全本小说网 > 情之所钟 > 第22章 【城连载】chapter22

第22章 【城连载】chapter22

全本小说网 www.xqb5200.com,最快更新情之所钟 !

    回家第三天,孙律师打来电话。

    蒋秋明与文家并无任何瓜葛,至少从表面上没有直接关联。“但是我们发现,文家旗下以文母名义开的一家小公司,曾经往一个海外账户上汇款过一大笔转账。转账日期正好是凶案发生之前的一个月。

    另外,我们在调查被害者时,被害者女儿方宛宛坚决不肯透露半点她母亲平时的生活细节,不过.......”

    “不过什么?”单玺清冷一句,懒懒地靠在墙边。

    宋词正在晾衣服,转头看了他一眼,继续手头上的事,将洗过的被单床褥铺好,按下遥控,晒衣杆缓缓地升至合适的高度。

    “小女孩性子倔强,上次好不容易搭上两句话,非说要是想知道她母亲的事,就让凶手家人亲自登门赎罪。”

    电话开了外扩音,单玺离得近,宋词一字不落地听清楚那头孙律师的话。头也不回地喊了句:“把她家地址发过来,我去看看。”

    孙律师:“方宛宛原本是寄养在亲戚家,但貌似与亲戚家关系不好,多次离家出走,她亲戚也不管她,最近她都没有回去,总是跟着一个男的,过后我把那男孩子的照片传给你,还有她现在的住址。”

    单玺替宋词说了声“谢谢”,挂掉电话,走到阳台。

    “一般情况下,像方宛宛这样失母的孩子,情绪都很不稳定,尤其是在见到凶手家人时候,很容易因为悲愤而做出冲动的事情,你确定要去见她吗?”

    宋词拖干地上的水渍,态度坚决:“案子发生之后,我从来没有见过对方的家人,而且据我妈的陈述......”她顿了顿,转过身说:“我父亲和那个女人的私生女,很有可能就是方宛宛。”

    单玺点了点头,表示赞同她的说法:“方玲的背景调查中显示,她离开你爸之后,十几年来并未与任何男人有过感情纠葛。一心一意照顾方宛宛,可以说是倾家荡产地培养这个女儿。我们去见见方宛宛的时候,可以顺便拔根头发,送去验验dna。”

    宋词抬头:“你要陪我去?”

    单玺:“当然。”

    宋词打开阳台的水龙头洗手,“我发现你这几天格外闲,以前都是每日每夜地工作,难得见你一回,现在我一睁眼面前就是你。”

    单玺舒展腰身,背着光走过来,个高腿长,短发边闪烁着细碎的阳光。他并没有直接回应宋词,而是抬头看着晒衣杆,眸子里的笑意逐渐变浓。

    宋词注意到他的样子,顺着他的目光往上看,忽然咽了咽唾沫,语气有些心虚,想要转移他的注意力:“对了,晚上你想吃什么?”

    单玺一动不动,盯着上方,故意忽视宋词的问题,修长的手指一挑,问:“那是什么?”

    宋词下意识打哈哈:“没什么,就是刚洗过的床单呀。我们去屋里坐吧,这里风大,有点冷。”

    单玺:“这条床单有点眼熟。”

    宋词往屋里走,“床单嘛,花式颜色都差不多。别纠结这种问题,我们还是快进屋吧。”

    她走得很快,步伐间有些慌乱。路过单玺身边时,他忽然出手,一把将她捞在怀里,笑得倨傲:“可是我瞧着这条床单怎么就那么像我在古堡里用过的那条呢?准确来讲,应该是我们俩一起滚过的那条。”

    他话都说到这份上,宋词也不好隐瞒,索性诚实回答:“临走前我偷偷塞到行李袋,就是你房里的那条。”

    说出这话的时候她的脸几乎红得快要滴出血,单玺抚上她的小脸蛋,笑道:“难不成你有恋物癖,或者说,其他我不知道的嗜好?”

    宋词从他怀里挣开,“没有,我就是......纯粹想做个纪念......本来我想贴块白布垫着的......但一切发生的太快,而且......”

    单玺笑问,眼里满满的调戏:“而且什么?”

