全本小说网 > (快穿)天亮以后 > 第122章 守(一)

第122章 守(一)

全本小说网 www.xqb5200.com,最快更新(快穿)天亮以后 !

    从梦魇的世界脱身,卿然有种出了一身冷汗的感觉,入梦者的能力实在是太可怕了,她进入宿主的身体,竟然会受到一定的干预,若不是梦卿然原本就对这个弟弟的好友有着好感的话,恐怕她想要完成任务还没有那么简单。

    回到任务空间,卿然才发现,梦卿然竟然给她准备了礼物。

    “这是什么?”卿然看着躺在无缺手中,发着淡淡荧光的不明物体问道。

    “这是一个梦境。”无缺说道,卿然小心翼翼的接过他手里的东西,轻飘飘的,若不是看着它躺在自己的手上,卿然几乎不敢相信自己的手里有东西,这个被称作梦境的小东西,脆弱的仿佛一捏就会破碎,“有了这个东西,你可以制造一个属于自己的梦境,不过……”

    “不过如果我自己想要清醒过来,这个制造的梦境也就作废了对不对。”

    无缺点了点头,说真的,这个礼物真的没有太大的用处,不过聊胜于无,也是梦卿然的一番心意。

    卿然决定接下以后,手中的小光团便迅速的黯淡了下去,她只觉得掌心微微一痛,然后就有了一种身为梦卿然时候的感觉,但是她知道,这种感觉仅仅是相似,因为她只能够掌控自己的梦境,而且还只能够掌控一次。

    “对了,下一个世界是什么?”卿然问道。

    “独守。”

    ……

    “孤月,你要走了么?”

    “嗯。”

    “你什么时候回来?”

    “平息了叛乱就回来。”

    “要多久啊?”

    “大概……”孤月看着她期盼的眼睛,然后说道:“一个月吧。”

    他揉了揉她的头,说道:“你好好准备期末考试,要是成绩好,一个月以后我带你去妖界玩好不好?”

    “好啊!”她高兴的说道,孤月忍不住低头亲吻她明亮的眼睛。

    “我很快就回来。”

    ……

    “孤月,我上学要迟到了怎么办?怎么办啊怎么办,来不及了。”

    “真是麻烦。”

    “啊——”

    他将她放在学校没人的小树林角落里,用手拨了拨她被风吹乱的头发,说道:“好了,快去吧。”

    “孤月,你好棒啊!”她双手捧心一脸花痴的看着他,眼睛弯成了月牙,“好厉害啊,可不可以再来一次?”

    “好啊,”他说道,“下次要迟到了就飞慢一点让你感受一下好不好?”

    “啊——惨了,要迟到了,灭绝师太的课,我先走啦——”

    ……

    “孤月,我给你买了小鱼干,你看,是不是很棒?”

    “哎,你不是猫吗,怎么可以吃我的饭!”

    “给我留点红烧肉,诺,这一根青菜给你。”

    ……

    “哇,这是谁家的小猫,好可爱啊。”

    “你没有家吗?那你跟我回去吧,我会好好照顾你的。”

    “你冷吗,来挨着我睡吧,我睡觉很安分的,不会压着你。”

    ……

    “然然……我回来了。”

    “然然?”他打量着空空荡荡,地上和桌上已经积了灰的房间,心脏跳动的前所未有的激烈,他听得到自己的心跳声在胸腔里回响,“然然,别闹了,快出来。”

    “喂,你是然然的同学吗,你知道她去哪里了吗?”

    “你说什么,然然失踪了,不可能……”

    ……

    孤月推开门,他下意识的停顿了一瞬间,仿佛这样就能等着那个小丫头从房间的某个角落窜出来跳到他的怀里。

    然而等了许久,迎接他的依旧只有空荡荡的房间。他这才失落的想起,这个房间的主人,已经离开了很久。

    他坐在沙发上,用遥控器调开了电视机,电视节目停留在小丫头最喜欢的一个综艺台,上面正在放一个讲述人妖情缘的偶像剧,男主是她最喜欢的当红小花旦,用孤月的眼光看来,长的妖里妖气的,一点也没有男子气概。

    不过用小丫头的话来说,现在就流行这样的男生,若是孤月放得下身段进入娱乐圈的话,肯定比他还红。

    沙发上坐着一个一米多高的布偶熊,他伸手将它抓过来,然后抱在怀里,闭上眼睛,深深地吸了一口气,就好像小丫头还在身边一样。

    “阿月,阿月,醒醒,你怎么在沙发上睡着了?”

    有人轻轻推了推他的手臂,孤月不悦的睁开眼,眼角的花纹有红光一闪而逝,来人却仿佛没有感受到他的杀气一般,甚至用手戳了戳他的脸颊,然后笑眯眯的说道:“哇,阿月的皮肤还是那么棒,好羡慕啊。”

    “然,然然?”他看着来人,不敢置信的睁大了眼睛,随即眉头一皱,一柄长刀突兀的被他抓在了手里横在了来人的脖子上,“说,你是谁,为什么冒充落卿然?”

