全本小说网 > (快穿)天亮以后 > 第97章 我的哥哥是变态(四)

第97章 我的哥哥是变态(四)

全本小说网 www.xqb5200.com,最快更新(快穿)天亮以后 !

    “不,爹娘,我不走……”

    年幼的第一卿然拼命的向后伸出手,她呼唤着的爹娘却连头也没回,只听见原本语气温柔的女子厉声说道:“走!快走!能逃一个算一个!”

    “不——”

    撕心裂肺的声音在空旷的山谷中响起,忠仆悟了她的嘴,第一卿然努力睁大了眼睛,看着眼前的一幕,双眼迅速汇聚起水雾,很快眼泪便如同断线的珠子一般落在了忠仆的手上。

    “小小姐,您要先活下去,老爷夫人那么厉害,一定不会有事的。”也不管她听不听得懂,忠仆不断在她耳边说道:“若您在那里只会叫老爷夫人分心,您放心,老爷和夫人肯定很快就赶过来。”

    “我乖,我乖……”第一卿然语无伦次的说道,“然然最乖了,然然不哭,然然不说话了,伯伯咱们快点走,不要拖累爹娘……”

    “爹可是第一山庄的庄主。是天底下第一厉害的人,没有谁能够打得过他,他一定会没事儿的。”

    “爹最怕娘了,娘比爹还厉害,娘一定能够打跑那些黑衣人的。”

    “然然乖,然然先回家,然然等着爹娘回来……”

    她反反复复的说道,不知是安慰自己,还是安慰抱着自己的忠仆。

    忠仆心中叹息一声,却也知道自己的老爷夫人归来的希望不大,毕竟若是能够全身而退,他们是绝对不会放心第一卿然一个人被单独带走的,现在他们不过是在拖着黑衣人,为第一卿然争取最后一丝的生机。

    ……

    “你骗我,爹娘才不会死!你是大骗子!”

    “伯伯,他不是我哥哥,他是骗子,他说爹娘死了。”

    “我爹那么厉害,他怎么会死!”

    ……

    “我要去拜师,你不给爹娘报仇,我自己报仇!”

    “我要出去,你别拦着我。”

    “啊——”

    卿然惊醒,四周陌生的环境一下子将她的警惕性提到了最高,她隐约觉得有一道视线注视着自己,转头,却看见高高的佛像正一脸威严的俯视着众生。

    她这才发现自己居然是在一个寺庙里面。

    她敲了敲脑袋,开始检索起第一卿然的记忆,第一卿然几乎没有出过第一山庄,不过此次来尼姑庵举行及笙礼之前,宁永裕抱着安全的想法,带着地图给她讲了半天若是遇到了特殊情况,如何从尼姑庵逃生,逃生的路线有哪些,尼姑庵附近又有哪些地方是可以去的。

    对应着脑海里已经有些模糊的地图,卿然此时能够想到的,只有一个地方。

    灵山寺。

    她想要起身,动了半天却发现自己仍旧停在原地,她一把掀开身上的毯子,试着抬了抬腿,才发现了异样。

    从腰部以下,她竟然是完全不能动了,仿佛瘫痪了一般,没想到会遇到这样的情况,卿然也是一愣。

    她不是没有遇到过身体不能够动的情况,在正邪那个故事里,身为月卿然的时候,她也因为重伤几乎全身瘫痪,但是二者的情形完全不同。

    月卿然全身瘫痪的时候,身边照顾她的是苏洛铭,那个看似冷酷,实则内心柔软,充满正义的男人,可是……卿然想到了自己从无缺那里了解到的故事。

    还来不及细想,门突然从外面推开,一道人影突兀的出现在了青石板铺就的地面上。

    卿然抬头看去,唇角带笑,如同春风一般的男子走了进来。

    “然然,感觉怎么样?”他轻声问道,仿佛在说着世界上最动听的情话,眼神专注,里面含满了关心,若是一般的女子,怕是早就沦陷在了他的温柔之中,卿然却只觉得从脊梁骨爬起了一阵寒意。

    “我的腿,我的腿为什么不能动了?”她问道,面带惶恐和不安,看向他的眼神里,有着希冀。

    而男子也如同卿然想的那样,出言安慰道:“放心,那是因为你运动过度驱动了体内的毒素,暂时封闭了双腿的穴位,所以导致双腿不能行动了而已,不必担心。”

    解决了双腿的事情,卿然转头四顾,这才有些惊慌的问道:“九王爷呢?怎么没有看到九王爷?”

    男子眯起了眼睛,眼中的光芒有些危险,却在卿然看向他的时候瞬间收敛了起来:“我从黑衣人手中救下你们的时候,宁兄已经昏迷不醒,现在正在厢房里休息。”

    “永裕怎么了,伤得重不重?”卿然急切的问道,随即眉头一皱,显得十分不放心的样子,说道:“不行不行,昨天我见永裕伤得很重,我必须亲自去看看,你带我去看他好不好?”

