的人啊。”

    不用问了,看她心虚的表情就知道,肯定跟费子路那个啥过。

    妹的费子路,到底用了什么套路,居然吃掉了她的小晗晗。

    那边,程墨安开完视频会议,下楼看到一群不速之客,脸很快就变了色,声音冷冷的,“怎么回事?”

    孟西洲笑的越发恬不知耻,“程二爷啊,忙完了?要不要出海钓鱼?搓麻将也行,子路带了设备,打游戏吗?开黑吗?”

    刘雨蒙和绍雨晗对他挥手打招呼,“嘿,程先生,又见面了。”

    婚礼一别后,这才几天,程墨安发现这些人胆子被喜宴的酒水撑大了。

    黑着脸,下楼梯,程墨安绕到陆轻晚身后,搂住她的双臂,“这帮碍事的家伙,我清理出去。”

    “别介啊老程!我大老远过来的,你别这么绝情嘛,再说了,嫂子还是挺开心的,对不嫂子?不然你怎么特意定位呢?这种暗示我要是看不懂,还怎么当老程的兄弟?对不老程?”

    孟西洲也发挥了满分的求生欲,“程二爷,到饭点儿了,你们两口子歇着,我们去做饭!想吃什么?古今中外,飞禽走兽,只有你想不到,没有我做不到!”

    “孟大夫什么时候辅修厨艺了?吹的还挺大。”

    门外,容睿先声夺人。

    戴着咖色骚气墨镜,红色风衣的容睿,身边是短发、长裤套装的林璇。

    陆轻晚太阳穴更用力的跳了跳,嗷嗷!她要吃人!

    林璇硬被容睿拽来的,不好意思的点头,“陆总,再次恭喜你。”

    伸手不打笑脸人,陆轻晚只好干巴巴笑,“谢谢,进来坐呀。”

    容睿冲程墨安在眉心扫了下手指,“新郎官今天还是那么帅,网上给你建的帖子热度已经两个多亿了,秒杀一线巨星啊,羡慕羡慕。”

    程墨安面无表情。

    费子路摆出各种棋盘棋子,热络的打招呼,“别闲着啊,搓起来搓起来,滨城麻将会不会打?西洲,明远,容睿,来来来。”

    加上他刚好四个人,不存在三缺一。

    于是程墨安补缺的机会都没有,直接被完美的忽略了。

    很好,非常好。

    孟西洲卷起袖子,给他使眼色,“打什么麻将?没看到主人不高兴了?还不赶紧去厨房做饭?这么一大帮子人,等着喝西北风吗?”

    “哦,对,去去去,男人下厨,女人在客厅看电视。”

    容睿举手,“我带了零食,边吃边聊。”

    客厅多了十个行李箱,一大堆零食,各种娱乐项目,陆轻晚捂脸,“老公,我的蜜月啊……呜呜。”

    程墨安只好摁住火气,“别急,这笔账老公替你算。”

    然后,程墨安电话响了。

    程思安打来的。

    “大哥?有事?”

    “墨安,你那个度假别墅,就在盘山公路旁边吗?有没有门牌号或者具体方位?”

    程墨安感到一丝不祥的预感,“怎么了?”

    “哦,这样的,老何开车送我们过来,不太好定位,看到了看到了,稍等一会儿,我们,马上来。”

    看到程墨安越来越黑的脸色,陆轻晚吞了口气,“咋了?”

    “大哥。”

    “来了???”

    “嗯。”

    老天,这都是什么家人,什么朋友?

    “妈咪!!”

    不到两分钟,叫着妈咪的小Neil,张开手臂奔跑进门,一把抱住了陆轻晚的腰。

    陆轻晚被儿子喊的心肝儿软,“乖宝贝,妈咪亲亲!”

    Neil主动送上脸颊,让妈咪亲个够。

    但是亲完,陆轻晚揉他小耳朵,“今天是周二,你翘课哦。”

    嗯,翘课么……

    “大伯帮我请假了啊,我没有翘课,不信妈咪可以问大伯和大伯母。”

    程思安一手握着拐杖,笑的很正经,“小孩子嘛,都贪玩,看到你发的朋友圈,闹着要来玩儿,我能不答应吗?这不,拖家带口护送Neil来的。”

    大哥你能不能要点脸哦?

    啥叫拖家带口送他来?分明就是你和五媚娘想凑热闹!

    “呵呵呵,辛苦大哥,一条腿不方便,在家老实待着呗!”

    五媚娘进门的瞬间,孟西洲的脸就不自在了,他揉揉脖子,“媳妇,我去个卫生间。”

    刘雨蒙诧异,“路上不是才去过?”

    “那是小的,这次大的。”

    于是他一溜烟跑掉了,不行不行,他要坐马桶上调整好心情,无法直视大嫂。

    五媚娘看他离开,眼底笑意浮现,“首长,我去个卫生间。”

    卫生间关着门,肯定是刚才过来的孟西洲。

    五媚娘敲了下,“有人吗?”

