全本小说网 > 情之所钟 > 第8章 chapter8

第8章 chapter8

全本小说网 www.xqb5200.com,最快更新情之所钟 !

    单玺已经记不清这是他第几次将自己关在房间里。

    就像当初单父将单母反锁在家,不许人靠近,不许人探视,任由她发疯抽搐,叫得撕心裂肺。

    他到现在都还记得,母亲病情严重时被绑在椅子上时的模样。四目突出,披头散发,时哭时笑,她认不得任何人,包括她最爱的儿子。

    单玺捂住心脏,耳旁的幻听愈来愈清晰——

    “阿玺你在哪,妈妈好想你。”

    “单玺从现在开始,你的母亲叫沈玉,不是那个疯子,听到了吗?”

    “单玺、单玺、单玺......”

    越来越多的声音在空气中叫嚣,尖叫声混杂着很多人说话的声音,似虫子般钻进他的耳廓,侵占他的大脑,噪音迅速填充整个身体。

    “闭嘴啊!”他对着空气吼,痛苦得几乎快要停住呼吸。

    耳旁的声音愈演愈烈,仿佛要将他撕碎。单玺闭上眼,背对着墙,一遍遍地用身体去撞,企图将那些尖叫声撞出体外。

    终究是徒劳无功。

    他此刻就像是被扔在水里的一艘破船,渴望在这汪洋大海找到停靠的港湾,越是用力挣扎,越是迷茫绝望。

    宋词便是在这个时候回到了家中。

    客厅灯火通明,单玺的鞋搁在玄关,沙发上放着他的外套。宋词喊着“单先生”,没有人回应,打他电话也没有人接。

    明明已经回来了。宋词有些好奇,去敲他房间的门,听到楼上传来奇怪的动静。她下意识紧张,顺着声音的方向走去,加大嗓门又喊了声“单先生。”

    回应她的只有越来越猛烈的撞击声。

    宋词一颗心悬在嗓子眼,难道家里来小偷了?她大着胆子从三楼顺了根高尔夫球杆,一步步走到房间外,手握上了门把。

    “哐当——”

    门被打开的那瞬间,外屋的灯光蓦地照进黑漆漆的房间,墙角站着人影,身体弯成弓形一遍遍地朝墙上撞。

    光线漏出,正好打在单玺的脸上,宋词僵住,手里的杆子啪地一声掉落。

    “单先生?”

    单玺听不见她在喊自己,他的眼前甚至模糊一片,察觉不到周围除噪音外任何的动静,就像是被缚在茧中,找不到任何出处。

    宋词惊呆了,三步两下跑过去,“单先生你怎么了,单先生?”

    他没有停下动作,视若无睹。

    宋词急了,她从未见过单玺这般模样,他眼里的那份冷漠依然还在,却变得更加寒冷,以前他是拒别人千里之外,现在他连带着自己那份也加了进去。

    她不知从何入手才能让一切恢复如初,整个房间的空白张牙舞爪扑过来,她像是窥探了什么见不得人的秘密般手足无措。

    她站在他正前方,一点点伸出手,一点点将他拥在怀中。

    单玺仍旧一遍遍地撞着,她双手环绕着他的背部,被他拉扯着整个往墙上撞。

    “单玺。”她轻喊,手上的力道渐渐加大,任他如何挣扎,咬牙不放手。

    他半弯着的身体正好与她齐平,她浅微的呼吸声在耳边回荡,那么轻那么柔,张嘴的每一句话都准确无误地送入他的耳中。

    她说着那句从前对自己说了无数遍的话语:“没事了,一切都会好起来的。”

    仿佛千万里之外传来的呼唤声,单玺蓦地一怔,被杂音钳制的身体仿佛有了知觉。

    她抬手,轻拍着单玺的背,就像之前单玺在医院那样,温柔而耐心地抚慰,一遍遍说着刚才那句令他有反应的话语。

    不知过了多久,许是像经历了一个世纪那般漫长,他从汪洋大海中奋力漂游,终是看到了他的港湾。

    “小词。”

    面前宋词的脸庞近在咫尺,他轻轻一唤,声音有些嘶哑,带着从噩梦中惊醒的迷茫和恐惧。

    宋词顿住,停下重复拍背的动作,略带惊讶地看着单玺,“单先生?”

    他的眸子恢复了之前的光彩,似星空般熠熠生辉。自进屋时悬在心上的担忧与害怕,在此刻得以卸下,宋词激动地快要哭出来:“太好了,你没事了!”

