全本小说网 > 封侯 > 第四百三十八章 银矿

第四百三十八章 银矿

全本小说网 www.xqb5200.com,最快更新封侯 !

    当川县位于山区,在临洮府的地位几乎微不足道,它的存在只是因为需要安置军队家属而特别设立的一座小县,随着宋军在临洮府的消失,大量当川县百姓也跟随着离去,目前只剩下几百户人家,两三千人口。

    当川县之所以成为宋夏两军关注的焦点,是因为当川县西北部三十里外的一座大银矿,当然,之前并不叫银矿,而是叫当川县铅矿,几乎所有当地百姓都以为那是一座铅矿。

    直到西夏人接手矿山,重新开采冶炼后,才渐渐有消息传开,那不是铅矿,而是一座银矿。

    目前银矿已经开采近二十年,之前因为人手不足,产量一直不大,这两年由于西夏军从西夏一次性转移来七千矿奴,使得银矿石产量骤然增大,从年产二十万两白银,到现在年产数万斤粗银。

    矿山虽然远离县城,但人口却比县城多得多,七千矿奴和数千家眷生活在矿山周围一望无际的窝棚内。

    矿奴来源复杂,有的是被俘的宋军士兵,有的是被抓的宋朝汉人奴隶,还有不少是羌人和吐蕃人,他们原本是在盐矿当矿奴,一年半前,他们又被转到了当川县。

    七千人中,有六千人在矿山上开采矿石,另外一千人则是冶炼工,负责冶炼矿石。

    在西夏人占领矿山之时,便发现了大量宋军开采的矿石,没有冶炼,这些矿石白白便宜西夏人,西夏人大喜若狂,他们加班加点冶炼,利用这些矿石冶足足炼出了八万斤粗银,加上自己开采的矿石,短短一年多时间,西夏人的粗银库存便超过了十万斤。

    在巩州之战结束不久,曹保宗便派出一千头骆驼前往临洮府,运回滞留在当州县的十万斤粗银,不料骆驼队刚刚抵达狄道县,准备休整两天,宋军就杀进了临洮府。

    主将夏金不得不派出一千军队护卫骆驼队前往当州县搬运粗银。

    银矿暂时停止了采矿,在山脚下,一座用大石砌成的仓库前,一只只木箱子被搬了出来,一共两千只木箱子,每只箱子装五十斤粗银,正好由一千头骆驼运走。

    大管事任中群跟着最后几只木箱走出来,笑呵呵道:“拓跋将军不喝一杯再走吗?”

    护卫主将叫拓跋汲,是一名行将,他肩负押运银锭的重任,心中着实有点紧张。

    拓跋汲摇摇头道:“宋军已经杀进临洮了,一刻也不能耽误,以后有机会吧!”

    任中群眯眼笑道:“那好!就祝将军一路顺风。”

    一千西夏护卫骑兵纷纷上马,数十名骆驼奴最后检查箱子是否捆绑结实。

    就在这时,远远隐隐传来低沉的号角声,随即山腰处有士兵大喊:“远处来了一支骑兵!”

    拓跋汲急搭手帘向远处望去,只见远处官道上黄尘滚滚,尘土飞扬,闷雷一般的马蹄声从远处传来,估计还有十几里远。

    任中群脸色大变,大喊道:“拓跋将军快走,我来牵制对方!”

    拓跋汲心中又恨又急,他怒斥数十名骆驼奴,“不要检查了,快走!”

    骆驼奴牵着长长的骆驼队出发了,沿着官道向北方快步走去,他们不断挥鞭抽打,催促骆驼加快速度,一千骑兵紧紧跟随在骆驼队两侧。

    拓跋汲心中焦急万分,他恨不得骆驼队飞奔起来,他也不知道这次能不能逃脱宋军追击。

    远处杀来的正是杨再兴的五千骑兵,他们虽然比对方晚了一天,但他们不断加快速度追赶,终于赶上了对方。

    杨再兴率领大军冲到矿山前,他勒住战马四处张望,远远看见矿山上似乎有一支军队,但那支军队在半山腰上,骆驼在哪里去了?

