全本小说网 > 星门 > 第403章 侠客行(求订阅月票)

第403章 侠客行(求订阅月票)

作者:老鹰吃小鸡返回目录加入书签推荐本书
全本小说网 www.xqb5200.com,最快更新星门 !

    大道宇宙。

    长河滔滔,贯穿虚空。

    180颗大星,照耀天地。

    不过此刻,这180颗大星,却是渐渐光芒消散,消失在星河之中,取而代之的,是一颗颗充满了一些剑意的新星。

    大星替换!

    镇压星河的“道”字神文,渐渐消失,取而代之的,是一枚轮转万千的“剑”字神文。

    李皓,正在和洪一堂交接大道宇宙的掌控权。

    正如外人猜测那般……洪一堂,最适合接掌大道宇宙,没有了李皓,他好像接管大道宇宙,几乎没有太大的难度。

    不过和李皓点亮180颗星辰不同,如今的洪一堂,勉强跨入了合道二重罢了,点亮星辰不过70多颗,比李皓少许多。。

    当然,问题不大。

    可执掌大道者,境界不够,很容易出现大道上限降低,一般武师难以感知,可那些合道层次的新道修炼者,还有天地都可能出现一些变化,甚至出现反压。

    合道五重的李皓,已经能匹敌天王巅峰,而洪一堂,差距还相当大。

    此刻,洪一堂取代了李皓,执掌了70多个区域,其他区域,却是没有执掌,如此一来,李皓撤走自己的星辰,可能会出现大道塌陷一些。

    洪一堂微微皱眉。

    李皓刚想开口,洪一堂轻叹一声:“我实力不如你,境界不如你,肉身也不如你,承受力更不如你!强行提升,也难瞬间提升到合道五重……”

    李皓就要张口,洪一堂打断道:“我若是学你……不,我不学你,我就完全融入大道,化为大道长河之主,能否提升极限?”

    李皓微微一震。

    洪一堂此刻倒是平静:“不能什么都捡你的,什么都要你给我吧?我知道,也许你还有办法,可是,代价一定很大,你也才合道五重,强行提升我,太难了!”

    “不如我直接融入长河吧!”

    李皓愣了一下没出声。

    洪一堂笑了起来:“你还没说,有没有希望呢?”

    所谓彻底融入长河,也就是彻底和大道绑定了,绑死了!

    精气神,全部融入!

    这和李皓不一样,李皓不是那种彻底融入,他只是肉身沉入其中,算是临时睡一觉,而洪一堂的意思是,彻底融入,以后,长河就是我,我就是长河!

    长河灭,我死。

    长河不灭,我不死。

    以人身,化道身。

    李皓思索一番,并未反对,只是说道:“师叔,彻底融入,必然可以再进一步!可也有很大的弊端,最大的弊端在于……你无法脱离了!”

    洪一堂却是笑的有些不一样:“这样的机会,多少帝尊想都想不到?哪怕新武,人王他们成为世界之主,其实也是另类的融入了世界,融入了大道……多少帝尊都渴望的机会?彻底融入……这对多少帝尊而言,是机缘,你说的无法脱离,算什么弊端?”

    “你以为我是你吗?”

    洪一堂笑容带着古怪:“谁能像你一样,一个新的大道宇宙,说不要就不要了!”

    李皓,真以为这是牺牲吗?

    不是!

    彻底融入了长河,这是机缘,就如苍帝融新武世界,人王融新武世界,多少人渴求不到的机缘,为何到了李皓口中,成了弊端呢?

    李皓摸了摸脑袋,笑了:“不是……就是……有些不太自由了吧?”

    他想了想才道:“我担心,担心大道宇宙,也会和本源宇宙一样,一旦大道覆盖不到的地方,那师叔就去不了了!就如现在的银月,本源覆盖不到的地方,人王和苍帝就来不了了,想来,也得想别的办法才行!”

    “宇宙之大,无穷无尽,还要走多远?”

    洪一堂看向李皓:“你连银月都没出去,你还想走多远?”

