全本小说网 > 情之所钟 > 第2章 chapter2

第2章 chapter2

全本小说网 www.xqb5200.com,最快更新情之所钟 !

    这样一句羞耻的话,她却说得毫不在乎。

    宋词低着头,嘴唇几乎快要被咬破,“求你了。”

    她什么都可以不要,她的自尊,她的身体,只要能救父母,任君践踏。

    单玺没说话,仿佛在权衡利弊。他坐在那一动不动,短短不足一分钟的间断,宋词却等得心如刀割。

    “你,”他吐出一个字,声音低低的,如落在玉盘上的珠子,打在宋词的心里。“凭什么?”

    宋词一张脸憋得通红。是啊,凭什么呢,像他这种身份的人,要什么样的女人没有,何必巴巴看上她?

    但是心里再无底气,也只能硬着头皮将话接下去。她对于他可能只是万千世界的一根草,但对于现在的她而言,他却是最后的那根救命稻草。

    “我、我身材好!”

    说罢,她的脸愈发酡红,结结巴巴地数出自己的理由:“而且我性子好、乖顺、会做饭、上得厅堂下得厨房,不、不亏的。”

    单玺哼笑一声,笑声如稠墨,忽地堵住宋词的呼吸。

    她下意识攥紧袖角,既羞又愧,心中自责:兴许自己方才不该那样说,措辞好一点或许就将自己推销出去了。

    反视镜中,他微微弯起的眼睛如夜间星辰,搀着月亮的冰冷和繁星的璀璨。他转了转眼眸,从后视镜中往后瞅,一眼望见她扑红的脸颊。

    忽地起了玩心,他赏赐般地开口道:“那好,给你个机会证明,十天之内,能勾引到我,便与你做交易。”

    直至到了家门口,宋词的耳边仍响着他的话语,她甚至不知道自己是如何从他的车上下去,又是如何看着他驰车而去,这一路晃荡回来,她脑中一片空白,反复念着他说的那句话,一字一字,一遍一遍。

    这般荒唐的交易手段,若换做他人,定会不耻。但她不同,她欢喜得很,他肯给她希望,她便有机会去救父母。

    反正她什么都不剩了,只有这副身子还值几个钱,她的容貌不算差,败落之后也曾经有几个富家子提出包养的要求,但她明白自己的优势,她必须物尽其用。

    既然注定依附于人,那她就得选最好的买家。整个a市,只有单玺才能救她的父母,只有单玺才能与那个人对抗。

    她要将自己卖个好价钱。

    楼道间有人开门出来,生锈的铁门发出吱嘎的响声,隔壁的老大妈提着垃圾袋出门,抬头看见宋词,寒暄道:“小宋啊,下班了?”

    宋词收拾好自己的情绪,笑着打了声招呼,掏出钥匙准备开门。

    这里的租金便宜,地段僻静,虽然楼房略有老旧,但好在离a大不远,正好方便弟弟上学。

    老大妈提着垃圾袋准备下楼,忽地想起一事,回头道:“小宋,你们家是不是有个姓文的亲戚?”

    宋词心中蓦地一紧,稳住情绪否认:“阿姨,我不认识什么姓文的。”

    老大妈皱眉,晃着头疑惑道:“这可就奇怪了,今天有人敲你们家的门,在门外等了好久,后来我出门时偶然碰见,那人拦着我,问了好多话,我还以为他是你们家亲戚呢!”

    宋词掐住手指,问道:“阿姨,那你有没有说什么?”

    老大妈笑道:“我瞧他不像坏人,而且挺了解你们家的,就全说了,呃,小宋,小宋!”

    门嘭地关上,宋词背抵着门,脸色刷白,呼吸急促。

    黑暗中,她呆滞的眼神空洞无力,心中难受得紧,眼泪大颗大颗往下掉。过往那些不堪的回忆张牙舞爪般扑来,扼紧她的喉咙,硬生生逼得她将所有的苦痛心酸咽回肚里,一遍遍消化,涔进血液,流遍全身。

    文唐。这个名字似刀般一点点扎进她的心脏,无时无刻不在提醒着他与她的过往。

    他还是不肯放过她!

    她都成这个样子了,他却还是追着她不放!

    宋词捂住脸,呜咽痛哭,泪水流到唇间,又酸又涩,滚烫十分。身子止不住地颤抖,她恨啊,她好恨!

    她与他七年的感情,到头来却不过是骗局一场,她一心一意念着的初恋男友,却是差点害得她家破人亡的罪魁祸首!他说过的那些甜言蜜语海誓山盟,全都是用来麻痹她的毒药!她曾经迷恋的那张俊美面容之下,埋藏的都是蠢蠢欲动的祸心!

    是她的错!全是她的错!她谈了一段爱,到头来却葬送了整个宋家的前途!

    他与他的母亲,用七年的时间,一点点摧毁宋家的势力,可笑的是她竟然什么都没察觉,傻傻地以为他爱她爱得无法自拔,等到父亲入狱的消息传来时,他迫不及待掀开伪装的面具,与他的母亲居高临下地看着宋家人,冷冷地说了两个字。

    “报应!”

    报应?什么是报应?宋家到底做了什么人神共愤的事情,才会得到他们冷漠的一句“报应”?

    可她没有时间再去想其他的,父亲入狱后,母亲心脏病发,送进重症病房,家中的两大支柱一下子坍塌,家里的资金又被文家人使计冻结,所有的压力都落到她的肩上,她哪里还有什么精力去想报仇的事?