    “咳咳……”面对突然扼住喉咙的手,卿然瞪大了眼睛,眼中满是惊骇。

    “永裕?”上一秒还在笑着的男子,突然面无表情的掐住了她的脖子,嘴里呢喃出了这两个字:“什么时候,你们已经亲近到了可以互唤名字的地步?”

    “第一倾城,你发什么疯……”

    “发疯……”像是听到什么极为好笑的笑话,被唤做第一倾城的男子,突然笑了起来,只是笑容里却带着邪气,“你觉得我是在发疯,我就发疯给你看好了……”

    说着,他抓住卿然的脖子往后推,卿然顺着他的力道根本无法反抗的倒在了原本躺着的地方,就见他附身压了下来。

    “第一倾城,你做什么?”卿然有些恼羞成怒的说道。

    “你说我在做什么……”他直勾勾的盯着卿然的眼睛,让她有一种仿佛被野兽盯着的毛骨悚然感爬上了心头。

    突然一道灵光在她的脑海中乍现,她紧紧盯着第一倾城俊美的脸庞,却没有半丝欣赏的欲丨望,眼眸里反而爬上了恐惧:“那些黑衣人,是你,是你,对不对?”

    “你说什么?我不明白。”第一倾城仿佛一下子清醒了过来,脸上又恢复了先前的温和,只是压在卿然身上的身体却没有起来的趋势,只是笑着说道,看向卿然的眼光,像是在看不懂事的孩子,“那些黑衣人已经被我赶跑了,绝对不会再来。”

    卿然却从他的眼睛里读懂了他没有说完的话。

    那些黑衣人的确不会再来了——只要你别想着从我身边逃开。

    “是你!第一倾城,是你!”卿然突然剧烈的挣扎起来,用手拼命的推着第一倾城的身体,“我和永裕都被黑衣人打晕了,现在却在这里醒来,那些黑衣人一定是你派来的!”

    “你把永裕带去哪里了?你为什么要伤害永裕?”

    “呵,永裕,不过是一个才认识几天的男人。”第一倾城有些不悦的说道,“你就喊得这般亲近……”

    他猛地凑近,卿然推拒的手根本毫无用处,只觉得男人的呼吸已经喷薄在了她的脸颊上,两人的呼吸交杂在一起,卿然的脸一下子红了起来。

    “而我养了你十三年,你却连一声哥哥都不肯喊……”他微微皱着眉头,“你说,我要怎么惩罚你才好?”

    听到“惩罚”两个字,卿然一下子清醒了过来,上一次她听到惩罚,付出的代价是陪伴了她十四年的如梦。

    “变态,恶魔,你滚……”她歇斯底里的吼道,“你把永裕怎么了?”’

    “与其关心宁永裕那个男人,不如关心关心你自己吧。”第一倾城嗤笑道,用手挑起了她的下巴,然后低头在她的脖颈间嗅了嗅,随即很快皱起了眉头,“即使洗过了一次,还是能够闻到其他男人的味道呢……”

    “不过没有关系,然然,很快你就会是我的了,完完全全的是我的了,我等了十六年,终于可以完全占有你了。”

    “你说什么?”只听见卿然咬牙切齿的问道,“十六年?”

    她突然想起记忆里,第一卿然被宁永裕抱着带走时看到的画面,她浑身几乎是克制不住的颤抖了起来。

    “十六年……”她看向第一倾城,黑色的眸子里,是即将掀起如同潜伏着的巨浪一般的恨意,“十三年前,那些人是你……那些黑衣人也是你……”

    “呀,然然长大了,便聪明了嘛。”第一倾城没有否认,而是满眼喜悦的赞美道,“对啊……就是我……不然那两个碍眼的人怎么会消失不见……不然我怎么能够完完全全的霸占你……”

    “可是然然你一点都不乖,即使没有了爹娘,还是不肯亲近我这个哥哥,反而宁愿跟一个小丫头终日待在一起……”

    “你说那丫头有什么好呢?”

    “所以你就杀了如梦?”卿然问道。

    “怎么会?”第一倾城反驳道,“如梦可是然然你最喜欢的人了,我怎么舍得杀了她让然然伤心,我不过是小小的惩罚了一下然然而已,既然你出逃,总要有人付出代价……”

    “不过你看,如梦不是回来了么?”他起身,顺带揪着卿然的衣领,让她顺着他的力道坐了起来,她顺着他的目光看去,刚好能够看到站在两人不远处,低着头的女子。

    “抬起头来,让小姐看看,你是不是如梦。”

    “是。”几乎是顺从的,没有任何反抗的,女子抬起了头,诡异的是,与她沉静的语调不相符合的是,她的脸上竟然挂着一个灿烂的笑容,“小姐,你难道不认识如梦了吗?”

    卿然只觉得浑身的汗毛都战栗了起来。

    她当然认识如梦,也熟悉如梦的每一个表情,眼前的女子无论是声调还是神态,都和真正的如梦一模一样。

    可是她和如梦越像,卿然越觉得可怕。

    “第一倾城,你个疯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