    孟西洲正坐在马桶上郁闷,“有。”

    哦,果然。

    五媚娘靠门,“孟西洲,你真有出息,看到我就跑?准备躲我一辈子?往后见面的机会多了去了,你打算每次都在马桶上深呼吸?”

    最后那句话,联想到了不太舒服的画面,孟西洲整个人都不大好了。

    “大嫂,你能不能走远一点,我解决不出来。”

    “你别装了,我爬上山顶你照样解决不出来,你的问题不在膀胱大肠,在心里,出来吧,咱们聊聊。”

    孟西洲挣扎,徘徊,握拳头。

    “好!”

    该面对的该是要面对,谁让当初那个零件不灵活的人是他呢?

    面对面,孟西洲头大,“嫂子,除了肢体接触,别的都好说。”

    是吗?

    五媚娘松快松快拳头,笑眯眯的,“西洲啊,你现在看到我就想起来那个事儿,对不?”

    孟西洲被她瞅的毛骨悚然,“嫂子,你想干什么?”

    话音落,五媚娘忽然抄起拳头,对他的肚子直直挥出!

    只听到“噗”的沉闷声,拳头定格在他腹部。

    “西洲啊,这个感觉,记住哈。”

    孟西洲被打懵逼了,剧烈的疼痛让他一下子弯下腰,脸已经变了形,“嫂……子?你好狠。”

    五媚娘吹了吹拳头,“嫂子当然好了,帮你治病,给你续命。”

    孟西洲抱着肚子揉了半天,痛的五脏六腑都要错位了。

    丫丫的!五媚娘到底是干什么的?劲儿太大了吧!

    “你怎么了?肚子疼?”刘雨蒙等他好半天,终于看到人,怎么脸色很差,还抱着肚子?

    “拉肚子,肚子疼。”孟西洲这回再看五媚娘,果然没有了以前的不正当想法,可是……肚子疼啊!

    五媚娘笑,“你不是大夫吗?带药了吗?吃点。”

    孟西洲干笑,“谢谢嫂子关心,我这就吃药。”

    程思安和程墨安凭窗而立,欣赏外面的山林风景,枫林渐次染红,一层层渲染开,美不胜收。

    “墨安,下一步有什么打算?”

    程墨安不再看风景,因为他意识到,再美的风景只能入眼,却无法入心,于是他侧过身,斜靠窗台,去看客厅中,正在跟孟西洲他们斗嘴说笑的晚晚。

    有些人,对别人来说或许泯然无奇,但在他看来却赛过一万颗星辰,她笑,他便嘴角上扬。

    “陪晚晚。”

    程思安也转头,看着五媚娘,她的美不管什么时候都亮眼,也让他很苦恼,“你啊,真是被她改变了。”

    “你不也是?”

    程思安笑笑,是啊,他被改变的还相当彻底呢!

    “通知你一声,我和媚儿元旦结婚。”

    “挺好。”

    程思安眼神猛然犀利,“墨安,你老实跟我说,你跟媚儿是不是有什么事瞒着我?”

    “有,你要不要知道?”

    想了想,程思安道,“算了,谁都有过去。”

    “想让她恢复记忆吗?我可以帮忙。”

    “过去的事就让它过去吧,再说,她的过去我已经来不及参与,也没办法挽回,往后我会给她幸福。”

    程墨安认同,“走吧,杀一盘。”

    “杀一盘!”

    这边,两个孕妇正讨论孩子性别。

    刘雨蒙摸摸肚子,“大概是儿子,我们昵称都想好了,就叫小洲洲。”

    陆轻晚肚子还看不出什么呢,但是她好想生个女儿啊,“我的这个……叫小糖豆儿好了,甜甜的。”

    程墨安刮刮她的鼻梁,“像你一样甜,我喜欢。”

    孟西洲做呕吐状,“程二爷,咱能不撒狗粮吗?差不多就行了哈!儿子都怎么大了,不臊得慌?”

    陆轻晚一巴掌招呼过去,拍他背上,“看不惯啊?看不惯也要看着,狗粮什么的,我们准备再撒五百年,嗯哼!”

    “卧槽,五百年?嫂子你要吃防腐剂还是准备修仙哦?哎哟,别打我,当着媳妇儿的面呢!”

    ……

    五百年肯定活不到的,但是在一起的每一天,都像现在一样,甜甜的,暖暖的,如此便好。

    夜色笼罩别墅,山上亮起了灯盏。

    星子闪耀在头顶上方,近的好像伸手就能摸到。

    所有的故事都会结束,再漫长的陪伴也要走到尽头,有些东西却如同天边星辰明月,纵然年华老去,青春不在,依然如灯火温暖心头。

    深愿余生某一天、某个时刻,看到某样东西、某个情景,猛然记起,有那么一个故事,爱过,感动过,幸福过……

    便足矣。

    ——全文完——
温馨提示:方向键左右(← →)前后翻页,上下(↑ ↓)上下滚用, 回车键:返回列表
本站推荐:龙王殿重生之都市仙尊财运天降花娇好想住你隔壁特种奶爸俏老婆妖夏总裁爹地,妈咪9块9!暖婚33天随身系统:暴君,娶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