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336章 他居然任由你那么胡闹

推荐阅读:女帝直播攻略美女总裁爱上小保安:绝世高手极品小农场帝少心头宠:国民校草是女生奥特曼战记万古帝尊修真聊天群极品小神医

一秒记住【新♀全♂本÷小→说♀网 WwW.xqb5200.Com】,精彩小说无弹窗免费阅读!

    时念卿安静站在梳妆台前,垂下眼帘,默默盯着婚戒。

    从花圃里,找回戒指之前,时念卿曾跪在那里许了愿:只要她能够把滚得不见了踪迹的戒指找到,那么……她也会重新把霍寒景早回来。

    所以,这两年的时光,没事的时候,她总是拿着戒指发呆,仔仔又细细,来来回回地瞅着戒指。

    明明两枚戒指,从来都没佩戴,可是男戒也不知道是不是她拿出来观摩的次数太多,还是质量真的不太好,不过两年的时间,竟然泛黄了。

    时念卿静静地盯着,在白色灯光下,泛着淡黄色的戒圈,心里突然特别特别难受。

    而,她的女戒,跟当初新买的时候,仍然一模一样,闪亮得眼睛都能晃瞎。

    苏媚敲响房门进来的时候,瞅见时念卿站在那里,盯着手里的戒指发呆,她走过去,好奇地问道:“你在看什么?!”

    时念卿站在那里没动,眸光,也仅仅地盯着戒指,她免了衣袖,卷在指尖,小心翼翼地擦拭戒指上泛黄的地方,可是来来回回擦了很多遍,仍然不见消失。

    那一刻,她忽然就对苏媚说了句:“早知道廉价的东西,这么容易变质发黄,我就应该依了他,让他挑选镇店之宝的。”

    苏媚起初有点没听明白苏媚在说什么,直到她的注意力,落在她手里的戒指上。

    戒指盒里,还放着购买戒指时的发票,以及男女戒指的吊牌。

    苏媚淡淡瞄了眼男款的吊牌,忍不住皱了眉:“金U750,能不变黄吗?!时念卿,你也真是的,他当初好歹也是堂堂一国总统,你给他挑选5700的婚戒,当时你的脑子,是怎么想的?!而霍寒景也是,他居然就任由你那么胡闹。”

    按照帝国总统的身份,婚戒这般重要的东西,向来都是帝国定制的。据说,十二帝国的总统,最有新颖的一款婚戒,是在狭窄的婚戒内,镶嵌了微型的定位追踪器,目的就是防范遭遇危险。

    然而时念卿却干脆利落,直接去了珠宝城那般接地气的地方挑选婚戒。

    挑选婚戒就挑选了吧。

    不说镇店之宝,好歹也来个铂金。

    然而……只是一个金U750。

    苏媚作为一个旁观者,幻想着霍寒景那般金光闪闪的身份,佩戴了一个还掉色的金U圈儿,上面连颗钻石都没镶嵌,都忒么尴尬了。

    时念卿听了她的数落,并没有吱声。当初买戒指的时候,还不觉得,但是,隔了两年,又瞄到戒指泛黄了,时念卿这才觉得当时的自己,实在是太罪大恶极。

    而且,她也着实难受。因为,两年后,她用了旁观者的心态,去反观霍寒景当初同意买这款男戒的时候,这才发现:他必然是喜欢自己到了极点,所以才会点头答应佩戴这么低廉的戒指吧。

    苏媚瞄到她只是卷着衣袖,不停地擦拭戒圈儿,忍不住翻了白眼:“好了,你是嫌泛黄的地方还不够大是不是?!褪色了,大不了你重新拿回珠宝城,让技术人员帮忙重新电镀下就好了。”

    时念卿却没有动,仍然专心致志擦着戒指。

    苏媚瞄到她的状态,心里清楚,她又自动把外界的一切都屏蔽掉,然后自顾自地沉浸在自己的世界了。

    所以,她无奈地叹了口气,站在旁边,耐着性子说了很多话,完了时念卿仍然无动于衷,她只能话锋一转:“时念卿,宫梵玥来了,在院子外面,你到底要不要他进来。”

    这次,时念卿终于回过神了。

    她抬起眼眸,望着苏媚,眼底都是猩红的。

    苏媚吓了好大一跳,连忙摆手说道:“你别这样瞪我,又不是我要他过来的。”

    时念卿咬着嘴唇,重新把戒指小心翼翼放回盒子里。

    苏媚说:“不管你现在有多讨厌宫梵玥,对他的憎恶到了怎样的地步,但是,无论如何,该说的话,总是要说清楚的。还有时念卿,你确定要去非洲吗?!前天的军事新闻,你没瞧见?!非洲南部,再次发动暴.乱,当地的居民,以及好几名游客,皆中弹身亡,现在不太平,你要不然过一段时间再去?!或是,你把机票改签,飞其他地方?!”

