全本小说网 > 我的帝国无双 > 第九十七章 北事和商会

第九十七章 北事和商会

全本小说网 www.xqb5200.com,最快更新我的帝国无双 !

    皇家银行旁侧,便是保密局,这倒不是刻意如此,实在是巧合,保密局开署的时候,皇家银行还是摩西家族的产业呢。

    不过保密局公署,整日大门紧闭,谁也不知道这些秘密探员们在忙什么。

    当然,明面上的公署,主要还是因为有内府派出的财会审核小组在此办公。

    实际上,真正消息来往等等,暗地里的探员,便是保密局里的普通探员都不太清楚。

    银行后院罗马庭院后庭是凹形状的石楼建筑群,凹字正中,是雕像喷泉。

    这凹形二层石楼现今来说,就很有些宏伟了,也是庭院主人家族的主建筑。

    其实罗马共和国时期,因为罗马城人口越来越多,只能向高层扩展空间,四五层的公寓楼都有许多,这种公寓楼往往一层住着比较富裕阶层,高层住穷人,而且,很容易着火,一旦发生火灾,上层住户很难逃出去。

    犹太人兴建的这处也可以称为城堡的建筑就是真正贵族所居了。

    楼内共有大小房间一百多间,而且,现今豪宅,住宅基本还有城堡防御的功能,这处主楼也不例外,二层狭长的窗户,完全可以作为弓箭手的掩体射击点。

    房间的功能就比较丰富了,当然,主要是寝室、书房等等,面包房、榨酒房、厨房这类,这处豪华庄园都有另外的建筑,包括佣人房,一楼仅仅住女佣,男佣则要住在中庭的建筑群中。

    不过这处凹形楼的地下室有储存室,储存粮食面包干肉等等,也有储酒房,储存各种酒类,不过成排的木桶,同样可以盛放清水。

    这样便是被敌人围困或者遇到什么灾难瘟疫之类,只要能抵御住敌人进攻,瘟疫没带进来,最起码短期间内,有食物和清水供给。

    此刻,陆宁在二层礼拜堂改建的宽敞无比的书房内,正翻看保密局送来的秘密军情。

    是对整个罗斯公国的解析,洋洋洒洒十几页,保密局对罗斯公国的渗入及探查,终于见到了成效。

    现今来说,实际上,罗斯公国也可以看作十几个城邦联盟的集合体,也可以看做三大族群的集合体。

    以城邦来说,很多以城堡为中心形成的大城镇,都可以视作一个单独的城邦体,这样的千人以上的大城镇,或者说城邦体,有十几个。

    以三大族群来说,则可以看做基辅族群、诺夫哥罗德族群、波洛茨克族群。

    其中诺夫哥罗德族群在最北部,罗斯人先祖维京人最早登陆之地,可以看做后世的俄罗斯人,后罗斯人将首都迁徙到基辅,和当地东斯拉夫人融合,基辅族群,可以看作南俄罗斯人和乌克兰人的集合体。

    波洛茨克族群则血统纯正,属于没太被其他族群融合的一个东斯拉夫族群,也就是后来的白俄罗斯人。

    当然,现今来说,俄罗斯人、白俄罗斯人和乌克兰人,并不是后世那么泾渭分明,其实便是从后世,俄罗斯和白俄罗斯,也只是语言文化方面的区别,其区别甚至小于南俄罗斯人族群和北俄罗斯人族群。

    这三大族群,娶了拜占庭安娜公主并令基辅罗斯改信东正教的弗拉基米尔一世,主要统治基辅族群。

    诺夫哥罗德族群,或者说北俄罗斯人,已经渐渐和基辅离心,甚至有恢复北欧海盗议事制的想法,即诺夫哥罗德王公仅仅负责防御,由主教区和选举出的市长共同执政。

    现今诺夫哥罗德王公维谢斯拉夫,是基辅大公弗拉基米尔一世和最早的妻子之子,和父亲早就离心离德。

    波洛茨克族群,或者说白俄罗斯人,情况就更糟,现今王公伊贾斯拉夫,是基辅大公弗拉基米尔一世征服波洛茨克时,强奸的本地诺曼人公主生下的儿子,可能从小就见母亲抹泪度日,其对父亲满是仇恨。

