全本小说网 > 情之所钟 > 第9章 chapter9

第9章 chapter9

全本小说网 www.xqb5200.com,最快更新情之所钟 !

    单玺转头看向窗外,试图躲开她的目光。宋词不依不饶,绕到病床另一边,大有不给解释就不罢休的阵势。

    单玺只得开口:“我以前确实见过你,但仅仅只是见过,没有其他的。”

    宋词心里想,鬼才信咧。“你每天见过那么多人,难道每个人的照片都会出现在你的手机里吗?”

    单玺垂下目光,床边手机屏幕闪闪亮着,他盯着照片出神了几秒,像是下了很大决心般,缓缓说道:“你还记得绿都百货吗?”

    宋词点头:“十多年前a市的老牌百货楼,后来被人收购,地处市中心,收购者却将它废弃在那里,我们都叫它死楼。”

    单玺嘴角噙笑:“是我收购的。”

    宋词“啊”了一声,原来传说中那个有钱就是任性的收购者就是他。多好的一块地皮,竟被他这么白白浪费。

    单玺半支起腿,直起上半身朝着宋词那边,与她四目相对。他的眸子又黑又亮,直直盯着她,几乎快要看到心底去。“那个时候我十九岁,从家里搬出到a市,在绿都百货的楼道间打电话时,第一次发病。”

    宋词指着自己:“然后你就遇到了我?”

    “对。”

    宋词想象自己的英勇行为,含羞问道:“我....救了你吗?”

    “不,你直接掴了我一巴掌。”

    “......”宋词羞愤地想往地里钻,“那你干嘛一直留着我的照片,斯德哥尔摩综合症啊!”

    单玺轻笑,“怎么不说我留着照片是为了日后报仇?难不成你以为我暗恋你?”

    宋词无言以对,之前脑补的冷酷总裁报恩少女的画面瞬间烟消云散,跺了跺脚往门外去,一拉门,一个人影来不及闪躲,半摔在地,夏周装作望天的姿势掩盖自己的偷听行为:“你们说完啦?”

    宋词径直下楼:“说完了,你们慢慢聊!”

    “哟,生气啦——”夏周拖长音调,走进房里,“单玺不是我说你,你干嘛逗人家小姑娘,人家当年明明是救了你,你非说人家打了你,你看,一逗就生气了吧。”

    单玺看了他一眼,眼神写满算账这两个字。

    夏周捡拾地上的枕头抱在怀里挨着他坐下,“你别这样看我,我可是一片好意劝你。这女人呐,你要是喜欢,你就得告诉她,表达得越猛烈越好,像你这样的,啧啧,难咯。”

    单玺莫名有些烦躁,“你不要胡乱猜,只是因为当年和她有一面之缘,我才出手相助。”

    夏周摆手:“好好好,随你怎么说,反正又不是我要追女人。对了,文家那边怎么样了?”

    单玺眯了眯眼,眼角拉出好看的弧度:“文家背后有人,势力不可小觑。要想收购云皓集团,还得一步步来。”

    夏周笑道:“是啊,为了给我将来的嫂子报仇,你也得咬牙吞下云皓啊。”

    “啪”的一下,单玺将枕头摔在夏周脸上,狠狠揉了几下。

    客厅,夏周临走前将医护方面的注意事项叮嘱宋词,不忘调侃:“嫂子,下次他要再发病,只管用绳子绑,用鞭子抽,他就喜欢被虐。”

    四楼传来单玺的声音:“滚——”

    单玺在床上躺了不到一天,第二天下午就喊了孙律师往家里跑,计划翻案的下一步。

    宋词有些担心他的身体,随身带着医药箱,生怕他一不小心就倒下。

    孙律师提出在法律允许的时间内尽快提出上诉是重中之重,而自从一判之后宋子文本人不愿上诉,导致辩证律师这边无法进行。

    单玺用手抵着眉头,“这么重要的事,你竟然没跟我说?”

    宋词有些措手不及,“现在我已经找到律师,我爸一定愿意上诉的。之前他肯定是怕连累我,所以才说愿意认罪。”

    单玺不太相信:“你确定?”

    “我确定,明天我就去找我爸。”

    孙律师皱着眉看了单玺一眼没说话,似是对这个案子没有把握。

    清晨,宋词准备出门去监狱,发现单玺早已在客厅等着。

    “我陪你一起去。”

    宋词惊愕,摆手:“我自己去就行了。”单玺容不得她拒绝,“等上诉成功二判开始时,整个a市的人就会知道我帮了你,如果打不赢这场官司,我的脸往哪搁?别废话,快拿鞋给我。”

    宋词乖乖将鞋递过去。

    去的路上,单玺亲自开车,宋词坐在副驾驶位上,小心翼翼问他:“单先生,我打了你,你还对我这么好,你不会...真有被虐症吧?”

    车猛地刹住,宋词差点撞上前车挡板,呼着气见单玺回头看她,一字一字说道:“要不你试试?”

    宋词赶紧摆手,捂住小心脏再也不敢乱说话。他们现在可是在高速公路上,要是单玺一个心情不好,她的小命就丢得惨惨的。

    到了监狱,由于宋词出来得急,没有带齐证件,耗了一段时间。后来还是单玺打了个电话,狱警长亲自出来迎接,恭恭敬敬地将他们放了进去。

    隔着玻璃,宋词看见宋子文的两鬓又多了几缕白发,她伸出手,声音有些哽咽:“爸,我来了。”

    宋子文坐得端正,腰杆挺得笔直,笑得苦涩:“小词,不是让你别来了吗,你这个孩子,就是不听话。”

    他怔怔看了女儿好几眼,仿佛每一眼都是诀别。而后才注意到宋词身边的男人,面容冷峻,气质沉稳,察觉到他的目光,并未转开视线,而是坦荡地相迎。

    几秒后,宋子文主动移开目光,问:“小词,这位先生是谁?”

    宋词向宋子文介绍,“爸,这是单玺单先生,是我的....”她不知该如何说明他们的关系,怕宋子文多想,话语哽在嘴边。

    单玺站起身,弯腰向宋子文行标准的绅士礼,“宋先生您好,我是宋词的男朋友。”

    宋词张大了眼睛,刚想说什么,单玺握住她的手,笑容完美:“我已经交待了我的律师,您的案子胜算很大,我和小词已经约定,等您无罪释放那天,我们便订婚。”

    他牢牢牵着宋词的手,对她使了使眼色,宋词只好顺着他的话说下去:“爸,我们什么都准备好了,只要你愿意上诉,我们一家人就能团聚,这样不好吗?”

    宋子文犹豫。

    当日凶杀现场的画面历历在目,那把刺死受害人的刀明明被他握在手上。纵使他无论如何也想不起那几秒发生的事情,但所有证据都表明,人是他杀的,他自己都几乎快要相信。

    但是.....宋子文抬头看宋词,她望向他的眼神坚定而决绝,他的心一下子软下来。

    这个世上即使所有人都不相信他,即使这个“所有人”包括他自己,但至少还有宋词站在他这边。

    “好,我愿意。”下决定的那瞬间他莫名有些害怕,怕真相查出的那一天,宋词会被伤害得粉身碎骨。

    探视时间到,单玺拉着宋词告别宋子文。

    宋子文忽地问道:“那个....单先生,你是真的要和小词订婚吗?”

    单玺回头一笑:“何止订婚,她现在都已经怀了我的孩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