全本小说网 > (快穿)天亮以后 > 第34章 男帝(一)

第34章 男帝(一)

全本小说网 www.xqb5200.com,最快更新(快穿)天亮以后 !

    “她一直在后悔,后悔太早放弃了乔慎渊,后悔没能够等到乔慎渊醒悟的时候。”

    “所以在发现有人准备伤害乔慎渊的时候,她的身体反应比我的意识还要快了一步。”

    “你懂吗?”她看向主神,主神一愣,她脸上却浮现了一抹嘲讽的笑容,“你什么都不懂。”

    “你自己的真心呢?”主神问道。

    “我的真心?”卿然面上出现了一抹疑惑的表情,似乎想到了什么,她将手放在胸口,里面有一颗红色的心脏在不急不缓的跳动着,血液从那里被泵入全身,“它死了呀?”

    “你不知道吗?”

    “在阿谨死的时候,它就跟着死了。”

    主神一愣。

    卿然倒在沙发上,闭上了眼睛。她今天,不应该说这么多的。

    ……

    “皇上——”

    “皇上——”

    “皇上——”

    凄厉的哀号声此起彼伏,震得卿然脑门都疼了。

    “吵什么,朕还没死呢!”一道虚弱却不减威严的声音从龙床上传来,跪在下方的宫人侍卫就看见她们已经气若游丝眼看就要不行了的皇上,慢悠悠地坐了起来。

    一抽一抽的疼痛从心脏传来,里面仿佛有一只小虫在钻来钻去。

    不,不是仿佛。

    “滚出去。”卿然吼道,跪在龙床下的众人用袖子抹着脸连滚带爬的出了皇帝的寝宫。

    卿然喘得有些厉害,贴身的小侍将一个软枕垫在了她的身后,她靠坐在了上面,对小侍摆了摆手。

    “你也下去吧,把皇后叫来。”

    想到系统交代的任务内容,卿然开始有些后悔凭着心意骂了主神一顿,现在明显是被穿小鞋的节奏。

    ……

    凤卿然,凤天皇朝的女皇。也是这个故事里的女主角之一。

    她十四岁即位,年少有为,能力出众,百姓交口称赞,也不好美色,后宫唯有皇后一人,堪称一代圣君。

    偏偏这么英明的女皇,栽在了另一个女人的身上。

    这个女人叫做凤华焉。

    凤卿然同父同母的亲生妹妹。

    作为姐姐,凤卿然对于这个一出生就失去父后的妹妹好的没话说,几乎是从小将她捧在手心中长大。好吃的好玩的,只要凤华焉说一声,她就会尽数送到她的手里。从小到大。凤华焉闯了祸,永远是凤卿然跟在她的身后背黑锅,如果不是先帝伉俪情深,膝下只有她们两个女儿的话,恐怕凤卿然如今根本坐不上女皇之位。

    但她对凤华焉的宠爱,却叫她生了别样的心思。

    凤华焉娶了王夫,甚至纳了君侍,却发现对家里风情万种的美人提不起一点点的心思,反倒是在面对自己皇姐的时候,她会刻意的像个小孩子一样的撒娇,刻意的去谋求算计她的宠爱。

    最后凤华焉惊骇的发现,她爱上了自己亲生的姐姐。

    但凤卿然却始终没有看出自己妹妹的心思,并且她已经有了自己喜欢的人——江景。

    她满心欢喜的告诉凤华焉自己要娶江景为后,并且绝对不再纳入新人填充后宫,她说自己要给江景唯一的宠爱,她说决不让江景重复父后的悲剧……她将自己的亲生妹妹当作最信任的人诉说满腔的心事,却不知道眼前之人在看见她欢喜的表情的时候,心中的妒火燃烧得有多么旺盛。

    凤华焉知道自己对皇姐的占有欲是不对的,她知道若是被凤卿然发现这份心思,也许两人再也做不成姐妹,所以一直掩藏的很好,在凤卿然说要迎娶江景的时候,也送上了诚心的祝愿,并且打定主意待两人大婚之后便离开京城,去自己的封地常住。

    但当凤卿然牵着江景的手登上大宝,接受万众的朝拜祝福的时候,她才发现自己做不到。

    她做不到将这份感情藏在心底,她做不到装作若无其事的样子祝福凤卿然和江景,她内心疯狂叫嚣着的占有欲一点点的将她的理智吞没。

    “凤华焉在凤卿然的饮食里下了慢性丨毒丨药,后者一日日的虚弱下去,不过一年的功夫,便已经病入膏肓,然而太医院的太医却只能查出女皇的身体是突然的衰弱了下去,并不能检测出凤华焉下的药……”

    “凤华焉认为占有凤卿然的最好方式就是杀了她,这样别人就不能再拥有她,她也不用担心自己的喜欢会换来凤卿然的厌恶……”