    其实不仅仅这三大族群,基辅大公弗拉基米尔一世生了许多儿子女儿,在迎娶拜占庭安娜公主改信东正一夫一妻前,他可是号称有八百妻妾。

    这些儿女,许多被分封到大小城堡聚集区做王公。

    历史上来说,弗拉基米尔一世死后,诸子立刻陷入混战,虽然其中一子曾经杀死数个兄弟短暂统一过罗斯公国,但这个城邦联合体的分裂的趋势几乎不可避免,最终其分裂成了十几个小公国,或者说,分裂成了十几个城邦。

    直到后来蒙古人入侵,在基辅建立金帐汗国,罗斯人发展重心渐渐到了莫斯科一带,形成了后世的俄罗斯雏形。

    看着手里厚厚这摞保密局密报,结合历史上罗斯人发展轨迹,陆宁时而颔首,时而蹙眉,但渐渐的,对罗斯人,一个大体的想法浮现。

    哒哒,门被敲响,一袭黑白女仆围裙的丽芙妮端着茶盘走进来。

    陆宁看了她一眼,道:“娜塔莉亚不肯走对吧?”

    其实现今,已经不是娜塔莉亚肯不肯走的问题,娜塔莉亚家人,已经被赏了一笔钱,早就千恩万谢不再追究这个女儿的存在,权当死了而已。

    丽芙妮轻轻点头,雪白纤手,将茶盘里檀木茶壶、茶杯及茶点小心摆好在书桌一角。

    陆宁笑笑,“以后这些事,叫娜塔莉亚做就是,我已经和他们说了,以后你作为我的私人助理,帮我处理银行事务,你以后和副总管张逊,要好好合作。”

    丽芙妮再次点头。

    陆宁突然想起一事,道:“哦,今日商会有个活动,你和我同去。”

    现今自由城市和海滨之地,各行各业渐渐出现了自发的组织,也就是后来行会的雏形,现今主要是商人行会,名字用“兄弟会”、“联盟”等等。

    齐人没来前,西康港就是自治为主的城邦,大商人们组成了联盟,叫“切尔松兄弟会”,把持着西康港的商业贸易,想在西康港行商,必须得到切尔松兄弟会的准许,甚至开铺或者贸易的地点、价格,都需要兄弟会的准许,简单来说,就是西康港的商业垄断组织。

    齐人到后,命令这种组织需要造册登基,在其注册时,令其改名为“西康港商会”,原本,老摩西就是该商会会长。

    现今摩西家族瓦解,今日商会便是要重新选出领袖,是以,也邀请了算是承继了摩西家族产业的皇家银行参加。

    商会会议的召集人为热那亚商人朱利亚诺,这可不是陆宁在黑海港惩治过的热那亚威尼斯的小商人,据说,其家族是热那亚最强盛的家族之一,也是现今热那亚自治城邦的管理者。

    虽说热那亚城邦和威尼斯城邦真正强盛起来是借助了十字军东征带来的机遇,但现今来说已经不可小觑,尤其是威尼斯城邦,拜占庭帝国的海军,大部分都雇佣的威尼斯舰队。

    热那亚城邦虽然比不得威尼斯,但更具进取精神,历史上来说,可萨人对克里米亚的统治变得有名无实后,正是热那亚人来到黑海北岸,控制了克里米亚半岛的南部所有港口,齐人的到来,打断了其正常进程而已。

    所以,这位朱利亚诺,可以说,代表了热那亚城邦势力在克里米亚半岛的存在。

    齐人到来后,并没有将其驱逐,毕竟这里的政治商业军事等各种规则,都和中原截然不同,不能武断的一切都用中原规则行事,不然只能制造出越来越多的敌人。

    朱利亚诺召集商会,陆宁也准备去看看他想做什么。

    琢磨着又道:“你和朱利亚诺听说相熟,他人怎样?野心大不大?有什么优缺点?”