    单玺直起身,低头看她,她皱成一团的脸显得格外滑稽,双颊由于紧张缺氧泛起了红色,在这半黑不亮的屋子里,她仿佛发光体般,占据他的所有目光。

    他自然而然吻了下去。

    宋词睁大了眼,他蜻蜓点水般的吻印在唇上,温温热热,未带任何情|欲,她甚至忘记将他推开。

    等她脑子一轰反应过来,想推开他时,他却蓦地一倒,直接压在她的身上,重如耗牛。宋词毫无防备,两人一起摔倒在地。

    刚才被吻地莫名其妙,情绪一下子上来,宋词推了推单玺,有些生气:“喂,你起来。”

    什么事嘛,亲了还装倒赖账。宋词红着脸,摇了他好几下,他仍旧没有反应,这下她又急了,将刚才的事抛之脑后,火烧火燎地跑去打急救电话。

    犹豫了几下终究翻了单玺的手机,找到了名为“家庭医生”的号码拨过去。

    像他这种身份的人,应该不想被人知道刚才发狂时的模样,否则这偌大的房子,也不会连最基本的佣人都没有。

    不到十分钟,有人敲门,是夏周。宋词没见过他,对了电话号码后让他进门,他一句话没问,仿佛对这种情况习以为然,直接奔向四楼。两人费了九牛二虎之力将单玺拖出房间。

    夏周直接掏出钥匙打开隔壁房间,里面几乎是按照医院vip病房的标准布置的,医疗设备一应俱全。

    宋词有些惊讶,原来上锁的四楼藏着现成的病房。

    夏周熟练地将单玺搬上床,为他扎针,吊了点滴。总算是忙完了,回过头问宋词:“你怎么会在这里?”

    他的语气仿佛认识她一般,宋词回道:“我住在这里。”

    “啊哈?”夏周像是听见什么好玩的事,指了指病床上的单玺,“你和他,住一块?”

    宋词点头:“单先生是我的雇主,我是他的保姆。”

    刚才因为担心单玺的紧张感瞬间烟消云散,夏周笑出声,好啊这小子,说不在乎人家小姑娘,转头就把人拐了来,真不厚道!

    “他既然让你住下,看来什么都告诉你了。他这个病从小遗传,平时看不出来,想必你也吓坏了,没事,多看两次就习惯了。”

    宋词有些糊涂,顺着他问:“病,什么病?”

    夏周脱口而出:“精神病啊!他有精神分裂症,幻听!怎么,你还不知道”

    宋词明白过来,尽管刚才已经亲眼看到,但内心还是下意识不敢相信。竟然是精神分裂症。

    “这个病能好吗?”

    夏周一见她的反应,当即暗想不好,拍了自己一巴掌:“瞧我这大嘴巴!敢情你还真不知道!得,等会他醒了别告是我说的,他这个病,无法根治,哪天要是恨我告诉你这事,跑过来直接杀了我都不用负责的,所以,为了我的小命,你就行行好,千万别告状!”

    宋词点头答应他,夏周转了转眼珠子,心里痒痒的,问:“你和他,到哪步了?”

    宋词立即想起刚才那个意味不明的吻,羞了脸摆手,“你别误会,我和单先生只是单纯的雇佣关系。”

    夏周嘿嘿一笑,“瞧你这娇羞样,别怕,跟你夏周哥说说,要知道,这小子自从来a市起,就盯上了你,你们怎么可能是单纯的雇佣关系!要知道,从单家搬出来的这十多年来,他从来没有跟人合住过,你是第一个。”

    宋词听着,起了疑心:“我以前从来没见过他。”

    “谁说的,你们早就认识的!”夏周越说越嗨,想着既然单玺都将人带回来住了,他若是再推一把,说不定两人就成了!“你不记得他了,他可是一直记着你,我给你翻翻,这小子的手机里还存了你当年的照片!”

    夏周打开单玺手机,点了相册,只有一张照片。点开放大,照片像素太低,虽然模糊,但依然能看出照片里的人,正是宋词。

    宋词定睛一看,照片里的她未脱稚气,穿着学生服背着双肩包,应该是她十四五岁时的样子。

    床上单玺醒来,轻轻咳了几声。夏周走过去,跟没事人似的:“小子,你怎么又发病了,我给你开的药,按时吃了吗?”

    单玺听他提及病这个字,立即神色大变,夏周指了指宋词笑道:“兄弟,你刚才发狂时那个样子,她怎么可能不知道你有病?”

    一个枕头砸过来,夏周躲避,做了个鬼脸,“我不打扰你们了,我去楼下候命,有事随时call我。”说完,他做了个加油的姿势,嘻嘻笑着关上了门。

    屋子里沉默下来。单玺想着自己发狂时的样子不知被她看到了多少,一瞥眼望见她手里拿着自己的手机,屏幕上放大着照片。

    心事被拆穿的羞耻感涌上来,单玺起身伸手就要夺手机。宋词站得近,不等他来抢,直接将手机递了过去,“给你。”

    单玺抬头,她撇嘴看过来,“单先生,你可不可以解释一下,这到底是怎么回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