全本小说网 > (快穿)天亮以后 > 第63章 为母(三)

第63章 为母(三)

全本小说网 www.xqb5200.com,最快更新(快穿)天亮以后 !

    “你们都说做错事情的是对方,到底谁错谁对呢?”卿然森冷的声音在房间里响起,纳兰冷凝和傅沉戚一下子清醒了过来,两人立马嫌恶的推开了对方。

    傅沉戚没有一丝怜香惜玉之心,纳兰冷凝的脸上身上都是淤青的伤痕,眼角更是肿了一大块,双颊通红,上面巴掌的痕迹清晰可现。

    但傅沉戚也不好过,从地狱里爬回来的纳兰冷凝下手时一点也没有顾及这位曾经的情人,指甲狠狠地朝着他的身上抓去,尤其是脸上的三条抓痕,几乎贯穿了傅沉戚整张脸。

    “是她,是她害得你,她还想害纳兰夫人。”傅沉戚指着纳兰冷凝说道,没有丝毫犹豫的将她曾经在耳边私语的计划说了出来。

    纳兰冷凝狠狠地瞪向了傅沉戚,没有人比她更了解纳兰卿然,纳兰卿然极为重视亲情,甚至超过了对爱情的重视,所以那日被纳兰卿然发现她和傅沉戚的奸丨情的时候,她虽然心中慌乱,却笃定纳兰卿然即使对她有所不满感到失望,但也绝对不会对她下手。

    若不是傅沉戚惊慌过度直接害死了纳兰卿然,她是很愿意将纳兰卿然留到最后慢慢折磨的。

    但现在傅沉戚直接向纳兰卿然暴露了自己对纳兰倩云的杀心,纳兰冷凝心里就没了底。

    果然,卿然的眼睛突然转来看向了她。

    被那双似是雾气,又似是黑洞的眼睛盯着,不论是谁身上都难免起了一层鸡皮疙瘩,更别说本就心虚的纳兰冷凝,她只觉得一颗心被一根细细的头发丝悬挂在了半空之中,随时有可能落入万丈深渊。

    她在心底恨死了傅沉戚,她恨他不顾两人往日的感情,她恨他在生死面前一个劲的把她推向死的那一边。

    纳兰冷凝的心思百转千回,无数个念头如同闪电般从她脑海中滑过,却又被她一一摒弃,她知道下一步若是自己走错,很有可能就是万劫不复。

    “然然你相信我,我是爱你的啊……”

    傅沉戚的话并没能够吸引到纳兰卿然的注意力,而他的目的本来也不在于此,他巴不得纳兰卿然的心思全部放在纳兰冷凝的身上,这样他也好找机会逃跑。

    浑身连同牙关都在打着抖的纳兰冷凝却突然抬起了头,伸手指向了傅沉戚:“姐,这个男人从来没有爱过你,他接近你只是为了谋夺纳兰家的财产,他早就打算杀了你和妈。”

    卿然将目光转移向了傅沉戚。

    傅沉戚怨毒的目光几乎可以将纳兰冷凝刺出一个洞来,不过她并不在乎,只是冲他弯了弯唇角,露出了胜利者的笑容。

    “然然,你相信我……”

    “然然,我们在一起那么多年,难道你还感觉不出我的真心吗?”

    “然然,我最爱的人就是你啊……”

    “放屁!”纳兰冷凝啐了一口,“他最爱的人只有他自己。”

    卿然一点点的向傅沉戚靠近,后者甚至能够感受得到她身上湿润的水汽,仿佛顺着空气蔓延到了他的身上。

    傅沉戚只觉得自己的每一口呼吸都极为的艰难,肺部剧烈的抽疼着,太阳穴突突地跳得厉害,以至于他说话的声音都带着抑制不住的颤抖。

    “然然,我对你绝对是真心的……”

    “真心?”卿然疑惑的反问了一句,冰冷的手抚上了傅沉戚的脸颊,尖锐的指甲从伤口滑过,被纳兰冷凝抓出的伤口仿佛被撒了一层盐一般剧烈的痛了起来,此时的光线过于暗淡,而房间里又没有能够让傅沉戚看到的镜子,所以他并不知道自己脸颊的尚酷已经开始发黑,“我怎么没看到你的真心呢?”

    “我、我怎么会骗你呢。”傅沉戚牙关咬得吱吱作响,“我对天发誓,我绝对是真心爱纳兰卿然……”

    “我对纳兰冷凝不过是玩玩而已,她一个捡来的女儿,不过是个消遣调剂的玩物而已。”

    卿然满意的看见纳兰冷凝的脸色变得铁青,收回心思一点点的靠近了傅沉戚。

    她湿冷的头发落在他的脖子上,傅沉戚颤抖的更加厉害,像个筛子一样。

    “誓言这种东西呀,最为不可信了……”

    “要不,你让我看看你的心,是不是红色的?”

    “你把胸腔打开,我只看看,不摸也不拿,如果是黑色的,我就捏爆它……”

    傅沉戚立马双手抱胸,猛摇着头说道:“不要不要,然然你要相信我,我真的是爱你的。”

    “那就让我看看吧……”卿然笑着说道,面上的表情妩媚动人,“要是你的心是红色的,我就把你的胸口给你缝回去……”

    “对啊,傅沉戚你不是说你最爱纳兰卿然了吗,给她看看你的心又如何?”

