全本小说网 > (快穿)天亮以后 > 第92章 loveyou(三)

第92章 loveyou(三)

全本小说网 www.xqb5200.com,最快更新(快穿)天亮以后 !

    “好了,棒棒糖分完了,你们去玩吧。”西尔维娅站起身子,说道,她脸上的笑容不多,即使有也是淡淡的,孩子们却很听话,各自拉着手跑开。

    “我从来不知道你喜欢小孩子。”谢允之走过来说道,的确,平时的西尔维娅,看不出来是一个对孩子有耐心的人。

    西尔维娅转头看向他,伸手轻抚着他的面容,他墨色的眼睛直直撞入了一片血红之中:“我的确是不喜欢小孩子,但是我喜欢你。”

    翡色的眸子到映出他的面容,里面没有太大的情绪波动,仿佛仅仅是在陈述一个事实而已。

    西尔维娅转过头,又很快恢复了平时的神态,她眉头微挑,问道:“亲爱的,你还记得我们第一次见面么?”

    谢允之点点头,那是改变他命运的时刻,不管过去了多少年,他也依旧记忆如新。

    虽然福利院在西尔维娅的赞助下几番修缮,已经有了翻天覆地的改变,但是两人相遇时的后门依旧是在那个熟悉的地方,甚至连从外面探进枝条的一棵樱花树,也没有多大的改变。

    此时正是樱花盛开的季节,时而不时有淡粉色的樱花花瓣从空中旋转着飘落,小小的后门用一把大锁锁着,钥匙在格兰朵嬷嬷那里,除非是遇到什么紧急的事情,不然不会轻易打开。福利院的后门在一个很隐蔽的地方,平日里很少有人到这里来,不过福利院的孩子倒是都知道这里,毕竟热爱探险的他们早就将小小的福利院摸了个遍。

    当年的谢允之因为是唯一的一个东方面孔,加之体弱多病,个子又小巧,性格也不算开朗,所以身边几乎没有什么朋友,当别人扎堆一起玩的时候,他最喜欢做的事情,便是在这扇小小的铁门边一坐便是一个下午,通过这扇铁门看着在他心中属于外面的天空。

    然后遇见了西尔维娅。

    ……

    “你是谁?”西尔维娅看着坐在铁门边的小小少年问道,他双手抓着栅栏,以一种近乎渴望的目光看着远处即将坠落的夕阳。

    西尔维娅看懂了他的渴望,他渴望的不是美景,而是离开这个地方的自由。

    “你是谁?”十三岁的少年并没有被西尔维娅的美貌所迷惑,而是十分警惕的问道。

    “我是路过这里的人,听见这里的歌声,就过来了。”

    “是吗,他们在唱歌。”

    “他们?”西尔维娅疑惑不解的问道,“这里还有别的人么?”

    “这是一家福利院。”谢允之很有耐心的解答道,“今天是唱歌的日子。”

    “你没有去唱歌么?”西尔维娅好奇的问道。

    谢允之有些低落的摇摇头:“他们说我会亵渎了上帝。”

    “那你可以唱给我听么?”西尔维娅笑着说道,她自然的坐了下来,学着谢允之的样子倚靠在铁门上,“我不信仰上帝,你可以唱给我听。”

    “真的?”

    “当然。”

    少年轻灵的歌声悠悠地在山野间响起,西尔维娅闭上眼睛,静静地聆听。

    “你唱的很好。”

    “谢谢,还有你的眼睛真漂亮。”

    “你不害怕吗?”

    “为什么要害怕呢?”那双琥珀色的眼睛直直的看着她,“我还是第一次看见有人的眼睛像是红宝石一样。”

    “如果这样呢?”她咧开嘴,从唇角冒出两颗锐利的尖牙,细细观察着少年的表情,却见对方一愣,然后呆呆的伸手摸上了她的牙齿,像个痴汉似的说道:“好可爱……”

    “哈哈……”西尔维娅保证这是自己自出生以来笑得最开怀的一次,当她笑起来的时候,谢允之一愣,随即面色通红有些尴尬的收回了手,他也明白过来自己的行为的确是有些冒犯了:“对不起,对不起,我不是故意的,我只是第一次见到这样的牙齿,觉得太可爱了……”

    “真是一个可爱的小男孩。”西尔维娅如是评价道,暮色已经渐渐压了下来,她不能再在山上久留,“小男孩,告诉我你的名字,我们还会再见的。”

    “谢允之,我叫谢允之。”

    “好,我记住了。”

    “你叫什么名字?”

    “你再见我之日,便会知道……”

    ……

    谢允之看见西尔维娅突然轻笑起来,好奇地问道:“西尔维娅,你想到了什么?”

