全本小说网 > 情之所钟 > 第26章

第26章

全本小说网 www.xqb5200.com,最快更新情之所钟 !

    有那么一瞬间,单玺想过给单晨阳打电话,但也就仅限于想想而已。如果不是孙律师反复强调那份监控可能的重要性,他压根连想想都不会。

    单晨阳是谁?是他这辈子连面都不想见就算听到声音也会觉得恶心的人,如果可以,单玺恨不得将全身血液中属于单晨阳的那一半抽干放尽,也不要跟他沾上半点关系。

    全单家的人都知道他们父子关系不好,说他冷血,连亲爹都不认。呵,他冷血又怎样,这可是他身上唯一与单晨阳相似的地方了。

    犹豫的功夫,宋词回来了,提着两大袋,上气不接下气,一见孙律师,喘着气打招呼:“孙律师,你来了啊,要留下来吃晚饭吗?”

    孙律师下意识快速看了眼单玺,他绷着脸,双腿叠在一起,坐姿优雅,没有半点变化,全身的气场却与刚刚和他谈话时大不相同。

    显然不欢迎他留下来吃饭。以前单玺与他共事时,虽然冷淡,但也算是细心周到,并不像现在这样,只要有宋词在,除却案子的事,他多待一刻仿佛都是罪。

    估计不情愿被人打扰二人世界。孙律师转念又想,认识单玺这些年,也没看他有过女伴,好不容易有个喜欢的,确实是该多甜蜜甜蜜。

    孙律师知趣地拒绝宋词,因案子有了明确思路,心情大好,难得调侃一句:““等案子结束,宋小姐什么时候请我喝喜酒?”

    宋词给自己倒了杯热茶,捧着杯子,冻着的手好歹有点暖意了,笑嘻嘻扯着嘴角:“那是自然,到时候我们全家都给您敬酒!”

    孙律师摆手:“敬一次不够,得两次!”他顿了顿,笑着继续说:“一杯是庆祝出狱之喜,还有一杯当然是你和单先生的喜事!这两杯酒,说什么也不能少!”

    一旁单玺出声咳了咳,换了个坐姿,态度也没有那么高冷,仿佛刻意掩饰自己的情绪,调转话题,扭头吩咐宋词:“帮我把房间床头柜上的蓝色盒子拿下来。”

    宋词红着脸,这还是第一次有人提及她和单玺的恋爱关系。从古堡回来后,他们一直没有讨论过他们之间的关系。她微微侧着头,正好望见单玺白皙秀气的侧脸。他习惯性微抿着薄唇,身上一件纯棉白衬衫,领口没扣,整个人慵懒地靠在沙发上。

    如果当初她没有死皮赖脸地缠上他,可能他们连所谓的“关系”都不会有。所以现在这样就足够了——她待在他身边,彼此享受对方的存在,哪怕没有未来。

    上了楼,房间现代几何风格的床头柜上摆着一个盒子,包装精致,镶蓝纸质,一看就知道价值不菲。

    宋词拿着盒子下楼,孙律师正要离开,挥手跟宋词告别:“宋小姐,别忘记我那两杯喜酒哈。”

    宋词站在楼梯上点头回应:“好的好的。”

    单玺站在楼梯口等她,宋词将盒子给他。单玺摆摆手,示意她自己打开盒子。

    宋词看了看手里的盒子,不会是礼物吧?

    这么一想,手下的动作不自觉放慢,期待又喜悦。

    ——呃,这是什么?

    一个类似于铁环的东西赫然入眼,椭圆形,边缘有类似于钢刺的造型。宋词看了一眼,移开视线。

    单玺盯着她的脸,“给你的。”

    宋词假装意外,“这是给我的?”

    单玺一边伸手去拿,一边以不容拒绝的口吻命令:“把手伸出来,我给你戴上。”

    宋词黑线,不好直接拒绝,伸手的动作有点迟钝。“那个......这是手镯?”

    单玺抬头,手下的动作毫不含糊,按下手镯上的某个触点,而后迅速“拷”在宋词手上。紧接着不知道从哪里掏出一个小小的电子显示器,神情倨傲,嘴角微翘:“这是我专门托人定制的电子追踪手镯,兼顾报警和定位功能。考虑你的喜好,我特意要求加入时尚元素。”他顿了顿,眼神有几分探视意味,“怎么,不喜欢?”

    宋词连忙摆手,奇异造型的手镯连带着在眼前晃荡,明明外表是坚硬的材质,手腕皮肤却未感觉到任何不适。

    单玺满意,转身的瞬间听到宋词一声嘀咕:“明明有很多时尚元素,偏偏选这种,亮出来就能杀人的节奏啊......”