    杨再兴看到了军队正是矿山的看守军,也是一千士兵,他们负责监管矿奴采矿冶炼,他们在矿奴头上作威作福可以,但面对五千宋军骑兵,一千看守军胆怯了。

    他们不敢正面抗击宋军,便逃到半山腰上若隐若现,吸引宋军注意力,企图给骆驼运输队争取时间。

    杨再兴目光一瞥,只见路边一块大石背后躲着十几名光脚孩童,他们衣服破烂,浑身肮脏,估计是矿奴家的孩子。

    杨再兴抓出一大把钱问道:“有一支骆驼队你们看见没有?大概有一千头骆驼。”

    十几名孩童纷纷指着北方大喊道:“骆驼向那边走了,好多骆驼啊!”

    “跟我追!”

    杨再兴把铜钱扔给孩童,回头大喊一声,大队骑兵疾奔向北而去,冲上一个低缓的山坡,杨再兴一眼看见数里外的骆驼队,每头骆驼身上都背负着两只木箱子,一支千余人的西夏骑兵不时紧张地向后张望。

    “弟兄们,除了骆驼,其余人杀无赦!”

    命令下达,宋军骑兵纷纷拔出战刀,挥舞战矛,怒吼着向数里外的骆驼队追杀而去........

    拓跋汲见宋军追杀上来,他绝望地举刀大喊:“弟兄们,跟宋军拼了!”

    一千西夏骑兵大喊一声,在官道两侧的田野里迅速摆下了阵型。

    宋军骑兵转瞬杀到,和一千西夏骑兵猛烈碰撞,双方骑兵人潮迅速淹没在一起.......

    这是一场没有悬念的作战,双方皆训练有素,但宋军拥有压倒优势的兵力,以五战一,西夏军完全抵挡不住,只坚持了不到半个时辰,西夏军骑兵便已阵亡过半,剩下的四百余士兵调转马头便没命奔逃。

    他们一阵狂风般从骆驼队身边经过,却没有停留,狂奔而逃,很快便跑远了。

    杨再兴一挥手,止住了军队追赶,军队随即控制了骆驼队。

    “开箱看一看!”杨再兴对士兵们令道。

    士兵们卸下十几只木箱,撬开了第一只箱子,众人顿时面面相觑,里面竟然是沉甸甸的石板,质地粗糙,但谁都认得出来,这就是山上岩石片。

    杨再兴大吃一惊,急令道:“再打开箱子,他们一连打开三百多口木箱,全部都是石板,无一例外。

    “将军,不会是刚才骑兵临时换了箱子吧!”

    杨再兴已经从盛怒中冷静下来,如果刚才的骑兵知道是石板箱,他们就不会和自己拼命了,他们应该也一样被骗了。

    “回矿山!”

    杨再兴一声令下,宋军士兵牵着骆驼掉头返回矿山,一千看守士兵不见了踪影。

    宋军四处搜查,不多时便抓到一名汉人管事,将他带到杨再兴面前。

    管事吓得跪地磕头求饶,“将军,我只是仓库小管事,没有作恶,求将军饶命!”

    “我不杀你,你起来告诉我,刚才我看到在半山腰的军队到哪里去了?”

    “大管事带着他们向西逃走了。”

    “向西是去哪里?”

    “这里距离河州很近,向西走三十里就是河州定西城寨,然后再走三十里就是宁河县,翻过两座大山就到了。”

    “我再问你,白银到哪里去了?箱子里怎么会是石板?”

    “小人不知道.......”

    他话音未落,杨再兴的利剑已经顶住他的脖子,杨再兴冷冷道:“你再敢说不知道,我就斩断你的人头,换一个人询问。”

    宋军又抓到一名仓库管事,眼前的小管事崩溃了,瘫坐在地上哭泣道:“银子都被任大管事换走了,几个月前就被换走,我真不知他藏到哪里去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