全本小说网 > 炼狱艺术家 > 第四百一十一章 功勋与生死

第四百一十一章 功勋与生死

全本小说网 www.xqb5200.com,最快更新炼狱艺术家 !

    两个小时后。

    柳平重新出现在营地中。

    阿兰德带着笑意冲他打招呼道:

    “咦?你怎么回来了?难道你的狩猎遇到了什么挫折?”

    柳平对上他的眸子,却发现他眸子里没有一丁点笑意,只有厌烦与审视。

    “那倒不是,这张卡牌似乎有些装不下了。”

    柳平将那张具有储藏功能的卡牌递过去。

    阿兰德接了卡牌,低头一看,突然哈哈大笑起来。

    “一条毒蛇,一只剧毒蜥蜴,还有两头擅长暗杀的黑夜魔鬼,你竟然只用了一个晚上,就达到了及格线!”

    他热络的拍着柳平的肩膀,带着他走到营地中央的藤条椅上坐下来,将一瓶啤酒递给柳平。

    “喝吧,这是你应得的,我请客。”阿兰德道。

    “为什么——功勋不是很值钱么?”柳平不解的问道。

    “我是你的引荐人,你在第一个晚上就达到了及格线,证明你有非常强的潜力,我已经可以吸纳你加入远征军先遣队——这会给我带来一笔不错的功勋点。”阿兰德笑吟吟的道。

    他眼中充满了热情。

    柳平就开了盖,轻轻抿了一口酒。

    事实上,就算是“颤斩”这样初级的刀术,其威力也超出了柳平的预料。

    这是一切众生都没有见过的刀术,天然蕴含了“出其不意”的效果。

    敌人基本都不知道怎么躲。

    他朝虚空望去。

    一行燃烧的小字停留在那里不动:

    “当前功德:1100点。”

    只差100点功德,就可以把“颤斩”进行一次升级了。

    自己之所以赶回来,是因为此刻已经到了夜里十二点,正是一天中功勋结算的时刻。

    必须亲眼看看会发生什么事!

    “你现在是太虚境界,有没有信心继续朝上冲击境界?”阿兰德关心的问。

    “有,给我一点时间就可以。”柳平道。

    “好!好!我不仅给你时间,还给你安排修行资源,希望你在第三天结束的时候,能再提升一个境界,这样的话,你的评价会更高。”阿兰德热忱的道。

    ——柳平的评价高了,他就有更多的好处拿。

    “没问题。”柳平道。

    阿兰德看他一脸轻描淡写的模样,高兴的拍拍他肩膀,说道:“你等一下,我们这边有点事,等会儿我们再细聊。”

    “好的,你忙吧。”柳平道。

    阿兰德站起来,走到营地中央,高声道:“好了,结算时刻到了!”

    几道人影都从黑暗中走出来,站在篝火前。

    一抹星光从远方飞掠而至,悄然落在不远处的一块岩石上,显现出身形。

    正是迪莉娅。

    阿兰德冲她点点头,抽出一张卡牌,将其扔出去。

    嘭!

    卡牌化作计算器,重新落回他手中。

    “狙击手老六,你的功勋是176点,已经算是不错了,在捕捉绿龙的时候又出了不少力,我给你加20点功勋,所以你的功勋是196点。”

    阿兰德在计算器上输入一行数字。

    叮——

    数值确定!

    那个狙击手的胸前顿时出现了一行数字:196。

    他仿佛松了口气,喃喃道:“我应该不会是最低的……”

    “你当然不会是最低的,毕竟战场上很多时候都要靠你一击必杀。”阿兰德笑道。

    他走到第二名队员面前,开口道:“圣殿盾骑士,每次战斗你顶在最前面,虽然没有拿到什么分,但我心里清楚,如果没有你,战斗不会进行的那么顺利。”

    “所以你虽然只有153分,但几次大型狩猎之中,我作为队长会给你多一些加分——就加50分好了。”

    阿兰德敲动计算器。

    叮!

    一个分数出现在那名魁梧的神殿盾骑士胸前——

    203分!

    那名狙击手看着神殿盾骑士胸前的功勋数,已经紧张起来。

    神殿盾骑士紧绷的脸色却渐渐松弛下来。

    无论如何,自己的功勋点数比狙击手高。

    自己不会是功勋最低的那个人了。

    “谢谢头儿,您有什么事,只管给我下命令,我赴汤蹈火在所不辞。”

    神殿盾骑士嗡声说着,甚至单膝跪地,朝阿兰德行了一礼。

    阿兰德脸上笑意更盛,摆手道:“这是你应得的,不必跟我客气。”

    他手上突然出现了一柄利剑。

    长剑刺入神殿盾骑士的口中,从后脑勺冒出来。

    骑士根本来不及反应,浑身一阵抽搐,双手刚抬起来抓住剑脊,就不动了。

    他原本单膝跪地,这时尸体串在剑上,被阿兰德挑起来,悬在半空。

    阿兰德带着笑意说道:

    “你虽然不是功勋最低的人,但至少有两次,你故意漏过了怪物的攻击,让后面的施法者乱做一团——”

    “你以为这样就会有人受伤,顶替你成为功勋垫底的人?”

