全本小说网 > 情之所钟 > 第18章 chapter18

第18章 chapter18

全本小说网 www.xqb5200.com,最快更新情之所钟 !

    宋词上前一步挡住单玺,生怕王若梅精神受刺激。

    “单玺?你是单家的?”王若梅看了看他,神情惊讶,没有因为他的无礼而生气。

    单玺撇开头,没有回应。

    王若梅从床上坐起,激动地伸出手去抓单玺的衣袖,“替老宋找律师的人是你对吗,你去和你父辈求求情,只要他肯出手,我们家老宋肯定就没事了。”

    单玺皱眉,不动声色地朝后退了一步。

    王若梅转头一把抓住宋词的手,“小词,你帮妈求求他!”

    宋词尴尬地坐下,试图安抚王若梅:“妈,单先生已经帮我们找了律师,他对爸的案子很上心。”

    王若梅神情恍然,反复念着“那就好,那就好。”

    单玺转身离开,神色有点不太自如:“我在车里等你。”他顿了顿,返过头叮嘱:“要是有事,立马打我电话。”

    宋词不敢看他,刚才王若梅提到单家的时候,他脸上明显流露出不满的神情。他们这些与他同辈的人,只听说他的厉害,鲜有人关注他背后的家庭,只知道他来自于一个底蕴深厚的家族。

    看他刚才的反应,估计是触到逆鳞了。

    宋词为王若梅掩好被角,将室内温度调到28度,打开带来的盒子,泡好一杯大红袍,递到王若梅面前。

    茶香扑鼻,温度和香味适宜,是王若梅平日最喜欢的味道。

    她捧过茶杯,些微发愣,低头品了一小口。

    “你哪来钱买这么贵的茶?”

    王若梅的声音平淡缓和,就像以前早上送宋词出门嘱咐注意安全的语气,宋词稍稍松了口气,心情变得愉快起来。

    “用单先生发的工资买的,这里的医药费还有宋暮的学费也都是他给的。”

    王若梅转头看向她,宋词微低着头,眼神有些闪烁,纵使涂了粉底,也掩不住面上的疲惫。

    “你做了他的情人?”

    犀利简单,完全不像母亲与女儿的对话。宋词不知该如何作答,沉吟许久,说:“我也不知道算不算,但至少他现在已经接受我。”

    “不是小三就行。老一辈的,都知道单家的名头,他们家家业庞大,涉及能源建筑教育,甚至连军事也有份参与。单家嫡系派的都在海都,单玺我知道,a市的投资业佼佼者,只是不知道他是旁系还是嫡系。”

    宋词坐着不说话,静静听她说。

    “我听你爸提过一两句,单玺年纪轻轻,不到三十名下资产已经无法估算,只是不知道这里面有多少是靠家族力量得来的。就算是旁系,好好求一下,利用下单家的家族关系,你爸的事就迎刃而解了。”

    宋词掐了掐手指,“妈,单先生已经帮了我们很多,而且据我观察,他似乎从来都没有与家里的人联系,平时也根本没有提到过家人。”

    王若梅想了片刻,没有继续说下去。她在病床上待久了,身子骨变得不太利索,时常翻个身都觉得浑身上下要散架。

    窗外的阳光正好,王若梅招了招手,示意宋词扶她。

    王若梅的病房在一楼,推着轮椅出门就是草地。今天天气好,没有刮风,阳光透着几分暖意,人沐浴其中,心情都变得舒畅起来。

    草地不远处有个穿着病服小孩在踢毽子,忽然摔倒嚎啕大哭。旁边看护的大人并未上前搀扶,而是等着小孩自己从地上爬起,小孩挣扎了几下,最终一跌一撞地站了起来。

    王若梅想起小时候宋词学走路的情形,他们家施行的是放养政策,宋词学的每一步路,从来都不需要他们的帮助。刚开始摔倒她会哭,摔多了渐渐也就习惯了,到后来走得越来越顺,就连他们伸手来扶,也都是直接忽视。

    或许这一路走来,她寄予这个女儿太多期望,总以为她能走得越来越顺越来越好,当期望越攒越多,渐渐膨胀,却忘了只要用针一扎,气球越大爆得惨烈。而文家就是这根针。

    “小词。”她喊了声,宋词转身到她脚边蹲下,抬起头,额上的伤痕正好一览无遗。

    王若梅伸手轻轻触碰,“对不起。”

    宋词哽住,摇头说着“你是我妈,没关系。”

    王若梅仰头看了看天空,发白的阳光刺进眼里,视野里全是白茫茫的一片。

    “有些事我要告诉你,你别和小暮说。你爸案子里被捅死的那个女人,是你爸以前的恋人。谁都不知道,他们是秘密恋爱,你爸出事前一天,他才亲口告诉我,他们可能还有个私生女。”

    王若梅一口气说完,声音有点打颤。背着光,宋词看不清她脸上表情,只能从她紧握的双拳辨识她此刻的心情。

    宋词下意识握住她的手,内心震撼,面上却没有表现出来。原来,竟还有这么一回事。“爸没有背叛你,对吗?”

