全本小说网 > 情之所钟 > 第7章 chapter7

第7章 chapter7

全本小说网 www.xqb5200.com,最快更新情之所钟 !

    晚上回到家,宋词在门口递拖鞋,她的手红红的,明显留有蹭破皮的痕迹,脖子上的纱布也重新绕过了。

    “单先生,欢迎回来。”

    单玺瞥了眼,没说话,径直往楼上去。过了几分钟,他提着一个医药箱下楼。

    “你过来。”单玺向她招手,翻出医药箱的东西,“手给我。”

    宋词微微蜷了手指,以为单玺注意到了她手上的伤,有些意外。单玺夹起消毒棉花,轻轻扳开她的手,手心皮肉尽破,往外涔着血。

    单玺眯了眯眼,神情难以捉摸。

    “会有点痛,你忍着点。”

    他细心清理包扎伤口,又将她脖子上的纱布拆开,见没有大碍才换上新的纱布,动作娴熟,一气呵成。

    “单先生,你还会这些啊。”宋词心中泛起暖意,对于这个男人,她是愧疚而感激的。他与她素不相识,她的死缠烂打对于任何人来讲,都是不可理喻的。虽然他平时冷了点,但却默默帮了她很多。

    宋词想,碰到单玺,或许是她这阵子遇到的最好事情。

    单玺略低着头,扇形的睫毛又长又浓,光线照在他身上,仿佛这一刻所有的温柔都集中到了他身上。“嗯,以前身边有人经常受伤,久而久之,也就会了。”

    宋词回应地点点头,一时之间不知该说什么,没话找话冲他笑道:“单先生,你饿吗,我去给你做夜宵?”

    单玺摇头,“不用,这几天我都在外面吃,你自己叫外卖,手上的伤好了再做饭。”

    话罢,他收拾好医药箱,转身上楼。

    宋词望着他的背影,心里忽地涌起好奇,忍不住想要了解他。

    早上起床时,宋词已将昨晚的想法忘得一干二净,她睡得沉,急急忙忙准备做早餐,却发现单玺早已离开。

    客厅的茶几上整整齐齐放着关于宋子文案情的文件夹,旁边有单玺留下的纸条,上面写着四个字——已划重点。

    宋词翻开文件夹,上面画满了红圈,旁边还有他写的备注,一手的仿宋字体,俊秀而有力。

    她一个个看着他的字,那字仿佛活了一般,从她的眼睛到她的心里,暖流注入,多日来的阴霾仿佛在此刻暂时散去。

    她略微有些激动,拿着手机将他的号码按了无数遍,最终颤抖着按下了通话键。

    只响了一秒,他便接起了电话:“嗯?”

    “单先生,是我,宋词。那个....谢.....”

    谢谢两个字还未说全,他出言打断:“我知道你想说什么,不用谢我,我只是无聊,所以才帮你看了卷案。”

    “那....”

    单玺未曾给她说话的机会:“好了就这样,中午我会回来。”

    宋词还来不及张嘴,那头已经挂断电话。放下手机,宋词有些郁闷,心想他真是个让人捉摸不透的人。

    中午单玺回来时,身后跟了个男人。年纪轻轻,穿着整齐的西装,提了个牛皮公文包。

    单玺向宋词介绍:“这是b市过来的孙律师,愿意接手你爸的案子。”

    “是真的吗!”宋词受宠若惊,呆了三秒立马上前替孙律师提包,孙律师哪敢让她提,看了看单玺的脸色,尴尬地笑了笑:“宋小姐不必这么客气。”

    “没关系,我来。”宋词殷勤地提过包,跑到厨房沏了两壶好茶,笑容满满。

    盼了这么多天,她终于看到了一丝希望。

    “你笑得嘴都快裂了。”单玺冷冷的一句,宋词沉醉在巨大的欢喜中,完全没反应过来。

    孙律师简短说明了下自己对这个案子的看法,留了联系方式,他今日上门本就是看着单玺的面子,过来拜访下当事人,没待多长的时间就离开了。

    单玺有事要走,交待宋词一句:“你去网上查查,将相似案例的情况文档下载一份,晚上我会和你一起看。”

    他不但找了律师上诉,还要亲自和她分析讨论。宋词有点不敢相信自己的耳朵,从一开始单玺的漠然不动到现在的殷切相助,他的态度简直可以用三百六十度大转弯来形容。

    “单先生,你为什么又愿意帮我了?”

