全本小说网 > 黑莲花女配重生了 > 1036二更

1036二更

全本小说网 www.xqb5200.com,最快更新黑莲花女配重生了 !

    夫人不在意皇上和什么女人有染,难道还不在乎有人占了皇后娘娘的位置,到时候可是要……

    秦姑姑想想,好像也不用给皇后行礼问安,至于太子的位置,太子是凭‘势力’封位,夫人也不用太过担心。

    秦姑姑顿时觉得自己有些多余,她就不该担心。

    秦姑姑收了勺子,还喝什么,她们夫人喝露水就饱了。

    焦耳从外面走进来:“秦姑姑。”

    秦姑姑将碗放下,声音温柔:“怎么了?”

    焦耳看眼夫人,道:“夫人,有一封信。”

    项心慈低着头,手腕挥动,手中毛笔一气呵成,头也没抬。

    秦姑姑见状,上前将信接过来:“下去吧。”

    “是。”

    秦姑姑看信封一眼,有些惊异,这笔迹……

    “谁啊?”项心慈依旧看着笔下的画,对比着其中的变化。

    “好像是容公子……”

    项心慈看她一眼?在说什么。

    秦姑姑认得笔迹,莫世子、明大人,狄大人她都熟悉,说着拆开了手里的信看眼落款,果然是容度。

    项心慈本不想理会,她和容度有什么好说的,陈年旧事了,让人把信扔出去就是。

    但是项心慈突然想到什么,放下笔:“信拿过来。”

    “是。”

    项心慈扫了一眼开头,没什么耐心直接翻到最后。

    项心慈看完后冷哼一声,将信扔在一旁,重新拿起笔,目光不善。

    信纸折着,秦姑姑看不到信上的内容,有些不解容度能怎么气到夫人:“夫人……怎么了?”

    项逐元联系容度,估计谈的不愉快,容度联系了她,她难道觉得他们两人能聊的愉快,还是他觉得抓住了项家什么把柄,她会答应他什么要求。

    不过,大哥既然联系了她,估计要有动作。

    项心慈觉得眼前的画碍眼,扔到一旁重新画。

    “夫人……”

    “这封信的大概意思是说,我大哥有求于他,只要我肯与他见一面,告慰过往种种,他便成全我大哥。”

    秦姑姑目瞪口呆:“这……”

    项心慈才不管这些事,他爱成全不成全,不成全最好。至于她大哥,哼,这辈子明西洛比大哥得势的快,大梁也没有经过动荡的五年,无论是兵力还是手里的权势,明西洛更胜一筹,他大哥要想与明晰了抗衡,确实还有一段路要走,将容度这条路堵死了才好。

    堵不死都恨不得踩两脚,怎么会助他们一臂之力。

    项心慈突然又看刚刚的画顺眼里,结果摊开一看褶皱不堪,又随手扔在一边,她还是重新画吧。

    至于大哥与明西洛抗衡的路,她希望走得越久越好,但是谁又说的准呢,她大哥既然有了那心思,只会不断缩短两者距离。

    秦姑姑有些惊讶:“容公子也太……”

    项心慈沾沾笔墨:“能如何,我哥没搭理他,想直接威胁我一个妇道人家吧,我一个妇道人家懂什么。”

    秦姑姑激动道:“如果夫人不答应,世子岂不是和容大人都不可能合作?”

    “你以为梁国只有一个容家吗,文家当年就在和容家争海师的位置,没有容家还有别人,怎么会没有机会。”她担心也不是这个,至于容度这封信,在她看来就是笑话,她没兴趣为家族牺牲。

    “那容公子找错人了。”她们夫人才不会管这种事,他们两家爱合作就合作,不合作拉倒。

    “你看我这幅画怎么样?”

    “夫人,画功细腻,下笔有神,布局合理,天高水阔,当是不是名作。”

    项心慈笑了,觉得也有这种潜力。

    ……

    另一边,容度等到晚上也没有雅堂殿回信。

    她没有读懂其中的意思。

    还是不懂事情的重要性。

    或者,以为这是小打小闹,凭她自己的身份就能解决。

    容度皱眉,他是项家自保的最快办法,难道项心慈能看着项家灰飞烟灭。还是说她在跟他比耐心。

    容度笑了,决定再给她一个晚上考虑机会。

    毕竟——他不着急,等得起。

    ……

    乌云遮住月色,外面快要起风了,项心慈带着帝安用完膳,见林无竞还没有回来:“他今天怎么了,这么晚?”往常这个时间已经回来了。

    秦姑姑闻言欲言又止的看眼夫人。

    项心慈莫名其妙回视:“有话就说。”

    秦姑姑心想是您让说的:“回夫人,林统领已经回来了,但是林统领直接去宣德殿了,说……免得那么边来传。”

    项心慈闻言愣了一下,随即哭笑不得:“他到是自觉。”

    秦姑姑也很无奈,林统领也没有办法,回来了也会被那边传走,不如就不回来。

    “夫人,善行刚刚送来了两尾新鱼。”

    帝安立即想到:“舅舅。”

    项心慈拍拍她小脑袋,神色不屑于顾:“本宫又不缺鱼,善行呢。”

    “回夫人,在外面候着。”

    项心慈想了想,闲着也是闲着,林无竞又不是在家:“让他进来。”

    焦迎欢喜:“是。”

    一刻钟后。雅棠殿后花园的水池内。

    项心慈捏着手里的鱼竿,兴高采烈地等着善行鱼竿上的鱼上钩。

    善行被小姐挤到小姐的鱼竿处,正在为小姐重新放耳:“世子,有些情急,但是为了夫人好。”

    项心慈不接受善行说情:“钓鱼就钓鱼,说话做什么。”

    善行将鱼饵扔下去,不一会鱼线便动了,桶里多了一尾肥美的大鲤鱼。

    项心慈看着他再次放饵的举动,再看看自己,她刚刚就是从那边换过来的,没道理啊:“你是不是把鱼都带走了!”

    善行十分无辜:“要不再——换换?”

    项心慈见状,她换什么,她要把善行推水里去。

    秦姑姑无奈,善行看着最老实,但最是能气七小姐,不如善奇小哥总是哄小姐开心,就该把他推水里去,不是他使坏,满池鲤鱼怎么就不上钩。

    但看着两人玩的开心,秦姑姑忍不住笑了:“小心点……”善行至少靠谱。

    ……

    太皇太后与九王妃的事如火如荼的发酵着。

    刚刚能出门的贵夫人因此又烦恼起来,去关心房夫人是与太皇天后作对,去看太皇太后就是给九王妃添堵,闲暇之余竟然想,忠国夫人支持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