    丽芙妮淡棕美眸闪了闪,淡淡道:“他很傲慢,我和他接触并不多。”

    陆宁微微点头。

    ……

    朱利亚诺临海的庄园幽静美丽,陆宁从王宫城堡居高临下早就发现,和礁石海浪及绿木花圃完美结合起来的这座意大利庄园是临海建筑群中,除了镇西王宫外鸟瞰最为优美的一处所在。

    现今在庄园的大宴客厅,长桌两侧,坐着大商人代表,长桌很长,大商人代表有二十多位,在他们身后几步外,又站满了人,黑压压有百余人,都是商会的成员,整个西康港的小商人几乎都到齐了,人头攒人头,交头接耳的议论使得大宴客厅全是嗡嗡声。

    当然,他们中不乏手工业者,但现今还没有手工业行会,他们又大多售卖自己制造的手工品,自然而然归为商人群体。

    长桌主位上,坐着一位头发灰白的鹰钩鼻中年男子,自然便是热那亚人朱利亚诺。

    陆宁坐在左首第一位,在他身后,站着丽芙妮。

    雪白纱料衣裤的女吏打扮,暗红长发盘起美髻,戴了缀花小礼帽,更显艳美华贵,白裤下一双雪白薄薄蚕丝袜,浅跟水晶鞋中,柔美足踝和七彩趾甲油的诱人雪足纤毫毕现,这位犹太美少妇风情万种,整个宴会厅,好像都闪耀着她的丽色。

    她纤手拿着记事本和鹅毛笔,完全就是复古私人助理,现今来说,美艳而又前卫。

    陆宁也没想到她会打扮的这般漂亮,所选的衣服也极为得体。

    原本给她准备了华丽蓬蓬裙、皇家银行雇员制服等等,她不是后世人,但好像偏偏就知道私人秘书该怎么装扮,蓬蓬裙不免喧宾夺主她是女主人一样,银行制服又不能完全表现她作为私人助理和雇主的亲密关系,选的雪白衣裤,其实是内府女吏的一种服装,但画龙点睛的小礼帽又使得她区别于女吏。

    当然,现今之世,丽芙妮所穿服饰的布料、颜色、手工等等,已经是精美的不可方物,那华贵气息,扑面而来,从仆人来说,也只有中原皇室的服务人员,才能这般奢华了。

    会场中来说,很明显,便是大商人所穿服装,价值必然不如丽芙妮的服饰,更莫说他们家中的女子了,倒好像,摩西家族被查抄后,屈身齐人,丽芙妮的生活质量反而提高了。

    会场内小商人们,大多知道这位摩西家族第三代少奶奶的威名,但今次是第一次见,会场内嗡嗡声,超过半数可能都和这位少奶奶有关。

    这位少奶奶万种风情和华贵气息,令人不敢逼视,只能嘴里胡乱议论着,来平息心中被造成的震荡。

    丽芙妮却是神色如常,会场中不管是诋毁也好,赞美之誉也好,好像都和她没关系。

    朱利亚诺咳嗽了一声,会场中嗡嗡声立时小了,直到完全消失。

    这位热那亚商人在西康商界的地位可见一斑,以前便是老摩西,对其也极为敬重。

    朱利亚诺微笑看向陆宁:“文,你能来,我很高兴,我想,我们大家都是同样的期盼,我们商会,一直希望齐人能加入进来,毕竟现在,你们的小商人在切尔松的店铺越来越多,东海百行带来的东方商品,对切尔松的配额,我们也希望能和你们制定出一些条款,一些规则……”

    陆宁摆摆手打断他,笑道:“没有你们、我们之说吧,在座的,都是齐人不是,若不然,加入不了商会,而且,旅居在此行商的话,所缴税款可就不同了哦!”

