全本小说网 > (快穿)天亮以后 > 第94章 我的哥哥是变态(一)

第94章 我的哥哥是变态(一)

全本小说网 www.xqb5200.com,最快更新(快穿)天亮以后 !

    无缺抿了抿唇,不再说话,他知道卿然的性格,说一不二,她既然不愿意与123言情主神契约,那么他再怎么说也没有用,勉强不得。

    虽然不管是他还是卿然可能都知道,和123言情主神签订这个契约,才是最好的办法。

    先不管能不能契约成功,可是一旦契约成功,那么卿然的生命至少有了保障,在做任务的时候不用担心自己的生命安全。

    “下一个任务是什么?”

    ……

    “梦儿,你为什么站在那里?门口风大,你过来。”第一卿然唤道。

    站在门外的人没有给她回复,她以为对方没有听到,提起裙子,正要走过去,却见门突然开了。

    “梦儿你进来,屋里暖和些……”

    “砰”的一声,站在门口的梦儿,就以一个奇异的姿势直挺挺的倒向了屋内,在接触地面的瞬间,只见她的四肢与头突然与身体分离,鲜血从伤口迸溅出来,洒的满屋都是。

    当然还有提着裙子一脸愕然的第一卿然。

    她感到有什么湿漉漉的东西从脸上滑了下来,伸手抹了一把,摊开手掌,鲜红一片。

    “啊——”

    刺耳的尖叫声划破夜空,惊醒了树上睡觉的鸟儿,扑棱的翅膀打破了夜的平静。

    厨房里烧火的厨娘却仿佛聋了一般,木然的将手中的柴火塞进灶膛,做着针线活的婆姨们面无表情,只是在同一片烛火下穿针走线,小小的屋子里坐满了人却没有丝毫说话的声音。起夜的下人提好裤子,没有灯笼,像只人偶一样沉默地走回了睡觉的地方。

    仿佛所有人都没有听见那一道声音,唯有通铺里惊坐起对视一眼又复而倒下蒙头而睡的人仿佛知道些什么。

    不,他们什么也不知道。

    这个府邸里的人,都是,都是看不见事物的瞎子,听不见声音的聋子,不会说话的哑巴,。

    “如梦教唆主子逃家,其罪当诛。”一道冰冷的男声仿若审判一般在重新恢复了寂静的夜空中响起,第一卿然颓然的跌坐在地,然后呆呆的看着眼前血腥的一幕。

    门又重新被合上,“啪”的一声惊醒了坐在地上的第一卿然,数百根红烛将房间里照的如同白昼,不时发出轻微的噼啪声,如梦的躯体安安静静的躺在门口,她的*已经被削掉了,只能从衣服判断她应该是扑倒在地的,四肢就散落在她的身周,倒是头颅因为是圆形的缘故,滚落的稍微远了些。

    地上铺着从西域带来的猩红色的地毯,此时却沾染了鲜血有些发黑,第一卿然手脚并用的爬到了如梦头颅滚到的地方,不顾肮脏将脸上满是惊恐,眼睛还睁得大大的如梦头颅抱在了怀中。

    “梦儿,梦儿……”她急切的呼唤着,伸手将如梦脸上凌乱的头发拨开,然后用手抚过如梦的眼睛,却发现无论怎样如梦的眼睛始终是睁着的,“梦儿,是我对不起你,我知道你心中有怨,梦儿,我一定不会放过那个禽兽,你放心,我一定会帮你报仇,我一定会亲手杀了他……”

    “梦儿,如果你在天有灵,一定要保佑我手刃那个禽兽,就是死,我也要拖着他下地狱……”

    她再度颤抖着伸手去抚如梦的眼睛,这一次如梦的眼皮轻轻松松的就随着她的手合上,她甚至觉得如梦的唇角似乎微微上扬,隐约有笑的痕迹。

    “梦儿——”

    第一卿然再也抑制不住内心的悲伤,放声而哭。

    从今以后,她将失去她生命中唯一的一抹鲜活的色彩。

    “小姐什么反应?”坐在书桌前的男子问道,房间里只有一根蜡烛,烛火并不太旺,只能隐约看清周边的事物,而男子的面容也不太清晰。

    “回公子,小姐说要为如梦报仇。”

    “报仇啊……”被唤做公子的人似乎是在笑,声音里听得出他的愉悦,“真是期待,小女孩的报仇是什么样的呢……”

    “第一倾城,我要你不得好死!”

