全本小说网 > (快穿)天亮以后 > 第3章 庶女成妃(三)

第3章 庶女成妃(三)

全本小说网 www.xqb5200.com,最快更新(快穿)天亮以后 !

    风月和轩辕朝一前一后的回来,看见风月的时候,霍卿然明显眼前一亮,对这个神仙哥哥有着难以形容的信任以及依赖,但在发现后面还跟着一个轩辕朝之后,她又很没骨气的瑟缩了一下。

    风月示意轩辕朝在牢门前停住了脚步,自己走了进去。

    “神仙哥哥。”听见她的称呼,站在牢门口的轩辕朝成功黑了整张脸。

    风月走过去,又重新跪坐在她的面前,轻柔地为她梳理着凌乱的头发,故作不经意的问道:“卿然,你还记得你的庶妹霍思蓉吗?”

    霍思蓉这个三个字仿佛是一个诅咒一般,卿然惊叫一声,挣脱了风月的手,将头埋在了膝盖里,可以看见她整个人都在瑟瑟发抖。

    风月和轩辕朝对视一眼,两人都没有想到卿然会是这个反应,按理说,现在的霍卿然只有十一二岁时候的记忆,也就是她还在宰相府里作威作福的时候,霍思蓉一个庶妹,在宰相府这个子女众多的家庭里,她能不能记住还难说,却没想到她竟然是一副见了鬼的表情。

    风月将手放在她的肩膀上,打算问问她到底发生了什么事情,却发现她肩膀一抽一抽的,竟是在哭泣。

    “卿然,怎么了?”风月问道,他的声音仿佛带着魔力,一下子安抚了卿然的不安。

    “蓉蓉、蓉蓉……”她哽哽咽咽的唤着这个名字,“蓉蓉死了。”

    死了?怎么可能!轩辕朝第一个不信,风月却觉得里面有鬼。

    “蓉蓉什么时候死的?”

    “六年前。”

    “她死的时候你多少岁?”

    “六岁。”

    霍思蓉和霍卿然虽然一嫡一庶,但却是同一年出生的,也就是说,卿然口中的霍思蓉,死亡的时候才六岁。

    “哇——”卿然的情绪突然爆发,让风月措手不及,整个牢房里都回荡着她的哭声,“蓉蓉,蓉蓉对不起……”

    风月直觉事情的关键就在这个对不起里面,他连忙趁机追问道:“卿然,你为什么要和蓉蓉说对不起?”

    他曾经在医神谷的藏书里看到过有关控神术,虽然他并没有完全掌握,但是引导一个神经已经在奔溃边缘的卿然还是绰绰有余的。

    “蓉蓉掉水里去了,我不会游泳,等我叫人回来救她的时候,蓉蓉已经不见了。”

    不见了?好端端一个人,怎么会不见?

    不过六岁落水这件事情,轩辕朝到听霍思蓉提起过,她说的是自己被嫡姐推到了湖里,霍思蓉带着一众家丁冷眼旁观却没有人上前来救她,最后还是她自己爬上了岸。

    “蓉蓉怎么不见了?”

    “蓉蓉没有了。”卿然抬起头,目光空泛,眼泪簌簌地落了下来,浑身却在止不住的颤抖,“我站在湖边上,没有看到蓉蓉,湖里只有一个奇奇怪怪的女人。”

    “她穿的好奇怪,像是娘亲说的青楼妓子一样,露胳膊露大腿。”

    “神仙哥哥,她是妖怪。”卿然抓住了风月的手,“她自己从湖里游了出来,他们还叫她二小姐。”

    “明明蓉蓉才是二小姐。”

    “那个女人凭什么顶替我的蓉蓉。”

    “他们的眼睛都是瞎的吗?”

    卿然哭得上气不接下气,一开始还有对那个奇怪女人的害怕,后来却是成了对她的憎恶,憎恶她顶替了霍思蓉的身份活着,憎恶她害死了霍思蓉的亲娘,也就是宰相府里的柔姨娘。

    轩辕朝在一旁听得浑身发冷。

    在霍思蓉的口中,柔姨娘是一个外表看似柔弱,实则十分毒辣的女人,因为霍思蓉是个女儿,所以自小对她非打即骂,让她没有享受过一天母亲的温暖。

    更是在霍思蓉十二岁那年,求了宰相夫人把霍思蓉订婚给城东的一个克死了三任妻子的鳏夫。

    那个时候他和霍思蓉已经相识,自然不愿意见到她被订婚给鳏夫,所以动了点手段,让柔姨娘被宰相抓奸在床,最后浸猪笼而死,而霍思蓉也因为亲母的不检点导致名声有损,所以即使她小小年纪容貌出众,但上门求亲的人却寥寥。