    单玺一边换鞋,一边推开门,“以后告诉你。”

    宋词没再追问,她现在对单玺除了感激还是感激,就算听着他冷漠的语气,都觉得如沐春风。

    她激动地走过去,想要做些什么,一下子抱住单玺,像感谢恩人那般,“单先生,你真是个好人,谢谢。”

    她抱得紧,单玺猛地一怔,感受到她胸前两团的柔软,瞬间触电般将宋词甩开,逃一般关上了门。

    宋词想起文唐电话里说的那句“他从不碰女人”,心中飘过奇怪的念想,随即又否定掉。

    连续两三天,单玺不厌其烦地与宋词一起翻阅相似案例的文件,他陪她看到晚上十二点,凌晨三点又起床开跨国远程会议,宋词也不去睡,熬了咖啡陪他一起。

    白天单玺照常去公司视察,出门前递了张卡给宋词,“这是你一个月的工资,这一年的已经抵掉医药费,给你发的是明年的。以后家里的生活费我也会打到这张卡里,你不要弄丢了。”

    宋词接下,行了个标准四十五度弯腰礼,“是,主人你慢走。”

    单玺咳了两声,“你还是叫我单先生。”

    宋词继续鞠礼:“是,主人大人。”

    单玺又咳了声,头也没回就走了。宋词准备拖地,蓦地手机响起,显示的是个陌生电话。

    “喂?”

    “小词是我,文唐。”

    宋词反射性就要挂电话,文唐的声音变得急促:“不准挂!别忘了,你父亲还在监狱关着,你母亲还在医院躺着!我的忍耐是有限的,你别逼我。”

    宋词直接爆了粗口:“你他妈烦不烦!”

    “我就是烦,我就是贱,我想你想得都快疯了!你跟我说清楚,你是不是被单玺看上了?他为什么会给你请律师!你跟他睡了?”

    宋词砍死他的心都有。“你傻逼啊,我被谁看上和你有半毛钱关系?”

    “小词,你别这样对我,要知道,你还有个弟弟....”宋词啪地一下挂断,快速将号码拖入黑名单,光是看着黑名单里满满的一排,全是文唐用来骚扰她的号码,心都累了。

    才松气了几秒,电话叮叮又响起,宋词按下接听键劈头就是一句:“你他妈再敢打一次,我就去炸了你家楼!”

    “....喂,请问....是宋暮的家长吗....”

    宋词立马意识到自己骂错了人,赶紧道歉,“不好意思,我以为是骚扰电话。我是他姐,有事吗?”

    “宋暮已经连续四天没来上课,也没回过寝室。如果他再不回校上课,学校将对他进行处分记过。”

    宋词脑海哄地一下炸开,连忙打电话给宋暮,却显示“对不起,您所拨打的电话已关机”,之前宋暮在医院说过关于辍学的话,犹在耳边,宋词生气至极,没想到他真的敢先斩后奏。

    跑到宋暮学校往他的宿舍走了趟,他的东西全部都在,包括他平时不离身的psp也搁在桌上,舍友说他四天前和吃完晚饭后就没回来了,宋词有些着急,又跑到原来租的房子里,发现屋子照常,一切东西都在,宋暮没在屋子里。

    宋词满腔的怒火瞬间转为担忧,联想起刚才文唐那个混蛋打的威胁电话,等等....他好像有提到过宋暮?

    ——“要知道,你还有个弟弟。”

    所有不好的猜想涌上心头,宋词尽力忍住,她不能自乱阵脚,她得先去找宋暮。若是现在去报警,公安局不一定会立案。

    将宋暮喜欢去的地方一一列出,宋词奔跑在每一条他会出现的街道,恨不得与每个他以前常去店铺的人交谈打听,黑夜渐渐降临,乌云沉沉地压在头上,电闪雷鸣的前奏让人心头发颤。

    便利店里。

    店员扫码报价:“二十三块八毛,要购物袋吗?两毛钱一个。”

    宋暮将口袋掏了个遍,只找到二十块,将方便面挑了出来,“就要这个,其余的不要了。”

    撕开口子盛了热水泡面,站在便利店角落的小桌子前等面泡开,宋暮握着找零的十一块钱发呆。外面的天黑压压一片,由于快下雨的原因,路上行人神色匆匆。

    这四天他跑了几家公司面试,没有大学文凭,他几乎一无是处。后来跑了工地想干苦力活,包工头想都没想就一口拒绝:“长得倒是蛮高,脸蛋也不错,但就是太瘦了。你这身板,去店子里伺候富婆还差不多,她们就喜欢你这种小白脸,要不要我给你介绍介绍?”

    宋暮吓得撒腿就跑。在旅店住了三天,身上的钱所剩无几,吃完这一顿,估计就没下顿了。

    一不小心,面泡糊了。宋暮一边搅拌调料酱,一边转过头问店员:“你们招人吗?”

