全本小说网 > (快穿)天亮以后 > 第96章 我的哥哥是变态(三)

第96章 我的哥哥是变态(三)

全本小说网 www.xqb5200.com,最快更新(快穿)天亮以后 !

    出现的黑衣人越来越多,靠在宁永裕的怀里,第一卿然听得到他的心跳如鼓。

    按理说宁永裕身为宁国九王爷,功力深厚,即使抱着一个女子,也不应该如此轻易的疲惫,但事实上,宁永裕确确实实感受到自己体能在以不正常的速度下降,不过一刻钟左右的功夫,他便觉得体内的内里消耗了个七七八八。

    他的呼吸渐渐沉重,第一卿然说道:“九王爷,小女已经恢复好了,可以自己行动了,您将我放下来吧。”

    宁永裕到不扭捏,找了个合适的地方将第一卿然放了下来,她还没站稳脚步,一个踉跄,便被拉着往前跑去。

    尖叫声,打斗声,还有噼里啪啦燃烧的声音,在两人身后响起,宁永裕身边的人,尽数去拦截黑衣人为两人争取时间,甚至到最后第一卿然身边的如梦也留了下来,第一卿然被宁永裕拽着,只顾着埋头向前跑,视线也模糊了,胸口火辣辣的疼,张开嘴不顾形象大口大口的喘息着,却没有说过半个休息的字。

    她深深地知道,她和宁永裕向前走的每一步,都是由后面那些为他们抵挡黑衣人的属下的鲜血铺成。

    第一卿然下意识的回头看去,只看见原本是尼姑庵的地方,卷起了熊熊的火焰,点亮了一片漆黑的天空。

    “主上!”前方有人呼喊道。

    第一卿然只觉得身体被狠狠一甩,落到了一匹马上,宁永裕随之落在了她的身后,牵起了缰绳,双腿用力夹紧马腹。

    “架!”

    她听见身后还跟着几道马蹄声,想来应该是宁永裕留在这里接应他的属下,感受到冷风吹到面上,第一卿然终于恢复了几分清明。

    “我们是去哪里?咳咳……”她虚弱的声音响起,带着嘶哑,想来是奔跑的时候伤了喉咙,一股血腥味弥漫在了鼻腔之中。

    “现在尼姑庵已经不安全了,不知道这帮黑衣人是为何而来,第一山庄的防御强悍,我先带着你回第一山庄。”

    第一卿然心头不安,她艰难的摇摇头,说道:“不要,不要回第一山庄……”

    宁永裕却曲解了她的意思:“也是,若是黑衣人是有备而来,定然不会放过尼姑庵里的任何一个人,若是我们沿着原路返回的话,十有八丨九会遇到在路上的埋伏……”

    “不。”第一卿然打断了他的话,“十三年前,那些黑衣人,一样的……”

    “他们定是为了我而来。”

    第一卿然斩钉截铁的说道。

    “你一个弱女子,又没有什么武力,在第一山庄也说不上什么话,黑衣人怎么可能是专门针对你来的呢?”宁永裕劝慰道,“倒是倾城兄这些年来虽然收敛了不少,但是早些年却很是有些仇家,想必这些黑衣人是为他而来,不过倾城兄的能力你也是知道的,不必为他担心,他定然会平安无事归来。”

    “咳咳……”第一卿然剧烈的咳嗽了起来,鲜血染红了她身前的衣襟,她张张嘴,想要说话,却发不出声来。

    她再度感到自己好不容易恢复了一些的视线又模糊了起来,靠在宁永裕的怀里,身体随着马匹的颠簸无意识的晃动着,然而在她彻底失去意识之前,她身后之人比她先一步从马背上跌了下去。

    “主上!”宁永裕的属下惊呼了一声,然后快速的从马背上弯腰接住滑落的宁永裕,而第一卿然在他的巧劲下,身体往前一扑趴在了马背上,她尚且存着一些意识,生死关头知道紧紧地抱着马脖子,咬牙撑着不被甩下去。

    “第一小姐,冒犯了。”另一个跟随在宁永裕身边的下属说道,然后落在了第一卿然的身后,掌控了疾驰中的骏马。

    “宁二,主上的情况怎么样?”坐在第一卿然身后的人问道。

    “主上似乎昏过去了,我没问道血腥味,应该没有外伤,趁黑衣人没追来,我们找个隐蔽的地方躲起来。”

    “我记得前面有个山洞,山洞外是藤蔓,不容易被发现,我们先去那里!先看清主上的情况再做决定!”