    她的声音很轻很轻,如果不仔细听,根本听不到。

    单玺回过身,声音清落,“忘记说了,以后遇到危险,按下手腕内里的那个按钮,钢刺伸长的尺度很有杀伤力。”

    宋词尴尬咳了两声,看见他脸上挂着得意的笑容。

    好吧......好歹也算是份“用心良苦”的礼物,宋词说了“谢谢”,单玺头也不回,摆手示意:“我应该的。”

    宋词低头看了看手镯,欲哭无泪。应该......应该什么?随时监控她么?

    ——

    用了不到一天时间,律师团将论证论据论点全部重新梳理,提出新的辩论观点为宋子文脱罪:被害人方玲是自杀,故意以自己的死陷害宋子文。动机:被人指使,收受钱财。证据:被害人方玲女儿方宛宛的大额现金账户。

    只有一处疑点尚未明朗:方玲在宋子文面前自杀,为何宋子文不阻止?

    偏偏宋子文记不清案发时的状况,无论问多少遍,他压根一点印象都没有。

    根据宋词之前的猜想,孙律师拜访蒋秋阳,试图找出一点蛛丝马迹,蒋秋阳全程面无表情听完他的试探,没有任何回应,只是在孙律师离开的时候说了句:“真没意思。”

    孙律师翻来覆去,将蒋秋阳的这句话思索了上千遍,最终还是没能揣度出其中的深意。将拜访场景告知单玺时,单玺难得地笑了笑。

    “宋先生的药物中查出有违禁成分,作为他的心理医生,蒋秋阳脱不了干系,何况这药还是从他所在诊所开出的。现在唯一的问题是,如果宋先生当日被催眠,像那种程度的催眠,需要近距离才能做到。只要找到证据证明当日蒋秋阳与宋先生试图接触,就能解除整个案子的疑点。”

    孙律师想起什么,问:“之前提交被拒的监视视频中,会不会恰好拍到了蒋秋阳?从监视摄像头的放置角度来讲,虽然没有直接拍到案发现场的大楼,但它的位置正好在大楼外,有没有可能蒋秋阳在宋先生进楼之前拦下了他,然后实施了催眠?”

    单玺一手抵着下巴,“好想法,有可能。”

    孙律师有点犹豫,想了半分钟,试探性地问::单先生,目前我们所有能用上的线索都找完了,你能不能想个法子,把那份监控录像拿到手?”

    那份监控录像不在涉案物件之中,通过正常路径,他们是无法拿到的。虽说不知道那份录像中是否一定有线索或者证据,但好歹得试试。

    单玺愣了三秒,而后轻声说了句:“好。”

    ——

    这两天宋词各种坐立不安,但显然有个人比她更加焦虑。宋词停下手里的吸尘器,有些好奇地看着窗边的单玺。

    光是今天,他就已经从楼上都楼下不停晃荡了五六圈,昨天还去了四楼的病房,躺了整整一天。

    她是因为担心五天没有来电的宋暮,但他是因为什么,生意上的事?

    看着不像。宋词蹑手蹑脚走过去,踮脚从后面遮住单玺的眼,“猜猜我是谁?”

    单玺没有挡开她的手,冷酷无情地吐出两个字:“幼稚。”

    宋词歪了歪头,确实挺幼稚,屋里就他们两人,除了她还会有谁。“重来,唔,换成‘你在想什么?’”

    今天的阳光很充足,不同与平日的冬日寒冷,阳光透过丝绸般柔软的窗帘照进来,在他的脸上形成一层淡淡的光晕。天气这般好,却融化不了他眉间的忧愁。

    他没有回答,转过身凝视她。

    宋词比他矮一截,刚好到他的胸口,仰着脖子,踮起脚尖,露出细细白白的脚腕。

    她笑嘻嘻的,“劳动的女人最美丽,是不是觉得我今天特别漂亮?”

    “你想多了。”

    宋词嘟嘴,“那你干嘛这么看我,不漂亮别看呀。”

    单玺盯着她,“我是在想,我这么帅气的一张脸,以后和你有了夫妻相,得丑成什么样。”

    宋词:愤怒值积攒中。

    到了下午,宋词到房间午睡,单玺难得没有跟她进房,而是推开隔壁书房的门,在书架前站了好一会。

    他伸出手,修长白皙的手骨勾在一本红皮书上,犹豫了片刻,将书抽了出来。

    崭新的书皮,隔缝却布满灰尘,许久未曾被翻阅。

    他随意地翻开,书跳到夹有便签的那一页,赫然标注着红色的数字。

    左手拿手机,右手按下数字键,连串成一个号码,嘟嘟的通话声响过之后,传来厚重沉稳的声音。

    “哪位?”

    单玺深呼一口气,“爸,是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