全本小说网 > (快穿)天亮以后 > 第105章 力量(完)

第105章 力量(完)

全本小说网 www.xqb5200.com,最快更新(快穿)天亮以后 !

    “不!我带你走!”钦天元说道,“我是你师父,我能够保护你!”

    “爷爷说了,一日为师,终身为父,你是我的师父,你还给我烤肉吃,我要保护好你。”

    “你怎么那么傻!”钦天元觉得自己眼睛有些干涩,鼻头一酸,他一个大男人,家破人亡的时候没哭,现在却差点掉下泪来:“我是你的师父,理应是我保护你。”

    “我不会死的,你都说了我是高手嘛,怎么可能那么容易就死了呢?”

    “你先走,不要拖累师父,师父很快就来找你!”

    “不!就不!”卿然像个任性的小孩子反驳道,她本就是个年纪不大的小孩子,如今返祖之后心智更是跟着一并退化,钦天元的话根本听不进去,脑海里固执的只有保护他的愿望:“你走!我没能保护村民,我要保护你!”

    话音刚落,卿然又再度扑了上去,这一次,她不再是依仗着娇小的身形偷袭龙蟒,而是直接出现在了还在痛苦挣扎的龙蟒对面,以一种挑衅的态度,在和它对峙。

    见到伤害自己如此之深的人出现,纵然身上在痛,也难敌心头之恨,龙蟒张开血盆大口便扑了过去。

    卿然瞪大了眼睛,就在她已经闻到龙蟒口里的血腥味的时候,却见迎面飞来的龙蟒身形狠狠一晃,然后砸飞到了不远的地方,而钦天元的身形在灰尘下渐渐显现了出来。

    “不要——”卿然尖叫道,再度扑了上来,这一次她直接抓住了龙蟒的头颅,两只利爪深深地掐入了它的双眸,原来是龙蟒被扔出去之后,居然趁着烟尘的掩护,再度袭了过来。

    卿然和龙蟒厮打了起来,钦天元虽然不时的参上一脚,但随着卿然不断吸收龙蟒身上的力量,转化为自己的能量,她的实力越来越强,与龙蟒对战的速度越来越快。一个是上古时期的凶兽,一个是即将化龙的凶兽,二者所拥有的实力都不是这凡间能够拥有的,莫看龙蟒身形庞大,打斗起来却一点也不显得臃肿沉重,反而十分的轻巧灵活,而卿然更是仗着自身的体型和速度优势和它不断周旋。

    钦天元无奈的发现,二者的速度已经超出了凡界修士能够达到的最快速度,而他仅仅靠着身体的强度,已经无法跟上,在他眼中,一人一兽的速度就如同那闪电,他虽然能够看见闪电的形态,却无法捕捉。

    他从未如此憎恨过自己的实力被手上这混沌环所禁锢。

    “我想救她……”

    “我要救她……”

    “我必须保护她……”

    这是我的徒弟!

    我必须保护她!

    这样的信念在钦天元的脑海中生根发芽,很快便破土而出,迅速的在他脑海之中生成了一棵苍天大树。

    若他能够静下心来细细思考的话,会发现自己原本坚持的唯武至尚的武道已经破了,但他却没有时间去察觉这些细节,手腕上的混沌环明明灭灭发出七彩的光芒,当他再一次一拳打到龙蟒的身上的时候,只听见“咔嚓”一声。

    混沌环碎了。

    连天帝也没能够解开的混沌环就这么碎了。

    它就如同普通的手镯一般碎成了两截,随着钦天元的动作掉落在地上,黑漆漆灰扑扑的,暗淡无比,看上去就像是两块圆形的石头一般。

    钦天元却没去注意,他只是感觉到空空荡荡的丹田里仿佛又重新汇聚起了力量,他一拳打在龙蟒身上,不再是只能够将龙蟒庞大的身形打偏,而是能够像卿然一样,一拳就是一个窟窿的落在龙蟒身上。

    “轰隆隆……”天边突然响起了雷鸣之声,一朵朵乌云快速的汇聚到了龙蟒的上方,里面隐约能够看到有紫金色的劫雷在闪动。

    “卿然!快走!趁劫云还没有成型!”