    “不知道。”

    李皓笑了起来:“我就是觉得……融入其中……算了,其实也可以,就是……有点失去了自由的感觉,哪怕可以覆盖混沌,我都觉得不太自在。不过师叔若是真要如此选择,那也行!”

    自己可能想太多了。

    大道宇宙,也许也能扩张到无穷无尽,何必在意呢?

    只是……师叔选择这条路,我不选便是。

    天地开辟,大道开辟,都是为了强大长生和自由,若是到最后,自己彻底和大道绑定了,这就没意思了,年轻的时候,我喜欢这条道,老了,我若是喜欢本源,去本源大道玩一玩……双道若是不兼容,岂不是去不了?

    多可惜啊!

    若是双道宇宙不兼容,或者互相排斥,那多可惜,那些新武强者,我都没见过呢。

    不过洪一堂如此选择,彻底融入……也不错!

    混沌长河的基础,李皓已经打好了。

    此刻,只要抽走自己的肉身,让洪一堂彻底融入,连前期的功夫都省了,这彻底融入之下,不说瞬间提升到合道五重,合道四重大概没难度。

    稍微给力点,一条长河之力,完全够洪一堂跨入五重了。

    只是……

    李皓其实还是想说几句的,这么一来,就和银月绑定的更死了!

    万星万道!

    这条长河,乃是万民之力汇聚而成,如此一来,万民覆灭,也许长河就熄灭了,若是有人发狠,斩杀了银月百亿修士,洪一堂也许就死了。

    心中念头无数,他相信,洪一堂自己也清楚。

    可是,他还是如此选择了。

    李皓有办法让他不彻底融入长河,也能提升上去吗?

    还是有一些的,比如将自己大星之力,灌入对方大星之中,可如此一来,李皓就要付出不小的代价了。

    显然,洪一堂心中也有数。

    这一刻,李皓不再说什么,看向长河,感慨道:“那就提前恭喜师叔,真正成为这方宇宙的道主了!以前,我喜欢称这里皓星界,以后……随师叔吧,不如叫剑界?”

    这剑,是洪一堂,也是李皓,还是剑尊!

    这方宇宙,其实源于剑尊,始于李皓,而今,洪一堂其实算是三代之主。

    剑尊未必见过这方宇宙,也未必知道这方宇宙一定会诞生,可这方大道宇宙,的确源于剑尊,李皓很清楚!

    “剑界?”

    洪一堂喃喃一声,许久,笑了起来:“不好听!”

    他摇了摇头:“不如叫剑池!”

    李皓愣了一下,这个好听吗?

    一点也不好听啊!

    剑池,不知道的还以为小池塘呢。

    而洪一堂,却是笑容满面,就叫这个,剑池!

    是的,池塘。

    有人以为这是汪洋大海,以为这是宇宙中心,以为这是天地唯一……可是,不是的。

    他想让人知道,这里,只是剑池。

    有人曾放弃了唾手可得的大道宇宙,在他眼中,这就是池塘,限制了自己的池塘,哪怕他此刻并未成功,并未走出小小的银月世界。

    可是,洪一堂相信,会有这一天的。

    会有那么一天,大道宇宙,也不过是他眼中的池塘。

    剑界?

    不,只能叫剑池!

    在这剑池之外,他相信,身边这年轻人,可以走的更远,走出这片池塘,跳出去,真正的超脱,直到有朝一日,一念开世界,一念浮大道。

    剑界,太大!

    我不过拾人牙慧,如何能叫剑界?

    这念头,浮现瞬间,消散一空,洪一堂好像很是满意:“剑池,洗剑之地!洗练铅华之地!人生路漫,总会停下来,歇歇脚,眼前之地,刚好也够驻留片刻。”

    李皓若有所思,没再开口。

    剑池就剑池吧!

    “那师叔,咱就开始吧!”

    洪一堂忽然苦笑:“我要融身长河,虽然是好事,可也许就彻底不再是人了,你怎么这么着急赶我上路?”

