全本小说网 > 情之所钟 > 第13章 chapter13

第13章 chapter13

全本小说网 www.xqb5200.com,最快更新情之所钟 !

    24小时营业便利店中,围裙口袋里的手机“叮”地一声,宋暮滑开屏幕,宋词发来微信语音,下面还配了好几张烧烤图片——“深夜发图报复社会,嫉妒羡慕恨吗?”

    宋暮一笑,将图片放大,快速截图返回去——“左上角那双手是谁的?资深手控表示这肯定是男人的手。”

    等了几分钟,宋词的微信信息跳出来——“那是我刚买的充气娃娃,乖,快去睡觉。”

    宋暮抿嘴,笑着将手机收回口袋。他瞒着宋词在便利店兼职夜班,他一周轮两次夜班,交待好了宿舍的人帮忙代签。

    墙壁上的钟表滴答动了一格,正好指向十二点。便利店所在的街道离市中心不远,偶尔会有熬夜加班的小白领光顾。宋暮百无聊赖地坐在收银台,一手撑着下巴,眼睛对着墙上挂着的小电视,打了个哈欠。

    玻璃门被推开,宋暮立马站起来,“欢迎光临——”话说到一半,看见对面一个背着书包的小女孩,穿着校服,表情冷漠,朝店里瞅了几眼。

    依她的身高来看,应该是个初中生?

    半夜十二点还在外面乱逛,估计又是个离家出走的叛逆孩子。宋暮又坐回去,斜眼瞥了瞥她。

    她在最外面的货架徘徊几秒,而后慢慢走向收银台,宋暮下意识准备扫码收钱,伸手就要去接她拿的东西。

    手悬空了半分钟,宋暮奇怪,抬起头,对面的小不点拿着一把刀,刀尖向外,脸上的神情是与她年纪不相符的淡漠。

    “喂,抢劫。”

    五分钟后。

    宋暮耸耸筋骨,单手拿着泡好的杯面走向角落的桌子。“想我黑带九段,你今天手没断算是幸运了,呐,刚泡好的,吃吧。”

    他说着,一边将杯面递过去,对面的人没领情,宋暮啪地一拍桌子,神情略显凶狠:“让你吃就吃!”

    小不点抖了下肩膀,缓缓伸出手,接过杯面快速垂下头。

    宋暮背靠在墙上,双臂抱胸,饶有兴趣地看着她吃面。

    “喂,小不点,你叫什么名字?”

    泡面杯口腾腾冒着白蒸汽,一点点打湿了女孩的睫毛,她狼吞虎咽最后一口面,抬起头认真回答:“方宛宛。”

    宋暮正好与她视线相对,一瞬间竟有种似曾相识的感觉。总觉得、在哪里见过她?

    “这么晚不回家,你家在哪里,我打电话通知警察叔叔送你回去。”

    “那你会告诉警察我刚刚想要抢劫吗?”

    “当然不会。”宋暮朝她走去,拿起只剩汤汁的杯面扔进不远处的垃圾箱,身后方宛宛声音有些急促:“为什么,我抢劫了你,你应该告诉他们,把我关起来才对。”

    宋暮转身,伸出食指晃了晃:“,你只是个初中生,大哥哥我宽宏大量已经原谅你了,怎么,你喜欢被关?”

    方宛宛更着急,“我已经是高一的学生了!”她的声音几乎带出了哭腔:“求你了,把我关警察局,我不要回去。”

    宋暮一听,看了看缓慢的时钟走针,不急不慢地坐下来,做出洗耳恭听的姿势:“你先说说理由,我听完再决定。”

    方宛宛咬唇,双手不自觉地抓上书包肩带,沉默许久,徐徐开口。

    她断断续续说了很久,一句话要绕着十个圈子,似乎有意隐瞒什么。宋暮懒得去猜,懂了个大致意思也就觉得乏然无味了。

    一个寄养在亲戚家的少女因受不了家里亲戚的恶言相对所以大半夜跑出来抢劫便利店的事情,这年头说多不多说少也不少,在这个奇葩横行的时代,连上新闻的资格都没有。

    宋暮并不想惹麻烦上身,准备直接赶她出门,方宛宛背起书包,一言不发朝门口走。

    电视上开始回放之前的老新闻,宋暮伸了个懒腰,正好望见电视上记者堵着采访一个女学生,下面配的新闻标题是——a市地产大亨杀人奇案,为情为财还是另有隐情?

