全本小说网 > 盛世狂妃:傻女惊华 > 第一千三百四十六章 寒黎篇四十七

第一千三百四十六章 寒黎篇四十七

全本小说网 www.xqb5200.com,最快更新盛世狂妃:傻女惊华 !

    “刚好我有空,我帮你挑个礼物吧,保证收到的人喜欢。”木青黎觉得自己跟长的帅的人就是有缘。

    柳公子一脸的不相信:“真的?她可不是会随便喜欢什么的人。就我这么好的人,她都还不喜欢呢。”

    听到他的这句话木青黎不知道自己是该笑还是同情:“爱信不信,不信拉倒,后会无期。”要不看他长的帅,谁愿意多管闲事呀。

    柳公子听木青黎说着转身就要走,忙上前拦住她的去路,“别别别,我也没说不信呀。我们交个朋友,你就帮我挑一个吧。”

    木青黎看着他道,“我叫木青黎,你呢?做朋友至少应该知道名字吧。”

    “柳文炀。”柳文炀期待的看着木青黎:“你真的能帮我挑个让她喜欢的礼物?”

    木青黎不想伤害他,但想了下还是决定说实话,“只要不送你喜欢的那些。”

    被嫌弃的杨文炀哼了一声。

    木青黎很是友好的提醒着:“你现在是有求于我,对我还是礼貌一些的好。”

    “我觉得你在故意耍我。”柳文炀说。

    木青黎白了他一眼,“不好意思,我没那么闲。这样吧,你先告诉我一样你喜欢的那位女子喜欢的东西。”

    柳文炀闻言皱着眉头想了很久,“她好像没什么特别喜欢的东西。”

    “是你不够了解她吧。”木青黎说。

    柳文炀不乐意了,“她性子淡,对什么都是冷冷的,没特别喜欢的也没有讨厌的。”说着他忍不住叹气道,“平时我想逗她笑一下都 很难。”

    “那你喜欢她什么?”木青黎下意识的问。

    柳文炀摇头,“不知道,反正就是喜欢。”

    木青黎不知怎的还挺喜欢这个答案,“本来想着投其所好,可是你一个都说不出来她的喜好,倒是真的有点难了。”

    “要是非要说的话,她喜欢弹古琴。”柳文炀道。

    “弹古琴?”木青黎自语道,“我有一个朋友也挺喜欢弹古琴的。”

    “可是我已经送过她很多古琴了。”柳文炀说:“一样的东西送再多也没意思了。”

    木青黎突然想到,喜欢弹古琴的话那对琴谱肯定也是一样的喜欢,“我有办法了!”

    “什么?”柳文炀忙问。

    “不能再送古琴但是可以送琴谱呀?”

    柳文炀有些沮丧,“这个我早就想到了,不过她想要的我找不到。”

    “没事,我帮你找一个,她肯定喜欢。”木青黎说。

    柳文炀不相信的看着木青黎,“真的?”

    木青黎双手抱拳,“后会无期!”说完转身就走。

    “别别别。”柳文炀再次拦住木青黎的去路,“你这脾气怎么比我还大,我没有不相信你的意思。只是好奇是什么琴谱让你这么肯定她收到了会喜欢。”

    木青黎一脸神秘:“现在不想告诉你,到时候你只管将东西送给她,如果她不喜欢你来找我。”

    见木青黎说的客观肯定,柳文炀莫名的也多了许多信心,“信你!东西呢,在哪里?”

    木青黎想了下道,“这样,这对面是个茶楼,明天午膳后我将东西送来给你。”

    柳文炀说,“一定要等明天吗?不如你现在带我去买?”

    “那东西可不是买就能买到的,说了你要是信我,我就明天给你送来。要是不信,我们就后会……”

    “别后会无期了,你都说三遍了。”柳文炀打断木青黎,“ 动不动就威胁人,真没意思。”

    木青黎瞪了他一眼,“那你呢,动不动就质疑人,有意思?我看你追女朋友追的辛苦,想着在离开前做件好事,好心好意的帮你想办法,你倒好,不感恩戴德就算了一直在这里怀疑。”

    柳文炀听着木青黎奇奇怪怪的话,解释道,“不是怀疑你,只是你我也刚认识,想不到你帮我的理由。”

    “这有什么理由的,当然是因为我人美心善了。”木青黎没好气的说,这年头想做个好人都难。

    柳文炀听她这么说笑出了声,“人美心善?我还是第一次听人这么夸自己呢。”

    “那只能说明你少见多怪了。”木青黎说。

    柳文炀也不在意木青黎的讽刺,“ 你吃过午饭了吗?我这会正要去吃饭,不如一起?”

