全本小说网 > (快穿)天亮以后 > 第40章 正邪(三)

第40章 正邪(三)

全本小说网 www.xqb5200.com,最快更新(快穿)天亮以后 !

    画面在小姑娘一声声凄厉的呼唤中褪色成为黑白。

    苏洛铭只觉得心里闷闷的有些疼。

    白雾散开,他发现自己眼前的场景又发生了转换。

    这是在一条深巷之中,阳光只能照亮三分之一的青石路,潮湿的墙壁上爬满了绿色的青苔,一道有些破烂的门扉半掩着。

    “不要,不要——”

    “我不要接客——”

    门突然被人猛地撞开,一个看上去只有十一二岁的小姑娘跌跌撞撞的跑了出来,她赤着脚,雪白的玉足踩在黛色的地面上,身上的衣服凌乱,领口被大大的扯开,脸上的妆容花成了一片,教人看不清她的面容。

    “别让她跑了。”门里接二连三的跑出了一个又一个的彪形大汉,小姑娘本就是慌不择路的逃跑,连方向都没分清楚,很快便被逼到了巷道的死角。

    “这小娘皮生的倒是好看,怪不得有人出一千两银子买她的初夜。”

    “谁说不是呢,妈妈说了,这可是未来的摇钱树。”

    “跑,怎么不跑啊……”

    小姑娘吓得一屁股坐在了地上,双手撑着地一个劲的往角落里躲。

    “求求你们,求求你们放过我。”

    “我还小,我才十二岁。”

    “等我回了家,我一定叫爹娘拿钱给你们的。”

    “回家?”像是听到了极为好笑的事情一般,几个大汉对视一眼,哈哈的笑了起来,“呸!进了李妈妈的窑子还想回家,小姑娘的白日梦还没醒吧。”

    “哈哈哈……”

    几个大汉一扑而上,像捉鸡仔一样将瘦弱的小姑娘抓了起来,一人将手中的帕子塞进了她的嘴里,一人用麻绳困住了她的手脚,然后将她夹在了腋下,几名大汉淫丨笑着伸出手亵丨玩她的身体。

    “这小娘皮的身子真是娇嫩。”

    “嘿,虽然咱哥几个没出钱,但比那徐少爷还要先享受到。”

    “呸,那个死胖子,不就是仗着家里有点破钱吗?瞧他那得瑟的样子,总有一天老子要整个麻袋打他一顿。”

    “嘿,听说徐少爷在床上可有些手段,越是烈的姑娘他越喜欢,我看这小娘皮怕是要吃些苦头了。”

    “唔……唔……”小姑娘不住的挣扎,摇着头,眼泪如同断线的珠子一般从眼眶滑落。

    苏洛铭怔怔的望着几名大汉从自己身边经过,白雾再次聚拢,他闭上眼,那双带着眼泪,满是绝望的眼睛,就出现在了他的面前。

    “啊——”一道痛苦的叫声穿过白雾刺透他的耳膜,苏洛铭垂在身体两侧的双手情不自禁的紧紧握成拳头,根根青筋暴起,他只觉得心脏仿佛都在颤抖。

    突然一阵清风吹来。

    “姑娘,外面风大,您当心着点身体。”

    “无妨。”一个熟悉的女声响起。

    他转过头,一艘画舫渐渐从白雾里驶了出来,一袭红衣的女子倚靠在船头,风扬起她墨色的头发,她未染粉黛,却依旧明艳得不像话。

    “蔷薇,你看这镜湖的风景,可是别有一番趣味?”

    苏洛铭看着女子转头,眼中一闪而过一抹惊讶和喜悦。

    “呀,玉华快看,前方那位姐姐好生漂亮。”一个清脆的声音响起,另一艘画舫渐渐清晰,镜湖的风景也缓缓在苏洛铭眼前展开。

    他看见自己站在另一艘画舫的船头,看着女子轻浮的装扮,皱起了眉头。

    “姐姐,你好漂亮啊!”梳着飞仙髻的蓝衣少女脸上的表情天真而又烂漫,眼睛里写满了赞叹。

    “姑娘也很漂亮。”红衣女子轻笑起来,嘴角微扬,看向蓝衣少女的眼里有着说不清道不明的喜悦。

    “蔷薇,这不过是个妓子而已。”苏洛铭听见自己说道,红衣女子的面上有一瞬间出现了尴尬的表情,不过随即又掩盖了过去。

    他闭上眼睛,强压下翻涌的心绪,只恨不得冲上前去将那时的自己痛打一顿。

    “妓子又怎么了?”蓝衣少女不悦的反驳道,苏洛铭看见她仰着头气势汹汹的说道,“做妓子是人家自愿的么?哪家清清白白的姑娘,愿意做妓子这个行当?”