    朱利亚诺微微一滞,随之笑道:“对,是我的失误,只是文你也该理解,我们接受自己的新身份,也需要一个过程。”还顾左右,又笑道:“我宣布一个好消息吧,我刚刚收到我的堂弟捎来的一封信,在热那亚,最近成立了市议会,我的堂叔斯皮诺拉先生,被选举为了热那亚的市长。”

    陆宁心下一哂,原来是斯皮诺拉家族,怪不得。

    至于朱利亚诺所说,实际是他的堂叔被选举为DUX,拉丁语中,为领导者、执政官的意思,在陆宁看来,就是热那亚自治市的市长。

    这个自治城邦,出现市议会,比历史上早了数十年,当然,城邦执政官的职务,一直就是城内贵族们推举出来,现今,只是更明确的制度化了而已。

    众人已经纷纷惊叹,恭喜朱利亚诺。

    朱利亚诺看向陆宁,微笑道:“以后,如果我们需要热那亚的舰队来保护我们的航路打击野蛮人和海盗,就更加方便了,我的堂叔也希望能和黑海省建立更密切的关系。”

    小商人又纷纷赞叹,虽然他们都没有商船,但售卖的货物,都需海运而来。

    其实不仅仅西康县,对黑海行省沿岸聚集区来说,如果不能近海运输,简直就是一场灾难,因为各聚集区有的长于农业,有的侧重贸易,有的为香料产地,一直以来,便需要海运调拨各种资源,包括大量的谷物运输,如果失去海运,那绝对是毁灭性的灾难。

    因为这些聚集区之间的陆路通道,甚为难行,大规模运输的话,需要大量人力物力,更不知道耗时多久,

    朱利亚诺如此倨傲,话语的意思,自然是因为齐人在黑海中,难以组织真正的舰队力量。

    黑海舰队短期内难以抵达,对西康县消息灵通人士,并不是什么秘密。

    陆宁本也没令保密,若不然,时间久了,本来说来的舰队迟迟不见踪影,更会谣言四起。

    看着朱利亚诺,陆宁笑笑:“好啊,我也期盼和斯皮诺拉家族的合作。”

    其实,虽说黑海省是准备雇佣威尼斯舰队或者热那亚舰队作为雇佣兵,威慑近海可能出现的野蛮人、真假海盗,但绝不是现今朱利亚诺隐隐要依靠他们的意思。

    在锡诺普,刻意进行了一场陆战,也是令拜占庭人知道,虽然齐人在黑海中没有强大的水师,但真要爆发战事,最终还是要上陆地进行真正胜负对决,所以,这小小半岛的齐人力量,也绝不允许任何人轻侮。

    “好吧,接下来,我们还是推举下商会的首领吧。”朱利亚诺笑着提议。

    众人自然纷纷认同。

    不出任何意外,朱利亚诺当选为了西康商会的新首领。

    接下来,又商议商会的章程。

    齐人到来后,已经废除了商会的执法权,比如需要商会允许才能摆摊、买铺行商这种。

    至于制定物价什么的,更有各级商税院在。

    至于原本商会武装,就更被解散了。

    现今的章程,主要是进行行业规范,比如“硝皮匠、桶匠和鞋匠所制作的东西,必须是‘公正’的;手艺工人用的木料、皮革和线,必须是‘实在’的;烤的面包必须‘公道’等等。

    陆宁一直倾听,很少发言。

    心中,却有些不豫。

    对这个行会组织,自己一直也没怎么重视,毕竟其原本垄断被打破,执法权、物价权、武装等等更全部剥夺,现今其存在规范自己行业也无所谓,强行取消可能会惹起风波。

    毕竟镇压摩西家族已经很容易令本地商贾们不安。

    自己并不想引起恐慌,将本地人吓得纷纷逃离。

    克里米亚半岛的运转来说,现今离不开大量的贸易,如果商贩仅仅剩下齐人,那就太糟糕了。

    但现今看,这商会,却成了热那亚人拓展影响力的存在。

    而且就说这些大小商人,最少超过二十个小商人被皇家银行减免了利息债务,但也没人感恩,这些人,都是热切支持朱利亚诺做商团首领。

    显然,骨子里,这些大小商人,可能都希望回到城邦自治模式,如此,他们每个人都能表达自己的意见,在城邦治理上发出自己的声音,有了参与治理自己家园的感觉。

    他们最不喜欢的,便是被大齐这样的强势政权来管理。

    但实际上,所谓自治真的好吗?不说现今所有名义上自治的城邦,还是被权贵们把持权力。

    哪怕到了后世,每个人有票投的民主治理就真的好吗?

