全本小说网 > 情之所钟 > 第4章 chapter4

第4章 chapter4

全本小说网 www.xqb5200.com,最快更新情之所钟 !

    文唐几乎是以最快的速度奔向天台,他生怕哪怕慢了半秒,她便改变主意不再见他。

    宋词站在护栏边,冷冰冰地看他喘着气一步步朝她走来。

    他眼里的渴望以及欢喜,是她曾经视为生命般珍惜的爱意。

    而现在这份爱意,她只想亲手碾碎。

    “你好啊,文总。”

    文唐看着她脸上的笑容,这样灿烂的笑容仿佛让他回到初次见面时,十八岁的她对他说着那句“你好啊,学长!”。

    “小词,回到我身边,好吗?”

    他盯着她,不放过任何神情变化。只要她脸上出现哪怕一点点迟疑的迹象,他便有机会,重新拥有她。

    宋词掐得自己手指泛白,脸上的笑意却丝毫未减。

    “好啊,你放了我父亲,我立马跟你好。”

    这句求饶的话,她已说过千千万万遍,从未得到想要的回应。

    文唐沉默。

    只要她要,他就给,除了这个。

    “呵。”她嘲讽地笑着,慢慢跪下,动作娴熟,心酸至极。“文总,我再给你跪一次,我求你,有什么事冲我来,放过我父亲,行吗?”

    死一样的寂静。

    宋词脸上笑意僵硬,她真傻,当着他与他养母的面求了那么多次,跪了那么多次,若是心软,他早就收手。

    “文唐,我最后再问你一次......”

    “不行。”

    斩钉截铁,残酷冷血。

    “文唐。”她抬起头,“我恨你。”

    “因为你爱我,你恨得越深,爱得越多,我不在乎。”

    宋词颤抖着慢慢站起身,她看着眼前这个男人,铺天而来的恨意在身体各处叫嚣。

    这股强烈的恨意无时无刻不在提醒她,她爱的男人,亲手将她的父亲送进监狱。

    她几乎间接害死她自己的父亲。

    她才是罪魁祸首。

    “文唐,这世上,你最重视什么?”

    “事业,养母,你。”

    完全是意料之中的答案。宋词几乎是不受控制地攀上护栏,毫不费力地站在天台之上。

    “小词,你下来!”

    文唐试图奔过去,被宋词阻止:“嘘——不要吵,我在听风声呢。”

    天气真好。

    她踮着脚,一点点回过身,问他:“文唐,你爱我吗?”

    文唐点头。“我爱你。”

    “有多爱?”

    “恨不得把命都给你。”

    “那就好。”宋词笑了笑,伸出脚悬在半空,“那你放过我父亲,好吗?”

    她的目光坚定而绝望,文唐看着她,忽然明白过来——她是要以死相逼。

    “你先下来!”

    “你先答应我!”

    文唐久久没有回应。

    宋词往前一倾,似玩耍般摇摆。

    活着不能让他愧疚,死了也许就能让他心软。

    她闭眼,咬咬牙纵身一跃。

    下沉的感觉并未出现,她被人捞住,文唐扑在边缘,死死地抓住她的手。

    “活着恨我,不好吗?”

    “放开我!”

    她一味的挣扎,文唐半个身子悬空,因为抓得太过用力,额头青筋凸起。“以为你死了,我就会罢休吗?”

    他脸上的笑容逐渐变得诡异,“宋词,你真蠢。想死?我陪你。”

    话毕,他索性往下扑着去抱她,两人双双往下落,风声在耳边呼啸,远处传来大教堂报时的钟声。

    一下,两下,三下......

    宋词大脑一片空白,她什么也想不了,楼下人们惊呼的叫声以及警车的鸣笛声一阵阵传进耳朵。

    整个世界天旋地转,意识完全模糊之前,她听见文唐清晰而自信的声音。

    “就是死,你也要死在我身边。”

    病房昏暗一片。

    宋词睁眼,什么都看不见。她下意识喊了声:“有人吗?”顿了顿,改口道:“有鬼吗?”

    房间蓦地亮起来。

    “没有鬼,但有人。”

    文唐坐在轮椅上,脚上打着石膏,眼含笑意守在她床边。

    宋词吓了一跳,连带着身体一动,脖子忽地钻心地疼。她去摸脖子,触手便是厚厚的纱布。

    “你跌下来的时候伤到了颈部脊椎骨,带有轻微的脑震荡,休养几天就好了。”

    宋词直挺挺地躺着,不敢再动,睁大了眼睛,因行动不方便,只能斜着眼看文唐。

    “我......”

    “我知道你想问什么。你打电话让我上天台的时候,我就报了警,提早让人在楼下铺了厚厚的安全气垫。”

    宋词心里松了口气,转瞬间却又恼起来。

    文唐笑道:“你别气,小词,我太了解你了。你心里想的,下一句要说的,我都知道。比如现在,你要骂我混蛋,对不对?”

    宋词几乎恼怒至极,吞口而出:“混......”硬生生咽下去。

    文唐慢慢探过身,握起她的手,得意而满足:“小词,我唯一没想到的,你竟然真的肯为我而死。”

    “恬不知耻!”

    两人异口同声,文唐轻笑一声,“你看,我说了,我对你了如指掌。”

    宋词恨恨地看他。

    他俯下身,动作艰难地凑到她耳边,“小词,嫁给我,等有了孩子,你也就不恨我了。”

    潮热的气息沾到耳垂,宋词心中只有厌恶。

    门口传来打架挣扎的声音,忽然“嘭”的一声,门被打开,闯进一群人。

    文唐皱眉,这是他找的特别病房,门口有保镖守着,为的就是防止宋词跑掉,一般人轻易进来不得。

    “这就是你所谓的勾引吗?”