    “阿月,这是你的武器吗?”来人不仅没有被吓到,反而很兴奋的用手去抓刀身,他一犹豫,便把刀收回了空间里。

    “咦,刀呢?”

    “你到底是谁?”孤月皱紧了眉头,放在身侧的指头微微颤抖,随时都准备取眼前之人的性命,“谁给你的胆子?”

    “你啊……”来人看着他严肃的表情,“噗嗤”一声笑弯了眼睛,然后趁孤月发呆的时候扑到了他的怀里。

    他感受到一具柔软的身体紧紧地贴着自己,然后一个略带哭腔的声音响起:“阿月,我回来了。”

    “然然……”

    他的手略带犹豫,最后才缓缓落到了怀中人的背上。

    “落卿然,卿然,然然……”

    ……

    “哭得难看死了。”孤月略带嫌弃的说道,却一边动作温柔的将包好冰块的毛巾放在了卿然哭肿的眼睛上。

    仰着脖子靠在沙发上的卿然却只是笑眯眯的看着他,然后说道:“难看死了你喜不喜欢?”

    “不喜欢。”孤月毫不留情的说道。

    卿然嘴巴一瘪,作势就要哭出来。

    “怎么可能。”他在心底叹息一声,失去过一次,越是拿她没办法。

    卿然又如花般笑了开来。

    她缠住孤月伸过来的手,用脸颊蹭了蹭,说道:“我就知道阿月最喜欢我了。”

    “安分点,”他打掉她的手,“眼睛还肿着呢,待会儿痛可别跟我哭。”

    “怎么会哭呢,”卿然理直气壮的说道,“见到阿月我就忍不住想笑好么,才不会哭呢。”

    她眉眼弯弯,虽然眼睛还肿着,但却止不住笑意,孤月忍不住戳了戳她的鼻尖,说道:“嗯,我也想笑。”

    说着,他也微微弯起了唇角,这一刻,仿佛冰霜在瞬间融化,又仿佛花骨朵在一瞬间尽数绽放,卿然痴痴地看着,一时间眼睛竟然有些迷蒙。

    “怎么又哭了?”他无奈的说道。

    “才没有。”卿然嘴犟道,“明明是阿月的笑容太耀眼,闪花了我的眼睛。”

    孤月不去问她这几天去了哪里,不问她为什么突然出现,他无法忽视心里的恐慌,可还是想着能够与她在一起一天也好,半天也罢,总比她彻彻底底从自己的生命中消失,不留下半点痕迹,甚至连道别也没有的好。

    “阿月,你饿不饿啊?”卿然突然问道。

    自从落卿然走后,孤月对饥饿的感受度降低了很多,他的修为足以支撑他不用靠着进食来维持生命,不过当卿然问到的时候,他还是点了点头,有些委屈的说道:“饿。”

    卿然一下子被他的表情逗乐了,说道:“走吧,姐姐给你做饭去。”

    打开冰箱,卿然就愣住了,冰箱里被各种食材塞得满满的,而且不难看出,里面的食材都是最新鲜的,才放进去没多久。她转头看向孤月,后者弯起唇角,说道:“我不知道你什么时候才会回来,”他与她额头相抵,“但我知道你饿的很快,所以我给你买了很多的菜,这样你随时都可以做饭吃。”

    卿然“噗嗤”一声笑了出来,说道:“难道不应该是给我准备各种各样的零食吗?为什么是菜,还要我自己做。”

    “因为你说过,要自己做的菜,吃起来才有味道。”

    孤月常常不解,外面的菜和自己做的菜到底有什么差别,知道落卿然消失不见之后,他请来天下的名厨,都不能够满足他的舌头的时候,他才明白落卿然说的味道是什么。

    不是指对调料的掌控有多么的精确,不是指对火候的把握有多么的好,而是指那种感觉,家的感觉。

    落卿然的父母去世的很早,只给她留下了足够她无忧生活一辈子的遗产,所以她最渴望的不是金钱,不是名利,而是那种家的感觉,所以她几乎从不在外面吃东西,所有的食物都是自己亲手制作,因为对她来说,吃自己做的食物,才有家的感觉。

    卿然笑着白了他一眼,然后挑选了几样想要的菜进了厨房,孤月跟着走了进去,他自觉地接过卿然递过来的菜,只见他十根手指翻动,很快便将不要的部分去除,然后用水清洗干净放到了卿然顺手的位置,而这个时候卿然也将菜刀菜板之类的东西洗的差不多了。

    “阿月果然厉害。”卿然表扬道。

    孤月微微翘起唇角,高兴之情溢于言表,似乎完全没觉得一代妖王的能力用在择菜上面有什么不对的地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