    泪水干了,嗓子也嘶哑了,倾泻而出的眼泪将隐忍许久的情绪带出体外,她扶着门一点点站起来,摁下墙上的开关。

    日光灯倏地亮起,灯光放肆地涌满整个房间。宋词下意识用手挡着,闭了闭眼,红肿的双眼不太习光亮的照耀。手指缝隙间,少年挺立的身影杵在房间中央,灯光之下,拖出长长的黑影。

    宋词僵住,宋暮的出现打得她措手不及。

    “你、你回来了。”他到底在那站了多久?

    少年“嗯”了一声,冷然转身。

    晚饭时,姐弟两人围在桌边,桌上一荤一素一汤,荤的是油爆椒焖肉,素的是西红柿炒蛋,加上姜煲板栗汤,皆是宋暮平时爱吃的小菜。

    宋词小心翼翼瞄了他一眼,见他埋头吃饭,吃得极快。

    她出声:“慢点吃,别呛着。”

    宋暮三下五除二扒掉碗里最后一口饭,放下碗筷,看也不看,便往房间里去。

    宋词心里一沉,他不会原谅她的,他也不该原谅她。全家人都该恨死她才对。

    “后天我们搬家,这里不能住了。”

    宋暮脚步一顿,继而踏进房间啪地一声甩上门。

    第二天晨光透过窗照进来时,宋词躺在床上翻了个身。今天她不用去上班,十几个人的金融小公司,同事相互挤兑,老板成天准备着逮错扣工资,加之昨天单玺的那句话,她索性将工作辞了。

    她必须将全部的精力都投到单玺身上,十天之内,她必须挑起他的兴趣。

    身上总共还有三千块,除去宋暮这个月的生活费和租房的费用,只剩三百块。宋词捏着三张钞票,反复点数,手心捏出了汗,仍不厌其烦地数着。

    三百块能做什么?

    宋词叹了一声气,穿好鞋子关上门揣着钱往街上去。路过一家小书店时,宋词瞥了瞥,视线所对的角落里放着几本封面暴露至极的书,一看就知道是男人喜欢的艳俗书。

    宋词犹豫了几秒,踏进书店。

    店主缩在角落里玩电脑,柜台上零散摆着几本书,柜角上竖着两个牌子,一边一个,分别写着租借和购买。店里没什么人,宋词放心地绕到摆着艳俗书的架子旁,往旁边瞥了好几眼,装作不经意,迅速拿起一本封面最艳最暴露的书,飞一般将书搁到购买的牌子前。

    店主从电脑屏幕后面伸出脑袋,是个年轻人,五官柔和,白白净净的,拿着扫描仪的手指骨节分明。“这本?”

    他望了眼这本叫《如何让男人欲/仙欲死》的书,好奇地抬头瞥宋词一眼。

    宋词憋红了脸,没好气地小声喊道:“就这本,结账!”

    她经不住往周围探,柜台离门边近,街道上过路的人往里面瞅,一眼就能瞅见她手里拿的是什么书。说不害羞那是假的,她心里有些着急,恨不得直接抢过扫描仪直接付账。

    偏生那人动作慢条斯理,不紧不慢。宋词抿紧下唇,嗓子有些哑,“你、你快些!”

    对方一声轻笑。“急什么,条形码扫不出,你另外去拿本。”

    宋词一僵,夺过书往后面书架走,转身的时候不小心勾到了音响线,叮的一声电脑里的声音外扩:“琼子,给你传个刺激的!”

    紧接着传来女人近乎尖叫的呻/吟以及男人的粗喘,暧昧的声音瞬间充斥空气,店里对站着的两人僵到极点。

    元琼立马回过神,手忙脚乱地将男女交缠的页面关了,原本有恃无恐的脸上泛起红晕,支支吾吾地想要掩盖过去:“还买不买了?要买就快点去拿书。”

    对面没有回应。几秒后,元琼抬起头,听得面前身形娇小的女人细声细语道:“我还要刚刚那个。”

    话罢,她自己拿着新换的书扫过条形码,拿起柜上的圆珠笔刷刷地写了一行字,快速付完帐,裹着怀里的书冲出书店。

    元琼拿起留着字迹的纸,上面写着:-p,谢谢。

    临近中午的时候,宋暮打电话来说不回来吃饭,宋词胡乱吃了点,继续窝到房里看书。书不厚,目录条条分明,内容似是而非,根本没有什么实际的作用。

    手机叮地响起,是个陌生号码,宋词犹豫半秒,按下接听键。

    电话那头很安静,间断了三秒之后,传来男人低沉的声音:“是我。”

    宋词顿了顿,随即认出电话那头的人,是单玺。她刚换几天的新号码,只给了少数几个人,其中就有单玺。

    “我、我在,”她略有些紧张,电话犹如烫手山芋,烧得她心底又慌又惊,不知该如何搭话,笨笨一句:“吃饭了吗?”

    电话那头传来轻笑,“吃了,你呢?”

    宋词结巴道:“刚、刚吃完。”

    “嗯。”他的语气轻描淡写,继续道:“我改主意了。”

    宋词轰地一下从床上坐起,万千情绪梗在喉咙里,一时接受不了他的多变:“为什么?”

    她颇带质问的语气并未惹起他的不快,他一字一字挑着字眼,说得轻巧:“我不碰别人的女人。”

    “我不是!”她脱口而出,几乎是瞬间明白他话里的意思,“我和文唐已经一刀两断了!”

    “我怎么知道是真是假,感情这事,谁说得准?”

    宋词还欲再说,电话那头却已挂断,不留一丝余地。

    她握着电话,手指因为太过用力掐得泛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