全本小说网 > (快穿)天亮以后 > 第5章 庶女成妃(五)

第5章 庶女成妃(五)

全本小说网 www.xqb5200.com,最快更新(快穿)天亮以后 !

    安国寺的灵慧和尚确实有几分真本事,但卿然一点也不担心自己的伪装被拆穿。

    她的技能栏里有一个女主光环,佩戴之后能够提升对异性的吸引力,增加同性的憎恶力,并且被各路高人自动默认为天命之女凤凰之身。

    不过这技能虽然听着很厉害,但拥有的人并不少,事实上,大多数任务内容会和女主发生正面冲突的执行者,大都会有很大的几率在杀死女主之后爆出这个技能。

    ——爆率就跟捡着玩儿似的。

    在卿然的技能栏里,有三类技能,分别是普通技能,伪神技,神技。

    普通技能就是诸如琴棋书画、厨艺、绣花等基础技能,任务者可通过在任务世界进行大量的学习和联系获得,而神技则是指女主光环一类的技能,佩戴使用后能够大幅度提升任务者的特殊数据,比如说幸运、魅力等,以及对任务世界的天道进行干扰,使任务者能够更轻松容易的完成任务。

    神技的功效如此逆天,使用限制也非常大,往往要冷却两至三个世界,比如说女主光环,使用一次之后需要冷却五个世界才能继续使用,非特殊情况任务者一般不会动用这样的神技,都是当作保命的绝招来使用。

    卿然现在用的女主光环,后面还用括号括了个伪字,也就是所谓的伪神技。

    神技的功效强大当然非常珍贵,然而当名字相同的技能在被冠了一个伪字之后,就成了食之无味弃之可惜的鸡肋。

    就拿这个伪女主光环来说,它的有效时间非常短,只有二十四个小时,也就是十二个时辰,一天的功夫,并且随着有效时间的流逝,它的作用力还会不断的减弱,到最后几个时辰的时候甚至可以微弱到忽略不计,并且它虽然没有真正的神技女主光环那么长的冷却时间,但也是需要冷却四十八个小时之后才能使用。

    对很多任务者来说,二十四个小时根本扳不回局面,还很有可能因为它自身效果的不停削弱导致对任务对象的影响不停减少,很有可能会使敏锐的任务对象产生怀疑,要知道,一旦被任务世界中的人物发现任务者的真实身份,哪怕任务已经完成了百分之九十九,也会被判作失败。

    不过卿然到常常使用它,因为她自身的任务时间本就被限制在了十二个时辰里面,也就是说这个伪神技的冷却时间对她而言是不存在的。至于它自身效果的不停削弱,任务世界的普通人也许看不出来,但那些所谓的高人却是一眼就能够分辨的,正是这个在别人看来是一个败笔的地方,卿然却常常能够发挥出意想不到的作用。

    做了那么多次任务之后,卿然早就摸索出了规律。系统给的技能,无论是好是坏,神技也好,伪神技也罢,既然它存在,在技能栏里占据了这么一个位置,它自身定然有存在的价值,使用得当,伪神技未必比真正的神技差。

    轩辕王朝的宵禁开始时间是戊时,现在已经过了亥时,偌大的长安街上空无一人。寒鸦凄厉的鸣叫声在夜空中响起,一辆看似朴素的马车吱吱呀呀的辗过了街道,往京城外驶去。

    马车里,轩辕三兄弟坐在一起,神色肃穆。卿然似乎对夜间出行充满了好奇心,撩开马车上的帘子不住的往外看,只可惜外面月色虽明,却只能够看到空旷的街道,和紧闭着大门的店铺。

    白日里繁华的长安街,此时看上去,显得有些落寞。

    但卿然的表情依旧很兴奋,不时对外面做出摆手的动作,似乎是在和谁打着招呼,风月耐心的哄着她,让她把帘子放下,别受了凉。

    其实马车里的人都知道,卿然此时余下的寿命已经不过几个时辰,根本没有所谓的受凉一说。

    卿然对于风月的关怀还是很受用,有些恋恋不舍的把帘子放下以后,乖乖的坐在了他的身旁。不过她没安分一会儿,又趁着风月不注意的时候小心翼翼的撩开了帘子,似乎看到了什么很有趣的东西,她笑的连猫眼都弯成了月牙儿。

    “神仙哥哥,刚才我看见了一个特别可爱的小弟弟。”她兴奋的和风月交换着在外面看到的东西,“还有一个卖糖葫芦的老伯伯,他问我要不要买一串。”

