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317章 愚蠢到家

推荐阅读:女帝直播攻略美女总裁爱上小保安:绝世高手极品小农场帝少心头宠:国民校草是女生极品小神医奥特曼战记万古帝尊修真聊天群

一秒记住【新♀全♂本÷小→说♀网 WwW.xqb5200.Com】,精彩小说无弹窗免费阅读!

    来电话的是关新民。

    骆飞没想到关新民会主动给自己打电话,更没想到他在这个时候给自己打电话,以前大多都是自己给他打电话,他即使打电话找自己,一般也都是上班时间。

    意识到自己骂了关新民,骆飞顿时紧张,那可是自己的老大,自己竟然把他骂了,这可是作死啊。

    骆飞一手扶住沙发扶手,努力让自己坐住,然后忙不迭道歉:“关书记,对不起对不起,我没注意看来电,不知道是您给我来的电话,我还以为是我家那口子打来的……不好意思,太抱歉了……”

    “即使是你爱人,你也不能用这口气说话。”关新民道。

    “对对,是的是的,不应该,不应该!”虽然关新民看不到,骆飞还是使劲点头。

    “你现在哪里?”关新民似乎不愿就刚才的事和骆飞多费口舌,也不想和他计较,接着问道。

    “我在家里。”骆飞道。

    “最近你是不是很忙?”关新民的声音听起来不冷不热。

    关新民这口气让骆飞心里发毛,他现在猜不出关新民此时给自己打电话有什么事,不及多想,忙道:“是的,确实很忙,我主持工作后,需要处理的事情很多,千头万绪都压在我自己一个人身上……”

    “我看你似乎没有忙到正道上。”关新民打断骆飞的话。

    “啊?这……这个……”骆飞一时无措,不知道关新民这话是什么意思,心里又很紧张,“关……关书记,我一直在忙正事啊,一直在正道上忙着的……”

    “哼——”关新民重重哼了一声。

    关新民这一哼,骆飞心里更紧张了,有些慌乱,结结巴巴道:“关……关书记,我……我不知道是什么事让您不高兴了……我……我最近一直在兢兢业业忙着工作上的事……我……我一直在为您拼命工作的……”

    “骆飞,你工作是为了我吗?”关新民道。

    “额……这……”骆飞一时不知该怎么说了,他本想借这话讨好关新民,没想到关新民不领情不买账。

    “你工作不是为了我,是为了江州,是为了集体,是为了你自己。”关新民加重语气道。

    “哦对,是,是……”骆飞此时只能附和。

    “既然包含着为你自己的成分,那么我问你,你最近在江州做的事,有没有夹杂着什么私心?”关新民问道。

    “这个……”骆飞茫然摸不到头绪,关新民说的太笼统,自己主持后,在江州做了不少事,很多公私兼顾的,搞乔梁那事是纯粹出于泄私愤,关新民现在如此说,指的是什么事?难道,他知道乔梁出的事了?难道,他知道乔梁出的那事是自己搞的了?

    如此一想,骆飞感到紧张,又感到困惑。

    骆飞之所以紧张,并不是因为担心乔梁出事被关新民知道,而是怕关新民晓得此事是自己幕后指使的,以自己的身份,做这种事显然是极度错误的,以关新民的性格,他未必能容忍。

    骆飞的困惑是基于紧张的原因,暗算乔梁之事搞地如此隐蔽,关新民是怎么知道的呢?他又怎么会知道呢?

    脑子里快速一琢磨,骆飞觉得关新民不可能知道这事,他应该是指的别的事。可是,别的事又会是什么事呢?

    想到这里,骆飞小心翼翼道:“关书记,您指的事情是……”

    关新民不想和骆飞绕圈子,干脆道:“你是不是把安哲在江州的时候搞的那个规定改了?”

    “规定?”骆飞一时没回过神,“关书记,您说的是哪个规定啊?”

    “就是RD和ZX那两个系统的人往外交流的时候,保留级别降半格任实职下沉的规定。”关新民道。

    “哦,您说的是这事啊。”骆飞终于明白了,轻轻呼了口气,心里不由嘀咕,这事刚搞了不久,自己又没往上汇报,关新民怎么这么快就知道了?

    此时骆飞不知道,关新民今天下午刚接到一封来自江州的匿名信,反映骆飞搞的此事。

    看到这匿名信,关新民立刻意识到,在当前的形势下,骆飞这么搞,不但对自己没有任何好处,反而会让自己陷入一定程度的被动。

    一旦意识到自己可能会被动,关新民心里恼火,于是就给骆飞打电话。

    骆飞此时蒙在鼓里,好奇道:“关书记,您是怎么知道这事的啊?”