    鸦雀无声。

    阿兰德脸上的笑意消失了。

    他把脚踩在对方的脸上,以便于自己抽回长剑。

    “你以为能瞒过我的眼睛?蠢货。”

    长剑被插在地上。

    阿兰德拿着计算器,走到下一个队员面前,喊道:“咒术师老九!”

    “我在,队长!”

    一个黑瘦黑瘦的小个子男人道。

    “嗯,你干的不错,我就不多说了,几次狩猎给你正常加分,最后是195分。”阿兰德道。

    “是,队长!”小个子男人道。

    阿兰德从他面前走过,朝下一个人走去。

    趁着这时,小个子男人赶紧擦了一下额头上的冷汗。

    没多久,阿兰德已经走到了迪莉娅面前。

    “你到底杀了多少?够不够啊?要不我再从狩猎绿龙的任务中给你多加一些功勋?”阿兰德关心的问。

    “不必,我的双手上沾满了哀嚎的灵魂。”迪莉娅道。

    她一边说着,一边挥动修长纤细的手臂,做出砍杀的动作。

    “让我看看你杀了多少——啊,真是个漂亮的数字,那我就不给你加分了。”阿兰德赞叹道。

    他在计算器上敲出一行数字。

    叮!

    迪莉娅胸前浮现出一行数字:310。

    两个小时的功夫,她的功勋点就超过了所有人!

    柳平注意到每当有人被计算功勋点的时候,其他人都紧张的盯着。

    大家的功勋似乎都相差无几。

    甚至有两个人的功勋点数是一样的。

    造成这种情况的原因,是阿兰德在大型狩猎中的加分实在是太过模糊,没有任何严格的依据,似乎是随意给的分数。

    甚至他就是有意让所有人的功勋点数量比较接近。

    这就营造出一种紧张氛围。

    谁都怕最后死的是自己。

    但奇怪的是——

    迪莉娅被计算功勋的时候,大家都放松下来,甚至懒得去看。

    柳平略一思忖就明白过来。

    看来她果然是最强的!

    阿兰德都要讨好她。

    迪莉娅眼波流转,趁着别人不注意,朝柳平飞了个眼神。

    “我死了他怕有些局面应付不下来,所以非常关心我的情况。”迪莉娅传音道。

    “原来如此。”柳平也传音道。

    过了一会儿。

    最后一个队员的分数出来了。

    那是另一个女人,她是负责担任队伍斥候的暗影刺客。

    “抱歉了,你的功勋点只有179,是今天最低的呀。”

    阿兰德满是惋惜的道。

    “阿兰德,求求你,我今天陪了你好几次——别让我死呀!”女刺客跪在地上哀求道。

    阿兰德叹了口气,俯身在她耳边道:“没办法,你已经没什么潜力啦,无论是战斗,还是在陪我这件事上,都让人感到了——”

    “厌烦。”

    阿兰德在计算器上敲下一行数字。

    叮!

    女子胸前出现了一行小字:179。

    她是最低分!

    异变陡生——

    只见一张卡牌从女子身上飞起来,化作那个半男半女的怪物虚影。

    虚影伸出手,朝女子一招。

    女子发出一声惨叫,脸色突然变得扭曲而疯狂。

    “阿兰德,”她以怨毒的语气说道,“我会让你后悔的!”

    一柄匕首出现在她手中,被她直接朝柳平投掷过去。

    “该死的贱人!”阿兰德脸色一变。

    可惜场中的变化太快,他虽然防着对方的偷袭,却没想到对方将主意打到了柳平身上。

    ——这是自己举荐的人,如果出了问题,自己会被扣除功勋的!

    只见那匕首一分为二,瞬间展开,化作十二道虚影,朝柳平身上刺去。

    “快躲!”迪莉娅喝道。

    柳平身形一震。

    只见一道雷光电影从他手上奔袭而出,将十二道虚影消抹一空。

    这雷影持续发出震鸣声,穿过营地,朝天空深处飞去,一闪便不见了踪影。

    好快的一刀!

    就连那名女刺客也是怔了怔,完全没想到对方就这样破掉了自己的攻击。

    “抱歉,”柳平叹了口气,摇头道:“我不是刻意要让你失望的。”

    他将长刀收入鞘中。

    那女刺客的目光黯淡下来,苦笑道:“原来我真是最弱的一个。”

    话音落下。

    她顿时化作一团模糊的血雾,钻入那张卡牌之中。

    那张卡牌被染成了鲜红色,悄然没入虚空,消失在众人眼前。

    整个营地一片静穆。

    阿兰德大大的伸了个懒腰,打着哈欠道:“好了,又是全新的一天,都休息吧,两个小时后开始行动!”

    “是!”众人齐声应道。

    他们各自钻进自己的帐篷,开始养精蓄锐。

    阿兰德走到柳平面前,笑着说道:“你的刀法不错,跟谁学的?”

    “自己琢磨的。”柳平认真的道。

    “你能悟出这么厉害的刀法?”阿兰德惊讶道。

    “不算厉害,我发动这一招,必须浑身颤抖。”柳平无奈道。

    阿兰德略一回想,刚才果然是如此。

    浑身颤抖——

    才可以出招——

    这也太怪异了,而且局限性相当明显。

    他心中一松,失笑摇头道:“果然是年轻人,尽琢磨一些稀奇古怪的东西,算了,不说了,你也休息吧,两个小时以后跟随小队一起行动。”

    “明白。”柳平道。