    旁边竖着一行写着“嫌疑犯宋子文”,而电视里的被堵住去路脸上打了马赛克却仍能辨出模样的人,长得和方宛宛差不多。

    宋暮僵住,转头看着少女推门而出的身影,鲁莽而直接抛出问题:“电视上的是你吗?”

    方宛宛回头,看着电视呆了几秒,而后自嘲地指了指电视:“是啊,真人比电视上好看多了吧?”

    她扭头就走,一只脚迈刚出门,身后忽然有人按住她的肩膀:“我们谈谈。”

    上诉判决结果书出来那天,宋词捧着决定二判的法律文书欣喜若狂,虽然早知道会是这个结果,但真的得到通知时,还是无法控制地激动。

    只要能在二判期间找到关键证据,就极有可能翻案。

    宋词拿着文书想与单玺分享,但是他不在家,她憋了好久鼓足勇气给他电话,问清楚他回来的时间后,心中全是满满的兴奋情绪。

    要做点什么才好。宋词挂肠搜肚,仍然想不到做什么才能让单玺惊喜。视线不经意桌面上跳出的大尺度广告,她想到什么,关了广告,点进邮箱。

    刚登陆上去,提示有新邮件的信息跳出,一个陌生的邮件地址附带着迅雷种子,正文留言:“无毒打码,元琼留”。

    是上次那个书店老板。宋词想,这个人倒满守信用。她点开链接,直接将视频下到电脑里。

    宋词有些紧张,再三确认关好了自己房间里的门后,坐回到电脑前,按下播放键。

    这是宋词第一次看a、v,可能由于打码原因,她并有任何不适感。一部看下来,宋词觉得不太满意,敲着键盘给元琼发了邮件。

    “这部没有什么技术含量,有没有那种女人推倒男人,男人开始死活不从后来反客为主的片子?“

    很快来了回信。

    “我给你找找,怎么,要勾引男人?”

    宋词没有回,五分钟后那边发来新种子,“听哥的话,一边放a、v,一边在床上躺好,保管勾到手。”

    宋词犹豫了几秒,回道:“男人喜欢这样?”

    那边邮件回得很快:“是个男人就喜欢,除非他是gay。”

    宋词了然,这样也好,要是他是个gay,她还能提早通知宋暮补位。脑洞大开,一开就停不下来,她动作迅速下好新视频,赶在单玺回来之前,大着胆子进了他的房间。

    这是她第一次进单玺的房间。井井有条的房间摆置,配合极简的装修风格,墙上没有任何多余的修饰,整个房间以冷色为基调,有种扑面而来的冰冷感。

    死就死吧。宋词心一横,找到他房里的放映幕布,将电脑与放映设备连起来,深呼吸好几下,小心翼翼卧倒在他的床上,不停变换了好几个撩人姿势。

    单玺到家时,出于习惯径直回卧室换衣服。推开门,房间里传来此起彼伏的□□声,他皱眉,走进房间看见幕布上男女交缠的裸/体,面色瞬间阴沉。

    转眸再看,宋词趴在床上,身上穿着半透明的吊带睡衣,小嘴微张双眼紧闭,显然已经睡过去。

    单玺愣了愣,回过神耳边瞬间又充斥着□□接近高、潮的尖叫声,以及宋词含糊不清的梦话:“单先生,我们一起睡吧。”

    他迟疑半秒,走过去一把扯住纯白的被单被套往外抽,宋词连人带被从床上滚下来。

    宋词一惊一乍跳起来,摸了摸嘴边的口水痕迹,下意识做着梦里做了百遍的抬肩动作,细细的肩带滑落,半掩半遮勾人心魂。

    房间没开灯,幕布透出微弱的光照在房间角落,他垂肩站立,黑色的西装显得格外修身,他开口,只说了一个字:“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