全本小说网 > 情之所钟 > 第10章 chapter10

第10章 chapter10

全本小说网 www.xqb5200.com,最快更新情之所钟 !

    从监狱出来,宋词迫不及待地追问,“单先生,你干嘛撒谎,我们没有准备订婚我也没有怀你的孩子,你这样说,不太妥当吧?”

    单玺拉着她往前走,“我要不那么说,你爸怎么会相信?你刚结束一段七年的恋情,除了不小心怀上孩子,有什么理由和人快速订婚?”

    宋词被他绕晕,他说的好像很有道理,可是....总觉得哪里不对啊。

    “唔,不说是男朋友不就行了吗?”

    “不说男朋友说什么?”

    宋词停下脚步,看着他的肩膀,犹豫问道:“单先生....你....不会是喜欢我吧?”

    冬日暖阳难得灿烂,阳光洒在单玺身上,柔柔的金光修饰着他颀长的身形,他眼角一勾,视线探在她被冻得通红的小脸上,白雪的肌肤透着樱桃红,引得人想要亲一口:“我要是说喜欢呢?”

    他的目光灼热而专注,宋词下意识一缩,脸上烫烫的,不知道是因为这温暖的阳光还是他那双仿佛能看透一切的眸子。

    宋词有些畏缩,声音细得跟蚊子叫一样:“你要是真喜欢,我可以升级功能的,反正当初就是想着卖身卖灵魂,你现在要我也接受的。就是我那方面没经验,可能无法满足你......”

    她还没说完,单玺倏地一抽手,甩掉了一直牵着她的手,脸色刷地变得阴沉,掏出车钥匙径直往停车场去。

    “我还没饥渴到那份上,喜欢你?做梦吧!”

    他转变得太快,宋词来不及反应,小跑着跟上去,生怕他直接把她丢下。

    回去的路上,宋词反复回忆刚才哪句说错了,朝他瞥了眼,他紧抿薄唇,金色细框眼镜架在鼻子上,侧脸俊美冷漠,明明一言不发,气场却让人不寒而栗。

    宋词懊恼,想要直接问哪句话得罪了他,却没有这个勇气。

    都说女人心海底针,依她说,单先生的心,比海底一万里还深。

    回到家,单玺直接回房,宋词怕做错事又触霉头,回去也不说话,拿了便利贴写下自己要说的话——“中午十二点半开餐,准备做水煮鱼、姜汁豇豆、肉片汤、咖喱烩包菜,临时换菜加菜发短信哦o(n_n)o。”

    她敲了敲门,将纸条贴在门把上,迅速下楼。

    单玺打开门撕下纸条,看见她娟秀的字体和故意卖萌的颜表情,心里没有来地更加烦躁。

    纸条被他揉成一团,又被弄齐整,反复好几次,单玺捏着再次被揉成团的纸条,索性一丢扔进垃圾桶。

    他掏出手机,拨下夏周的号码,有事没事扯了两句,假装不经意问道:“对了,我问你个事,宋词记着我对她有恩,那如果现在帮她的是别人不是我,她选择报恩的对象就是别人了吧?”

    夏周宿醉未醒,嚷着:“你说的这都啥跟啥,谁帮她她肯定就记谁恩,单玺不是我说你,你一直别扭个啥劲,自从宋词搬进你家后,你每天都在跟自己撕逼,喂,喂,你别挂啊......”

    单玺随手一扔手机,整个人往后一倒,瞬间被轻柔的高级羽绒被包裹。一闭上眼,宋词那双水亮的眸子便在脑海中浮现。

    要是她早一点认识他,该有多好。

    下午,宋词百无聊赖打开电视机,孙律师接手案子之后,她每天除了等着律师传最新的案件分析文件,也帮不上什么忙。

    手机叮的一响,名为“裴菲菲”的微信标志跳出来——“宋词,千万别忘记,明天晚上八点我的二十五岁生日宴,丽星大酒店一楼宴会厅。不用带礼物,你人来就好,等你。ps,这次我有可能说服我爸帮你哦。”

    一看到这条消息,宋词就头痛。

    裴菲菲是她的高中同学,家里靠在边西开采煤矿发家,后来进军酒店业,这几年与政界联系紧密,大有拓展产业的趋势。高中时裴菲菲一直喜欢跟宋词较劲,处处都要跟她比,每年的校花评比都要疯狂找人刷票,无奈拼爹拼貌拼成绩都拼不过当时的宋词,只是后来宋词出了国,她才终于可以称霸校园。

    这些年来,裴菲菲不放过任何一个能够拼赢的机会,宋词家道中落时,裴菲菲假惺惺地给她发了信息,问是否要帮助,宋词当时处于疯狂求人的状态中,二话不说请她伸出援手,裴菲菲却以自己无能无力为理由拒绝了。

    这次的生日宴,裴菲菲明摆着是要当着旧同学狠狠找回当年输在宋词身上的不甘心。说什么帮,还不就是想着狠狠踩她一把。

    宋词唉声叹气,她现在不复从前,懒得去争什么面子,裴菲菲当她蠢吗,她才不去。反正去了也是像之前那样被奚落,还不如在家看电视伺候单先生这个神经病!

    她回了微信,写着:“不去了。”

    那头显示正在输入,新消息很快跳出来:“宋词你别这样,虽然你比不上从前,但我绝对不会看不起你。杀人犯的女儿怎么了,你是无辜的,更应该站出来让大家用正确的心态看待你。这次宴会各界名流都会到场,说不定捞着个金龟婿,你又能过上从前那样富裕奢华的生活了。”字字刻薄,句句讽刺,配着句子最后打的笑脸符号,显得格外刺眼。

    有一种人,你不去惹她,她偏偏要来惹你,时不时地刺一下捅一刀,重伤要害了,她心里也就舒坦了。

    宋词看着手机发了一会呆,苦笑地扯了扯嘴角,转开视线不去理睬。

    单玺下楼时,宋词肚子痛蹲在厕所。他看了看桌上摊开的手机,屏幕发着光,清晰可见她的微信聊天列表。

    单玺想起自己还没有加过她的微信,掏出手机准备扫一扫,刚滑动到她的二维码,叮的一声有消息跳出来。

    单玺下意识往周围看了几下,犹豫着点开回到她的聊天列表,裴菲菲的消息跳出来——“宋词你回个话,到底来不来?”

    他的手指在屏幕上滑动,越往上翻,神情越发冰冷,刚才那股子偷看信息的新鲜劲烟消云散,他打了个“来”,点下发送键。将刚才裴菲菲问的那句和自己发过去的那句全部删除,将手机放回原位,他拨了个电话过去:“李秘书,帮我把明天的事情全部推掉,打个电话给裴氏,就说明晚他女儿的生日宴我会出席。”

    宋词正好从厕所出来,转身看见单玺站在客厅,面容冷漠,眸子含冰。她打了个寒颤,迟疑要不要问个好,蓦地听得单玺说:“明天我要出席宴会,你做我的女伴。”

    近乎命令似的口吻,容不得人拒绝。宋词有些怕怕的,咽了咽口水尽可能让自己的语气听起来更加甘之如饴:“好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