全本小说网 > (快穿)天亮以后 > 第98章 我的哥哥是变态(五)

第98章 我的哥哥是变态(五)

全本小说网 www.xqb5200.com,最快更新(快穿)天亮以后 !

    “我怎么会是疯子呢?”第一倾城带着疑惑的语气问道,狭长的凤目里带着不解的光芒,好像卿然说了什么奇怪的事情一样,他向后伸出手,“如梦”走了过来,将从脸上剥下的□□递到了他的手里,他将□□放在卿然的眼前,问道:“然然你看,这是不是你的如梦?”

    卿然转过头,不去看人皮上空洞洞的双目,却一不小心看到了已经摘下□□的“如梦”。

    “呕……”

    在递上□□之后又退回原位的女子,没有了□□掩盖的真实面容,已经不足以称之为是一张脸,肌肉和血管就这么大咧咧的暴露在外面,若不是卿然很肯定这张□□是真正的如梦的脸皮,她都要以为第一倾城拿到手里的□□是直接从她脸上剥下来的了。

    “你吓到然然了。”第一倾城转头不悦的说道,“如梦”立马跪了下来,浑身颤抖的趴在地上,第一倾城眯起了眼睛,神情有些不悦,似乎又想到了什么,挥了挥手:“看在然然的面子上饶你一面,滚。”

    他将手里的□□一并扔给了她,“如梦”身手敏捷的接过面具之后,都来不及放到脸上,便恭敬的退出了房间,还贴心的带上了门。

    房间里的光线一暗,第一倾城冰冷的指尖覆上卿然的面容,卿然只觉得浑身的寒毛都战栗了起来。

    她只要想到这只手刚刚才碰过一张真正的人皮,就忍不住觉得恶心,胃里一阵翻涌,然而想要吐却什么也吐不出来,只能干呕。

    “第一倾城,你想要做什么?”

    “做什么?”第一倾城挑眉,脸上出现了一抹奇异的笑意,顺着卿然的脸颊手指一直滑到了她的衣襟,轻轻一挑,便拨开了她扣得并不严实的衣服,露出了一大片雪白的肌肤,“你说呢?”

    “第一倾城,我是你妹妹!”卿然脸上出现了惶恐,眼里也闪过了害怕的光芒,她双手撑在身后,努力的想要拖动自己沉重的身躯躲开第一倾城,但她一个弱女子,腰下的部位都使不上力,哪里能有什么力气逃脱第一倾城的魔爪呢?反而让他脸上出现了更加兴奋的神情。

    “妹妹……对啊,你是我的妹妹……”第一倾城喃喃自语道,随即看着卿然,仿佛看到了极为美好的过去。

    “你出生的时候,小小的一个……”第一倾城陷入了回忆之中。

    ……

    第一次见到这个妹妹,是在十二岁,母亲传来消息说生了幼妹,天机老人劝他回家看看。

    他刚刚出生的时候,便被判为是克母的命格,于是被深爱着妻子的第一山庄庄主送到了天机老人处,于是他和父母的关系并不亲近,外出学艺十二年三四年才回来一次也是常态。

    他早就知道了母亲怀孕的消息,对于这个未来的弟弟或是妹妹,他本来是没有多少期待的,甚至隐约带着怨恨,因为他知道,自从他的命格被判做克母之后,父母一直想再生一个孩子,尤其是第一庄主,因为妻子对于被送走的大儿子满怀愧疚,常常以泪洗面,导致在产后本来就不算太好的身体日渐虚弱,所以第一庄主急切的想要再生下一个真正属于他们的孩子,来取代他的位置,只是不知道为什么十多年一直没能够成功怀上而已。

    就在他们都要认命的时候,却突然发现第一夫人怀孕了。

    ——第一卿然的到来绝对是意外之喜。

    当天机老人将第一山庄的信带给他的时候,他本是不愿意拆开的,因为写信的一般都是第一夫人,信里面会絮絮叨叨的写一些第一山庄发生的事情,说什么又梦到他之类的话,说实在的,年纪的小的时候,他很盼着她的信,因为信纸上面虽然尽是一些无关紧要的内容,但却让年幼的他在无极雪山上感受到了来自母亲的温暖和关怀。

    但慢慢地,他长大了,在无极雪山上一日复一日的学习、训练,过着几乎与外界隔绝的日子,偶尔回一次家,也格格不入像是在做客,第一庄主的冷漠和第一夫人过度的热情,都让他感觉不到家的温暖,所以渐渐地,第一夫人写给他的信,他也不太愿意看了。