    西尔维娅摇摇头:“没什么,只是想到了一些过去的事情。”

    谢允之也仿佛被她唤起了回忆。

    “自我们第一次见面以后,我便一直待在那个地方,希望能够第二次遇见你,可是不论阴晴,还是刮风下雨,我等了整整三个月,都没能够再等到你的出现……”

    “后来格兰朵嬷嬷给我们讲圣经的时候,讲到了该隐的故事,我才发现你应该是一只吸血鬼。”

    “我听他们说,吸血鬼的寿命很长,所以他们为了能够寻找人生的乐趣,常常会去各种各样不同的地方,但是却很少停留在哪里……”

    “当时我想,也许再也见不到你了……”

    却没想到,三个月后,他在后门被前来寻人的格兰朵嬷嬷找到。

    “谢允之,有人专门来领养你。”

    福利院里,长的越可爱,身体越健康,年龄越小的孩子被领养的机会越多,像谢允之这种已经十二三岁,身体又有疾病,更是一个东方人的孩子,是很难被领养出去的,格兰朵嬷嬷甚至已经做好了谢允之在福利院里待到十八岁便直接出去工作的打算,没想到今日却有人指名道姓的说要领养谢允之。

    前来领养的是一个黑衣男人,面容严肃,看上去有些吓人,谢允之被格兰朵嬷嬷带出去看见他的时候,内心甚至是有些害怕的。

    这便是他未来的养父么?

    “允之,你不要害怕,加特勒先生虽然看起来不怎么温和,但却是一个很好亲近的人。”格兰朵嬷嬷安慰道。

    被唤做加特勒先生的人很少说话,从头到尾只是在必要的时候开口说几个字,在办完领养程序之后,谢允之便被他带到了车上,他什么也不敢问,也不知道这俩黑色的轿车会停在哪里,所以当车窗外出现一座古堡,而加特勒恭敬的拉开车门的时候,他也只是拘谨的下了车,像个受指挥的傀儡娃娃一般。

    直到端着红酒的西尔维娅从落地窗边转身,他才明白过来到底发生了什么事情。

    “小男孩,我说过,我们会见面的。”

    “没想到,一晃过去都那么多年了,当年的小男孩,”西尔维娅笑着转身,看向身边的人,用手比了个到自己胸口的高度,身为吸血鬼,又是西方人,西尔维娅有着西方女子的高挑与挺拔,所以当年十三岁的谢允之,虽然不算矮,但也不过是恰恰好达到了西尔维娅的胸口而已,“已经长到那么高了。”

    “而你却没有任何的变化。”谢允之说道,“还是和当年一样,可爱又令我着迷。”

    “怎么可能没有变化呢?”西尔维娅轻笑,摇摇头,说道:“十三年的时间说长不长,说短不短,对于我漫长的生命来说,不过是弹指间的一瞬,可是对于和你在一起的我来说,却像是一生。”

    “血族的领地里,虽然有着很多的城堡,但大部分都是空的,他们的主人要么是死了,要么是游历在世界的各地,而如果没有遇见你,这座城堡可能再过几十年,都不会有我的踪迹。”

    “因为你我开始愿意在一个地方停留,愿意去重复相同的日子,愿意不再去寻找那些所谓新鲜的东西。因为在你身边的每一天,对我来说都是新鲜的,与众不同的,与过去的日子不一样的。”

    “感谢我有这个荣幸让你为我停留。”谢允之不知道应该说些什么。他只能够低头,轻触她的唇瓣。

    西尔维娅却像是受到了鼓励一般,勾住他的脖子,将他的头往下压,加深了这个吻。

    谢允之听见自己的心脏,正在剧烈的跳动的厉害。

    “砰、砰、砰……”

    西尔维娅的手攀上他的胸膛,她锐利的指尖隔着一层薄薄的衬衫从胸口的肌肤划过,一道如同触电般的感觉传遍了他的全身。

    “西尔维娅……”他听见自己的低喃,声音嘶哑。

    西尔维娅已经露出了尖牙,他下意识的也想要伸出尖牙,却突然想起自己现在还只是一个普通人。

    他一愣,在他愣神的功夫,西尔维娅已经收回了眼睛里的□□,身为吸血鬼,面对自己心爱之人的挑逗,不论男女都实在是很难压抑住那种发自的本能的冲动,幸而西尔维娅的理智还在,知道两人的时间不多,没有多余的功夫浪费在缠绵上。

    谢允之却是有些茫然。他有些呆呆的伸手捂住自己的胸口,那里还在剧烈的跳动,频率快的仿佛要跳出他的胸腔一般。

    他感受到一股股的血液快速的泵向全身,他感受到一股股像是电流一般的东西在他的周身流转,他感受到仿佛有什么奇妙的东西在他的脑海之中破土而出……不知为何,他突然想起了他杀死西尔维娅的那一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