全本小说网 > 情之所钟 > 第6章 chapter6

第6章 chapter6

全本小说网 www.xqb5200.com,最快更新情之所钟 !

    外科室里,单玺找来医生,为宋词处理额头上的伤口,将脖子上的纱布重新换了干净的。

    宋词哭过一场,沉重的情绪稍稍有所缓解,脑子清醒了,想起王若梅的医药费,顿时有些不知所措。

    “单先生....下午的工资能不能别扣?”语气哀求,仿佛多出的半天工资就能解救她于困境之中。

    单玺轻声应下,“嗯。”

    病房的护士找过来,冲宋词招手:“你过来一下。”

    单玺坐下,对她说:“去吧,我在这等你。”

    宋词跟着她到了医院大厅,收费窗前的队伍人满为患,护士将她带到队伍的最前列,朝收费窗的人说了些话,拿出一张收据让宋词签字。

    “96号病房,病人名字王若梅,你仔细看看,没有问题就签个字。刚才也不知道是谁,交了钱就走,我们医院是按流程办事,没签字怎么行......”

    她的话一长串,宋词没有心思去听,一眼看向收费项那栏的数字,以为自己看错了,定晴再看,未来六个月的住院费和常规医药费已全部缴清。

    宋词有些激动,问护士:“你好,请问你知不知道这是谁交的?”

    护士瞥了她一眼,“我怎么知道,你快签字,后面一堆人等着。”

    宋词恍恍惚惚签了字,捧着收据回到二楼,单玺坐在医院长廊的椅子上,低着头在看今日的财经新闻,见她来了,便将手机收起。

    “还有事吗,没事就回去了。”

    宋词拿出收据单,有些犹豫:“那个...单先生...这个是你交的吗?”

    单玺瞥她一眼,“准备好给我白干一年了吗?”

    他的用词有点黄暴,宋词抿了抿嘴,“....床下还是床上?”

    单玺黑脸,“床下!”意识到自己的失态,他放低音调,喊道:“快回去做饭,我还没吃晚饭。”

    宋词开心地跟在他身后,中途停车去买了菜,两人回到别墅时,已近八点。

    “单先生,你想吃什么,我买了三天的菜,只要这里有的,我都能做出来。”

    “随便。”

    宋词喜滋滋地洗菜切肉,不到半小时,菜已摆上了桌。

    “东安子鸡、金钱蛋、湘味扣肉还有茄子煲,单先生你先尝尝,不够我再去炒。”

    单玺看了眼,皱眉:“没有清汤蔬菜?”

    宋词微张着嘴,解释道:“你说随便,我就按自己的口味来了。我口味比较重,不喜欢吃蔬菜,我再去煮一个?”

    单玺摆手,拿筷夹菜:“不用了,就这么吃吧。”

    宋词很快吃碗,放下碗筷,瞥见单玺面色憋得通红,好奇问道:“单先生,你身体不舒服?”

    单玺极为痛苦地转头,似乎已经憋到极限,“快...去给我拿水。”话罢,张开嘴急促呼吸,辣得不行。

    喝了水见他好不容易缓解了一些,宋词胆怯怯出声:“单先生,不能吃辣你可以跟我说,下次我会根据你的口味烧菜。”

    缓过劲来的单玺立马恢复之前的淡漠,处变不惊将剩下的半碗饭扒光,吃完后又是一阵疯狂灌水。

    宋词汗颜——何必呢.....

    单玺似乎知道她在想什么,昂首离开饭桌,扔下一句话:“不能浪费粮食。”

    宋词:o(╯□╰)o

    晚上十一点,单玺下楼拿东西,客厅还亮着灯,宋词盘腿坐在沙发上,似乎已经睡过去。

    单玺走过去一看,见她腿上放着厚厚的文件夹,手边有几本厚厚的法律书。宋词清醒过来,蓦地睁开眼,看见单玺正在翻卷案。

    宋词坐起,轻声问他:“单先生,你看得懂这些?”

    单玺看了她一眼,点头:“大学时闲来无聊,考了律师证,后来接手家中事业,看金融类的比较多。司法这块,几乎不怎么接触了。”

    宋词像是看见救星般,扑地站起来将手边的两本书翻开,“那你教教我,怎么才能找到依据翻案?用哪条律法,怎么用?”

    单玺接过书,啪的一声连同手里的卷案,按在宋词脑瓜上,头也不回往楼上走:“我有说过要帮你?”

    宋词不甘心,朝他喊道:“求你了,只有你能帮我了!我献身给你你不要,跪着求你你不要,你究竟要怎样才肯帮我?只要你说出口,我一定能办到!”