    风月宠溺的揉了揉她的头,不知为何,对于眼前这个心智只有十二岁的姑娘,他总是多了几分耐心。

    轩辕朝看着两人的互动有些烦躁,一个是他的门客,一个是他的王妃,现在光明正大的在他面前眉来眼去秀恩爱,他却连发作都不知从何而起。

    丑时左右,一行人终于到了安国寺。

    灵慧和尚似乎早知道他们要来,待他们下马车的时候,便看到月色一个灰衣老僧,拢着手静默的站在安国寺前的石梯下方等着几人。

    从卿然这个角度看过去,灵慧和尚的脸色可以用一个词语形容——苦大仇深。

    而在轩辕朝等人看来,便是忧国忧民,悲天悯人。

    此时的卿然,因为归真在体内蔓延的缘故,面色苍白,显得十分虚弱,下马车的时候已经站不稳了,只能够靠在风月的怀里,被他半抱着下来。

    一开始轩辕至觉得于礼不合,但卿然根本不让轩辕朝靠近,哪怕是轩辕朝的位置朝她挪过去一点,她虽然不会大哭大闹,但会直勾勾的看着他,眼里的泪水簌簌地往下掉,然后死死拽住风月的衣摆,不让他离开半分。

    “灵慧大师。”在灵慧和尚面前,轩辕至三人都放下了自己的威风,恭敬的行礼道。

    灵慧和尚亦还他们一个佛家礼仪,风月因为扶着卿然,所以只能对灵慧和尚有些抱歉的笑了笑。轩辕王朝对于神佛极为信仰,即使是不将权贵放在眼中的风月,见到灵慧和尚的时候,也会多两份尊敬。

    唯一如常的人,可能就只有卿然了。

    “大和尚,为什么你身上有那么多石头啊?镶在身体里面,不疼吗?”她歪着头好奇的问道,似乎是来了兴趣,精神头也足了些。

    灵慧和尚被她问得一愣,仔细打量,只见眼前的女子面容苍白,唇色也极为惨淡,一双眼睛却尤为明亮,仿佛里面藏着万千的星辰。

    他的唇哆嗦了两下,随即口中将要说出话又被咽了回去,转为了一声叹息。

    “阿弥陀佛,施主,山中风大,随我进来吧。”

    进了禅房,灵慧和尚寻了一个蒲团盘腿坐下,一只手中的佛珠转的飞快,进屋的几人都不敢打扰他的思索。

    “大和尚,你还没有回答我的问题呢。”卿然现在却是孩子心性,不依不饶的问道。

    “噗……”灵慧和尚喷出一口鲜血,原本还称得上红润的面色,突然变得枯黄。

    “霍卿然!”轩辕朝压着嗓子喊了卿然一声,卿然也被灵慧和尚吐血吓坏了,又被轩辕朝一吼,眼睛一红,泪珠子就要掉下来。

    “阿弥陀佛。”一声熟悉的佛号传来,原来是灵慧和尚已经睁开了眼睛,他的面色依旧不好看,仿佛一下子老了许多,“不关霍施主的事,是老衲修为不济,妄窥天命。若不是霍施主的打断,恐怕老衲余下的寿命都要被天收走了。”

    轩辕朝知道自己错怪了霍卿然,面色讪讪,没有再说话。

    灵慧和尚又转头看向了卿然,柔声问道:“施主说看见老衲身上有石头,那石头可是什么样子的?”

    卿然歪着头想了想,说道:“你身上的石头很多,五颜六色的,我一时半会儿也说不完。”然后眼里乍现了一抹光芒,“大和尚,你可以给我两颗你的石头吗?我从来没有见过这么漂亮的石头。”

    “阿弥陀佛,霍施主天生慧眼,竟能够看透人的灵魂,实属难得。”灵慧和尚说道,“若是老衲没有猜错,施主所说的石头便是老衲身体里的舍利子,它融在了老衲的灵魂里面,要待老衲圆寂之后才能被取出来。”

    “到时候,老衲定然让庙里的沙弥为施主送去。”

    “那就好。”卿然高兴的说道,但神情却显得有些萎靡,眯了眼睛,半靠在了风月的怀里,像一只慵懒的猫咪。

    灵慧和尚见此,叹了一口气,低声说了一句阿弥陀佛,手中的佛珠又转的快了些。

    “灵慧大师……”轩辕至的神情显得有些焦急,少了在庙堂之上的沉稳,也难怪他如此,涉及整个轩辕王朝生死存亡之事,不管是谁恐怕都难以保持平静。

    “阿弥陀佛。”灵慧和尚念了一句佛号,“霍施主本是凤凰之相,仅凭其一人便能够保轩辕王朝百年气运,但如今凤凰泣血,已是垂死之兆,轩辕王朝恐有动荡横生。”

    想了想,灵慧和尚又补充了一句:“按理说,异星难伤真凤,霍施主这般模样,怕是另有他人助纣为虐。”

    风月下意识的就将目光投向了轩辕朝。

    若说助纣为虐,在场怕是没有谁比他更担得起这个名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