    王若梅迟疑半秒,笑道:“我相信他。”短短四个字,却倾注了她所有的力气。

    或许是之前已经想了千百遍,对人说出秘密的那刻反倒没有想象中那么沉重,王若梅平复好心情,继续说:“我和你爸,之前出了点问题,在这个女人重新出现之前,一直在做婚姻咨询,知道那个女人存在的,除了我,可能就是那个心理医生了。”

    宋词沉思,凶杀现场除了被害者之外就只有宋子文的指纹,再没有第三个人的痕迹,要么人是宋子文杀的要么真凶早就布好局杀人之后抹去了一切线索。

    她要替宋子文翻案,就只能尽快找到真凶,又或者说,只要知道还有谁事先知晓宋子文和那个女人的会面,就可以缩小嫌疑犯范围。

    “我让单先生查查那个医生。”

    室外渐渐开始起风,宋词将王若梅推回病房,交待了两句准备离开。

    走到门口时,王若梅忽然喊住她,宋词回头,望见王若梅面上表情复杂,开口说了声:“小词,委屈你了。”

    宋词一怔,随即咧开嘴笑了笑:“等我们一家团聚时,就不委屈了,更何况我遇见的是单先生。”

    回去的路上,宋词想了想,将王若梅说的事悉数告诉单玺。单玺没有表现出太多的惊讶,毕竟有钱人家感情方面的奇葩事不少,宋子文与王若梅的事根本算不上什么。

    宋词顺便替王若梅道了个歉,刚才在病房就看得出来,他很不喜欢别人提他的家庭。

    他点了点头表示接受,方向盘上的手修长白皙,根节分明,一下下敲着,像是在思考什么。

    “改天有机会,我带你回去看看。”

    宋词抬头看他一眼,轻快地“嗯”一声。

    回家后,单玺匆匆处理工作上的事,宋词知道他最近忙着收购一家跨国集团,准备了点心泡好茶,顺便帮他带上房门。

    “对了,你的英文名叫什么?”踏出房门的时候他忽然问了一句。

    宋词:“.”

    单玺继续埋头工作,房间没有开灯,有些昏暗,宋词看不清他的反应,也不知道他有没有听到。

    下到客厅,宋词给宋暮打了个电话,电话接通,那头却是个女声。

    “找谁呀?”

    宋词有些意外,“我找宋暮。”

    电话那头应道:“你等等,他在洗澡,稍后我让他回给你。”

    宋词挂了电话,心情有些复杂,想给宋暮发质问的微信,拿起手机顿了很久,又放回去了。

    这小子已经十九,是时候该找女朋友了。她这个做姐姐的,不应该发表太多意见,他喜欢就行。

    出租屋里,宋暮围着浴巾出来,头发湿漉漉的,一打开门,全是水雾汽。

    方宛宛坐在电脑桌旁,头也不回说道:“刚刚你手机里叫‘蠢货’的人打电话给你。”

    宋暮哦了一声,拿起电话给宋词回过去,姐弟两人没有说很久的话,就结束了通话。

    方宛宛竖着耳朵听,没有问他对方是谁,关了电脑从书包里拿出《五年模拟三年高考》,“我才高一,老师就让我们天天做这个,上面好多题我都不会,忧伤的心情亦如滚滚长江,延绵不绝。”

    宋暮从房间里出来,已经换好衬衫和牛仔裤,掏出笔坐她旁边,“这不还有我吗,哪道题不会,我教你。”

    方宛宛摊开书随手指了道画红圈的题,宋暮拿过草稿本认真地解题。他沉思的侧脸俊秀斯文,被雾气沾湿的睫毛又长又翘,方宛宛看着看着,不自觉往他身上凑,嗅到他身上沐浴露与荷尔蒙混杂的味道,心思倏地一下荡到九霄云外。

    用了不到两分钟,宋暮解完题,白色的草稿纸上写着工工整整的解题步骤,他用笔尖点了点,开始讲题。

    讲到一半,身边人根本没有回应,扭头一看,正好对上方宛宛痴迷的目光。

    她眨了眨眼睛,说:“你帮了我这么多,不仅提供住的地方给我,而且每天都帮我辅导功课。”她顿了顿,深呼吸一口气,脸上泛起红晕:“你是不是喜欢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