全本小说网 > 玄门第一相师 > 第2769章 悲凄

第2769章 悲凄

全本小说网 www.xqb5200.com,最快更新玄门第一相师 !

    在周涛转身之后,王谦透过周涛的记忆可以看得到那巨山睁开了一双眼睛。

    那双邪异的眼眸,让王谦都是心下发寒。

    那是远超通幽境之上的存在,至于具体到了哪一步,王谦实力不够,也没有办法估算。

    “希望诸位能够尽早突破,玄门将无限量的供应丹药……”

    王谦说完之后,又重重地咳嗽了两声。

    “而我作为玄门的掌门……咳咳……”王谦说到这里之后,又艰难的咳出了两口鲜血。

    沈芙兰看到王谦咳出的这两口鲜血,虽然知道王谦很快就会有办法治好自己,依旧是心疼的眼中都冒出了水雾。

    更别提其他不明真相的女子,一个个全都是眼露无尽的悲泣之色。

    “王谦!”

    “王谦……”

    王谦看到他们那种伤心欲绝的模样,暗想自己是不是做的有些过了。

    不过,这个想法只在心头环绕了一秒钟,王谦故作艰难的说道:“为此我做了一个极其艰难的决定……”

    所有人都在看着王谦。

    疯道人重重的叹息了一声。

    “王谦……放心吧,为师会想尽办法保留住你的魂魄,将你封印在玉石当中,保住你最后的生机,只要有一线希望为师都会为你争取!”

    这是疯道人为数不多真情流露的时候,然而,王谦心底则是暗暗的腹诽。

    等一会儿一旦自己真的揭开底牌,这老家伙会不会追杀自己到天涯海角?

    “关于玄门的掌门一位……咳咳咳……”

    王谦又咳嗽了好几声。

    “师傅,我现在是不是可以正式的卸任玄门的掌门了?”

    其实对于玄门掌门一位,王谦并没有真的看在心上。

    实在是因为平常要处理的事情实在太多。

    而疯道人监理掌门的这一段时间,王谦可是乐得逍遥。

    疯道人点了点头说道:“可以……他没想到,自己的这个徒弟在弥留之际,仍就是想卸任掌门……”

    “这个担子……”

    疯道人都觉得自己有些太过于苛责王谦了。

    王谦在自己遭人陷害的时候振兴了玄门,而这个时候自己的这个徒弟唯一的一个愿望就是卸任玄门掌门。

    一时之间,疯道人只感觉到自己的心里有万只蚁虫在咬一般,十分的难受。

    玄门的其他人听到王谦这么说,也纷纷低下头去。

    玄一起身说道:“师父放心!无论玄门谁当掌门,我等尽心尽力的辅佐!”

    也在此时,王谦看向疯道人。

    最近两天时间不知道是不是王谦的错觉,疯道人似乎比以前苍老了一些。

    “师父,你还有没有什么话想对我说的?”

    “咳咳……”

    王谦又吐出了两口鲜血。

    不得不说从那个仙人遗蜕身上修的金蝉诀之后,王谦无时无刻不在排着身体内的污血,还有一些个神性精华。

    现在的王谦就像是一个筛子一样,灵力和灵气不停的往体外排。

    以往让别人闻风丧胆的纯阳之气,对于现在的王谦来讲,就像是有害毒物一般。

    这也使得王谦的气色越来越差。

    疯道人眼露心疼之色,说道:“王谦我早就说过,为师不会看着你死去,为师一定会帮助你!”

    王谦摇着头一脸的难过之色说道:“师傅不必再多说,我自己什么情况我自己心里清楚。我只想听……你有没有什么话想要对我说的?”

    这个时候,可是王谦为数不多能够套取疯道人秘密的时候。

    在以往,疯道人和王谦讲的全都是修真界的秘闻。

    这老家伙隐藏自己的实力,而且还有闲道人那一个极其恐怖的仇敌,都没有告诉王谦。

    疯道人深吸了一口气而后说道:“可能……还有一件事是你不知道的……”

    听到疯道人这么说,王谦马上就来了精神。

    “什么事?”

    王谦强行按压住自己心头的激动。

    疯道人深吸了一口气说道:“你的父母……很可能还活着……”

    “什么!?”

    疯道人这话音刚洛王谦愣在了那里。

    这一次没有任何表演的成分,一直以来疯道人都没有和王谦提过他的父母。

    没想到就在王谦几乎要陷入弥留之际的时候,这老家伙终于透露出了王谦父母线索。

    王谦强行的抑制住了自己心头的激动,深吸了一口气问道:“他……他们还活着?”

    疯道人点了点头。

    王谦则是彻底的傻了。

    “怎么可能……他们活着又能怎么样?当年把我扔在了破洛的道观门前转身就走,这个时候,即便他们穷困潦倒或者富可敌国又能怎么样,和我没有一分一毫的关系!”

    王谦很快调整好了自己的心绪。

    疯道人叹了一口气说道:“他们……也是迫于无奈,否则也不会将你遗弃。”

    “王谦不要憎恨他们,他们真的有苦衷。”

    原本王谦还想要让疯道人表白,真情实感的时候,大声嘲笑疯道人一番,说自己根本不会死,已经有了解救的办法。

    然而在疯道人说出这番话之后,王谦彻底的瘫在了椅子上。

    双目逐渐变得无神。

    没有一个孩子不会想念自己的父母。

    在王谦三四岁的时候曾经问过疯道人,为什么自己没有父母。

    疯道人说王谦是一颗种子长大的。

    等长大之后王谦懂得了很多,心底对于父母的印象也有过幻想。

    看到王谦怔住,疯道人骤然之间身形一闪。

    再次出现的时候,已经是在王谦的面前。

    “天圆地方,律令九章!封!”

    疯道人大喝一声,一张封印符直接贴在王谦的身上。

    “北极玄冰……听我号令……”

    疯道人手中连连的捏动咒诀,众人只感觉到自己身周的温度开始下降。

    沈芙兰见到这一幕,暗道不妙。

    “师傅!”

    沈芙兰连忙上前拦住疯道人。

    “师傅,你这是干嘛?”

    疯道人严肃的说道:“我要封印住王谦体内的所有生机!”

    “找不到办法绝对不会解开。只有这样才有机会能够解救他!”

    玄门的一众人纷纷露出了激动的神色。

    只要疯道人说,他们相信就有办法。

    然而,沈芙兰却是咬牙说道:“师傅……王谦……王谦他没事,他已经找到了解救自己的办法……”

    沈芙兰话音洛下,发现玄门的这个议事大殿当时就安静了下来。

    所有人的目光都在看向沈芙兰。

    苏酥有些难过的说道:“芙兰姐姐,你是怎么了?”

    “头脑发昏了吗?这种话也说得出来?”

    “王谦他现在都已经这样了,怎么可能还有救?”

    纪香川走到沈芙兰的身边,搂着沈芙兰的胳膊说道:“芙兰,我知道你也难过,但是难过的不仅仅是你一个人,你放心……我们没事的,不用这样劝慰我们,我会把伤害王谦的人一网打尽,让他们永世不得超生!”