    小到一个村庄,比如修一道水渠,可以令全村六成的人收入提高两成,但其余四成收入减少一半,靠投票决定的话,多半就会去修这道水渠,这种民主是最优解吗?

    【收集免费好书】关注v x推荐你喜欢的小说 领现金红包!

    大到一个国家,比如现今大齐,后世变得很强大,但民粹主义者越来越多,国家超过半数民众希望发动战争灭绝一个种族掠夺其资源,为了选票民粹主义者上台还要兑现竞选承诺,这也是民主吗?

    毕竟大多数民众,看得都是表象,在意的都是自己身边的利益。

    陆宁前世今生,还是觉得从下而上经过多年管理经验的精英治理更靠谱,而不是和政治军事经济完全不沾边的人物都能被选为一国首脑,当然,精英治理,权力架构还是需要平衡,执政公开,监督到位,完美的制度根本不存在,只能希望自己的后世子孙和继承人们,能做的越来越好。

    陆宁胡乱琢磨着,会议也渐渐进入尾声。

    新章程修改完成,朱利亚诺看向陆宁,又瞟了眼丽芙妮,微笑道:“文,我和老摩西家族,你也知道,我们以前关系很好,当然,对他用过高的利息放贷,我是坚决反对的,但不管怎样吧,我还是希望他们都有个好的结局,丽芙妮小姐,听说被你作为奴隶买了下来,我希望你能恢复她的自由,需要多少金钱,你可以做个数目,我尽量取筹集,一千金元宝够吗?”

    陆宁微微蹙眉,但还没有说话,丽芙妮已经淡淡道:“便是文先生放免我,我也自愿跟在先生身边为奴。”隐隐的,淡棕眼眸,是有些愠怒的。

    朱利亚诺提出的赎身价其实是很高的。

    金元宝,简称金元,就是大齐金币了,一元金币等于十个银币,等于十贯,万文。

    一千金元,就是万贯,一千万文。

    哪怕在中原,最上等美婢也不过几百贯钱。

    更莫说在黑海,这种奴隶来源极多的奴隶贸易中心之地了,斯拉夫处女奴,也不过几个银元,姿色实在美丽特异的话,可能会要几十上百个银元。

    一万个银元,绝对是天价。

    但很显然,朱利亚诺的言语反而惹恼了丽芙妮,因为他的言语无形中使得丽芙妮变成了可以用金钱衡量价值的货物,又是在这许多人面前,所以她才说出,自由身也愿意在陆宁身边做奴的话。

    朱利亚诺脸一沉,蹙眉看向她:“你以为你还是曾经联合诸多人推选了老摩西做商会首领之时吗?”看向陆宁,“文,你的奴隶,太没有规矩了,我们之间对话,她的影子本来都该远离,不如你开个价钱,将她转售给我,我要好好教训她,同时,我答应你,会促成热那亚保护黑海省航路的协议,你觉得怎样?”

    显然,他吃过丽芙妮的苦头,一直怀恨在心。

    陆宁笑笑,“朱利亚诺,丽芙妮小姐作为我的私人助理,我想,她的身份地位,还是要比你高一些的,另外,她可是无价宝,无论美丽的容颜还是聪慧的思想,怎么可以用脏脏的钱币来衡量?”

    朱利亚诺一呆,陆宁一直不太说话,他显然有些误判,以为这位齐人商业的官方代表,有求于他。

    陆宁站起身,朗声道:“西康商会,行省公署从即日起,派驻监事规范管理,丽芙妮小姐,便是省署聘任的第一任西康盛会监事。”

    在场人都是一呆,便是丽芙妮,也不可思议的看向陆宁,因为来之前,根本就没听说过此事。

    陆宁当然是临时起意,感觉到,这商会如果再不插手管理,很容易成为热那亚人的桥头堡。

    “文……,先生……”朱利亚诺艰难的吐出了敬称,又急急分辨道:“省署怎么能派出一名奴隶,监管我们商会?这太不合规矩了!”

    陆宁蹙眉道:“我的家奴,怎么就管不了你们了?说你们是人便是人,说你们是奴,你们不就是奴?!”