    因为在他心目中,母亲这个概念已经渐渐模糊了起来,父母于他而言不过是一个符号。

    但不知为何,那天他带着天机老人转交给他的信回了自己的住所,鬼使神差般的竟然拆开了它,听说自己有一个妹妹之后,他的内心突然升起了一种好奇的感觉。

    妹妹,一个才出生的生命,连话都说不清楚,只会咬着自己的指头,咿咿呀呀的说话。

    到底是什么一个模样。

    于是他利落的收拾包裹跟着来接他的人回了第一山庄。

    回去的时候,恰逢过年,第一山庄里十分热闹,处处张红挂彩,人人脸上都洋溢着喜庆的笑容。

    不知是不是他的错觉,他觉得今年比往年要热闹的多。

    然后他见到了第一卿然,他明白了。

    “夫人原本是不乐意将小姐单独放在房间里的,不过庄主说怕夫人身上的病气过给了小姐,夫人也就没再阻拦。”

    “公子,这边来。”

    越往前走,第一倾城发现眼前的景象逐渐出现了变化,第一山庄早就覆盖着白雪,虽然有人清扫,但也只是扫出了能够走路的范围而已,不少地方为了美观,更是任由厚厚的积雪覆盖在上面。

    他们在走廊里快速的走过,能够一路欣赏到第一山庄园林里的雪景。

    但是现在,他却发现积雪居然在渐渐消融,越往前走,积雪越薄,一开始他的感觉还不太明显,但是到最后他都能够感受到温度在升高,而外在最明显的表现,就是他的眼前,已经出现了明显不属于这个季节绽放的鲜花。

    “小姐身体娇弱,如今天寒地冻的,小姐这身子骨明显经受不起,但若是直接烧炭火的话,即使是银碳,也难免有浊烟,庄主便修了这个暖房,地下有人不间断的烧火,暖气就通了进来。”管家解释道。

    小小年纪的第一倾城眼神一暗,第一庄主对他这个妹妹的宠爱与他自己做出对比,即使是过了那么多年,他对这对父母已经没有了多少期待,难免还是觉得寒心。

    但是当他推开门,看见躺在摇篮里的第一卿然的时候,他突然觉得,第一庄主做的这些事情都是对的。

    因为她值得。

    “你那么小,脸上肉嘟嘟的,咧着没有牙齿的嘴笑着,口水都流了出来……”

    “你的手也是那么小,你抓住了我的手指,你的手心软软的,暖暖的……”

    他在无极雪山上被冰冻的心,好像遇到了温煦的阳光,一下子就化了,在他心里流成了一滩的春水。

    他突然觉得,有一个妹妹,也是一个不错的决定。

    这是他在第一山庄待的最久的一次,久到第一庄主直接将他的东西扔了出去,然后对他紧闭上了第一山庄的大门。

    天机老人说过,他虽然克母,但并不是不能够见到母亲,只是一年母子在一起的时间,不能超过十四天。

    他当然舍不得走,不是为了那可怜的父爱母爱,而是为了他的妹妹,那个脆弱而又柔软的生命。

    所以他偷偷地又钻了进去,摸进了第一卿然的房间,甚至起了偷走她的想法,可是又想到,无极雪山上的环境不适合她的生存,才颓然放弃。

    但是心底却坚定了想要得到她的想法。

    “你是我的妹妹,只能是我一个人的……”他自言自语道,眼睛里一片疯狂,仿若陷入了魔障之中。

    “所以你就杀了爹娘?”

    “谁叫你只看得见爹娘,看不见我。”第一倾城清楚的记得,每当他和自己的妹妹玩的正开心的时候,只要爹娘一出现,上一秒还亲热喊着他哥哥的小不点,下一秒就会扑向那两个人的怀抱。

    他的不满已经很久了,忍上三年,已经是他的极限。

    “那如梦呢?如梦她是无辜的……”

    “她妄想带着你逃跑,就该杀。”此时,他终于毫不掩饰自己嗜血的本性。

    这才是真正的第一公子,能够以十五岁的年级以血腥手段收复第一山庄的第一公子,能够让恶人闻风丧胆的第一公子。

    这才是真正的他,嗜血而又残忍,为了自己想要得到的东西,可以不惜付出一切的代价。

    “现在你终于是我的了,彻彻底底是我的了……”他的手指狠狠抚过卿然的嘴唇,将她的唇瓣按压的失去了颜色,然后覆身而上,将她压在了身下。

    他冰冷的唇紧紧贴上,强制性的用舌头撬开了她的牙关,卿然闭上眼睛,然后一滴泪水悄无声息的渗入了发鬓。

    第一倾城,我说过,会让你不得好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