    “玉华,你说是不是?”她转头问站在她身边执着玉骨扇轻摇的男子。

    男子自是宠溺的点了点头。

    “蔷薇说得对。”

    “蔷薇?”女子提高了声音说了一句,有些惊喜的看着蓝衣少女,细细地打量着她,眼里渐渐有了泪意。

    “姑娘认识蔷薇?”执着玉骨扇的男子按下了扇子,戒备地问道。

    红衣女子摇了摇头,抬手擦去了眼中的泪花:“我只是想起了一个故人。”

    “姐姐也认识叫做蔷薇的人吗?”蓝衣少女好奇的问道。

    红衣女子看向她的目光十分柔和,点了点头:“我的妹妹也叫作蔷薇,看你的模样,应当和你差不多大。”

    “你的妹妹去哪里呢?”蓝衣少女问道,话一出口,见红衣女子有些怔愣的表情,她反应过来自己似乎问了一个错误的问题,“姐姐对不起,我不应该胡乱打听你的私事的。”

    “没什么。”红衣女子的神情有些怀念,“当年我家被人灭了满门,唯有我和妹妹侥幸活了下来。”

    “我只记得妹妹被一个尼姑带走了,如今却不知道她去了哪里。”

    “不过知道又怎样呢?如今我已是自身难保,若她生活如意,自然是好,若她命运多舛,我也无能为力,不过是多一个人干着急罢了。”

    “而且我如今的身份,怕是要污了她的名声。”

    “漂亮姐姐。你别担心,你的妹妹一定好好的活着呢。”蓝衣少女出声安慰道。

    苏洛铭看见自己脸上出现犹豫的神色,然后开口问道:“姑娘可是十年前明月山庄的大小姐?”

    红衣女子一愣,随即笑了起来:“没想到如今居然还有人记得明月山庄。”

    “明月山庄?”蓝衣少女惊讶的长大了嘴巴,“那、那……”

    执扇男子按住了蓝衣少女的手,让她将到嘴边的话又吞了进去。

    “明月山庄……我都快要忘了呢……”

    苏洛铭听见女子轻叹,明明她的眼睛里,是揉碎成了星光的怀念。

    她在想家、在想她的亲人、在想曾经的一切……

    那双看似凉薄的眼睛里,是浓郁到化不开的悲伤。

    ……

    “娘,娘,你等等我……”

    女子的声音将苏洛铭唤醒,他睁开眼,才发现自己竟然坐着就睡着了。

    身前的女子紧紧闭着眼睛,手在半空中无力的挥舞着,似乎想要抓住什么。

    她身上的伤口因为她的动作裂开,鲜血渗了出来。

    他凝视着她苍白的面容,突然想起了梦中那个明媚的女子。女子望向天空的目光,渐渐和卿然坠下悬崖时的眼神重合。

    只是前者多了几分悲伤,后者多了几分绝望。

    不管梦里的事情是真是假,他对她难免多了几分的怜惜。

    “娘,你别走,我是然然啊……”

    “爹,我是然然,我真的是您的亲生女儿……”

    苏洛铭按住她的手,避免她再次将身上的伤口撕裂,女子却突然剧烈的挣扎起来。

    “不,不要——”

    “求求你们,求求你们放过我。”

    “啊——”她猛地睁开眼睛,眼中的绝望和仇恨让苏洛铭一惊,下意识的就放开了对她的钳制。

    “啪”

    “滚!”她瞪着一双眼睛看着他,手上力气一点都不弱的甩到了他的脸上。

    做完这一切她又跌回了地上,大口大口的喘息着,额头上的冷汗涔涔的往下落。

    苏洛铭被打的一愣,眼前满脸伤口狼狈不堪的女子突然和记忆中那个挣扎着的小姑娘重合了起来。

    “抱歉。”他说道。

    “呵,应该说抱歉的人是我。”卿然说道,“我不过是个千人骑万人压的妓子,被苏大捕快看上,可是我的荣幸。”

    苏洛铭看到,她的眼角有晶莹的水珠滑落,渗入了她的鬓发里面。

    “对不起。”苏洛铭突然有些后悔,后悔自己曾经用这天下最恶毒的语言重伤过她。

    卿然恍若未闻。

    沉默了许久,苏洛铭才再度开口道:“你要好好活着……”

    卿然脸上的笑容讽刺而又悲凉:“苏大捕快不是巴不得我早点死吗?”

    苏洛铭一时竟然无话可说。

    “我当然会好好活着,我的仇人还未死,我的大仇还未报,我怎么可能比他们先死?”

    她的笑容残忍而又纯净:“我要让他们身败名裂,我要让全天下的人都知道那些人是衣冠禽兽,人面兽心!”

    “我还要亲手割下他们的头颅,献祭在我父母的坟前。”

    苏洛铭没有阻止她把话说下去,而是侧过头,不去看她脸上的表情。

    天色还未亮,晨光都没出来,火光照耀下她的脸色在一点点的苍白下去,眼睛里的神彩也在一点点的暗淡。

    他们两人都知道,也许卿然再也等不到亲手报仇的时候。

    “苏大捕快,你不是一向最维护你的律法么?怎么不说话了。”她嗤笑道。

    “对不起。”他只能说这三个字。

    “有什么可对不起的呢?”

    “你从未对不起过我。”

    她说道。

    “对不起我的是这世人,是这世人偏颇的心!”

    “我只恨,我再也等不到能够手刃仇人的那一天。”

    她的声音突然小了下去:“我好恨……”

    “月卿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