    “我怎么知道的你不用管,回答我,是不是有这么回事?”关新民毫不客气道。

    听关新民的口气不大好,骆飞心里不由忐忑,硬着头皮道:“是的,是有这事,我之所以要更改这规定,是因为我觉得这规定实在很不合理,对交流出来的同志很不公平,多少有歧视的嫌疑,同时,站在大局看,这也很不利于几大班子之间的团结,不利于全市的整体工作,于是,本着有错就改,及时纠偏的原则,我让运明同志……”

    “胡闹,乱弹琴!”骆飞话没说完就被关新民打断,叱喝道,“骆飞,你好大的胆子,不经请示汇报就敢擅自更改谷峰同志首肯的规定,你知不知道谷峰同志指示要把这事作为试点?试点成功后要在全省推广?”

    “这……我……我知道!”骆飞有些发懵。

    “既然知道,那你为何要这么做?”关新民的声音里带着火气。

    “我……”骆飞突然感觉不妙,继续硬着头皮道,“我……除了我刚才给您汇报的原因,我还考虑到廖书记已经调走了,现在是您在江东代理,而且江州现在是我在主持,毕竟新人要有新气象……”

    “闭嘴!”关新民又打断骆飞的话,口气严厉道,“你刚才说的那理由是狡辩,是在为自己开脱!谷峰同志调走了,难道我就要否定前任?你主持,难道就要推翻前任做的正确的事?什么新人新气象,你这是混账逻辑,愚蠢思维,混账透顶,愚蠢到家……”

    听着关新民的厉声斥责,骆飞心惊胆战,自打结识关新民,他还从没有对自己如此发过这么的火。

    在这种情况下,骆飞不敢再做任何辩解,边擦额头的冷汗边道:“关书记,我错了,我知道自己错了……”

    “毫无疑问是你错了!”关新民毫不留情道,“刚主持工作就忙着捣鼓这事,你的全局观在哪里?你的大局意识在哪里?你现在只是主持,就迫不及待否定前任的工作,要是让你代理或者扶正,你岂不是要翻天?难道你认为,你的能力真比安哲强?难道你认为,在工作上你会比安哲高明?我为什么要让你主持而不是代理或者直接当一把手,这其中的原因你不清楚?”

    关新民这话说的很重,既包含着严厉的批评,显出他极大的不满,又对骆飞的个人能力带着毫不客气的直白评价,还对骆飞提出了严重警告。

    骆飞胆战心惊,又不停擦额头的冷汗,艾玛,没想到关新民为因为此事如此生气。

    接着骆飞低声下气道:“关书记,我虚心接受您对我的批评,我衷心感谢您对我的教导,我……”

    “好了,少说废话,你现在捣鼓的这事,不仅打乱了江州的正常工作,还给全省的局部工作带来了干扰,在这种时候,你竟然给我添这种乱子,实在让我……”关新民没有说下去,但声音里带着明显的失望。

    骆飞感到了关新民的这种失望,心里十分惊惧紧张,关新民是自己最大的靠山,他对自己失望,这可不是好玩的。

    “关书记,对不起,真的对不起,我实在没有任何想给您添乱子的主观意识,我……我辜负了您对我的期望,我要深刻检讨反省自己……”骆飞做沉痛状喃喃说着,声音听起来很自责很难过。

    关新民一时没有说话。

    接着骆飞唯唯诺诺道:“关书记,这事……您看……现在该如何处理?”

    “怎么处理你还不明白?还用我告诉你?”关新民冷声道。

    骆飞立马意会到了关新民的意思,忙使劲点头:“好好,我知道了,我马上纠正,立刻停止,继续按原来的规定办!”

    关新民重重哼了一声。

    骆飞又擦额头的汗,自己本想借废掉安哲的规定,博得那两个系统人员的好感,取得那两个系统高层元老的支持,没想到刚开始搞就被关新民知道了,而且他为此事大发其火,对自己很不满。

    本来废掉安哲的规定,是得到了那两个系统一些人欢迎的,那些元老也都直接或间接通过某些渠道表达了对自己的赞赏,自己心里正得意,没想到关新民突然为此事很恼火,现在关新民一发火,自然不能搞了,而且还得再改回去,这么一来,那些利益关切者自然会对自己不满,会觉得自己做事出尔反尔,会让自己陷入两面不是人的难堪境地,会大大有损自己正努力想建立起来的威望和威信。

    如此一想,骆飞感到十分窝囊。

    从关新民刚才的话里,骆飞此时大概能分析出关新民为何会因为此事大发其火了,不由后悔,尼玛,自己开始搞的时候,怎么就没想到此事可能会被关新民知道,怎么就没站在关新民的角度考虑一下呢?

    现在后悔显然晚了,关新民劈头盖脸的这一顿严厉斥责,别说对自己来说前所未有,就是其他自己这级别的人,恐怕也都没有遇到过。

    想到这一点,骆飞感到异常沮丧,心情低落到了极点。
温馨提示:方向键左右(← →)前后翻页,上下(↑ ↓)上下滚用, 回车键:返回列表
本站推荐:龙王殿重生之都市仙尊财运天降花娇好想住你隔壁特种奶爸俏老婆妖夏总裁爹地,妈咪9块9!暖婚33天随身系统:暴君,娶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