全本小说网 > 情之所钟 > 第15章 chapter15

第15章 chapter15

全本小说网 www.xqb5200.com,最快更新情之所钟 !

    公寓楼下,宋词拖着箱子给宋暮打了个电话,准备上楼。今天正好周六,一般来说宋暮应该回到他们租的房子里。

    打了两遍才有人接。“在吗?我到公寓了。”

    宋暮的声音有点惊慌,“你等等,我下来接你。”

    “不用了,我已经到四楼了,你给开个门。”

    她挂掉电话敲门,里面没有回应。一直过了很久,宋暮才跑来开门。

    宋词拖着箱子往房里走,“你干嘛呢,慌慌张张的,这么久才开门!”

    宋暮刻意掩饰自己的神情,“我刚刚在洗澡。”

    “真的?”宋词盯着他看,宋暮下意识地避开她的眼神,跑去倒了杯茶。“你怎么突然回来了,不是说住公司的宿舍吗?”

    宋词没有跟宋暮说过单玺,试图敷衍过去:“辞职了。”

    宋暮哦了声,难得地没有多问。宋词准备整理行李,旁边宋暮忧心忡忡地探话:“姐,你以后是要回来住吗?”

    宋词头没抬,“对啊。”她看了看周围,总觉得哪里不对劲,手机叮地响起,是孙律师打来的电话。

    案情有了新的突破点,之前摆脱嫌疑的文家似乎又被牵扯进来,孙律师一五一十将这些天取得的进展告诉宋词。

    “只要沿着文家这条线查下去,我相信会查到有力证据。宋小姐你放心,一有消息我就会告知你。”

    挂完电话,微信圈里以前的好友发来信息,自从上次她与单玺舞会亮相之后,很多人以为她会东山再起,又纷纷跑来巴结。

    “小词,我看到你的前男友了,要不要我帮你揍他一顿?”发消息的人是宋词以前在b市认识的人,自从她家出事之后再也没有联系过。

    那头随即发来图片,远处灯光发黄的咖啡厅,文唐坐在窗边刻意压低帽檐,身上穿的是与他平日风格不符的休闲服,似乎正在等人。

    若不是放大图片,根本看不出那是文唐。

    宋词心一悬,云皓集团在b市并无分公司也无合作伙伴,像文唐这样唯利是从的人,轻易不会花时间花精力跑到另一个城市。

    宋词当即打电话问孙律师,“孙律师,你之前是不是说过,文家可能会留着栽赃陷害的证据?”

    孙律师迟疑,“是,如果要陷害你爸杀人,并且让他潜意识认罪,肯定需要高超的犯罪技巧,这不是一个人能完成的事情。”

    宋词说了谢谢快速挂掉电话,之前文唐在她面前毫不忌讳地挑明是他对付了宋家,他要布局,肯定雇了人做帮手。直觉告诉她,这次文唐去b市,很有可能是去见与案子相关的人。

    一想到也许能马上找到证据,宋词整个人都兴奋起来。她马上订了三小时后前往b市的航班,这一次,蛛丝马迹都不能放过。与其找人跟踪文唐,不如她自己来。

    “小暮,我先把行李放这里。有事先闪了。”

    风风火火出门,宋暮看着她离开的身影,确认她走到公寓楼外,这才放心地返回房间。

    关好门,上好暗锁,他松了一口气,转身喊了句:“出来吧。”

    方宛宛从床底爬出来,拍了拍沾了灰的衣服,笑得天真灿烂:“我们继续?”

    b市。

    宋词下了飞机,立马打开手机,她还留着文唐的app账号和密码,登录之后利用自带追踪功能成功地位文唐的所在——金洲大酒店。

    宋词打了个的到金洲大酒店,订了个房准备随时随地跟踪他。由于不知道他在几楼,宋词到房间里伪装之后,跑到酒店前台大厅的咖啡角等着。

    凡是出入酒店的人都会经过这里,宋词不敢懈怠,时刻盯着来往的人。

    手机屏幕上的红点开始移动,看样子是准备下楼。宋词戴好墨镜整理好帽子,拿着杂志装模作样。

    一分钟后,文唐出现在大厅,带着行李箱,办理了离店手续。宋词措手不及,顾不上整理房间里刚买的衣服,径直打的跟在他后头。

    他走的是机场方向,宋词有些沮丧,以为他要回a市。好不容易跟来,却要空手而归,想想就觉得不甘心。

    路上,文唐的车却突然转了方向,往郊区一个五星级度假酒店的方向开。宋词又燃起希望,他前脚刚办完住店手续,后脚宋词便订下了他旁边的房间。

    早知道她就应该事先备好监控工具,宋词待在房里,犹豫了几秒在网上同城下了个单子。如果快递动作快的话,第二天应该能收到。

    宋词趴在墙上,耳朵贴着墙壁,恨不得穿墙而入看看文唐在做什么。

    李秘书打电话问单玺工作事宜时,第一次感受到老板的不耐烦。在他的印象里,无论什么时候,单总对待工作都是沉着冷静,从来不会敷衍了事。

    但这一次,单总竟然有些心不在焉,连约好的远程会议都忘记了。

    单玺疲惫地挂掉电话,两天没有阖眼,连黑眼圈都跑出来了。明明没有做什么,却总是心烦意乱不得安生。

    习惯性地打开相册,除了那张看了十多年的照片,手一滑,又翻到一张。

    是上次她穿着晚礼服买烤串时他偷拍的。

    单玺盯着照片看了许久,脑海里冒出那晚将她压在身下强吻时的情景。她的唇那么软那么甜,她几乎没有任何反抗。

    他的心忽地软下来。

    神经病。在心里咒骂自己一句,单玺缓缓合上眼,刚刚赶走她现在又想让她回来,是个正常人都会受不了。

    他想要的,可能只有时间倒流他回到宋词与别人相遇之前。也许那个时候,她才不会把他当金主供着,他不是她的单先生,而是她的单玺。

    迷恋和爱他分不清,但至少他知道此刻想的人,是她。他发呆片刻,随即掏出手机,按下拨号键。

    接到单玺电话时,宋词正在捣鼓简易的监控设备,由于太过专注,差点错过他的电话。

    卖家图片和到手的东西差距太大,宋词使劲地拨拉花花绿绿的线,看也没看,接了电话就喊;“谁啊?”

    “是我。”

    他的声音低沉富有磁性,宋词几乎是瞬间就认出了。

    “单先生?”她有些慌张,紧张得舌头都快打结。

    “在哪?”

    宋词咽了咽口水,不知道该不该告诉他自己身在b市。“你......你先说,怎么了?”

    那头沉默几秒,“......没什么,就是打个电话问问。”

    她握着手机,脑海中闪过无数念头。门铃声忽然响起,她起身,因为接到他的电话太过惊慌,完全忘了根本不会有人敲她房间的门。

    “单先生,你等等,我先去开个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