    纳兰冷凝毫无同情心的说着风凉话,此时她和傅沉戚已经不再是利益共同体,两人面上和谐的关系已被撕破,甚至在生死攸关的局面上成了敌人,所以即使两人面临着同样的处境,她对于傅沉戚也是幸灾乐祸多于感同身受。

    “不、不要……”随着卿然的逐渐靠近,锐利的指尖渐渐沿着脖子滑到了他的胸膛,他甚至已经能够感受得到尖爪刺入皮肤。

    “求你,求你……”傅沉戚跪在地上拼命的磕着头,“然然,一日夫妻百日恩,我们好歹也相处了六七年,我求你不要杀我……”

    “谁说我要杀你了?”卿然疑惑的反问道,收起放在傅沉戚胸前的手,轻轻勾着自己耳边落下的长发,她笑得令人胆战心惊:“我只是想要看看而已……”

    “我不摸,也不碰,仅仅是看看而已……”

    “你这么怕给我看,里面装的不会是一颗黑心肝吧!”

    傅沉戚已经被吓得有些神志不清,只知道一个劲的磕头,卿然难免觉得有些无趣,转头看向了纳兰冷凝。

    “凝儿,你也让我看看好不好……”

    “不、不、不要,”纳兰冷凝疯狂地摇着头,身体拼命的往后退,扯住了落在地上的被子裹在身上,只露出一个头一双眼睛盯着卿然,“姐,姐,我是你妹妹啊,我是你的亲人啊……”

    “妹妹?”卿然玩味的反问道,脸上的表情略带讥讽,“你抢走我未婚夫的时候怎么不记得我是你的姐姐?”

    “姐,姐你听我解释。”纳兰冷凝眼珠飞快的转动,“姐,我早就知道傅沉戚不是个好人,我勾引他是为了你啊!”

    “你看,他伪君子的真面目是不是暴露无遗……”

    “你们两人都说是为了我好,但现在我已经死了……”卿然说道,“你们其中一人一定说了假话……”

    “你们其中一人的心肝肯定是黑的……”

    “不然,我两个都打开来看看好了,把红心肝的留着,黑心肝的捏爆……”

    “不!”自卿然出现之后,傅沉戚和纳兰冷凝第一次达到如此统一的答案,他们互相指向了彼此,“说谎的人是他(她)!”

    卿然突然轻笑了起来,她悠哉悠哉的在半空中翘起了二郎腿,看着两人黑暗中的视线如同闪电一般噼里啪啦的交锋。

    窗外突然穿来了鸡鸣之声,卿然眉头一皱,抬起左手在指尖燃起了另一簇鬼火。

    “既然你们都说彼此说谎,不如我们来做一个有洗好了。”

    “你们之中无论是谁证明了对方的心肝是黑的,我就可以让谁继续活下去。”

    “一旦谁被发现是黑心肝,藏在你们身体里的这两团鬼火,随时都会将你焚烧成灰烬,甚至包括灵魂。”

    “怎么样?”卿然问道。

    傅沉戚吞了吞口水,纳兰冷凝几乎是瞬间便有了答案。

    “我愿意。”

    “我、我也愿意。”

    这是两人唯一的活路。

    “那好,游戏开始!”卿然打了一个响指,突然消失不见。

    鬼火消失,两人的世界很快陷入了无边无际的黑暗之中,但不过片刻的功夫,周围又亮了起来,两人这才发现窗外已经破晓,天边的旭日正在徐徐升起。

    纳兰冷凝没有任何犹豫的立刻穿衣,甚至来不及整理自己肮脏的身体,脸上的伤口也没时间处理,抓起包就飞快的往楼下冲。

    傅沉戚也差不多是这个表现,两人不约而同的都没有选择坐电梯,而是沿着楼梯飞快的往下跑。

    一层一层又一层,十三层楼像是永远也下不完一般,就在两人浑身惊出一声冷汗的时候,突然发现前方已经是安全出口。

    悬浮在公寓上空的卿然缓缓将摊开的手握成拳,戏弄两人并不是她的最终目的,她是要两人精疲力尽,最后互相残杀。

    黎明的出租车还很少,体力更为厉害的傅沉戚先一步跑出了公寓大门,直接拦了出租车报出地名离开,后出来的纳兰冷凝只能够看着出租车扬长而去的背影大骂一声贱丨人。

    下一辆出租车不知何时会到,纳兰冷凝心一横直接拎着鞋子就开跑,这个地方离她自己住的地方还有很远,而遇到下一辆车不知还要多久。

    但若她知道傅沉戚此时的处境,就会觉得自己有多么的幸运。

    上了出租车的傅沉戚终于松了一口气,一转头却发现带着帽子的的出租车司机在出租车的后视镜里并没有脸,正在驾驶出租车的不过是一整套正襟危坐的衣服。

    他瞬间惊出了一身冷汗,他用力开门,却发现门被锁死了打不开,他想要争夺驾驶座的控制权,却悲哀的发现这座城市为了出租车司机的安全,驾驶座设置了保护的栅栏,他只能任由这辆诡异的出租车将他带向未知的远方。

    他眼神绝望的看向了窗外,凌晨没有喧嚣的城市美得能够入画,却冰冷而又残酷。

    “你要带我去哪?”