全本小说网 > 情之所钟 > 第5章 chapter5

第5章 chapter5

全本小说网 www.xqb5200.com,最快更新情之所钟 !

    宋词一整晚都没睡着,翻来覆去地想单玺说过的每一句话,预估他会帮她的可能性。清晨六点醒来,打了个电话给宋暮,到厨房准备早餐。

    翻遍冰箱,果然如单玺所言,只有葡萄酒与吐司片。还好,找到几个鸡蛋。宋词绞尽脑汁开始做早餐,等单玺起床下楼时,正好完成。

    宋词殷勤地拉开红木椅,将早餐摆好,“单先生,你尝尝。”

    她做了鸡蛋吐司卷,浇了葡萄酒,香醇可口。单玺拿起刀叉,切了一小块送入嘴中。宋词小心翼翼看着他,有些忧虑:“好吃吗?”

    单玺点头,“还不错。”

    宋词松气,安静地坐在一旁看着。

    单玺吃得很慢,打开餐桌墙上的大屏电视,准确无误地调到国台财经频道07:00的《第一时间》。

    宋词心中忐忑,想要问他前日说过的十日之约是否还算数,几次吞吞吐吐话到嘴边,不敢出口。

    十五分钟后终于结束早餐,单玺开口:“我说过的十日之约,是玩笑话,你不要当真。至于你的父亲,不管他是杀人还贿赂,总之犯了罪,就要接受法律的制裁。”

    宋词几乎跳起来:“我父亲是无罪的!他既没有杀人也没有贿赂,这些我都知道的!”

    “证据呢?”

    宋词哽住,她没有证据,但她就是知道。“他是我父亲,我相信他。”

    单玺不想与她争论,一句话没说准备起身收拾。

    宋词见他要走,有些慌乱,生怕他生气,急忙上前拉住他的衣袖,“单先生,我刚刚激动了些,你不要放在心上。”

    单玺看了她一眼,眼中的冷漠几乎将她打入冰窟。“无论是对你,还是对你父亲,我都没有兴趣,懂了吗?”

    宋词深呼吸,尽量让自己冷静下来。不行,单玺是她的最后一次机会,她一定不能放弃。

    楼也跳了,还有什么不敢做的。

    她厚着脸皮问:“单先生,你缺....”情人两字溜到唇边。

    单玺面无表情,瞪她一眼,反问:“缺什么?”

    宋词被他的眼神吓到,吞口道:“情人、不、是保姆,你家缺保姆吗?”

    单玺没理她,起身关了电视,屋子静下来。

    “市面价,一月七千,包吃住,住一楼佣人房,试用期半个月。”

    宋词愣住,几秒后反应过来,欢喜雀跃:“好的!”

    是人就会有弱点,只要能留在他身边,说不定就有办法说服他帮助自己。

    单玺将房门钥匙给她,准备出门,宋词立马投入工作,为他拿外套,蹲下来为他递鞋。

    她乖顺臣服的模样,完全将自己代入仆人的角色之中。单玺看着她这副样子,忽然想起什么,弯下腰与她视线相对:“过会我会给你发张清单,屋子里不能碰的东西都会列出来,你记得查收短信。”

    宋词小鸡啄米般地跳着表示同意。

    按照单玺的清单,宋词忙手忙脚将屋子打扫一遍,五层高的屋子,底层是藏酒窖,一层是客厅,二层是睡房,三层是电影院等娱乐设备,四层每个房间都上了锁。

    除第四层外,大致格局与她家以前的房子差不多,根据装修的新旧,宋词猜想,单玺应该搬进来没多久。

    看着一个个上了锁的房间,宋词莫名有些好奇,猜想房间里的场景,刚想试着打开房间门,手机叮地一下响起。

    是单玺的短信——“禁止窥视四层任何房间。”

    宋词吓了一跳,下意识往周围转了一圈,难道房子里安装了监控?

    叮地一声又响起——“我就在看着你。整个房子都安了监控,系统与我的手机直接相连。”

    宋词咽了咽口水,乖乖地离开四楼。

    下午,之前的律师给宋词打电话,正式辞去宋子文一案的工作。宋词早有预料,心中却仍不免失望。问了些案子相关的事情,以及手上卷案的详细情况,宋词挂了电话,一时之间不知如何是好。

    她回到自己的房间,盲目地翻录记录案件详情的卷案。

    她毫无任何专业的法律知识,心中唯一的想法就是不断翻看卷案,试图找出攻破点。可是就连攻破点在哪,她都不知道。

    电话蓦地响起,显示的是个陌生电话,宋词按下接听键。

    ——“王若梅家属吗?这里是a市第一医院,病人坚持要出院,麻烦你过来办出院手续。”

    哔、哔、哔...