    “……”

    李皓无语了!

    你自己要求的。

    “那……师叔算了吧……”

    “你这不是断人前程吗?”

    “……”

    李皓这次苦笑了:“师叔到底要干嘛?”

    洪一堂也笑了,笑的意味深长:“李皓啊,我这一辈子,没什么太多的遗憾,如今,我也许不再是人了,红袖我就自己照顾了,可我还有个女儿……你收一个是收,收两个也是收……一只羊是放,一群羊也是放……”

    “……”

    李皓木木地看着他。

    洪一堂感慨一声:“人这一辈子,为来为去,争来争去,到头来,还是为了子孙后代!太久远的,我就不管了,可我就那么一个独生女……李皓啊,这也算是师叔为人身,最后一个遗憾了!”

    李皓木然:“师叔,你是修道,不是自杀,不是送死,这是送你大道宇宙!你若是成为大道之主,那洪青就是大道之女,身份高贵无比,还怕这个?”

    “不一样啊!”

    洪一堂感慨万千:“洪青见识少,身边年轻人更少,有能力的更少……而今,更是成为你猎魔武卫军五大统领之一,在你的帮助下,现在更是跨入了日月九重,合道都在眼下!”

    这天地间,还有几人能入眼呢?

    而我,虽不是无敌强者,可我若是真成了大道之主,又有几人能入我眼呢?

    你反正也不在乎,不如……再娶一个?

    李皓苦笑:“林红玉,那是权宜之计!师叔何必如此,再说了,恋爱也要自由,不可封建,所谓父母之命,媒妁之言都是封建,我们是追求自由的武师……”

    “这有什么?青儿还能不答应?”

    洪一堂大手一挥:“青儿没问题,就看你怎么想!”

    “……”

    李皓头疼,干嘛呢。

    咱俩干正事呢。

    我拿你当兄弟,你居然想当我爹。

    这可不行!

    “师叔,干正事呢,回头再说!”

    “我……”

    李皓忽然浑身颤动,长河剧烈抖动,急切道:“师叔,别唠嗑了,我要撤了,长河撑不住了,速度点!“

    “……你这家伙!”

    洪一堂也是无奈,可惜了。

    说实话,他真的很希望,能在此刻,说服李皓答应。

    多好的女婿啊!

    简直就是心目中唯一的人选了,日后,自己女儿若是真给自己找个女婿,自己还能看得上谁?

    看过李皓,见识过李皓的风华绝代……他连自己都快看不上了,何况,这天地间,比他还优秀的,有吗?

    洪一堂心中想着,比我优秀的,大概都没了。

    所以……真要选,也就李皓了。

    至于什么新武人王,至尊……不是有老婆了,就是太老了,比自己都老,就算绝代无双,他也没兴趣。

    可惜,真可惜!

    不再去想,一步跨入长河。

    与此同时,长河之中,一人走出,也是李皓,这一刻,李皓彻底剥夺长河之力,强悍无双的肉身,从长河中一步步走出。

    和外面的李皓,开始融合。

    不再需要分身!

    分身,弊端太多。

    哪怕此地只是寄存了他的肉身,李皓也不愿意再次分割。

    肉身合一!

    此刻,星空中,一颗颗星辰被李皓抽离,直接纳入一个个道脉窍穴之中,宛如将星辰嵌入肉身,可怕无比。

    这一刻的李皓,好像巨龙包裹。

    身上的力量,也是不断震荡!

    360颗星辰,其中,180颗明亮无比,180颗都稍显暗淡。

    其他没开辟的道脉,都在体内。

    这边,李皓双身融合。

    那边,洪一堂彻底跨入长河之中,长河万道之力冲刷天地,冲刷洪一堂,一股股血肉,瞬间融化,露出了森森白骨!

    洪一堂一言不发,自己的本命星辰,也一颗颗浮现,开始融入长河,彻底融入,他和李皓掌道,又有些不同!

    此刻,一颗颗星辰,融入长河,直接开始融化。

    痛苦无比!

