全本小说网 > (快穿)天亮以后 > 第10章 凡女修仙(三)

第10章 凡女修仙(三)

全本小说网 www.xqb5200.com,最快更新(快穿)天亮以后 !

    真正的时光之眼,发动的时候能够让人看到自己的完整的前世,而卿然手中的伪神技,却只能够让人看到前世的几个片段,若是没有外物的帮助,成功率十分的低,比卿然在上一个任务中用到的伪女主光环还要不如。

    但女主光环的作用主要在于蛊惑人心,甚至在某种程度上左右天道,与这个世界的某些法宝有着异曲同工之妙。洛清寒身为神王,自身心智自然十分坚定,不同凡人,且修为颇高,对天道的认识不浅,半吊子的女主光环想要将其蛊惑,十分不易,更有被他发现的风险。

    卿然是个聪明人,从不做自己没把握的事情。

    林卿然的身份并不简单,她是洛清寒前世身为神王时身边贴身伺候的鸢尾花仙,一直爱慕着神王,在洛清寒打算转世重生堪破情劫的时候,她更是毫不犹豫的跟着跳下了诛仙台。

    只可惜,神女有心襄王无梦,故事中的洛清寒直到恢复记忆,都没能够想起自己身边曾经有一个温柔体贴的鸢尾花仙,曾经一心一意的爱慕着他。

    想到这里,卿然觉得原主林卿然也是一个可怜人,她深深爱慕着神王洛清寒,甚至不惜为他跳下诛仙台,若是转世之后洛清寒爱上她也就罢了,好歹全了她的心愿,但偏偏她深爱着的人对一个人尽可夫的女子动了心,最后甚至甘愿放下自己的尊严与一众男子共侍一妻,让林卿然在不甘与绝望之中魂飞魄散。

    她跳下诛仙台,只为了能够搏的与洛清寒的一世,却未曾想到换来了更深的悲哀。

    卿然拽住了胸口处的衣服,藏在胸腔里的心脏突然迸发出一股极为澎湃的情感,若把卿然的身体比作一个瓶子,这股情感便是整整一个海洋,它被囚禁在这具小小的身体里,得不到释放。

    压抑、悲伤、绝望……

    这是原主残留在身体里的感情,厚重到即使她已经魂飞魄散,她身体的每一个细胞,都铭记了对洛清寒的爱恋。

    “师父,你看,鸢尾花开了……”

    她的眸子里绽放出喜悦,像是黑色的夜空中突然闪亮的明星,明明没有日月的光辉,却如此的璀璨叫人无法忽略。

    “师父,今天是我的生辰呢。”

    洛清寒脸上的表情一僵。

    他忘了。

    卿然似乎也看出了他脸上的尴尬,却没有娇蛮的撒泼,只是浅浅的勾起唇角,眼里的浮起的淡淡忧伤刺痛了洛清寒的眼睛:“忘了也好……师父这么忙,怎么能为了徒儿一个小小的生辰,而耽误时间。”

    她善解人意,洛清寒却觉得心里堵得慌。

    他突然觉得心虚了起来,因为就在昨夜,林若一脸感伤的告诉他自从母亲死后,从未有人记得她的生辰的时候,他亲口告诉她,自己会记得。

    他打算用心去记住一个外人的生辰,却把自己小徒弟的生辰给忘了。

    洛清寒突然想起,林若虽然是庶女,好歹有一个姨娘,将她当作眼珠子一般的爱护,在他的调查里,林若虽然在林家没有得到重视,但并没有受太大的委屈,只不过天赋不高,被嫡母当作了联姻的棋子罢了。

    ——这在世家里是常态。

    反倒是后来林若在联姻的婚礼上逃走,让林家成为了世家里的笑话。林若的生母因为此事被关入了林家的祠堂,常伴青灯古佛,生活艰难,女儿又消失不见,生死未卜,郁郁寡欢,缠绵病榻数月之后,终于撒手人寰。

    而林卿然……她虽然是林府的嫡女,但因为自幼出众的修炼天赋,还在襁褓中便被送到了天元宗,没能够享受到一天承欢父母膝下的日子。

    林家的子女众多,林卿然的姐姐妹妹不知道有多少,若不是有着清寒真人亲传弟子的身份,恐怕她的爹娘早就忘记了自己还有一个在外的女儿。

    而他作为师父,对林卿然的照顾,实在是不够好。

    “六岁那年,我正式拜入了师父的门下。师父问我想要什么,我说……”

    “想要一朵鸢尾花。”

