全本小说网 > 情之所钟 > 第23章 【城连载】chapter23

第23章 【城连载】chapter23

全本小说网 www.xqb5200.com,最快更新情之所钟 !

    宋词忍住心中复杂交加的情绪,将宋暮单独拉到一边。

    “你到底在想些什么!”她尽量控制自己的音量,由于太过激动,声音有些发颤。“你知道她是谁吗,她是方玲的女儿!你疯了吗!”

    她掏出孙律师这些天派人跟踪拍下的照片,狠狠地摔到宋暮怀里。

    宋暮低着头,苍白的面容下,目光闪烁,显得狼狈不堪。

    冬天的风一阵阵地吹,扑面而来就像利剑一般,一刀刀,割肉削骨,呼入的空气,也像是刀片一般,卡在喉咙。

    许是经过了半个世纪那般漫长的沉默,宋暮缓缓抬起头,望着对面声嘶力竭面上写满不解和恐慌的宋词,说:“姐,你说完了吗?”

    宋词一愣,紧接着面部表情更加痛心:“没完。”

    宋暮:“哦,在你继续之前,我要问一下,那边那个男人是谁?”

    宋词顺着他指的方向看去,长凳上单玺孤傲地坐在方宛宛旁边,长腿交叠望向他们。

    宋词根本不想回答,现在她脑子里只有宋暮与方宛宛的事,照片里两人亲昵的态度以及那天出租屋里宋暮的怪异,一切的一切,她无法控制地把事情往坏的方面去想。

    “他是谁我以后会告诉你,现在,宋暮你老实告诉我,你和她之间,到底有没有发生......”

    “够了!”少年突然的爆发,始料未及。

    宋词想说什么,对面宋暮一改刚才的怯弱模样,眸子里的光狠绝利落。

    “你每次都要求我相信你,但你哪次又相信了我?无论我做什么,怎么做,在你眼里,我永远都是个长不大的小孩。你不告诉我他是谁,我又为什么要告诉你我和方宛宛的关系?她是方玲的女儿,那又怎么样?难道我连和人谈恋爱的权利都没有吗!”

    宋词彻底震住。

    宋暮转身朝长凳走去,气势汹汹,似乎想要证明什么。

    “宛宛,你过来。”他说话的语气凶狠决绝,招手的动作却又那么温和轻柔。方宛宛愣了几秒,起身奔到他身边。

    宋暮拽住方宛宛的手,指着迎面跑来的宋词,“我给你介绍一下,这是我姐,宋词。有件事我一直忘记告诉你,我爸叫宋子文,对,就是那个被判杀了你妈的凶手。我收留你对你好,是因为我想替我爸恕罪,事到如今,我什么都向你坦白了,现在我问你,能答应跟我交往吗?”

    宋词几乎不敢相信她所听到的。眼前张扬拨扈的宋暮像是一个陌生人,她根本无法承认这是她从小看着长大的弟弟。

    所有的目光投向方宛宛,澄白的光线落在树上,在她脸上形成阴影。少女及颈的短发被风微微撩起,细碎的发尾在阳光下闪着光。

    “那个......”她开口说话,声音有些沙哑,“好啊。”

    ——

    高架桥上,道路被堵得水泄不通,单玺干脆熄了火,英国女歌手浑厚的嗓音充斥着整个车厢。

    他回过头看宋词,见她一手撑下巴,盯着车窗眼神呆滞。

    “不用太担心,我会找人看着他,你也别太担心。”

    宋词回过头,望见单玺万年不变的面瘫脸,或许是他沉着的目光具有感染力,她渐渐地平静下来。

    本来今天想质问宋暮,没想到事情会往这个方向发展,简直比八点档电视剧还要狗血,她根本不知道如何向爸妈交待。

    “他到底怎么了,疯了吗?”她下意识地发问,试图得到抚慰。

    单玺推了推眼镜,一本正经:“可能跟我一样,今天出门忘了吃药。”

    宋词怔了怔,“好冷的笑话。”接着又问:“你今天真的没吃药?”

    单玺扯了扯嘴角,从方向盘下方的储物板掏出透明塑料袋,里面装着几个大大小小的药瓶,以及一张宋词写的吃药时刻表。

    他神情认真,语气戏谑:“我随身带着药,万一真忘记了,你可以强行喂灌。”

    宋词一看,就知道他在开玩笑,安安稳稳地坐回副驾驶。

    “单玺,我有点怕。”

    她忽然的一句,单玺愣了愣,明白她的意思。嫌疑人的儿子与被害者的女儿,两人不但同居一个屋檐,而且还公开说要交往。这种荒唐的事,搁谁身上都会觉得不可思议,更何况是宋词。

    她补充:“我怕他干出什么事来,更怕她也会干出什么事来。”

    这样的事,简直要多糟心有多糟心。他捂上她的手背,明明车里开着暖气,她的手却冷得跟冰似的。

    “他是成年人,知道自己在做什么。今天的事,估计是在气你。”

    宋词迟疑半秒,点了点头。

    回家的时候,门口站了个人,一看见他们,立马奔过来。

    原来孙律师发现了个重要线索。

    “在你爸每日服用的维生素中,掺有少量ttt,这类药物一般用于深度催眠,目的是突破人处于催眠过程中的盲点,也就是俗称的警戒心。你爸每日服用这些药物,加之专业的催眠,在特定的情况下,很容易引发异样的行为,比如......”

