全本小说网 > 情之所钟 > 第14章 chapter14

第14章 chapter14

全本小说网 www.xqb5200.com,最快更新情之所钟 !

    宋词想了很久,始终没有想通单玺为何会如此生气。从房间里出来时,他自始至终都没有看她一眼。

    为什么,她都把自己脱光了摆他床上,他要是真的不喜欢,又为什么要做出那些令人暧昧的举动。

    她这样想着,手指绞在一块,越发心烦意乱。脑海里闪过什么,她忽然意识到自己愈发贪心的举动,似乎在期望着什么事。

    深夜,宋词从噩梦中惊醒,睁眼看见单玺坐在她的床边。

    她揉了揉眼睛,确认这不是自己的幻觉。房间没开灯,他身上仍穿着那套黑西装,一言不发,默默盯着她。

    在黑暗中,她望见他的喉头轻轻耸动,似乎在望着一件美味的猎物。而他的眼神,克制而冰冷,复杂的情绪交织其中。

    “......单先生?”

    他没回应,缓缓向她凑近,将整个身体的重量压在她身上。

    宋词慌张失措,瞪大了眼睛看着他越来越近的薄唇。她以为他快要吻上来,他却忽然停下。

    他的鼻尖挨着她的,微微喘着气,问了句没头没脑的话:“你为什么不珍惜自己?随便把自己交出去的苦果还没尝够吗?”

    宋词看着他的眼睛,忽地明白过来他这话的意思。她光顾着他对她少得可怜的那丝□□,完全忽略了他眼神里满满的嘲讽。

    “那你想要怎样。”

    “不知道。”

    宋词顿住,突然觉得有些可悲。她几乎快忘了自己当初是以怎样的姿态和目的来到他身边,而他一直都是那个高高在上俯视众生的施恩者,她想什么做什么根本不重要。

    她费尽心思想要讨好他,却从来都没想过,或许在他眼里,她的报恩根本就配不上他。

    因为配不上,所以从来不索求。

    “自爱这种东西是什么,能吃吗?”她伸手勾住他的脖子,笑得洒脱,心里难受得几乎快要哭出声。“本来就是出来卖给你的,你希望我能有多纯洁?”

    死一般的寂静。她清晰地看见他脸上的神情从冷淡到暴怒,平日里那个冷静慢热的单先生在这一刻消失得无影无踪,此刻留下的只有快要发狂的单玺。

    他一双大手将她桎梏,铺天盖地的啃咬汹涌而来。隔着羽绒被,他的腿夹着她的身体,丝毫容不得她有半分挣扎。宋词也懒得挣扎,感受着唇上被咬破吮吸的痛感,拼命忍着不让眼泪掉下来。

    她卖他买,这样钱债两清的事情,才是顺理成章的结果。装什么纯情真爱,她早已不是当年那个一味相信爱情的女孩。

    纵使她配不上他,尽到了自己作为卖家的责任,也就够了。

    有些事一旦想通,就不会再纠结,精神上的疏通,身体自然也就放得开了。

    她回吻,不再一味地承受他的肆虐,转而温柔地回应他所有的渴望。

    “单先生,你要了我吧。”

    狂风暴雨在这刻停下,身上的重量倏地减轻,单玺放开对她的钳制,站起来看着她。

    “明天你搬出去。”

    简单一句话,绞得宋词心头一痛,她掀了被子追过去,“单玺!”

    单玺停下脚步,没有回头看她。“你父亲的案子,我会让孙律师继续跟进。以后没有什么事,不要联系我。”

    绝情又冰冷,他就像是丢弃了一个可有可无的玩具,连转身离开的姿态都是那么高高在上。

    游戏玩到这,估计他也腻了。她真是蠢,竟以为他们之间会有什么。宋词光着脚站在木质地板上,从脚心钻进的寒冷迅速侵入身体,随着血液,一点点流进心室。

    她看着他走开,哽在心头的话念了千百遍,最终还是没能说出口。

    夏周接到呼救信号时,正在酒吧里玩得不亦乐乎。身边刚钓上的妹子年轻娇媚,嫩得跟刚开的花苞一样。

    只是花朵再好看,也抵不过好朋友夺命call。

    到了单家,单玺亲自开的门。屋子里被砸得稀巴烂,看上去像抢劫现场。

    夏周从他手里夺下专门定制的警报系统按钮板,当初为了及时发现他发病,专门做了个这样的小玩意。

    “说了多少次,按一遍就行,刚才在酒吧里别人还以为我身上装了个炸弹!”

    单玺面无表情转身,夏周跟上去,往屋子了瞅了瞅,“你的小媳妇呢?”

    单玺往沙发上一窝,“走了。”

    夏周了然,宋词那么小白兔的性格,估计是被赶走的。他调侃地揽住单玺的肩:“兄弟,就算你和媳妇吵架,也不能砸了屋子啊,这要被你媳妇看见,八成以为你有狂躁症。”

    单玺将一张便利贴甩他脸上,闷着声不说话。夏周看清楚上面的字迹,清秀娟丽,肯定是宋词写的。

    ——谢谢。

    夏周推了推单玺,单玺阴沉着脸,从他手中夺过纸条,撕得粉碎。

    夏周摊开手,“你看人家多有礼貌,走前还知道说声谢谢。”

    单玺炸毛,“我用得着她谢?”

    夏周抿了抿嘴,打开带来的白葡萄酒,语气忽然变得深沉:“单玺你要想清楚,你到底想从她身上得到什么。要爱情你就直说,不要充当着金主的身份还妄想别人把你当成初恋对待。”

    单玺顿住,自嘲地笑了笑:“我就是要当着金主做着初恋的事,我别扭我知道,反正我有精神病,多点毛病也无所谓,反正她也不在乎。”

    夏周缓缓倒酒,并不想就此争论下去:“当初我就提醒过你,不要陷得太深,就算你记挂她这么多年,你也必须时刻谨记,你和她,根本不可能走到最后。得到想要的,就够了。”

    不要太贪心。他未说出的潜台词,单玺心领神会。他闷头一口喝掉杯中酒,不知道是回应夏周还是安慰自己:“我自有分寸。”