全本小说网 > 情之所钟 > 第3章 chapter3

第3章 chapter3

全本小说网 www.xqb5200.com,最快更新情之所钟 !

    单玺随手将手机扔到沙发上,松开领带,往后一躺。

    好友夏周抱着贵宾犬乖乖在旁坐下,揪着狗狗的耳朵玩,逗得乖乖嗷嗷呜叫。单玺瞄他一眼,一巴掌拍过去,接过乖乖,抱在怀里捋毛,“你一大老爷们,欺负一只狗,好意思吗?”

    夏周从小跟单玺一块长大,不像外人那般拘谨,说起话来嘴巴涂油一般:“那你一大男人,欺负小姑娘算什么?”

    单玺瞪过去,夏周翻了翻眼皮子,也不怕他瞪,嘴里嘀咕道:“反正文家迟早得处理,何必为难她,人家小姑娘求了你那么多天,跪也跪了,头也磕了,还想怎样?难不成你真想接手她?”

    单玺不说话,一只手抚上狗背,一下下顺毛,眼睛悠悠地闭上,脑海中忽地浮现后视镜里宋词酡红的脸颊。

    有些事情,得先晾晾。来得太过快,就易夭折。

    宋词将自己关在房里,一动不动地缩在床上,仍旧保持着接完电话后的姿势,神情僵硬空泛。

    电话叮叮作响,她倏地一下直起身子,仿佛受惊的猫般,迫不及待地拿起电话,“......喂?”

    “您好,这里是a市南保监狱,请问是宋词小姐吗?”

    宋词抹去眼角残留的泪花,哽着声答道:“是的。”

    “麻烦您明天上午九点来一趟。”

    “好的。”

    她深呼吸一口,知道是父亲有事要与她说,千斤重的负担瞬间将她拉回现实。她强撑着从床上起身,拉开房门,洗好碗筷,拾捡碗筷,握锅煎炒,滚烫的油滋滋地溅上眼皮,她却感觉不到一丝痛感。

    她神魂俱失般地翻炒着锅里的菜,嘴唇苍白,喃喃念叨。

    会有办法的,会有希望的。

    锅里的茄子被炒干的油焦味充斥在空气中,泪水滴落锅底瞬间蒸发发出轻微的响声,滋滋地叫嚣着绝望与痛楚。

    a市南保监狱特别隔离区。

    冰凉的手铐压在手上,宋子文拖着不合脚的狱鞋,任由旁边两个狱警压着自己往前。

    到了探望室,阳光忽地充裕起来,白花花地打在脸上,照得晃眼。玻璃反光发亮,隐约倒出人的模样,宋子文安安静静地坐下,盯着反光的玻璃中略显狼狈的倒影发呆,忽然扭头对看守的狱警道:“警察先生,方便借把梳子吗?”

    狱警是个年轻小伙,经验不足,不敢惹麻烦,装作没听见,撇开视线看其他的地方。

    宋子文自嘲地笑了笑,转回头盯着玻璃,以手做梳,将鬓边的白发整理好,理了理身上的狱服,将褶皱拍顺,理整齐后,门正好打开,宋词走了进来。

    宋子文挺直腰杆,端正姿态,拿起对话筒,笑得自然。

    宋词看着他手上的手铐,反光的阳光射进眼底,刺眼得很。

    她浅呼吸一口,拿着话筒,忽地不知道该怎么开头。

    宋子文开口:“小词,爸很好。”

    宋词点头:“嗯。”

    “今天天气不错,外面太阳晒人吧?”

    “嗯。”

    “新找的工作好吗?同事们好相处吗?”

    “嗯,挺好的。”

    宋子文笑了笑,语气极其轻松:“小词,爸下个月就要走了,别跟你妈和你弟说。”

    宋词僵住。

    “你妈身体不好,又爱较真,你平时多让着点,宋暮正是青春期,难免叛逆了点,你也多忍忍。”宋子文顿了顿,思忖几秒后道:“小词,要是可以,你带着你妈和你弟,到国外去,爸在国外有个好朋友,他会帮衬你们......”

    宋词两耳发鸣,全身发颤,轰地一下站起来,“够了!别说了!”

    他是在交待后事!他喊自己来,是要向她交待后事!

    宋子文恍若未闻,轻描淡写继续道:“小词,最好你和你弟,能改了你妈的姓,爸不希望你们背着爸的阴影过一辈子。”

    宋词死咬着嘴唇,死刑执行期这五个字犹如洪浪,摧毁她心中最后一道故作镇定的堤坝。

    “我不会让你死!要死也是我死!”她近乎发疯地贴近玻璃,握着话筒一字一字道:“爸,你再等等,我会救你,你是清白的,我会救你!”