    原本时念卿想把戒指盒放进自己随身拎着的手提包的,但是,在听见苏媚提及暴.乱的那一刻,她改了主意:重新把戒指放回了梳妆台。

    暴.乱,是不容小觑的。

    万一,她过去的时候,运气不好,再次把戒指搞丢,她觉得自己没有那么好的运气,能再次把它们找回来。

    还是放家里好了。

    可是……

    “你最近加班频繁吗?!”时念卿问。

    突如其来的一句话,让苏媚有点懵:“你这问题,跟我对你刚刚说的那番话,有半毛钱的关联?!”

    时念卿抬起眼眸,直直盯着苏媚:“你回答我就好了。”

    “最近月末了,公司肯定会忙,出总结,拼业绩,自然是会加班的。”苏媚如实回答。

    转而,她就瞄到时念卿忽然就重新把戒指盒拿了起来,她转身走出衣帽间,然后一个人在偌大的主卧里,转悠了好几圈,最后,她嚷着苏媚过来搬床垫。

    苏媚懵到极致:“好端端的,你搬床垫做什么?!”

    苏媚不解到极点。

    不过,还是走过去,帮忙出力了。

    时念卿回答:“你加班不在家,我担心家里来小偷,把我戒指偷走了,所以……放床垫下,稳当吗?!小偷能不能找到?!”

    “……”苏媚差点一口血都喷了出来。

    不过,她保持着搬床垫的姿势,看着时念卿眼底那患得患失的恐惧模样,忽然就特别难受。

    她知道,霍寒景离开地方,彻底激痛了时念卿。

    但是,她没想到:时念卿会难受成这样。

    不过,苏媚却说:“挺安全的,就放床垫下吧。”

    时念卿原本想把戒指放床垫下的,明明都把戒指盒放上去了,可是,她忽然又拿了起来。

    苏媚再次懵了。

    时念卿说:“床垫太沉了,会压坏盒子和戒指的,我还是换个地方藏。”

    接下来的半个小时,苏媚就保持着全身僵硬的姿势,定定地看着时念卿满屋子转悠藏匿。

    明明每个地方都是极好的,但是时念卿总是认为那里不好,要么觉得不够隐蔽,会被小偷发现,要么觉得会压坏她的戒指。

    最后,她站在房间的中央,实在找不到藏戒指的地方,忽而就捂着脸,掩面而泣。

    对于时念卿的转变,苏媚惶恐到了极致。

    她走过去的时候,顺手抽了两张纸巾,询问道:“好端端的,你怎么哭了?!我没招惹到你吧。”

    时念卿却口齿不清地说:“如果我当初没有害霍家出事,如果我没有惹霍寒景生气,如果他没有离开帝城,如果他没有选择不要我,此时此刻,这枚戒指肯定是戴在我们的无名指上,这样我就不用担心它们会被偷掉了。苏媚,我这辈子,真的能找回他么?!你说他到底能藏在哪里,我都找两年了……”

    作为时念卿最好的闺蜜,宫梵玥向来都懂得如何投机取巧,投其所好。

    所以,宫梵玥继承总统之后,苏媚是没少捞到好处的,理由是:让她当说客,多在时念卿面前帮他说好话。

    其实,苏媚对宫梵玥印象是极好的。

    除了在两年前的祭祀日算计了时念卿之外,苏媚觉得,宫梵玥从来没有让时念卿受过半点的委屈。

    政权上的东西,不使点手段,自然是不可能。

    其实,按照宫梵玥的身份与地位,他没有任何的错。

    而这两年,宫梵玥私底下,给她工作上,带来了无尽的便利,尽管她没有接受,但,商场上的风向,因为宫梵玥的关注,早就变了。

    所以,这两年,她的工作极其顺利。

    工资奖金,也拿到了史无前例的天价。

    就连顾家,开出来的南城的那占地广袤的新型住房的超级智能豪宅,她都拿这些年挣的钱,上上下下买了三层,全部打通,等装修好了,她就和时念卿搬进去,以后养老。

    时家大院,虽然位置好,但,建筑实在太老了,而且,旧时的住宅,安全性太差了。

    这两年,每到过年的时候,左邻右舍,总是遭遇小偷。

    去年年初,还闹出了血案。

    小偷进屋偷东西的时候,扰醒了主人,两人瞬间打成一团,后来小偷实在惊惶到了极点,直接拿刀,捅入了主人的肚子。

    虽然捡回了条命,但却落了个终身残疾。

    小偷判了刑,拿又怎样?!亡命之徒而已,除了一条命,还剩下什么?!