    洛清寒带她来了蝴蝶谷。拜师那日,也正是林卿然的生辰,她想要的不仅仅是一份拜师礼,更是一份生日礼物。

    而蝴蝶谷,是她十六年的人生之中,唯一收到的一份生日礼物。

    ——她自己默认的生日礼物。

    若不是这样,她十六年的人生里,竟然连生辰也没有过过一次,多可悲。

    洛清寒突然觉得他的心中堵了一块浸了水的棉花,浑身的血液仿佛都流不通了一般,从指尖开始感到冰凉。

    “师父说,只要我认真修炼,日后还带我来这个地方……”

    “只是徒儿天资愚钝,似乎怎样都达不到师父的要求……”

    林卿然的天赋不是不好,也不是她不够努力,而是因为她有一个神王转世的师父,所以无论她再怎么耀眼,也不过是欲与皓月争辉的萤火之光。

    洛清寒不过三百岁便已经是空冥期的修士,是世人口中交相称赞的天才,他虽然自诩清心寡欲,却被那些夸赞迷了眼睛。

    林卿然十六岁便已经是筑基期巅峰,不日便能够突破金丹期,这般天赋世上已经再难有人能够与之比肩,要知道,除了洛清寒,九州大陆的历史上,从未有人在二十岁之前突破筑基期。

    洛清寒眼里的林卿然,有着出众的天赋,不知好好利用,每日不将心思放在修炼上,反而一心伺弄着在他眼中毫无作用的凡花野草。她修为如此低下,是堕了他的脸面。

    却从未看到过,林卿然像个苦行僧一样没日没夜的闭关,为了不损伤自己的根基,听从洛清寒的话,从修炼开始,便从不服用任何的丹药,也绝不用了灵石来加强吸收灵气的速度。可以说,她的一身修为,都是实打实的一步步修炼出来的,但洛清寒全然看不到。

    他只知道自己所谓天赋出众的徒儿,竟然比不上清寒山上一个打杂的外门弟子,林若既在为生机奔波的同时,居然能够丝毫不落下自己的修炼,甚至聪慧的知道藏拙,明明是一个筑基期的修士,却将自己伪装成一个炼气期的小弟子。

    “林若姐很厉害……”洛清寒刚刚想到林若,卿然便提到了她。

    “她进入清寒山的时候,还是一个练气三层的修士,昨日玫瑰告诉我,她已经快要到金丹了……”

    洛清寒心中一惊,林若的伪装十分巧妙,若不是他的神识远超常人,林若又恰好处在晋升金丹期的时候,体内的灵气不够稳定,泄露出来了一丝气息叫他察觉,恐怕他也不会发现自己的山门里,竟然藏着一位如此叫人惊才绝艳的女子。

    卿然口中的玫瑰,他并无任何的印象,但能够看穿林若修为的人,想必十分不简单。

    “我知道师父喜欢林若姐……”

    “我看得出来。”

    “我也喜欢她。”

    “从来没有人像林若姐一样对我那么好过。”

    卿然缓缓在鸢尾花丛中坐下,双手抱着膝盖,眼睛空洞无神,视线不知道投在了虚空中的哪个角落。

    “她给我带人间的话本,给我讲牵牛织女的故事,还偷偷带着我下山玩耍……”

    “她陪我笑,陪我哭,在我遇到心魔的时候安慰我,还给我找来了安魂香……”

    “可是为什么呀……”

    最后的一声疑问,卿然像是在问自己,又像是在轻叹。

    “师父……”卿然转过头,乌黑的眸子像是一潭枯井,里面的情绪晦暗不明,叫人看不清。

    洛清寒却觉得,这潭看似平静无波的枯井下面,也许正藏着暗涌的风暴,随时准备将人吞噬。

    “咳咳……”卿然突然咳了起来,大口大口的鲜血从她的口中吐出,洛清寒明明看见,里面还夹在这暗红色的碎片。

    他突然想起自己在洞府前看到的一幕,卿然明明是将要入魔,却硬生生的压了下去,如今身体肯定承受不住了。

    “卿然……”他唤道,想告诉她不要任性,他不明白为何卿然要带着自己来这个地方,说一些奇奇怪怪的话,但他知道,若是卿然的身体不能够及时得到治疗,也许她的一生就毁了。

    洛清寒向前,却发现面前突然多了一道无形的屏障,阻拦了他的脚步。

    他皱起眉头,这蝴蝶谷,他来过也不是一次两次了,从来不知道这里竟然有着一层结界。而且既然卿然都能够走进去,为什么他会被阻拦在外面。

    “师父,你不要喜欢林若姐好不好?”

    “卿然,你在胡说些什么?”洛清寒有些不悦的皱起眉头,他对林若的确是有些欣赏,还到不了喜欢的地步。

    只是他抬起头,对上卿然的双眼的时候,却是一愣。

    被深藏眼里的风暴,已经开始翻卷起*。坐在鸢尾花丛中的卿然依旧巧笑盈兮,他却分明看到她的身体在止不住的颤抖。

    “卿然你快出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