    宋词心一顿,有点不敢相信自己的耳朵。

    文唐有些慌张,对着为首的男人吼道:“你是谁?出去!”

    单玺直接忽略他,一步步走向病床上的宋词,步伐果决,目光坚定。他站到她面前,昂着下巴,气势凛然。

    “我对死人没有兴趣,所以你还是活着比较好。”

    他说着,一把将宋词抱起,径直朝外走。

    文唐回过神,推着轮椅去拦,被人迅速阻止,狼狈至极。

    宋词反应过来时,已经置身于车中。加长的林肯里,红酒与高脚杯还未来得及收拾,车里有些凌乱,一看便知刚从宴会上赶来。

    单玺坐在她身边,身着三扣礼服套装,身上泛着淡淡的白葡萄酒味,一言不发。

    沉默许久后,尴尬的气氛膨胀到了极点,宋词开口:“单......单先生?”

    “嗯?”

    “你要带我去哪?”

    “你想去哪?”

    宋词噎住,还想再说什么,单玺瞥了她一眼,她立马噤声。

    他拿起酒杯,倒了两杯soave,一杯递给宋词,一杯自己饮,随手打开车上的音乐。

    随即响起巴赫的《ariasulg》。

    单玺闭上眼,平复自己的心情。

    不可否认,当听到她跳楼的消息时,他确实有点慌张。他以为是因为自己打了那个电话,断了她的后路,她想不开所以跑去跳楼。

    换做其他人,他根本不会在意。他们本就不太相熟,若是人人都跑来求他,他早就改行当慈善家了。

    但是这一次,他竟有些犹豫。

    单玺想,或许是近日股市的大跌,才导致他心神不宁。

    嗯,一定是这样。

    车开了半个小时,终于到达目的地。

    宋词从车里出来,单玺伸手,她以为他又要公主抱,下意识往后一退。

    司机将钥匙递过去,单玺接过钥匙,在她面前晃了晃,示意自己伸手是要拿钥匙,指着她的脖子道:“你脖子受伤而已,自己走。”

    宋词不好意思吐了吐舌,跟在他身后。

    别墅里面空无一人,每个角落整洁干净,看得出是每天有人定时打扫。宋词不方便动脖子,只好缓缓转了个圈大致将房子看了一遍。

    单玺“啪”的轻轻拍了她脑门一下,定住了她。

    “为什么跳楼?”

    单玺一米八的身材对着她一米六的小身板,两人之间有一段距离,宋词只能翻着眼睛看他。

    “脑子一抽,就跳了。”

    单玺皱了皱眉,做沉思状,几秒后点了点头,算是对她的回应。

    宋词眨着眼睛看他,也跟着点了点头。

    单玺忽地死死盯住她,宋词一颗心提到嗓子眼,这眼神....好有杀气....

    许久,他开口:“你一直对我翻白眼是几个意思?”

    宋词和着他的腔调,脱口道:“您内太高,我脖儿动不了,只能翻着眼看。”

    单玺瞥她一眼,眼神跟看神经病似的,“你自己找地方坐着,我先去换衣服。”

    宋词摸着到沙发上坐下,不敢动屋里的东西,坐得笔直等单玺。

    十分钟后,单玺从二楼下来,打开电视,与宋词隔着一米的距离坐下。

    电视上放着某台的歌唱真人秀,正好放到第五位歌手唱着《心动》。因为有些紧张,宋词坐姿端正,犹如小学生般将手放到腿上,看似在注意电视内容,实则耳朵竖起的方向恨不得直对单玺。

    单玺忽然起身靠近,两手环住宋词,宋词惊慌失措,不知该躲还是该迎上去。

    太重口了,她上半身包得跟个木乃伊似的,他竟然意外的起了....性趣?

    单玺从她背后抽出一个靠枕,一眼望见她的脸,脸上神情当即阴沉:“你现在的表情,就跟见了鬼似的,我长得有这么丑?”

    不等宋词回答,他将靠枕搁在沙发顶部,“你靠着这个,肩膀会舒服很多。”

    他坐回原先的位置,两人又沉于寂静。

    宋词不敢动,因为看不清单玺脸上的神情,她死命地斜视,眼珠子转得酸疼。

    单玺拿抱枕挡住,“别看我,你现在的面部表情简直惨不忍睹。”

    宋词懊恼自己频频出错,手忙脚乱地解释:“那个....其实....你长得一点都不丑......老帅了。”

    抱枕那头没有回应。

    宋词憋不住,小心翼翼问:“你就没有什么要问我的了?”

    “没有。”

    宋词莫名有些挫败,她弄不清楚他现在到底是个什么态度,心里悬空着,没底。

    电视上的节目接近尾声,综艺导演开始宣布名次,说得不紧不慢,偶尔还来几句吊人胃口的话,实在令人又期待又担心。

    眼见着最后两名的名次就要宣布,单玺却突然关了电视,起身准备上楼。

    宋词一怔,这就完了?

    单玺停下脚步,背对着她,“估计你也不想回医院,今天你就在这睡一晚,冷静一下情绪。”

    宋词应下,对于单玺愿意让她过夜很是高兴,脱口问道:“单先生,你明早想吃什么?”话毕,她觉得自己表现得太过激动,遮掩道:“我会做燕麦粥、蘑菇蛋饼、相煎鸡柳、葱香.....”

    单玺出言打断:“家里只有吐司片和白葡萄酒。”

    宋词乖乖“哦”了一声。

    快走到房间门口时,单玺忽然想起什么,转头严肃道:“我这个人规矩很多,你最好不要乱碰屋子的任何东西,如果你做不到,至少上床睡觉前请把袜子脱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