    听了时念卿那疼痛入肺的话语,苏媚忍了忍,最后,她低声说道:“小卿,你有没有想过:如果霍寒景真的出事,你今后有什么打算?!真的想要后半辈子,去找那个永远都找不回来的人么?!人生很短的,就几十年,我们应该好好珍惜现在的时光,其实宫梵……”

    时念卿抬起眼眸看向苏媚。

    苏媚看着她通红的眼睛,后面的话,直接咽了下去,不敢再有任何的提及。

    苏媚说:“非洲是真的太乱了,你一个女孩子过去,不安全。要不然,你不要去了。再说了,非洲那么穷的地方,按照霍寒景那金贵的身份,必然是不会去的。所以……”

    “就是我们都认为他不会去那种地方,他才极有可能过去。”时念卿低声说道。

    “可是……”苏媚还想说点什么,但,却没时念卿打断了,“你不要再说了,我不去趟非洲,我是不会甘心的。”

    最后,苏媚也无法阻止。

    时念卿将戒指藏好,然后拖着行李箱,出门的时候,拉开门的刹那,便瞧见四辆黑色轿车,整整齐齐停在院子外面的道路上。

    她出现的那一刻,第二辆黑色轿车的后车厢的车窗,立刻滑下。

    时念卿连正眼都没瞅宫梵玥一眼。

    她拖着行李箱,直径走向苏媚的车。

    苏媚换好鞋子,出来的时候,看见宫梵玥的那一刹,太阳穴都突突直跳了。

    不过,她也不敢跟宫梵玥打招呼,用车钥匙按开车锁,帮时念卿把行李箱放后备箱后,挂了倒挡,缓慢把车子倒了出去。

    去机场的路上,苏媚一直都在唠叨,不停地叮嘱。

    “遇到危险的时候,记住,一切都没有自己的命重要。”

    “第一时间,去到S帝国驻非使馆。”

    “你知道使馆的具体位置与坐标吗?!”

    “时念卿,我在跟你说话呢,你怎么半点声音都没有?!”

    苏媚瞅着时念卿的模样,不由得有点发怒了。

    时念卿所有的注意力,都落在后视镜,那跟随而来的四辆黑色轿车上。

    最后,她低声对苏媚说:“开快点,把宫梵玥的车,甩掉!!!!”

    苏媚瞅了眼后视镜,然后闷闷地说:“我这什么车技,你心里没电B数?!我甩得掉他们么……”

    苏媚的牢骚都还没发完,时念卿就扭头瞪她。

    苏媚瞬间就投向了:“真是怕了你了。”

    话音放落,苏媚挂了超车档,一脚油门,瞬间踩到底。

    甩掉黑色轿车之后,苏媚缓缓降下车速,她低声询问道:“对了,你的药,带了吗?!”

    “嗯。”时念卿闷闷从喉咙里发出声音。

    “……”苏媚一边认真开车,一边低声说道,“既然带了,就要好好按时吃药。不要今天状态好,你就忘记吃。”

    “知道了。”时念卿说。

    苏媚仍然不放心:“那什么,与其长时间拿药调理,还不如好好爱惜自己的身体,不要来回地作。一边作一边吃药调理,时念卿这怕是矛盾到极点了吧。”

    。。

    时念卿进入机场后的两个小时,宫梵玥仍然坐在黑色轿车里,浑然没有离开的意思。

    第五支香烟,燃烧到尽头的时候,密集的车厢内,早已烟雾缭绕。

    稀薄的空气,异常的呛人。

    驾车的秘书长,强忍着咳嗽的冲动,压下那不适感,犹豫再三,最终还是恭恭敬敬提醒宫梵玥:“总统大人,晚上七点,您还有个晚宴需要参加,距离晚宴的时间,还有四十三分钟。”

    宫梵玥交叠着长腿,坐在那里没动。

    狭长的黑眸,仍然目不转睛盯着机场的入口。

    秘书长瞬间坐立难安,如坐针毡。

    他搞不明白,总统大人,到底是愿不愿意参加那晚宴。

    完了,秘书长提醒道:“总统大人,您是知道的,今天的晚宴,主角儿是内阁首辅大人。尽管这两年,他还是举手赞同你继承总统的行为,但他平日的表现,显然对您仍然是不满的。内阁首辅苏渊,是前任总统最大的心腹,我们怠慢不得。”

    “最近,苏渊总是频繁地飞国外。按照十二帝国现在的形势,已然成为三足鼎立的局面,倘若苏渊暗地里动点手脚,怕是影响极其恶劣了。”

    霍寒景垮塌之后,十二帝国,以宴兰城和萧然为首,支持霍寒景的,行为一派;宫梵玥作为副统的时候,暗地里网络了些势力,以B帝国和C帝国为首的,成为只是宫梵玥一派;剩余保持中立的,又形成一派。

    三足鼎立的局面,使得十二帝国的同盟形势,变得极其微妙。

    如果国际闹掰了,再出个内乱,S帝国这怕是要彻底打乱了。

    宫梵玥听了秘书长的分析,仍然不吱声。

    在秘书长愁眉不展的时候,他终于淡淡开口了:“开车吧。”

    。。

    飞往非洲的时候,时念卿做梦了。

    她梦到了霍寒景。

    站在一群非洲儿童中央。

    她拼了命地朝他奔去,而是,却怎么也拥不住他。

    最后,只能眼睁睁地看着他消失在视线的尽头……
温馨提示:方向键左右(← →)前后翻页,上下(↑ ↓)上下滚用, 回车键:返回列表
本站推荐:龙王殿财运天降重生之都市仙尊花娇好想住你隔壁特种奶爸俏老婆妖夏总裁爹地,妈咪9块9!暖婚33天随身系统:暴君,娶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