全本小说网 > (快穿)天亮以后 > 第12章 凡女修仙(五)

第12章 凡女修仙(五)

全本小说网 www.xqb5200.com,最快更新(快穿)天亮以后 !

    “师父,若林卿然死了,你会不会记得她?”卿然没有自称徒儿,而是用了林卿然的名字。

    在说出这句话的时候,她明显感受到自己的呼吸一滞,这不是她的感情,而是残留在身体里的林卿然的感情。

    ——她想知道这个答案。

    “卿然,你别说胡话。”洛清寒面上焦急,却不减半分风姿,“你便是鸢尾仙子,不然你如何能够控制这个山谷的结界?”

    “你快出来,不管做错什么,师父都会原谅你。”

    “不。”卿然打断他的话,摇摇头,看向他的目光有着些许的哀伤和迷茫,“师父不会原谅我的……”

    这个世界对于伦理道德极为重视,徒弟爱上师父这种事情,若是林若这种外门弟子,只是拜入师门,没有正式拜入洛清寒门下的,即使有几分流言蜚语,但也没什么大事,但林卿然却是正式在洛清寒面前三叩五拜行了拜师礼的人,若两人结合,别说外人会不会承认,就是天道也会降下惩罚。

    师父师父,一日为师,终身为父。

    林卿然过不了心里的坎,在她看来,她对洛清寒的爱恋,就是一场罪恶。

    所以最后的死的时候,她心中固然有着怨恨,更多的却是解脱。

    “而且师父,这个结界,不是我控制的。”

    “我只是被困在了这里。”

    言讫,漫山遍野的鸢尾花突然化作了蓝色的火焰,将卿然围在了中间。

    “卿然——”

    鸢尾仙子虽然只是一株花仙,但毕竟体内流淌着的是神族血脉,对于魔族的憎恶几乎是与生俱来的。

    卿然怀揣着心脏中的魔种踏入这个地方,无疑是将自己置身于炼狱。

    蓝色的火焰冰冷而又滚烫,卿然置身于其中,发丝在火焰带起的气流下轻轻飞扬,她面上的表情可以称得上是平静,但微微蹙起的额头,却暴露了她此时承受的痛苦。

    “鸢尾……”

    被唤道的鸢尾仙子面色微凝,心中有了不好的预感:“大人又要上战场了吗?”

    “不是。”神王强迫自己转过脸,不要将目光凝视在那双有些难过的眼睛。

    她转过头,就这么静静地看着他,眼里流露出的脆弱让他有些害怕。

    “我可能要下界……”神王说道,一边不着痕迹的观察着鸢尾仙子的表情。

    “是下界出了什么事情吗?”鸢尾问道,掩饰着自己的情绪,“是不是魔族入侵了人界,不过人界不是有界面压制的吗?为何你……”

    下面的话她没有说完,神王也能够全部猜测出来。

    人界有界面压制,不管是神界的人还是魔界的人进入,实力都会被大幅度的削弱,实力越是高强被压制的越是厉害。若人界出现魔族,神王下界恐怕还比不上鸢尾下界时的实力,她这么问,不过是想要有一个最好的猜想罢了。

    “不是。”神王有些艰难的开口,“我想要下凡渡情劫。”

    “情劫?”鸢尾瞪大了眼睛。

    “若是能够堪破情劫,我便能够突破神王,彻底凌驾于六界之上。”

    鸢尾没有说话。她更加知道的是,若是神王堪破情劫,从此便会成为一个无情之人,心中只有修炼一途。

    “好,你去吧。”鸢尾仙子沉默了半晌,最后缓缓说道。

    “别去……”洛清寒看着画面中的人,忍不住想要揪住那个和自己一模一样的男子冲他吼道。

    别去。

    去了,就再也回不了头。

    “师父……”洛清寒回过神,卿然在蓝色的火焰中,已经只能隐约看见一个模糊的面容。

    他再次陷入回忆之中。

    “鸢尾,跳下诛仙台,可就只有一世了。”

    “你可千万别想不开啊,神王大人最多过个千八百年的就回来了,到时候你还能继续陪在他的身边的。”

    鸢尾仙子转头,看向了窗外开得正盛的鸢尾花,没有理会小姐妹们的话:“可是那时候,就不一样了……”

    他已经爱过别的人,他已经为了别的人斩断了情根,即使回到了神界,他也不再是如今的神王大人。他的眼神会变得冰冷,他的眼里再也不会有她的身影。

    “我想去试试。”

    “我不贪心,若是他能够爱上我,一世就够了。”

    “若是不能,灰飞烟灭与守着一个没有心的神王过千年万年又有什么差别。”

    她们劝了又劝,却也都知道她心意已决,只是大家都不舍得她就这么死去。谁不知道,仙人若是跳下诛仙台,便只有一世的光景,一世之后,任你生前多么的风光,在仙界的时候又是怎样的威严,都逃不过在天道下灰飞烟灭的结局。