    谁也没想到龙蟒竟然会在这个时候引来化形的天劫,想来是因为它先前屠杀的人太多,触动了天罚,从而提前引来了天劫。现在劫云还在储备当中,若是卿然和钦天元抽身离去还来得及,但若是迟了,劫云就会将他们两人的实力也算进去,钦天元的实力本就强悍,远远超过下界,而龙蟒化龙也是飞升中最为艰难的一种,劫云不可小觑,现在强强叠加,无异于是如虎添翼,可能在场的三个人里,只有钦天元能够凭借不死之身活下来。

    “轰隆隆……”

    卿然看着在头顶不断汇聚的劫云,无数片巨大的黑色云朵挤压在一起,旋转、压缩,越是中心的地方,越想是一个无底深渊,仿佛能够将人吸进去,隐约能够看到紫金色的劫雷闪烁其中,属于天劫的巨大威势扑面而来,几乎要将她压扁。

    “卿然,走啊——”

    轰鸣声下,钦天元的声音隐约传来,卿然却躺在地上,勉强动了动手指。

    她的皮肤呈现出不正常的红色,隐隐有鲜红的血丝浮现,她能够感受得到体内不断膨胀的力量,和不断被强化的*,以及多余力量无处宣泄在体内的撕扯。龙蟒力量对她来说,毕竟还是太强大了。

    卿然转头,看向了钦天元所在的方向,他正一拳将龙蟒打飞,后者再也没有能力与他对战,在与他分开之后,看了一眼天上的劫云,咬牙开始从身上拿出丹药吞服开始修炼,打算做最后的一搏,钦天元也不管此时龙蟒的动作,他全部的心神都扑在了卿然的身上。

    因为他发现从他开始和龙蟒正式交战开始,卿然就在那个地方没有动过,他不敢想,她是不是已经……

    看见她眼睛里还有光芒,钦天元才松了一口气,然而悬着的心并没有掉下来。

    两人目光对视,卿然极为艰难的在脸上扯出一个笑,和初见时一样,笑起来干净而又纯粹,让人无法忘却这个笑容。然后钦天元看着她转过头,闭上了眼睛。

    “轰隆……”

    黑色的劫云已经成型,而且里面隐约透着红光,钦天元心中一紧,他知道,这道劫云已经彻底成型,即使他现在将卿然送出去,她也逃不过天劫的追杀。

    一道手臂粗的紫金色劫雷试探性的劈了下来,钦天元猛地一跃,扑在了卿然的上空,用身体挡住了劫雷。

    “噼里啪啦——”

    劫雷劈在他的身上,发出了一阵与金属相撞的声音,他低头看向卿然,却见她睁开眼,淡淡的看着他。

    天劫的声音太大,太嘈杂,他听不清她说了什么,只能够隐约看见她的唇形。

    她皱着眉头,似乎是在说:“师父,我疼。”

    “卿然——”

    随着一声巨大的爆炸声,钦天元被弹出去老远,他看着原本卿然躺着的地方,已经只剩下一个黑漆漆的深坑。

    “卿然!卿然!徒弟!徒弟!”他疯了一般扑过去,然后却只看见深坑里,散落着无数的碎石,却没有他熟悉的人。

    “徒弟!徒弟——”

    ……

    如果他能够早点解除手上的混沌环,是不是卿然就能够活下来?

    如果他能够早点发现卿然身上的不对劲,带着她逃走,是不是她就能够活下来?

    如果……

    然而世间哪有那么多的如果。

    “师父,师父!二师兄回来了!”一群模样不过三四岁的小孩,一边嚷着一边迎着一个身形颀长,身负长剑的白衣青年走了进来。

    “咦,师父呢?”众人进了大殿,却没能够发现钦天元的身影。

    一个十三四岁的童子走了进来,说道:“师父去了后山,二师兄跟我来吧。”

    “卿予,前面带路便是。”

    此时,坐在石头上的钦天元,面前驾着一个火堆,上面烤着一只妖狼的肉,一只看上去娇娇小小,毛绒绒的白色小兽有些焦急不安的绕着钦天元转来转去,不时警觉的查看四周的环境,似乎害怕有人跟它抢夺架上的烤肉一般,两只黑溜溜的眼睛紧紧地盯着烤肉,隐约可以看到它在不断吞咽的动作。