    “凤卿然死后,凤华焉登上皇位,她派人从皇陵中盗出凤卿然的身体,放入一个特制的冰棺置于皇宫的冰窖之中,以维持其身体的不腐,并且日日夜夜潜入冰窖之中与其相拥而眠,无心朝政,将手中的权利大量的放给了底下的人,导致凤天皇贪官污吏,奸臣贼子横生,百姓在官官相护的压迫下过得苦不堪言。又接连逢大荒之年,五谷歉收,奸商哄抬粮价,官员提高税收……最终起义军四起,凤天皇朝被分割成了大大小小的数份,各自占据一方为王的军阀之间的战斗延续了数百年……”

    “你的任务,是阻止凤天皇朝的破灭。”

    沉默了许久,卿然才憋出一句:“变态。”

    其实她更想骂的是脑子有病,不止是骂凤华焉,还有主神。但是想了想,自己已经是在被穿小鞋的情况下得到了这个任务,若是再在不经意之间把主神给得罪个第二遍,她觉得自己很有可能玩完在这个任务里。

    ……

    “咳咳……”卿然虚弱的咳嗽声回荡在有些空荡荡的大殿里,显得尤为孤寂。

    外面传来了急切的脚步声,她听见一个温润的如同玉石一般的声音问道:“皇上情况怎么样?”

    随之传来的是太医的叹息声:“皇上他……皇后还是自己去看看吧。”

    “你们在外面等着,本宫自己进去便是。”

    夜明珠的光芒交织在一起,将大殿里照地如同白昼一般明亮,江景走进去,却感到了一股寒意。

    床上那个明艳的女子如今惨白着一张脸,朱红的嘴唇如今也失了颜色,唯有刺目的鲜血从她的唇角流出。她的眼睛微微闭着,睫毛很是不安分的颤动,仿佛两翼蝴蝶的翅膀。

    江景有一瞬间的恍惚。

    除了先皇驾崩的时候,他从未看到过眼前之人如此脆弱的样子。

    “你来了?”

    他恭敬地跪了下去:“臣夫见过皇上。”

    “不必多礼。”女子虚弱的声音传来,“景儿,你过来。”

    “是。”江景抬起头,缓缓睁开眼的卿然在看见他的面容的时候,眼中闪过了一抹惊愕。

    随即又有些疲倦的闭上了眼睛。

    江谨,江景。

    主神这个玩笑倒是开得真好。

    江景走到了她的身边,她抬起手拍了拍床边的位置,他听话的坐了上去,然后自然而然的抓住了她的手,揽住她的肩膀,让她靠在了自己怀里。

    两人沉默了许久,好像一下子都不知道应该从何开口。

    “景儿,你受苦了。”半晌,卿然才开口说道。

    “不,景儿不苦。”江景红着眼眶,压抑着嗓子回答道。

    卿然却是笑了。他一向是如此倔强。

    凤卿然和江景是真心相爱的,但在凤卿然病危的前夕,她却一纸圣意将不明情况的江景打入了冷宫。彼时她已经察觉到了凤华焉的心思,她知晓自己已经药石无灵,凭借着破损的身子也斗不赢凤华焉,只能够暗中派人去守着江景,一旦自己暴毙,趁着宫里慌乱的时候,连夜将他送出去,找个远离京城的地方安置。

    她已经为他找好了最后一条退路。

    却不知道这退路并不是江景想要的。

    被她送到江南别院的江景,在通过民间传唱的小道消息抽丝剥茧明白了当年的事情之后,江景自缢在了别院的横梁上,他望着的方向,正是京城。

    “咳咳……”

    “御医,御医……”江景抓住了卿然的手,连声喊道。

    卿然回握住他的手,摇了摇头,对外面就要进来的人说道:“不必。”

    “我知道,我的时日已经无多了。”她说道,在江景面前,她从未用过朕字。

    “不会的。”江景摇着头,“卿然,你是皇上,你是天凤之女,不会死的,不会死的……”

    他说着,都不知是在安慰卿然,还是在安慰自己。

    卿然却笑了:“哪有人不会死的……”

    “什么天凤之女,不过是个普通人罢了。”

    “景儿,我这一生,最幸运的事情,便是遇见了你。”

    她说道,似乎陷入了回忆之中。

    “第一次见你,是在皇宫里的中秋宴上。你跟在你母亲身边,安安静静的,不说话,眼里却很沉着,那时候我就想,若是能够娶你做我的太女夫多好。”

    “那个时候我才十三岁,没想到皇上这么早就看上了我。”

    “对,”卿然笑道,“我知道我家景儿日后定然是风华绝代,所以早早的起了心思,免得被别人抢了去。”

    “第二次见你,是我应母皇的要求上山烧香为父后祈福,却遇到了跪在大殿的你。”

    “我听见你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