    宋词抢词:“杀人吗?”

    孙律师摇摇头,“纵使再厉害的催眠药物和催眠术,只要被催眠者不愿意做或者根本没想过的事情,就不会发生。你觉得你爸动过杀方玲的心思吗?”

    宋词脱口而出:“没有!”

    孙律师:“虽然你是凭借父女之情盲目揣测,但是你爸确实没有动过杀她的心思,甚者,他根本没有杀任何人的念头。

    今早我通过局里的一些私人关系,带你爸做了测谎。除非他是个天生的撒谎高手,又或者测谎仪出现程序错误,否则他不可能通过测试。

    而那天他去见方玲,是想让她带方宛宛做dna亲子鉴定,如果方宛宛真是他的女儿,他打算认下。”

    宋词不说话了。

    孙律师继续:“你爸的维生素药是直接从那家心理咨询室拿的,而有机会拿到ttt的,只有蒋秋明一人。这样一来,你爸所出现的记忆空缺就能得到解释——

    大胆猜想,蒋秋明利用职务之便,催眠你爸,接着再特定的地方引发催眠效果,但你爸根本没有杀人的*,所以他的催眠行为不可能是去杀人。

    在那段记忆空缺的时间内,他肯定是干了些什么,以至于醒来时发现自己捅死了方玲。”

    单玺从客厅那头走过来,长手长脚的,端了杯白开水给孙律师。孙律师结果忙迭说谢谢,端水坐下。

    宋词往旁边挪,单玺挨着她坐下,薄唇微抿,开口:“早些时候你不是找人重新对宋伯伯进行了催眠吗?”

    宋词一脸惊讶,看向单玺,他摆了摆手,示意稍后再解释。

    孙律师:“是,我们发现,进入催眠状态之后,宋子文内心最深刻的*是——睡觉。他的潜意识胜过清醒意识时,他的大脑自动进入休眠状态。所以说——你爸当时很有可能是已经进入睡眠状态,对,站立睡眠。”

    宋词:“但是当天我爸出门的时候,他的状态很好很清醒,而且他也没有去见蒋秋明。那他是怎么在凶案现场,忽然进入催眠状态的?”

    孙律师点头,兴奋地把水杯放下:“问到点子上了,催眠他的人一定是在现场,又或者,至少是在途中,接触了你爸。只要我们查出蒋秋明那天去过哪里,去的地方是否有与你爸出发的路线相重合,只要有任何吻合之处,凭借你爸药瓶中的ttt,我们就能对蒋秋明提出上诉,要求另立嫌疑人。”

    虽然事情还有很多未解之处,但至少现在有了个明朗的轮廓。

    接着讨论了十几分钟,孙律师有事要离开,宋词送他到门口,又说了声谢谢。

    等她回到客厅,看见单玺歪在沙发里,从药瓶里拿出药,红红绿绿的药丸,占了一手掌。

    “到八点了。”他面无表情,端起水一口闷,吞下药丸。

    宋词有些恍惚,想到宋子文被人动了手脚,心里就一阵发慌。她看了看单玺手里的药,忽地有些害怕,问:“你的药都是从哪拿的。”

    单玺低头又喝了口白开水:“梅奥医院专门的药房,叔叔那边的专家检测过的。不要担心,除了你,没人能在我的饮食上动手脚。”

    宋词哦了声,精神仍旧恍惚。

    单玺问:“对了想起件重要的事,你有没有跟你弟提过,方宛宛可能是私生女的事情?毕竟他们现在同住一个屋檐下......”

    宋词机械地回过头,大脑似乎还没有转过来。“没有。”

    过了三秒,她的反射弧终于正常,惊得一下直起身:“对哦,他们可能是兄妹,我竟然忘记告诉他了。”然后想起宋暮和方宛宛现在可能“不纯洁”的关系,大脑一下子炸开,悔恨惨叫声在屋子回荡。

    ——

    一整个晚上,宋词都在疯狂拨打宋暮的电话,无奈那边没人接听。在单玺信誓坦坦“他们绝对不会发生不正当关系”的保证下,宋词半信半疑地进了房间,伴随着单玺生硬的哄睡,她终是精疲力尽地睡着了。

    确认宋词睡着后,单玺上楼回自己的房间,打了暗锁。

    昏暗的壁灯下,手机屏幕一闪一闪,接通电话的嘟嘟声响了不到三秒。

    少年疲倦的声音传来:“谁啊?”

    泛黄的灯光笼着男人笔挺如刀裁的黑色西装,俊秀的侧脸,冰冷而冷漠。单玺勾起薄唇,金边眼眶泛着反光,“小子,戏演得不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