    李皓脸色微变:“师叔……”

    洪一堂声音传来:“你以星辰掌星河,我以星辰融星河!我便是道,道便是我!一颗星辰开,一颗星辰融,待我开万星,融万道,我就彻底化为大道!”

    洪一堂声音平静:“做都做了,就更彻底一点!难道,还要保留什么,留下星辰,等待脱离?大道之主,无数人渴望,李皓,我还需要保留脱离希望吗?”

    轰!

    长河波动,融入了他的血,他的肉,他的精气神,他的星辰道脉……

    比起李皓,洪一堂就要彻底的多!

    我要不不做,我做了,以后,实道宇宙就是我,我就是实道宇宙。

    这一刻,远处虚空,好像有一颗星辰闪烁。

    这一次,时光星辰居然出现了!

    李皓都是脸色一变!

    这玩意这就被引来了?

    麻烦!

    那三个家伙……没时光星辰追了,不会跑出来吧?

    还有,洪一堂真身融长河,居然引来了时光星辰……倒是有些意外了,这代表,在时光星辰看来,这也是一件极其新奇,和大道息息相关的重大事件。

    不过,这一刻,那颗星辰,好像有些疑惑,又好像看到了李皓,有些不知道该不该来,在远处悬浮了一阵,忽然又跑了!

    显然还是觉得……诱惑力稍显不足,刚刚被人追捕了一阵,此地,还没到非来不可的地步。

    而洪一堂,也看到了这一幕。

    他并未被凝固!

    融入长河之后,好像比以前多了许多抵抗力,此刻,看到星辰离去,有些遗憾:“可惜……看样子,哪怕我真身融长河,在它眼中,也只是值得一看,并非非来不可!”

    “师叔,能引来,已经了不得了,若是李道恒能引来,他们都能捕捉成功了,师叔何必失望?”

    “你这安慰,还不如不安慰!”

    洪一堂笑了,此刻,笑的骇人,因为全身上下,只有一半的骨头了。

    长河震荡!

    原本河中的水,很浑浊,可此刻,居然化为了血红色,好像真的成了血液。

    万星闪烁!

    大道微微震荡。

    长河,换了主人了。

    而这大道宇宙,也要换主人了。

    若非李皓执掌还不是太深厚,此刻,大道换主,必是天崩地裂!

    ……

    纵然两人在大道宇宙中交接,外界此刻也有些变化。

    天变!

    苍穹忽然化为红色,好像想祭奠什么,可又好像没到那个程度,只见天空一片血红,却是没有血雨,也没任何其他异象。

    天地之间,好像剑意盎然!

    那种剑意人……之前也有,而且很浓郁,只是之前,很是缥缈,今日却是感觉有些……磅礴雄浑!

    这是道主换位!

    虽然同是剑客,可两位剑客之间,也有些区别,这样的区别,几乎无法分辨出来,李皓也会地覆剑,他会的剑意,地覆剑也会许多。

    这一刻,非至强者,几乎不可察。

    ……

    北方大离。

    天极仰头看天,微微皱眉。

    什么情况?

    天变?

    大道宇宙中,又有些幺蛾子发生了吗?

    是实道宇宙,还是虚道宇宙?

    李皓在修炼,还是三强在夺时光星辰?

    一旁,大离王也在看天,看了一会,奇怪道:“前辈,有没有觉得,肃杀之气少了一点?”

    “嗯?”

    大离王解释道:“之前有些难受,李皓接引大道降临,我就觉得……难受!毛发都一直竖起,杀意太重,可能和李皓接引大道宇宙的时候,杀心太重有关,现在……好多了,是不是他又进步了,抚平了心中杀意?”

    这倒是有可能。

    杀意太重吗?

    天极感受不深。

    但是此刻,仔细感知了一番,的确好像比之前平和了一些,剑意还是很浓郁,问题不大。

    进步了?

    有可能。

    至于其他……他想破脑袋,也想不到什么,至于大道换主……怎么可能呢,除非李道恒突破虚道宇宙,杀入实道宇宙,要不然,怎么换主?