    木青黎想着自己从早晨起来到现在还什么都没吃,也不客气的答应了,“可以呀。”

    柳文炀看向一旁的伙计:“将刚才那盒东西送到我府里去吧,他们会跟你结账的。”

    “是,柳公子。”伙计开心应声。

    木青黎看着伙计拿走的手饰盒:“我以为你要退了呢。”

    柳文炀道,“退什么退呀,她不喜欢我娘喜欢呀。我娘最喜欢金子做出来的东西了,她说贵重、大气!我拿回去直接送给娘多好。”

    贵重是真的贵。

    “走吧,去吃午饭吧。”柳文炀说,“看你跟我有缘,今日我就带你去一个一般人我不带他去的地方。”

    “行呀。”木青黎与柳文炀并肩向外走去。

    柳文炀领着木青黎出了首饰店,“我要去的地有点远,这里马车进来也不方便,走过去大概需要一柱香的时间,你能走吗?”

    木青黎回答道:“走是能走,不过要是过会吃的东西让我觉得不值,你要怎么补偿我?”

    听她这么说,柳文炀笑了:“那不可能。”

    “这么自信?”木青黎反问。

    柳文炀信心满满,“那是当然,去过那里的人就没有不喜欢的。”

    “走!”木青黎头一扬。

    柳文炀带头走去,木青黎随后跟上。

    一柱香后,木青黎跟着柳文炀走进一个深巷,长长的巷子后是一家不大的面铺。

    刚看到铺子木青黎就闻到了一股香气袭来,一直没有胃口的她竟觉得有些饿了,“好香呀。”

    “这家的羊汤可是一绝,每个来这里的人就没有只喝一碗的。”柳文炀说着。

    两人一前一后的进入店铺,并不见伙计来招呼。

    柳文炀走了两步回头看见等伙计上来招呼的木青黎:“这里没有伙计,只有老板跟老板娘。”

    说话间,店铺的里间走出来一个妇人,手里端着一碗面,看到柳文炀跟木青黎两人对着他们客气的笑着:“柳公子来了呀,你们稍等会,我就来。”

    柳文炀脾气很好的应声,“卫姨你先忙,我们去那边坐下等你。”

    “唉,好的。”卫姨端着面向等着的客人走去。

    “走吧,我们去坐着。”柳文炀说着向一边座位走去。

    木青黎跟着一起坐到了柳文炀的对面,她四下看了眼这家店铺,只有五六张桌子,而现在店里的客人除了她跟柳文炀这一桌也只有卫姨端着面过去的那一桌了。

    “你经常来这里?”木青黎问。

    柳文炀应声,“两年前跟对头打架,逃跑的时候逃到这里,又饿又累吃了一碗这里的面,惊为天人。从那以后我差不多每半个月都要来一次。”

    木青黎手撑着下巴,“你还被别人打着跑?我怎么看不出来你是被欺负的人?”

    “那可不,我能被人欺负吗?当时是那小子不讲道义,说好了单挑,到了约定的地点带了一群人过来,我不跑就吃大亏了。”柳文炀提起那事就火大。

    “你可真好骗,跟你说单挑你就真一个人去了。”木青黎语中略带嫌弃。

    柳文炀哼了一声,“我那是信守承诺。”

    说话间,卫姨走了进来,笑看着两人:“柳公子跟这位夫人想吃点什么?”

    “夫人?”柳文炀诧异的看向木青黎,这一眼像是才发现木青黎挽起的发髻:“咦,真成亲了呀?”

    木青黎白了眼柳文炀,“神经大条。”

    柳文炀问,“什么意思?你在骂我吗?”

    木青黎都懒得理他,转头对卫姨道,“卫姨,我就吃他平时最喜欢吃的面就行了。对了,再来碗羊汤,麻烦你了。”

    卫姨笑着摇头:“不麻烦,夫人客气了。”

    柳文炀说,“卫姨,我就还是老样子就行了。”

    “好的,那你们坐着稍等一会。”

    卫姨离开后,柳文炀饶有兴趣的看着木青黎:“你都成亲了呀?”