    “卿卿,卿卿……”它不时站定在钦天元面前,两只前爪搭在他的腿上,仰起头“卿卿”的叫着,似乎是在询问他烤好没有。

    钦天元看向它的眼里满是宠爱,伸手揉了揉它的头,说道:“莫慌,稍等一会儿就好,都是你的,没人和你抢。”

    “卿卿!卿卿!”似乎是听懂了他的话,白色小兽兴奋的叫了起来。

    突然,它的神情变得警觉,目光锐利的看向了一个方向,那里渐渐有脚步声响起。

    “卿越见过师父。”一个清朗的男声响起,“幸不辱命,已将十万妖兽逐入密山之中。”

    “卿越回来啦。”钦天元说道,“做的不错,坐吧。”

    “是。”

    自卿越坐下,白色小兽的神情就变得很不安,带着敌意的眼神盯着他,让卿越不禁失笑起来。

    “吞天兽还是这般护食,我出去那么久,它吃了那么多东西,怎么也没见长高?”

    “吞天兽有饕餮的一丝血脉,吃得多长的慢本来便是正常的。”钦天元解释道,一边将手里烤好的肉递了过去,白色小兽双爪捧起比它身体还要大上十倍的肉,一口尖利的牙齿就啃了上去。卿越见怪不怪的将旁边的生肉递给了钦天元,让他接着烤了起来,“若是它能够真正成长起来,便是我也要让它三分。”

    卿越的眼里写满了惊讶,他万万没想到看起来如此不起眼的一只小兽,竟有如此可怕的能力:“师父怕是在说笑,天下有谁能够比得过师父?”

    钦天元摇摇头,眼里写满了回忆,他说道:“若是你大师兄能够活到现在,想必已经比我厉害了。”

    “大师兄?”卿越是钦天元收下的第二个徒弟,他跟在钦天元身边的时候,钦天元便是独身一人,只是告诉他上头还有一个大师兄,却从未讲过这个神秘的大师兄到底是谁。

    “你大师兄是真正的饕餮血脉……比这吞天兽……厉害多了……”

    “若是能过活到现在……”

    “是我痴妄了,哪来那么多的若是……”

    “如今天下混乱已经至尾声,你的作用也已不太大了,修为也到了你能够达到的最高峰,想不想要更进一步?”钦天元问道。

    卿越毫不犹豫的点了点头。

    钦天元将一个隐隐闪烁着七色光芒的手镯放在了他的手里。

    “混沌环?”

    “戴上它。”钦天元说道,“若你有一日,能够自行解开混沌环,那么你就能够站在我的高度……”

    “师父?”

    世间无人不知,这混沌环一旦戴上,再无摘下来的可能,而唯一一个摘下混沌环的人,就是眼前之人,然而他却从不轻易透露自己摘下混沌环的方法,只说是对武道的领悟到了一定境界,自然会明白。

    “这个混沌环,是你大师兄帮我摘下来的,有一日……你也会遇到一个帮你将混沌环摘下来的人……”

    “只是希望你不要明白的太迟,像我一样后悔……”

    若干年后,当钦天元建立的卿然宫拯救了世人,控制了妖兽在世间的活跃程度,过去妖兽横行大陆,几乎要取代人族身份的日子已经成为过去,快要被历史遗忘的时候,卿越在火山之巅,追着心爱之人一跃而下的时候,终于明白了钦天元当年话里的意思。

    武道的巅峰,不是极致的武力,而是守护。

    再强大的力量,如果没有了发挥作用的地方,也不过是废物。

    能够解开混沌环的,不是强大的力量,而是一颗想要守护的心。

    “我没能够守护住我想要守护的人,那么我替他守护他想要守护的这世间。”

    又过了很多年,没人再记得当年大闹上界的钦天元,所有人都只知道,一个叫做卿然的人,建立了卿然宫,就连卿越之下的弟子,都以为钦天元便是卿然。

    钦天元站在两人初遇的那个地方。

    “卿然你看,现在,你是大英雄了。”

    我实现了你的愿望,而你去再也看不到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