    这个时代,这个天地,没什么机缘了,大道宇宙,就是最大的机缘,就是证道的机缘!

    没人会放弃的!

    若是真是李道恒杀入实道宇宙,早就爆发惊天之战了。

    他心中想着,也没多说什么,再次感悟一番,的确觉得天地都柔和了一些,开口道:“感知的不错,骸骨之力吸收完了?”

    “嗯!”

    大离王微微点头:“多谢前辈帮助,我现在,也算是天王了吧?这天下,我排名能进前五了!”

    “……”

    天极愣了一下,大离王认真道:“红月帝尊,李道恒,郑宇,李皓……算上前辈,那我第六,不算,我就第五!前辈不在乎虚名,至于西方那女人,本王可不怕他!”

    “……”

    天极看了他一眼,有些古怪:“你第五还是第五百,有区别吗?”

    大离王思索一会,点头:“排名高,自己心里好受一点!”

    说到这,笑了:“前辈,镇星城遗迹没了,那把刀……前辈自己收回来了,我是不是不需要再去镇守了?”

    很好!

    李皓上次一弄,我就不用去了!

    天极点头:“不用去那边了,那边什么都没了,去那干嘛?交给你一个任务……替换之前的任务。”

    “什么?”

    “去封印中,镇压剑城吧!八大主城,七城在这,一城在内,我担心被人破坏了,我送你去封印内,虽然你实力一般,可好歹也有天王之力了,除非你前面几人亲自出手,否则,谁也破坏不了剑城……你去坐镇,免得随便谁都能破坏。”

    大离王无语了:“前辈,有意义吗?能破坏的,我打不过!不能破坏的,我去不去都一样,所以,我去还是不去,都是一样的结果,非要去那做什么?”

    你是不是见不得我清闲?

    说的很有道理!

    但是,天极的确见不得这家伙清闲,自己欠人情,就很烦,为何你就不用烦?

    凭什么呢?

    你欠我人情,当然要还!

    “你说的也对,不过作为一方霸主,王者,现在天下争霸,银月随时可能会被这些人打破……而我的任务还没完成,还需要一些东西辅助,你帮我解决这些小问题!”

    “前辈请说!”

    天极一脸的淡定:“去找李皓,找他讨要战天二字!再去八大主城,汲取八大主城之力,然后,我还需要一部分天意,你如今也有几分实力了,我不管你用什么手段,要帮我捕捉一些天意回来!”

    大离王张大了嘴巴,半晌无言。

    卧槽!

    别说后面的,光是找李皓要回两个字……这不是为难我吗?

    天极皱眉:“小事罢了,找李皓要,李皓会给你的!这么点小事,你也做不好?真正难题是,天意躲起来了,不好捕捉,你自己想办法!离开了我,天意也许会主动接触你!速度越快越好,我有一种不祥的预感,也许……很快会爆发惊天之战!”

    大离王怔神:“惊天之战?李皓战几位强者,还是那三人互相厮杀?可李皓此刻实力不够,天地也不能容纳半帝,难道是帝尊破封?”

    天极皱眉:“不清楚,现在看起来……的确还有一些时间,天地要容纳半帝,最少还有一次巨大的变故才能容纳半帝出现!”

    “对了,前辈,为何你可以……”

    大离王想说,天地无法容纳半帝,为何你可以一直存在?

    天极翻了个白眼:“废话,天地在,我就在!八分天地之后,我就沉眠此方天地,天地默认了我是其中一份子,我就是天地的一部分……为何我不能在?”

    大离王一愣,这样?

    “不是因为前辈初武的身份?肉身强大,所以能抗住?”

    “抗住没问题,抗住……天地不得反抗?”

    天极无语:“你什么猪脑子?别人早就看出来的东西,你到现在还没反应过来,我早就是天地的一部分……懂了吗?”

    什么初武肉身……我早就不修初武了!

    谁和你说,我是初武的?