    木青黎点头:“是呀,怎么?歧视已婚妇女?”

    柳文炀一脸不解:“这是什么意思?”

    木青黎懒得解释,也解释不了,“没什么意思。”

    柳文炀又道,“我见你衣着打扮应该是有钱人家的夫人,这延林城里旦凡有些有头有脸的没有我不认识的,你家夫君是谁呀?说出来我听听或许我认识。”

    “你不认识,我们不是本地的。只是来这里游玩而已,过几天就要走了。”木青黎胡诌着。

    “这样呀,那真是太可惜了。本来还觉得你这性格很对我胃口,做个朋友呢。”柳文炀说。

    木青黎淡道:“没什么好可惜的。”

    “嘶。”柳文炀不悦道,“你这话说的显得我多稀罕似的。”

    两人没等多久,卫姨跟一位中年男子各端着一个托盘走了过来。木青黎猜,这男子大概就是这家面铺老板吧。

    “卫叔。”柳文炀叫了声。

    木青黎对着卫叔点了下头。

    两人将面跟汤放在木青黎跟柳文炀的面前,柳文炀道:“卫叔, 卫姨要是不忙的话就坐下来聊会吧。”

    卫叔跟卫姨两人相互对视了一眼,随后便在桌边坐了下来。

    木青黎一边听着柳文炀与两夫妻话家常,一边吃着面。

    柳文炀倒是没骗她,别说走半个小时,就是走一个小时来这里吃面喝汤都是值得的。

    这是木青黎这段时间第一次有了饿的感觉,而且是越吃越饿,在三人说话间她就吃完了一碗面。在喝完了汤跟面碗里的汤后,她抬头不好意思的打断三人的对话,“不好意思,卫姨,我还能再吃一碗吗?”

    三人同时看了过来,柳文炀看着她面前空空如也的两个碗,惊讶道,“你这都吃完了?”

    木青黎没有理他,只是笑着对卫姨道,“还有吗?”

    卫姨笑着拿过木青黎面前的碗:“锅里还剩下一些,我去给你盛。”

    “谢谢卫姨。”木青黎说。

    “不用客气。”

    很快卫姨就端着碗回来了,木青黎接过以后再次开始一边听他们聊天一边吃。当她再次吃完的时候,满足的放下碗筷,“真的是太好吃了。”

    柳文炀看她什么也没剩下的碗里,“你居然又吃完了,看你这么瘦没想到这么能吃。”

    “能吃跟胖瘦有什么关系。”木青黎看向卫姨夫妇,真心道,“卫叔,卫姨,面真的很好吃,我好几天没吃这么多了。”

    看起来就忠厚老实的卫叔出声道:“喜欢吃就好,喜欢吃以后常来。”

    柳文炀说,“还是别常来了,你们本来收费就少,就她这样的来这里吃,卫姨你们还不得亏死。”

    “我按量付钱就是了。”想了想,她心里涌起一阵难过,“不过我确实没多少机会再来吃了。”

    “没事,等你们以后再来延林城的时候,来这里吃就是了。反正卫叔跟卫姨是要一辈子都在这里的。”柳文炀说。

    木青黎看着两人。

    卫姨笑道,“我喜欢延林这个地方,我们就决定以后就一直在这里了。还能干得动的时候,就开着面馆攒点钱。等到以后不能干了,我们就用攒下来的钱养老。这辈子,就不挪地了。”

    卫叔一脸温柔的笑意的看着卫姨。

    木青黎看着两人眼里对彼此的情意,看着两人鬓边白发,心里升起无限羡慕。

    这样平平淡淡相守到老的幸福,她也想拥有。

    后来卫叔又去沏了壶茶,四人一边喝茶一边聊天,直到天色渐黑才惊觉时间已经很晚了。

    在与卫叔卫姨分离时,木青黎心里涌起了一股不舍。她没想到,在快要离开这个世界的时候,她还能从除了夜洛寒那里以外的人得到温暖。

    “好了,你就送到这里吧。”木青黎停步对柳文炀说,“后面我自己回去就行了。”

    “从这里到你们住的地方还有多久呀?都送到这里了,我直接送你回去吧。”柳文炀说,“这么晚了,你一个人走路危险。”