    ……

    翌日,第一卿然是在温暖而又柔软的被窝里醒来,她猛地睁开眼,如梦满面惊恐的头颅仿佛就悬浮在她的面前。

    她转头,还是在她熟悉的那个房间里,西域来的猩红色地毯看起来依旧舒适,上面干干净净纤尘不染,仿佛昨日被鲜血染做黑色只是她的错觉一般。

    第一卿然叹了口气,看着被自己赤脚踩在下面的地毯。

    终究还是不一样的,就算第一倾城将她屋子里的地毯换成了与先前那块一模一样的地毯,但不是同一块就不是同一块,即使是由同一个人编织,即使是走了同样的工序,但只要不是同一块,就始终还是有差别,这些差别对于常人来说可能很难察觉,但是对于第一卿然来说,却是再明显不过,虽然不想承认,但却不得不承认,身为第一倾城的亲生妹妹,她和他一样,多多少少都有着些不同于常人的地方。

    “梦儿。”她唤道,一个娇俏的少女端着一盆水推门而入。

    “小姐,您醒啦?”少女笑起来眼睛弯弯,墨色的眸子仿佛盛满了星光一般璀璨,第一卿然看向了她和如梦一模一样的脸,点头。

    “嗯。”

    但她知道,陪伴了她十四年的如梦,再也不会回来了。

    “小姐,练琴的时间到了……”

    “好,走吧。”第一卿然的脸上扬起微笑,眼睛里一片纯粹,仿若昨日的事情没有发生过一般,但她知道,再没有足够的把握能够逃脱第一倾城的掌控的时候,她再也不会做昨日的傻事了。

    也再也没有一个人陪她犯傻,承担她犯傻的代价。

    新来的如梦惊奇的看了她一眼,似乎对她如此乖巧听话感到奇怪,张了张嘴,最后还是什么也没有问。

    第一卿然只是看着她笑,然后说道:“反正你跟过去也没有什么事情,你待在院子里就好,我一个人前去便是。”

    “是,小姐。”如梦乖巧的应道。

    第一卿然转身,头也不回的往前走去。

    看,这便是正版与盗版的差别。若是真正的如梦在这里,才不会管她说什么,定会上前来亲亲密密的挽着她的手,然后说:“小姐去哪,我就去哪。”

    “只要能和小姐在一起,去哪里我都高兴。”

    第一卿然再度扬起笑容,只是眼睛里却多了几分水雾的迷蒙。

    只要能和如梦在一起,我也是去哪里都高兴。

    如今,却是去哪里,都不会再高兴。

    ……

    有人劝第一卿然:“你不要老和你哥哥对着干,不管怎么说他都是你的亲生哥哥,做的一切都是为了你好,你现在不理解,长大后就会明白了。”

    “倾城公子的名号在江湖可是顶有效力的,你爹娘去得早,这第一山庄全靠你哥哥一个人支撑着,日后你若是嫁人,还要靠着你哥哥才能够在娘家有立足之地。”

    “小姑娘家家的,别总想着往外面跑,江湖,江湖是那么简单的事儿么?你个小娃子懂什么,若是没有你哥哥,你什么都不是,若是离了这第一山庄,你的日子怕是要过的凄惨的很。”

    若是在以前,第一卿然定会仰起头,一脸倔强地说道:“哼,我才不是手无缚鸡之力的小娃娃,若是让我一个人走江湖,我定然能够闯出一番事业来,不比哥哥差。”

    或者是皱着眉头说道:“行了行了,我知道,这第一山庄没了我哥不行是吧,我就该乖乖待在家里每日弹琴作画等着嫁人相夫教子是吧。”

    若她的回答是前者,劝她的人定会以一种看待不懂事小孩子的眼光看着她,若她的回答是后者,劝她的人定会责备道:“小小年纪就将嫁人的事挂在嘴上,也不害臊。”

    而劝说她的人,无非就是她和第一倾城的远方叔叔伯伯阿姨婶婶们,都是些远的不能再远的亲戚,除了大家都冠了第一这个姓以外再无联系,在第一家夫妇出事的时候无人问津两个年幼的孩子,只想着争夺第一山庄名下的财产,却又在学成归来的第一倾城以血腥的手段强制镇压下第一山庄,并且在江湖上打出名气之后,装作什么都没发生的样子来认亲。

    第一倾城对这些势利眼的亲戚倒是很好,只要是不太过分的要求大多都会答应,他虽然让他们满怀敬畏,可是他如今的温和,却已经叫他们快要忘了当初收复第一山庄时候那个满面鲜血,满脸戾气的白衣少年。

    而这些冠着第一这个姓的亲戚们,却是第一倾城允许第一卿然见得为数不多的外人。

    在他们眼中,学艺归来,手段强悍的第一倾城是第一山庄的主人,第一卿然自然是依附者,她不知有多大的荣幸才摊上了第一倾城这个哥哥,却不知好歹,整日想着外出闯荡江湖,所以每次第一倾城允许他们见面的时候,第一卿然总是会接受一波又一波的教训。

    但现在的第一卿然,已经学会笑着听完这些亲戚们说的话,然后说道:“是卿然年少不懂事,不懂哥哥的好,如今卿然会乖乖听哥哥的话的。”

    “哥哥做的自然都是对的。”

    她笑着说,却在心中将第一倾城全盘否定。

    终有一日。她要让这个人付出代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