    懒得多说什么。

    他的确有些不详的预感,银月之战,也许要彻底爆发了,不会太久远,比预期的要快许多,原因就在于李皓,一次次打破常规。

    “速度一点,帮我采集这些东西……否则……一旦大战爆发,这天地,也许会出现四帝争锋!”

    “半帝?”

    “帝尊!”

    大离王又是一怔:“不是就一位帝尊吗?”

    “废话,人家不能晋级吗?”

    天极觉得大离王很愚蠢,有些恼火:“李道恒和郑宇筹备了10万年,又不是一点长进都没!到了关键时刻,也许都能证道帝尊,之所以现在没有,是希望利益最大化!一旦到了必要时刻,很可能会出现四帝争锋!”

    “可也才三个……”

    天极快气哭了:“滚!”

    “我认真的,前辈,您说的四帝……不会是说李皓吧?”

    他牙疼不已:“李皓是很有天赋,很有才华,甚至是风华绝代,可你要说……他能很快成为帝尊,我还是有些不敢相信!”

    “去办事!”

    天极冷冷道:“少废话!再说了,证道成帝,又不是什么稀奇事,有什么不敢相信的?而且,此地的帝尊,远不如新武的帝尊……哪怕红月那家伙,也算不得真正的帝尊,被磨了十万年不说,还失去了和红月大宇宙的联系,也没了红月大道的支持……的确是帝尊,可远不如那些正常帝尊了!”

    好吧!

    大离王也不再说,只是觉得,还是难以置信。

    李皓能很快证道帝尊吗?

    不太相信啊!

    再弱的帝尊……那也是帝尊,小世界能有一尊,就不可思议了,听这位的意思,这几人都有希望成为帝尊?

    这么可怕?

    “前辈,他们成了帝尊,我们是不是就危险了?”

    “是你危险了,和我有何关系?”

    天极冷哼一声:“滚!”

    大离王有些恼怒,没再多说,这人……真够不客气的。

    没再多说,大离王瞬间离去,干活还是要干的,不然,这位会打人的。

    最近发现,这位有些暴躁。

    以前是万事不管,最近好像有些想管事了,也不知道是不是因为寂寞太久导致的。

    而天极,也没管他,继续观察。

    默默感知了一番,略显疑惑。

    大离王感知不错,他都没在意,此刻,他再次感知一下,这天地……的确柔和了一点,没有了李皓那小子之前的肃杀、狂暴、冷酷。

    李皓这人,看起来好说话,骨子里却是冷血的很,也许和全家被杀有关,那时候,一心为了杀映红月,绝对的冷酷到了骨子里。

    难道是杀了映红月之后,有些改变了?

    他有些狐疑,没有再去想。

    想多了,会累的。

    ……

    而这一刻,大道宇宙中,一颗颗星辰彻底破碎,融入了长河。

    而长河,也开始波动,如同一把剑,也如同一个人,血管都好像浮现了出来,一张脸,在长河之中隐约浮现,长河掀起巨浪!

    一道道光芒,连接上空的星河。

    星河璀璨,映射长河。

    洪一堂声音响起:“从今以后,我便和银月人,银月道……共进退了!道生,我生!道强,我强!道涨,我涨!”

    轰隆!

    长河震荡,下一刻,长河化为一个人。

    洪一堂气息越来越强,一步步朝李皓走来,这一刻,万星璀璨,洪一堂忽然抬头,一口张开,万星朝腹中飞去,无数星辰,不断落入嘴中。

    “你不愿束缚……我倒是甘之如饴,既如此……星河入我腹,我为银月之父……”

    李皓悠悠一笑:“肚中吞万星,如孕妇,岂能是银月之父?得是银月之母!”

    洪一堂笑了笑,下一刻,轻轻一剑,朝李皓斩来。

    轰!

    一声巨响,李皓居然倒退了一步,洪一堂却是纹丝不动:“勿要无尊卑,无大小!剑池,我之地盘!现在,你是外来者了!”