    店员是个年轻小姑娘,刚刚一直注意着宋暮,他个高腿长,长得细皮嫩肉,一张嘴说话便露出皓皓白齿,很有校园偶像的范。小姑娘立马来了精神,“招,正缺一个上夜班的。”

    宋暮微笑着说谢谢,一边记下招聘人的信息,一边慢条斯理地吃面。他已经出走了四天,估计这会子宋词该急疯了。一想到宋词气恼的样子,宋暮心中便爽快起来。

    一直以来他都比宋词差一截,她学习好相貌好,从小到大都是长辈嘴中的学习榜样,别人家都是重男轻女,他们家不同,宋词一直都是家里人的心尖肉掌中宝,宋子文甚至打算直接将公司交给宋词。

    小时候宋暮想不通,凭什么他每次与宋词吵嘴父母都站在她那边,她不就是会撒娇会说好听的话哄人吗,碍于男子汉的脸面,宋暮不打算直接学她,他在学业上努力,在长辈面前装得乖巧,等到他十四岁那年宋词要出国留学,他就知道,自己翻身的机会来了。

    宋词不在的一年里,他成功提高了自己在家中的地位,王若梅开始喊他“小暮”而不是“宋暮”时,宋词却回来了,身边带了个男人。

    她几乎变了个人,不再争强好胜,不再咄咄逼人,她说话的语调温柔地几乎可以滴出水,她看人的眼神几乎暖得可以融化寒雪。

    宋暮是在那一刻感受到什么叫做“怅然若失”。所以七年后的今天,他对宋词的恨意才会如此强烈。他恨她为了个男人改变自己,恨她被骗了七年毫无察觉,恨她扛下所有事情不肯示弱。

    但说到底,他最恨的还是他自己。如果他足够强大,或许就能保护宋词保护爸爸妈妈。

    店员小姑娘跑过来,递了堆报纸,“我下班了,等会要下雨,估计你得在这多等等。我只有一把伞,就不借你了。这些报纸你拿去看,就当解闷。”

    宋暮说了声谢谢,打开报纸翻阅,都是前几日的旧新闻。

    “前恒齐集团千金跳楼自杀未遂”——一行标题突入眼帘,宋暮愣住,新闻配稿的照片里,宋词躺在救护推床上被抬着送进急救车中,面容苍白,毫无生气。

    七天前的新闻,正好是宋词在医院被王若梅厮打被他讥讽的前三天。

    宋暮猛地一颤,打翻了泡面盒,汤水滴答滴答流到地上。

    “宋暮!”

    便利店外,宋词跑得气喘吁吁,隔着一里之外的街道她模糊看到宋暮的身影,以为是自己看错,直到看到他的西瓜头,她才松口气。

    终于、找到了。

    “宋暮!你这个臭小子....”宋词大咧咧走过去,恨不得一口气告诉他她是跑了多少条街跑得腿都快断了心里火气有多大,抡起袖子准备上前教训他,却看到宋暮双手撑着,手上全是汤渣,全身不停地抖。

    “宋暮?”

    她上前拍了拍宋暮的肩,宋暮忽地一把回过头,看了宋词许久,一步步走上前抱住她,眼泪哇地一声往外冒:“姐,我错了。”

    差一点,差一点宋词就要离他而去,离这个家而去,而他竟然什么都没发现,傻乎乎地咒她去死!

    宋词怔住,她已经想不起上次宋暮喊她姐是什么时候了。肩上,宋词几乎能感受到宋暮哽咽的气息,是因为离家出走的事吗?

    “宋暮,你跟我回去,我就当什么都没发生。”

    宋暮一动不动,紧紧抱着,生怕一松手她就会消失。他一向不是个善于表达的人,宋词奇怪,却又不好问他。

    过了约有几十秒,整个宇宙的喧闹仿佛都在这刻静止。“姐,我以后都乖乖听你的话,你不要再去寻死了,好吗?”

    宋词一眼瞥见被汤汁浸染的报纸,上面的标题触目惊心,她突然明白宋暮此刻的行为。

    “嗯,我答应你。”

    将宋暮带回学校,吩咐了几句生活上的事,抽出从单玺给的卡里取出的七千,给了宋暮四千做生活费,宋暮只留了一千,说自己准备兼职挣生活费。

    宋词没阻止,宋暮缠着她说了很多话,围绕着她的身心健康叮嘱了不下十遍。

    “我会每天给你发微信,你记得一定要回复。”“好,每条必回。你在学校好好上课,不许再逃课。”姐弟两人算是和好,宋暮又问了些宋词的近况,宋词没多说,只说自己找了份新工作,顺便将律师的事情告诉宋暮。

    搭上地铁准备回去,出来了这么久,想着该给单玺打给电话解释,掏出手机拨号,那头却迟迟没接。

    等到了最后一秒,她打算放弃挂断,电话那头通了:“喂....宋词吗....”

    他的声音有点弱,宋词以为是信号问题,接话:“单先生,是我,我下午出去了一趟,现在马上回来,你吃过晚饭了吗?”

    “别回来!”他的声音猛地变大,宋词被吓住,喂了好几声,听到电话那头有很大的杂音,心头倏地快跳一拍,还想说什么,电话已经挂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