    真是死缠烂打。单玺回身,“喏,你头顶着那三本书,如果明早我起床,书一直没有掉落,我就会考虑。”

    宋词信誓旦旦,“这可是你说的。”

    清晨,单玺六点三十准时醒过来,刚起床有些烦躁,在被子里闷了十分钟才缓缓起身穿衣。

    刷牙洗脸冲澡,正好七点整,准备下楼看《第一时间》,完全忘记昨天晚上对宋词说过的话,哐当拉开门——

    宋词顶着浓浓的黑眼圈,头发蓬乱,身体僵硬对着门口,由于她几乎是顶着门站立,没有了门的阻挡,单玺现在几乎与她是只离毫米。

    这样近的距离使得突入单玺眼前的这一幕显得格外瘆人。他几乎是想都没想,臂膀不受控制地抓住宋词的肩,提小鸡仔般将她拎起来。

    宋词睡意全无,开始挣扎,脑袋上顶着的书哗啦啦掉下来。

    三秒后,单玺回过神,仍旧沉浸在被宋词吓回来的起床气中,倏地松手,“下次不要在我刚起床时站门口。”

    宋词喘气,叫住他:“单先生,我顶了一整夜的书,你要说话算话。”

    单玺板着脸“哦”了一声,径直往楼下走:“刚才不是掉下来了吗?不帮。”

    宋词气愤,跺脚嘟嚷:“骗子!”

    单玺猛地回头,“你刚才说什么?”

    宋词咽了咽口水,小声重复:“骗子。”

    单玺轻哼一声,一字一句,语气严厉:“快去给我做早餐。”直接忽视宋词的不满情绪,打开电视机看财经。

    用完早餐,宋词目送单玺出门,额外申请了半天假,单玺吩咐让她将屋子打扫完再出门,没有问别的。

    下午两点,宋词先去找了之前的律师所,刚报出名字就直接让人哄了出来,不甘心又跑了几家,别人一听到是宋家的案子,纷纷摇头不接。

    大冬天寒风凛冽,宋词握紧了手里的案卷复印件,冻得满脸通红。

    不能就这么放弃。宋词瞄准了最后一家事务所,由有着二十年老字招牌的李律师所开,他一向出了名的唯利是图,宋词担心连面都没见着就又被赶出来,索性换了名字做登记。

    “要哪位律师?”

    前台客气地问,递了杯龙井。宋词顾不上接茶,直接点名要李律师。

    前台笑了笑,“不好意思,李律师今日没空,需要预约。”

    宋词知道他们这行的规矩,“你去跟他讲,把我的案子排前面,多给他十万的辛苦费。”

    前台不敢怠慢,不到一分钟,李律师亲自出门将宋词迎进办公室。宋词有些忐忑,顾不上说客套话,将案情大致说了一遍,刚说完,李律师的脸色就慢慢变了。

    “小姐,你叫什么名字?方便把身份证给我看看吗?”

    宋词怔住,没想到这么快就被他察觉,索性摊开了话:“你别管我叫什么名字,你要多少钱才肯接这个案子?胜算率有多大?”

    李律师顿了顿,起身往门外,“你稍等一会。”

    几分钟后,他回来,什么都没说,径直将手机递给宋词。电话已经接通,宋词踟蹰几秒,对着电话那头轻轻喊了声:“喂?”

    沉默了两三秒,手机那头传来男人低沉而戏谑的声音:“小词,真的是你。怎么,傍上金主了还要亲自出来找律师?”

    是文唐。宋词心中一把火倏地烧起,当即将手机推开,李律师又将电话推回来。

    “小词,我打了那么多遍电话给你你都不接,想跟你说话还得通过别人,你别闹了,乖,回我这边来。”

    宋词无法忍住怒火,顾不得还有外人在场,朝他吼道:“文唐你够了!从你动我爸爸那一刻起,我就与你一刀两断了,别出来恶心我了,行吗?”

    文唐轻笑:“哟,又发脾气,你以为你找着单玺这个金主,事情就迎刃而解了?宋词,你傍谁不好偏要傍他,从他带你出医院时,我就查了他,他从不碰女人,你以为你可以?小词,你死心吧,这个世上,往后也就我会爱你。”

    宋词气得想砸手机,李律师手快,及时收回手机,恭维了文唐几句,挂了电话后态度立马转变,没好气地让宋词赶紧出去。

    宋词拿着卷案恳求他再多看一眼,全城有名气的律师她都找过了,这是最后一家,要是被赶出去,她真不知道再去找谁。

    李律师喊人拉她,宋词使出吃奶的劲赖着不走,折腾了几下,律师所的人没了耐心,粗暴地往外拖宋词。

    宋词被拖到门口,不知是谁猛地一推,宋词摔在地上,狼狈至极。街上人来人往,律师所处在市中心,路人时不时瞥一眼看热闹。见有人围观,律师所的人怕坏了名声,只想尽快赶跑宋词,威胁要报警。

    正向对着的街道,一辆宾利停了下来。

    单玺降下窗,窗口开得不大,正好一眼看到宋词趴在地上,疯狂地捡拾散落一地的文件纸张。

    她脖子上的纱布早已被扯开,头发蓬乱不堪,周围的人指指点点,将她视作一心找茬的疯子。

    司机小心出声:“单先生,要找个地方停车吗?”

    单玺怔怔地看着宋词,回过神停顿了几秒,吩咐司机:“不用,继续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