    李皓笑了起来,上下看了一番,点头:“师叔说的对,看样子,这一次师叔收获不小,合道五重甚至六重之力都有了,真是一日千里!”

    进步快的吓人,可付出的代价也不小,彻底消了肉身,也彻底融了万道。

    从此以后,真就和银月万道绑定死了。

    “也许……这才是人皇之道!”

    李皓忽然说道:“水能载舟亦能覆舟!师叔,银月传承,也许还要落在你手中才行,否则,这银月若是无人再修此道,师叔实力会渐渐衰落的。”

    洪一堂笑了笑,点头,也不多说什么。

    “那我再次化为长河,你还如以前一般,随你去留……我就不再出去了!”

    他可以出去,可此刻出去,很容易被顶级存在探查出来问题。

    从今天起,他就不再出大道宇宙了。

    而且,他还记得,李皓说过,他有一劫,也许会在对付半帝甚至帝尊时候爆发,瞬间失力,洪一堂也要修炼,再次强大自己,在关键时刻,能帮李皓挡住这一次危机。

    李皓这时候,体内也是道脉混杂,星辰暴动。

    闻言,点头:“好!我也要做一些准备才行,道脉入我体,可目前来说,还差一些东西……最少,我剑意星辰也要凝聚180颗才行,互相对应,虚实相融!”

    目前,他精神世界,凝聚的剑意星辰接近140颗了,剑意他领悟了不止180种,但是需要一些东西辅助,才能迅速凝聚成功。

    “需要我帮忙吗?”

    “不用!”

    李皓摇头:“精神为势,势成便成!我得去一趟大离,找一下那位,借用一下血刀,以血帝尊之力,助我成势!也让他把人情还了,免得心里有负担。”

    “什么?”

    洪一堂再次一怔:“你……”

    借血刀,还人情?

    这……

    在他看来,那位还有大用,关键时刻,因为欠了李皓一次,李皓完全可以利用那位,甚至能解决三强之一!

    李皓摇头:“何必呢?没太大意义,之前帮我震慑了一次红月帝尊,此次借我用刀,帮我铸势,就算两清了!算计他,并未本心,只是为了当时威慑一下红月帝尊……此次若是成功,有他没他,也无所谓!”

    “我不欠别人人情,别人也不用一直欠我……两清便好!”

    洪一堂思索一番,点头:“顺心便是!”

    “嗯!”

    李皓笑了起来:“就是要顺心!他现在大概也很恼火,其实欠人情,脸皮厚,完全不用在乎,若是恼火……代表他脸皮还不够厚!其实,这位也很有趣,我发现,新武人王,眼光其实还不错,同时代留下来的强者,都是妙人,若是能走出银月,我也想结识一番!”

    洪一堂苦笑:“你也不怕人家一刀劈死你,据说那位很暴躁,很护短,你可杀了不少新武人。”

    “这话说的!”

    李皓无辜道:“我顺心杀人,杀的都是可杀之人,师叔真是小觑那人王了,能走到那个地步,可不是一般人!算了,不说这些,先走了!”

    话落,人已消失。

    洪一堂微微摇头,下一刻,想到了什么,忽然笑骂一声:“小子跑的真快,你道字神文还没带走,难怪可以随意穿梭……”

    咔嚓!

    刚说完,虚空中,那大道神文,忽然崩塌!

    洪一堂脸色剧变!

    这一刻,那大道神文,忽然溢散各种万道之力,融入了一枚新文字之中。

    长河之中,一枚“剑”文忽然闪烁光辉,吞噬无数道文之力。

    这一刻,整个大道再次颤动。

    好像之前的交接并不完整,此刻,才算是完成了交接。

    洪一堂脸色有些难看,咬牙:“何至于此?”

    真的一点不要了吗?

    一点不留吗

    你只是合道,不是帝尊!

    留下道文,你还能回来,还有希望重新接管此地,你这混蛋小子!

    他有些愤怒!