    回音在脑中徘徊,宋词握着被挂断的电话,许久未能回过神。

    妈醒了么?

    a市第一医院。

    重症病房里,几个护士拼命拉着面目狰狞的王若梅。她大喊着,手使劲往前拽,似要将身体里所有情绪都发泄出来。

    “都是你害的,我不要看到你,你滚!”

    她随手抄起身边的杯子砸出去,宋词站着,不躲不闪,杯子砸到额角,水全泼在她身上,顺着头发一滴滴淌下,混杂着额头上的血,显得格外触目惊心。

    走廊里急忙赶来的医生将王若梅压制在床上,打了一针镇定剂,检查各项指数后,对着宋词吼道:“病人不能够受刺激,你这是做什么,要她命吗?快出去!”

    旁边护士上前,轻声解释了一句:“她是王若梅的女儿。”

    医生瞥了宋词一眼,声音稍微放低:“多照顾照顾你妈的情绪。”说罢摇头离开。

    等房间里的人都离开,宋暮从门边进来,不知是恨是讽,经过宋词身边时,低声说了句:“妈竟然也会讨厌你呢。”

    宋词僵住,看着病床上躺着的王若梅,像是被人在心脏上插了一刀,难受得几乎快要窒息。

    从小到大,她都是王若梅的骄傲,即使不善言辞,从未表扬过她,却也从未像今天这般打过她。

    她刚才的目光,是恨不得扑过来掐死仇人的眼神。

    宋词发抖,连多呼一口气都费力。颤抖着一步步挪到母亲病床前,望着她苍白的面容以及紧闭的双眼,胸口一阵剧痛。

    宋暮盯着宋词,似乎觉得此时她脸上的悲怆都是虚伪可笑,缓缓开口:“你还有钱吗?”

    宋词怔住,宋暮一见她的神情,讥笑道:“怪我天真,竟然问这种问题。你哪还有钱,你的钱,都被你最爱的人刮走了。”他停顿半秒,似是下定决心,继续开口道:“妈住院需要用钱,我不读书了,你在辍学书上签个字吧。”

    宋词吞口而出,态度坚决:“不行!”

    宋暮反问:“怎么不行?难道我天天在教室待着钱就会从天上掉下来吗?你别说靠你,你有什么本事,你被男人玩了七年到头来输得精光,你有什么资格管我?”

    宋词气得浑身发颤,甩手就是一掌,“宋暮,我告诉你,只要我活着,你就有资格管你,轮不到你来说教。我捅的篓子,我自己会收拾干净!”

    话毕,宋词转身离开,奔离房间的那瞬间,她听到宋暮在身后喊:“那你怎么不去死!”

    医院长廊尽头,宋词撑着墙壁,慢慢蹲下,心中万般苦涩,偏生她强撑着,缩成一团,不停地发抖。

    医院的人来来往往,随着时间的流逝,脚步声由多变少,等到走廊上只有护士推车的声音时,外面已天黑。

    “擅离职守,今天的工资扣掉一半。”

    这声音从背后响起,宋词动了动,由于蜷了太久,身子僵硬反应有点迟钝。

    单玺看着她,见她缩成团状,半干的头发上挂着几根茶叶梗,以及额头上的血痂,当即猜到她下午经历了什么。

    他对她的家庭情况有所了解,动手的,大概是她的母亲。家里发生这么大的变动,兴许她的家人都恨极了她。

    荣华富贵一失足成家破人亡,众叛亲离,想来说的就是她现在这样。

    宋词不想动,她闭着眼,假装没有察觉到身后的动静。几秒后,她的头发被人轻轻撩起,身后单玺半蹲着身,用手帕为她擦拭头上的茶叶渣。

    他的动作温柔而缓慢,宋词一动不动,任由他摆布。

    末了,他伸出臂膀,声音难得的温暖:“借给你靠。”

    眼泪倾眶而出,她再也忍不住,呜咽着放声大哭。单玺两手捞过她,用身体承受她所有的重量,一下一下轻拍着她的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