    “鸢尾,你再好好想想。”

    “鸢尾,你修行千年不易,”

    “鸢尾,你莫要后悔。”

    蓝衣飘飘的女子站在诛仙台上面,望着下方深不见底的深渊,闭上了眼睛。

    翩然而下。

    “我怎么会后悔。”

    “我如何会后悔。”

    “我从未后悔。”

    “我不悔,”她睁开双眼,任由彻骨的疼痛将她吞噬,墨色的瞳孔里却依旧是一片安稳的沉静,“若是不去,我才会后悔。”

    “一世,尝尽人界的酸甜苦辣,我亦足够。”

    “即使他不爱我。”

    “不——”

    “卿然,卿然,不要——”洛清寒脑海中的记忆一点点的清晰,他终于明白了。

    结界中,卿然的身影已经消失不见。

    “卿然……”洛清寒颓然的坐下去,面前怎么也打不开的结界突然消失不见,他直接跌了进去,直接摔进了尚未熄灭的蓝色火焰里面。

    火焰的温度一点也不高,反而显得有些冰冷,一股寒意直往骨子里面渗。

    冰冷,绝望,悲伤……

    负面情绪接连涌上。洛清寒自认是一个能够克制自己情感的人,可是此时,他眼角却有泪水滑落。

    ……

    洛清寒一路恍恍惚惚,陷入自己的思绪不能够自拔,他都不知道自己是怎么回到天元宗的。

    蝴蝶谷已经没有了盛开的蓝色鸢尾,空旷的山谷里,只有零星的野草种在上面,像是人为把所有的鸢尾花全部拔走了一般,连根叶子也不落下。

    一进宗门,便有弟子迎了上来。

    “见过清寒真人。”

    洛清寒回过神,强压下心头的情绪,故作淡定的回道:“何事?”

    “您知道林师姐去哪里了吗?”弟子恭敬的问道,“中午的时候林若师妹拿着林师姐的令牌替她领了下山的任务,任务堂发了纸鹤给林师姐,不过没有得到回复。后来又发了几次纸鹤,都没有消息。”

    “最近人界出现的魔族变多,妖兽也不是很安分,任务比较紧急,大概明天就会出发。”

    “若是清寒真人见到林师姐,麻烦通知她一声,前来任务堂一趟商量一些事情。”

    “她不会来了……”洛清寒打断他的话,“她再也不会来了……”

    弟子察言观色的发现洛清寒的神色不对劲,不过想到任务的问题,还是硬着头皮问道:“林师姐可有何事耽误?若是实在来不了,我便把任务给她销了。”

    “卿然的牌子可在你那里?”洛清寒问道。

    “在、在的。”弟子老老实实的从乾坤袋里摸出了一块牌子,“林若师妹说反正林师姐也会过来的,便把牌子留在了这里。”

    当那弟子掏出牌子的瞬间,他便愣住了。

    玉制的令牌,一见到空气,便化作了齑粉,烟消云散。

    如同那在鸢尾花中消失的女子一般,灰飞烟灭。

    那弟子瞬间便白了脸色:“林师姐她……”

    洛清寒原本伸出了手打算接过令牌,却没想到令牌在他的手中消散,他愣了愣,随即缓缓将伸出的手攥成了拳头。

    ……

    林卿然的洞府外,有许多的植物。但都不是什么稀罕的东西,既不是灵药也不是奇花,也就是一些人界随处可见的东西。

    洛清寒落到洞府前的时候,正看到一名红衣女子从林卿然的洞府里走出来。

    他下意识的唤了一句:“玫瑰?”

    那女子手里抱着些东西,对于他的到来也并不惊慌,而是沉着冷静的点了点头,屈膝行了一个大家闺秀的礼节:“见过清寒真人。”

    “你是何人?”洛清寒皱着眉头问道,他从不知道卿然身边竟有一个他看不穿修为的人,“卿然和你又是什么关系?”

    “小女玫瑰,乃凡界一女子,得造化附身于玫瑰身上。”她自我介绍道,丝毫不见被追问的窘迫,“卿然姑娘乃是小女好友。”

    “你为何出现在此处?”

    “卿然魂飞魄散,我自有责任为她收拾遗物。”

    “你为何不阻止她?”洛清寒的声音里隐有愤怒,玫瑰的修为明显比林卿然高,若是她能够及时制止林卿然,想必林卿然也不会落得魂飞魄散的下场。

    至于什么跳下诛仙台只得一世,他是神王,总能够想得出解决的办法。

    玫瑰看向他的表情里带着讥诮:“如何阻止?”

    “天道不可为,我又如何干涉。”

    “清寒真人不是早忘了自己还有一个弟子,满心满眼的都只有林若一个人么?”

    “你胡说什么!”洛清寒有些愤怒的一甩袖子,“什么天道,什么林若,你说清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