    道文保存,是之前说好的,也是李皓自己提出来的,保存道文,李皓就有希望再次接管大道,洪一堂一旦战死,他就可以顺利接管!

    可此刻……李皓断绝了自己接管的希望!

    “混账!”

    这一刻,洪一堂有些愤怒了。

    何必呢?

    你觉得,我会为此而担忧吗?

    你连大道宇宙都给我了,我会为此而不满吗?

    ……

    大道宇宙之外,李皓走出了大道宇宙,抬头看了一眼,笑了笑,脸色略显苍白,轻笑一声。

    既然交出去了……就完全交出去好了。

    留个后门干嘛?

    我又没兴趣走后门!

    “道”字神文一日还在自己手中执掌,实道宇宙这边,洪一堂就一日不算真正的道主,“道”字神文,是当初悟道,天地赏赐,大道赏赐的!

    正儿八经的大道宇宙的钥匙!

    现在,房子送给别人了,自己还留着钥匙,关键是,洪一堂还不能换锁,如此一来,这送与不送,岂不是没差别?

    “这天下任我纵横!策马奔腾走江湖啊!”

    这一刻,李皓唱起了小曲,银月武师们有时候喜欢哼几句,我生不带来,死不带去,孑然一身,行走江湖,路见不平,行侠仗义,不求你感恩,只求我无愧于心!

    师父,也许,我还是那个银月武师,江湖之大,银月放不下我了!

    ……

    大离。

    当李皓开口,借我血刀一用,八脉之力,一笔勾销,天极愣住了。

    大殿之中。

    李皓翘着二郎腿,喝着滋味甚浓的酒,在天极呆滞中,再次开口,爽朗一笑:“前辈,借我血刀一用,绝不干扰那猫复活,只为借血帝尊之势,帮我悟道!我李皓,一诺千金,绝不有假!”

    天极愣愣地看着他:“你……说一笔勾销?”

    “当然!”

    “此话当真?”

    “当真!”

    天极愣愣地看着他:“为什么?”

    “不为什么,我需要血刀帮我,这就是原因!我若是需要,一切都值得!我若是不需要,一切都不值!”

    “你可知,我从不轻易欠人……你开口,郑宇、李道恒、红月帝尊分身,我保证,三人之一,我必杀其一!哪怕彻底陨落在这!”

    掷地有声!

    这一刻,这位强者,好像觉得有些受到了羞辱,我可以苟,但是你不能羞辱我!

    “不用!”

    “你觉得我做不到?”

    “不是!”

    李皓摇头:“我就想借刀一悟,杀人,我自己会!前辈,你干嘛强迫我?”

    “……”

    艹!

    天极大怒,这算什么话?

    这是人话?

    就借刀一悟,我他么还不如一把刀?

    之前忐忑不安了好几天,一直想着,这小混蛋,会怎样算计自己……眨眼间,人家来了,告诉你,你别自作多情了,我不要你欠我的,我现在要回来了,咱俩清了。

    为何……为何那么不爽呢?

    天极有些愠怒:“你确定?你不要用什么激将法,没意义,你现在说,再难,老子帮你解决一些……你待会再说,老子不乐意了!”

    “借刀!”

    “你……”

    “前辈不借?”

    “借!”

    血刀浮现,天极大怒:“滚!”

    李皓笑了,探手抓刀,长刀爆发出剧烈的波动,帝威纵横天地,天极瞬间镇压下去,恼怒无比:“滚!”

    李皓再次笑了,抓起被镇压的刀,瞬间消失在原地。

    直到他真走了……天极发狂,暴怒。

    “混蛋!”

    气死老夫了!

    我的人情,就是个屁,对吗?

    李皓,你是不是这意思?

    艹你祖宗!

    算了,他真要有祖宗,那是剑尊侄孙女,当我没说。

    此刻,天极怒不可遏,又不知道为何而怒。

    人情没了,还了,自己该开心才对,不是吗?

    干嘛生气呢?

    可是……可是真难受啊,难受的想杀人,难受的都睡不着了,难受的好想发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