    旁边的狱警见状不对,上前准备将宋词拉开,提前结束探望。

    两个狱警抓着宋子文,宋子文挣了挣手,客气道:“我自己走。”

    他转身,脸上的笑容始终未变,抬起手,像小时候送宋词去学校上学时一样招手告别。隔着玻璃,宋词清晰地看见他说话的口型,他说了两个字——

    再见。

    宋词是被搀扶着出了监狱的,她眼里没有一滴泪,她没有再大喊大闹,强烈的阳光打在身上,白花花的一片似乎要将人晒融化。街边偶尔有车奔驰而过,掀起的尘灰,往宋词身上脸上扑。

    她失魂落魄地穿过马路,没有目的性地一直晃荡。

    完了,全完了。

    市中心拥挤的车辆,有条不紊变换颜色的交通灯,喧闹的人群来来往往,可她什么都听不到感受不到,整个世界一点点消失,只剩下她一个。

    是从什么时候开始,他们家成了现在这个样子?

    是半年前父亲身边交好的领导班子一个个倒台入狱开始?

    是那天他们在家吃团圆饭忽地特警闯门而入开始?

    还是有人拉着横幅哭喊着往她身上扔鸡蛋高喊“杀人犯的女儿”开始?

    不,不,都不是。是七年前她将文唐带回家开始的!说到底,都是她造成的!如果自己没有引狼入室,如果自己没有谈这场恋爱,父亲就不会被拉下台,更不会以莫须有的杀人罪名入狱!

    文唐,他是要她全家的命啊!

    人潮汹涌的中心,她慢慢弯下腰,因为太过难受而无法呼吸。过路的人匆匆忙忙,偶尔有好奇的,鄙之以眼神,却无一人上前寻问。宋词强忍着心里的痛楚,摇摇晃晃地朝前走去。

    眼尖刹车的司机摇下车窗,大骂:“我草你妈,走路不长眼,迟早被撞死!”

    宋词想,要是被撞死就能解决一切事情,多好。

    市中心的大屏幕,新晋主持人甜美的声音飘在半空,“......文先生真有爱心......”

    宋词恍惚地抬起头,隐约看见大屏幕上文唐勾着嘴角,笑得好看,一身黑色定制西服,正好是去年她特意跑去意大利为他定做的。

    她眯了眯眼,看见屏幕下方的小字幕标题写着:云皓集团接班人资助受害者女儿,自嘲童年凄惨不愿他人重蹈覆辙。

    呵。她冷笑一声,死死盯住屏幕中昔日情人的面庞,踩着她们家上位,这么快就成了集团接班人?做得好啊,滴水不漏,连资助所谓受害者女儿这招都迫不及待地使出来了。

    宋词低下头,忽然掏出手机,按下那个早已熟烂于心的号码。

    云皓大厦。

    秘书放下年度计划表,恭敬地接过喝了一半的咖啡,小声问道:“上次的采访还满意吗?播出效果不错呢,其他有几家报刊也想采访,要接吗?”

    站在落地窗前的男人转过身来,一身白色衬衫加灰蓝色领带,薄唇紧抿,面容虽俊美,却冰冷得很,透着一股让人捉摸不透的阴鸷感。

    “全推掉。”

    秘书笑着应承:“是。”

    这个新来的接班人来头不小,堪称空降,年纪虽不及三十,说起话来却总是让人不寒而栗。细想一下,上任这么久,似乎从未见过他袒露笑颜。

    虽然年纪轻,但是手段可不少。原定的接班人选,全被打发到外地变相降职。听行内人说,他是因为帮助上头去掉了强敌,且促成了了另一家行内巨头的兼并,所以才能有接任集团的资格。

    秘书将今日的行程一一说明,见他并未有异议,遂放下一颗心。正准备出门时,忽地听见手机铃声,女孩子清脆调皮的声音响起:“接电话啦,你家公主驾到啦!混蛋文唐,快接电话~”

    秘书一愣,随即反应过来,原来文总也有小情人呐。

    文唐心一紧,拿起手机,并未急着接,而是瞪了秘书一眼,秘书立马知趣地退出去。

    门被带上后,偌大的办公室只剩下他一人,铃声叮叮地响个不停,就仿佛那人在他耳边撒娇一般。

    是多久没听到这个铃声了?

    当初她为他录了这个专属铃声,每次在外响起时,他都会被朋友们打趣说惧内,他不是没烦过,只是拗不过她。后来等他不烦了,听惯了,铃声却再也不曾响起。

    她肯定很恨他。

    可又有什么办法?

    他爱她就是。

    “......小词。”

    “是我。方便见个面吗?”

    她直入主题的利落,倒让他略微惊讶。她终于肯见他了么?

    “你选个地点,我、我现在就过去。”

    电话里传来她轻微的笑声,“不必,我已经来了,你到顶楼天台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