全本小说网 > 情之所钟 > 第19章 chapter19

第19章 chapter19

全本小说网 www.xqb5200.com,最快更新情之所钟 !

    宋暮停了一瞬,“想什么呢,快做题。”他声音里的笑意很是僵硬,但由于他的笑容太好看,方宛宛根本没有察觉到。

    她将这理解为他的害羞。方宛宛垂下头看题,耳边他讲题的声音温柔又动听,听在心里,整个人幸福地快要融化。

    宋暮没有抬头,余光快速瞥了她一眼,目光复杂,只一瞬,便立即恢复正常。

    半夜两点,小屋静悄悄地,除了屋外呜呜的风声,就只有人深睡时的呼吸声。宋暮盯着窗外被风刮地摇曳乱摆的树,蓦地一下从床上坐起。

    他打开床头柜的抽屉,拿出里面的铁制收纳盒,盒子里面有支录音笔。宋暮握着录音笔,垂下头在床边呆滞许久。

    经历两天三夜的工作,跨国集团的收购成功进行,单玺从房里出来,面容显得有些疲倦,精神却很振奋。

    “走,现在去办你的事。”他拿了件羊绒大衣披上,出门前将手里的围巾套到宋词脖子上。

    司机等了很久,这次开的是新款劳斯莱斯,见两人出现连忙打开车门。

    单玺用手挨车门板护着她上车,车里空间明明很宽裕,他却紧紧靠在她身边。

    车缓缓地开动,稳健地在高架上匀速行驶。窗外,路两旁的水泥路杆快速闪过,昨晚刚下过雨,光秃秃的树上像是蒙了一层湿漉漉的雾气。他们住的地方接近郊区,脱离了城市的喧嚣,偶有几座山丘此起彼伏,多了一丝静谧安逸。

    窗外的风景看久了,晃得眼睛有些累,宋词回过头,旁边单玺闭着眼小憩,声音有些低沉发闷:“我先睡会。”

    他身体修长,窝在后座上不太自在,有意识地往下挪,让身体重心往下移。接着往左一倚,轻轻靠在了宋词的肩膀上。

    宋词一愣,不自觉地伸长脖颈,轻轻“嗯”了声。

    他们要去的地方是那个给宋子文和王若梅做婚姻咨询的私人心理诊所,车开了大概有一个小时,在一家外形类似别墅的房子前停了下来。

    这栋建筑物是典型的欧式圆顶,总共有三层,推门进去,里面的布置和普通家庭的客厅一般。门口有人接待,单玺报上预约时用的名字,和宋词在沙发坐着等。

    过了大概五分钟,有人从二楼下来,高跟鞋噔噔响起,不轻不重,恰到好处。宋词转头看,来人穿着一身白色职业装,头发盘起,干练简洁,虽然面容年轻,但浑身上下都散发着强大的气场。

    宋词以为她就是要找的那个心理医生,下意识站起来。女人没有看她,径自绕过她在单玺面前停下。

    “好久不见。”她伸出手,仿佛与故人久别重逢般,笑得自然。

    单玺瞥了眼她的手,没有要和她握手的意思,颔着下巴点了点头,算是回应。

    “我要找的人呢?”

    沈洁收回手,脸上笑容依旧,“蒋医生在楼上等着。”

    “谢谢。”单玺面无表情,拉过宋词往二楼去。

    身后,沈洁转过身,嘴里喃喃念了句:“难得见回面,性子还是一如既往的冷啊。”目光落在他们牵着的手上,她似乎意识到了什么,嘴边的笑容不减反增。

    看来,是要有情敌了啊。

    二楼走廊,宋词跟在单玺身后,好奇问了句:“刚才那个人好像跟你认识?”

    单玺没回头:“认识。”

    他说完,走到一间房前停下,没有敲门,直接推门而入。宋词还想再问些什么,就听到门口有人在吼:“出去,重新敲三遍再进来。”

    正对门口摆着一张单人沙发,沙发里坐着一个穿白大褂的男人,他垂着头,膝上摊开本厚重的书,背着光无法看清模样,身形瘦弱,病怏怏地窝在沙发里。

    宋词愣了半晌,转过头看单玺。用这样强硬的语气,估计单先生是不会服软的?