    宋词犹豫几秒,支支吾吾答:“而且我并没有像想象中那样......流血......”

    单玺几乎是瞬间明白她的意思。

    他想了想,低头凑近她小巧而白皙的耳垂,轻轻地张开嘴,温热的气息扑面而来,酥酥麻麻,连骨头都要被吹软了。

    “第一次没出血很正常,甚至有些人第二次第三次才会出血,我们可以多做几次试试。”

    宋词羞得心脏都要漏跳半拍。因为初夜没有出血,她心里悬了好几天,既担心又慌张,害怕他不相信她。

    毕竟她和文唐谈了七年,说没做过,几乎不会有人相信。

    宋词下意识地强调:“我真的是第一次。”

    单玺低下头,下巴正好挨着她的额头,他温柔地蹭了蹭,说了三个字:“我知道。”

    然后他们进了房间。

    (以下和谐n字)

    ——

    激动运动之后,宋词精疲力尽地睡了一觉,醒来时外面已黑漆漆陷入夜幕。

    “醒了?”

    单玺站在床边,贴心地端着一杯温开水递过去。房里开了暖气,宋词坐起来,舔了舔有些干裂的嘴唇,接过杯子。

    手机屏幕发出的微光,在黑暗一片的屋子里,显得格外亮眼。单玺晃了晃手机,“刚才孙律师发了照片和地址过来。”

    他举起手机给她看,屏幕上方宛宛挽着一个高个男孩的手,态度亲昵。

    男孩的脸被放大,对面,宋词的瞳孔渐渐放大。

    单玺问:“你认识他?”

    宋词手一颤,杯子险些摔地。许久她回过神,迎上单玺疑惑的目光,答:“他是我弟。”

    ——

    游乐园。

    宋暮扶着树,面色苍白,胃里阵阵翻滚。旁边方宛宛拿着瓶水,神情慌张:“你没事吧?”

    宋暮摆摆手,显然不想让自己的男子汉形象受到半点损害,强忍着直起身:“没事。”

    方宛宛喃喃道:“早知道你受不了过山车,我就不玩了。”她拧开瓶盖递过去,眼神愧疚地看着宋暮。

    宋暮接过水喝了两口,胃里难受的感觉暂时舒缓一点。

    他答应过方宛宛,要是这次期中考试她拿全班第一,就陪她逛一天的游乐园,虽然游乐园是他最厌恶的地方。

    但没想到这丫头竟然真的考了全班第一。宋暮暗暗地想,下次条件一定要设高点,比如说全校第一什么的。

    方宛宛似乎知道他在想什么,开口道:“宋暮,下次我要是能考到全校第一,你能答应我一件事情吗?”

    宋暮敛了敛惊讶的神色,“你说。”

    方宛宛低下头,“比如说,求我做你女朋友。”

    宋暮没回应,刚想开口说什么,眼睛余光瞄到对面迎面而来的一对男女,脑子轰地一片空白。

    方宛宛继续说:“我都想好了,我成绩不错,完全有可能考进a大,到时候我们就可以光明正大地在一起。你是除了我妈之外,第一个对我这么好的人,就算现在你不喜欢我没关系,我会努力让你喜欢的。只要......”

    只要你愿意让我待在身边。还没有说完的话,蓦地被堵回口腔。

    宋暮一心想着躲避,不愿被宋词看见自己和方宛宛待在一起。下意识,俯下身凑近——

    男孩身上清冷的气息如此之近,被他吻着的左边脸颊,又烫又红,胸腔里回荡的噗通心跳,方宛宛几乎觉得自己兴奋地快要爆炸。

    好像有点不太真实。

    宋暮摸着方宛宛的头,将她半边脸颊按向自己,装作是游乐园里随处可见的秀恩爱小情侣。

    她的半边身子正好挡住他的脸,宋暮小心翼翼用余光往外瞥,试图探视对面的情况。

    人不见了。

    宋暮倏地松一口气,脑海里还在回想刚才宋词身边站的男人是谁,身后忽然被人一拍。

    宋暮动作机械地回头一看,整个人都怔住了。

    他扯了扯嘴角,语气僵硬,明知故问:“姐,你怎么在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