    “轰隆”天上突然传来了巨大的轰鸣声,伴随着闪电照亮了整片夜空,四人三匹骏马快速的在山路上疾驰着,宁二和宁大快速的找到了隐藏在藤蔓下面的山洞,在拍走骏马之后,一人背着宁永裕,一人背着第一卿然,快速的钻了进去。

    “哗啦”,在两人刚刚钻进山洞的瞬间,身后是突然落下的瓢泼大雨,两人将身上背着的人放在干燥的地方之后,又回头将拉开的藤蔓恢复正常。

    宁二点着了火折子,微弱的火光下隐约能够看清山洞的环境,这应该是山里的动物废弃的洞穴,很是干净,洞里还有一个通道,不知道通向哪里,不过现在两人都没有前去探索的欲丨望。当下要紧的事情,是查看宁永裕到底出了什么事情。

    山洞里有些干柴,宁大在山洞隐蔽的地方点了个小小的篝火,确保这火光不会投到外面去之后,借着微弱的光开始查看宁永裕的情况。

    此时的宁永裕紧闭着双眼,面色苍白,额头不断的渗出冷汗,宁大面色沉重的搭上了他的手腕,原本紧皱着的眉头却一点点的松开来,面上的表情说不出的奇怪。

    “宁大,怎么了?”宁二问道。

    “主上不像是受伤了,倒像是中了迷药。”

    “迷药?”宁二惊讶的问道,宁大点了点头,他是用药的行家,宁永裕身上的迷药他自是一下子就看了出来,现在宁永裕这般模样,不过是因为他在中了迷药的情况下还不断催动自己体内的功力,以至于有些损耗过度罢了。

    “奇怪了。”宁二说道,“主上吃的每一样东西咱们都试过毒,若是菜里有迷药,怎么可能试不出来。”

    宁大也很是迷惑,不过现在明显不是追问这个时候,宁大说道:“主上虽然中的是迷药,不过他催动自己体内的内力难免损伤到了身体,这丹药先给主上服下去。”

    他将丹药递给了宁二,随即又走到了第一卿然的身边,宁永裕的没有什么大碍叫他放松了不少,在对着昏迷的第一卿然说了一句得罪了之后,宁大从身上扯下一块衣摆,隔着布料搭在了第一卿然的手腕上。

    这一次,他的眉头却是渐渐皱了起来。

    他索性扯掉布料,然后直接将手扣在了她的皓腕上,服侍完宁永裕的宁二走了过来,问道:“宁大,第一小姐怎么了?”

    “若是我诊断无误的话,第一小姐的体内有一种奇毒,平日里潜伏的很好很难被发现,但是一旦剧烈的运动便会被引发,现在第一小姐的症状,正是毒发之兆!”

    第一卿然身上的毒宁大想不出半点法子,只能够将身上补气血的丹药喂了她一枚,而宁永裕在服下丹药之后没有半分醒来的迹象,只是神色看起来轻松了许多,想来是丹药起了效果。

    “嗯……”一声微弱的嘤咛传来,却是第一卿然睁开了眼睛,她看清周围的环境之后,问道:“我们是否逃出黑衣人的追杀了?”

    “尚不可知。”宁大回复到,就在第一卿然打算多说什么的时候,外面突然传来了杂乱的马蹄声,宁大做了一个嘘声的动作,拿起了手中的剑,宁二小心翼翼的靠在了宁永裕的旁边,第一卿然也识趣的闭上了嘴巴。

    宁大小心翼翼的掀开一条缝往外看去,果然看到不远处出现了数十名黑衣人,他们走的是小路,估计黑衣人是根据马蹄的印子追过来的,不过现在雨这么大,想要判断他们的马究竟去了哪个方向,已经不太可能了。

    在黑衣人渐渐散去之后,宁大才算是松了一口气,想来他们也找不到这个地方,不过,就在他转头的瞬间,他看见了第一卿然瞪大的眼睛。

    ……

    突然出现的黑衣人,利落的打晕了宁二和宁大,在第一卿然惊骇的目光下,伸手在她脖颈间一点,随即她也沉沉睡去。

    第一卿然只觉得自己仿佛做了一个好长的梦,梦里,她又回到了三岁那年。

    “今天天气好晴朗,处处好风光……”

    “娘,然然唱得好不好?”马车上,她仰着头问道,坐她对面的女子伸手为她拢了拢耳边的头发,笑得一脸的慈祥,眼睛里满是宠溺。

    “好好好,我们然然啊,唱什么都好听。”

    “蓉蓉,你少夸她,这皮猴子,尾巴都要翘到天上去了。”外面传来了雄浑的男声。

    第一卿然看见小小的自己掀开马车里的帘子,对着外面骑着黑色大马的男子比了个鬼脸,吐着舌头:“爹爹胡说八道,人家明明唱得好,娘说得可是实话。”

    “这不要脸的样子,也不知道是学了谁。”坐在里面被唤做蓉蓉的女子嗔怪的看了外面的男子一眼,男子脸上便浮现了尴尬的笑容,他摸了摸自己的头,咧了咧嘴笑道:“随我,随我。”

    “爹爹不要脸!”小小的女娃娃嚷着说道,然后刚刚还满面通红的男子一下子黑了脸,睁着一双铜铃般的眼睛瞪着她:“小丫头,怎么对你爹说话……”

    “小心——”