    会场内,突然就寂静下来,大小商人,大多怔怔看向陆宁。

    这话的意味太丰富了,齐人来此,一直并不是用占领军的面目出现,各种方略,也很呵护自由城邦原本的体制氛围,但说到底,齐人是从东方来的异族征服者,如果是默罕默德教派来此,可不是全部异教徒都变成奴隶了?

    陆宁懒得再理会他们,说:“走吧。”转身向外走,丽芙妮跟上。

    宴会厅前,几名黑奴巨人掀起轿帘,坐这些达荷美巨奴抬的轿子,比马车可稳当舒服多了,速度也很快,她们简直奔跑如飞。

    坐进轿子,丽芙妮突然说道:“您的言行举止,太粗鄙了些,对管理他们没有好处,我想,您也不想将他们都吓跑,对吗?”

    又道:“忠言逆耳,您莫生气。”

    陆宁笑笑:“你能和我说这些,看来,是准备真心帮我了。”又道:“如果你知道我的身份,那么,就不觉得我的话有什么问题了。”

    知道丽芙妮是指自己最后训斥所有人,自己是随口说了几句真话,本来就不必理会他们喜怒哀乐,亏大齐待他们不薄,甚至为他们减免债务,却没一个知恩图报的,所谓商会,简直就是潜在的自治复辟大会,他们议论一些敏感事务时,甚至不在乎自己在场,自己虽然名义上不是真正大齐官员,但这些人,也实在有些过分。

    且一方面,希望能从东海百行输入的东方商品中分到原始配额谋取重利,另一方面,又梦想回到自治城邦状态,好事儿都让他们占全了。

    西方人,有时候真的是比较自我,不会换从另一方角度考虑问题,现今,这种趋势已经有了端倪。

    看来克里米亚的移民,还要更多一些才好。

    想争取本地人的忠诚,付出和回报绝对不成正比。

    万户还不够,再来一个万户差不多。

    以后随着半岛的开发,再慢慢来,此间的中原人口,最后怎么都要七成以上。

    反正所谓的本地人,也不过是希腊时代西方开始的殖民,这里族群换了一茬又一茬,哪里还有真正的土著?

    马车里,陆宁暗暗计议着。

    那边,丽芙妮思索了一会儿,问道:“您的真实身份?您是什么身份?”

    陆宁看向她,笑道::“阿爹都不喊一声,还想知道我的秘密?”

    丽芙妮沉默下去,过了会儿,小声道:“不知道,我的父母,怎么样了。”

    “你到我身边后,他们应该就没事了,有人会安排好的,至少安稳生活没问题,你可以随时去看他们,他们应该还在老宅子。”陆宁随口说着。

    这也是常理,小德子肯定安排的妥妥当当了,毕竟成为自己身边之奴,家人只要不是十恶大罪,当然会鸡犬升天得到特赦,何况丽芙妮家族倒霉,也是因为受到摩西家族牵连,作为摩西家族的近亲被抄家而已,就算大部分财务不发还的话,最起码宅子会返还,也会发放足够他们近期生活的钱物。

    “啊,这样吗?”丽芙妮有些感到不可思议,淡棕美眸又瞥了陆宁一眼,“您不会骗我吧?我家人被赦免?我还能随时去看他们?”

    陆宁无奈,但看着她又期待又忧心忡忡担心期待落空的样子,童心又起,笑道:“当然不会骗你,不过有个条件。”拍了拍自己大腿,说:“来,坐上来我的话就是真的了……”

    丽芙妮呆了呆,淡棕美眸闪过丝无奈,又好笑又好气的样子,“我觉得,您说的话是真的了,所以,我也不用被您搂抱轻薄,您很骄傲,地位崇高,也不会因为我拂逆您,又去治罪我的父母。”

    陆宁笑笑,说:“你也很聪明。”掀开轿帘,看外间倒退如飞的长街景象。

    丽芙妮又幽幽一叹:“您甚至骄傲的,根本不屑于强迫我们,哪怕,我从您的眼神里能看出,您对我和娜塔莉亚,并不是没有想法。”

    陆宁笑笑,“也未必啊,我不是没强迫过人。”顺手放下窗帘,微微闭目养神。