    不出所料,单玺习惯性地皱了皱眉,但他并没有采取进一步行动,拉着宋词走出房间,带上房门。

    “咚咚咚”,他抬手敲了三下,刚敲完,屋里传来声音:“请进——”

    宋词一脸惊讶。

    他们再次踏进房里时,沙发上的人一动不动根本没有起身的打算。反倒是单玺先开口说话:“蒋医生你好,之前我们有过预约,此次上门,有些事想拜托你。”

    蒋秋明抬头,这回宋词总算是看清他的相貌。白嫩清秀的脸上,干干净净,没有任何瑕疵。他的眼窝有点凹,浓浓的黑眼圈配上鲜红的薄唇,活脱脱一个中世纪的吸血鬼。

    他似乎注意到宋词的目光,朝她的方向瞥了眼。虽然他给人的感觉是个病秧子,但眼神却异常锋利,宋词赶紧转开视线。

    蒋秋明收回视线,低头翻看手上的书,有气无力地说了句:“哦,你就是沈洁说过的那个人吧,有什么话赶紧说,我的时间很宝贵。”

    单玺依然面瘫:“你的患者中有一对宋子文夫妇,我希望你将他们的治疗资料转交给我,这是他们的签名同意书。”

    蒋秋明啪地一声合起书,接过同意书扫了两眼,站起身走向上着锁的小房间。

    再次出来时,他的手里多了份沉甸甸的资料袋。

    “再见。”将资料袋转递到宋词手上,没有任何多余的语言,他转身走开,重新窝回沙发。

    单玺也没有多留的打算,拉着宋词的手往外走。

    走到门边,蒋秋明的声音响起:“你有精神方面的疾病吧,可惜我的强项是□□关系,不然还真想治治你这个神经病。”

    宋词明显感受到旁边人的一僵,心想今天单先生真是出乎意料的脾气好呢。

    走到楼下,沈洁上前说了些话,紧接着单玺跟着她进了间小房间,宋词一个人被留在休息室。

    休息室很大,分为两个房间,一个在外一个在里。里面的是员工休息室,几个护理员开门坐着,一边喝茶吃着点心一边八卦。

    “唉,也不知道新来的沈医生靠不靠谱,听说是为了个男人追到a市,估计也待不长久。”

    “你管人家长不长久,人家白富美有钱,动辄就是买诊所买房子,我们干好自己的活就得了,反正工资照发,换个老板而已。”

    “好吧。今天上午来的那个男人,你说是不是就沈医生追的人啊?她来这两个月,我第一次见她笑得这么殷勤。”

    “哦,我记得,刚刚他们还去小房间里说话呢,咦,那帅哥身边不是还有个女人吗,难道三角恋?”

    宋词没再听下去,起身走向大厅,心思有些混乱,正好看见单玺和沈洁一前一后从房里出来。

    两人的模样比之刚才亲近不少,沈洁笑着比划着什么,单玺点头回以笑容,仿佛是相交多年的挚友,满满的默契感连宋词这个局外人都能感受到。

    宋词傻傻站着,目光停留在他们身上,女人的第六感涌上心头——他们俩是不是有什么?

    谈话结束后,沈洁将他们送到门口,像是想起什么,看了看宋词,说道:“你是单玺的小女友吧,你父亲的事我听说了,加油哦。对了,忘记介绍自己了,我叫沈洁,是单玺的......额,怎么说呢,应该算是他的青梅竹马吧,哈哈哈哈。”

    她的语气非常友善,宋词礼貌地回应。

    回家途中,单玺的话意外得多了起来,一句句说着刚才在诊所的事。

    “资料袋不用看了,那个蒋秋明肯定是有问题的。”

    宋词好奇:“为什么呀?”

    “对于蒋秋明这样的世界级□□专家,找上门的患者络绎不绝。他醉心钻研,看诊为由头,实则是以患者为研究对象,对于他而言,患者自然是越多越好。

    那么现在问题来了,刚才我说你父亲名字的时候,他眼都没眨,连最基础的回想反应都没有。对于拥有庞大患者基数的他而言,根本不可能记得每个人,这说明什么?说明他有特别留意你的父亲。而且看签名书的时候,他明显只看了你母亲一个人的属名,这说明他对你母亲签署同意书拿资料包的决定很意外。”

    他一口气说完,思路清晰,条条有理。宋词云里雾里地听着,一点点消化,抛出问题:“所以说是他泄露了我爸与被害者见面的信息?”

    单玺摇头,“不一定。”他想到什么,嘱咐宋词:“你不要试图接近他,我会找人跟踪他的。”

    宋词点头,“听起来这个蒋医生是个很危险的人?”

    单玺笑了笑,仿佛对她的问题表示默认:“知道刚才为什么我隐忍着没有发作吗?因为蒋秋明有两个祸人之处——一个是催眠,另一个是/性瘾。”

    很有变态的潜质。

    “嗯,我不会接近他的。”宋词乖巧应下,没有再去想蒋秋明的事。脑海中忽地浮现沈洁的脸,想起他方才离开时与沈洁的默契互动,心头一酸。酸完了又嫌自己作,明明什么都没有发生,成天就爱胡思乱想。

    “对了,后天我要去个地方待几天,跟我一起去?”单玺蓦地转移话题。

    宋词收拾好自己的心情,问:“去哪?”

    单玺掏出手机,打开地图,指着一个标红的地方,“精神病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