    若是没有霍卿然这个意外,霍思蓉应当安安稳稳过到十六岁及笙的时候,等着轩辕朝来迎娶她。

    “柔姨娘多好啊,又会绣花又会做甜甜的桂花糕。”

    “他们都没有发现她是假的蓉蓉,只有柔姨娘发现了。”

    “柔姨娘叫我离她远一点,说她会害了我,可是没想到她把柔姨娘害死了。”

    当初做下这件事情的时候,轩辕朝只觉得替心上人出了一口恶气,让一个毒妇落得了该有的下场,却没有想过不管柔姨娘对霍思蓉做了有多么过分的事情,她毕竟是她亲生的母亲。

    俗话说得好,打断骨头还连着筋。回想起当初柔姨娘赤身*被下人拉走放进猪笼里的时候,霍思蓉躲在围观下人里的面无表情,轩辕朝便觉得遍体生寒。

    见轩辕朝略有思索的表情,卿然便知道自己的这一番努力有了效果。

    附身霍思蓉的是一个从现代穿越过来的小白领,在游泳的时候被放水口吸住,身体当场死亡,灵魂穿越到了轩辕王朝。

    她进入霍思蓉的身体的时候,没有得到原主的半分记忆,在面对一个完全陌生的朝代,面对一群完全陌生的人的时候,她只能够装作落水失忆。大夫诊断之后也没有对她的说法提出疑义,只说有可能是受了惊吓暂时失去了记忆。

    但一个人不管怎么变,哪怕是失去记忆,一些下意识的小习惯却不会变的。周围伺候她的人并不用心,所以并未发现这个霍思蓉和原来的二小姐有什么差别,但身为二小姐亲娘的柔姨娘,心中却是起了疑惑。

    霍卿然一个嫡女之所以能够和霍思蓉一个庶女相处融洽,柔姨娘在其中发挥了不可忽视的作用。因为她在宰相夫人面前永远是低调做人,一副有女万事足的模样,让霍卿然的娘对她放下了不少戒心,而且她又做得一手好甜点,最是得了霍卿然的欢心,于是宰相夫人也睁一只眼闭一只眼任由她借着甜点与霍卿然拉好关系。

    只要不伤害自己的女儿,对于识趣之人,在宰相夫人这里什么都好说。

    霍卿然和自己的父亲霍相一样喜好甜食。霍卿然和霍思蓉玩得好,便是因为每次来找霍思蓉玩耍的时候,柔姨娘都会准备大量的甜点。

    而事情的关键在于,同样身为霍相的女儿,霍思蓉却是一个厌甜的人,所以每次的甜点几乎全部都落到了霍卿然的口里。

    小白领穿越过来之后,虽然对自己这个胆小怯弱的娘十分不喜,却非常满意与她一手做甜点的手艺,常常对着柔姨娘撒娇要甜点。霍卿然来找过她两次,她也因为记恨自己醒来时霍卿然站在水边未能及时施救,每次不是将柔姨娘准备的糕点吃了个干干净净,便是装作不小心把装着糕点的盘子碰到了地上,反正就是不愿意给霍卿然。

    小孩子的心思最为敏感,霍卿然虽然没有卿然能够看透人灵魂的眼力,但却能够感受得到霍思蓉对自己的恶意,自然而然也就对霍思蓉疏远了。

    除了对甜食的嗜好不同外,原主虽然是一个害羞内向的小孩子,但却一点也不怕蛇虫鼠蚁之类的东西,柔姨娘住的房子虽然说不上多差,但毕竟是个姨娘,说是半个主子,不如说是半个奴才,住的房子也只比一般的下人要好些。而且她手里的丫鬟也只有四个,其中两个是她身为姨娘应有的,另外两个则是霍思蓉身为庶女的,这还是宰相夫人开恩让她把自己的女儿养在身边,她才能沾了霍思蓉的光,多用两个丫鬟。

    人手少了,打扫的时候自然不可能像是主院里那么周到,虽然不大可能出现老鼠什么的,但是一般的小虫还是常见的事情。小白领从小到大都是城里人,虽然家境不怎么富裕,但住的地方却一向很干净,很少出现虫蚁之类的东西。从现代来到这个地方,没有抽水马桶没有网络没有电视已经让她很不习惯了,时常看见的奇形怪状的小型生物更是让她一惊一乍的。

    柔姨娘本就对她有了疑惑,时常不着痕迹的观察她,又是夜中为她盖被子的时候听到了几次梦话,小白领在白天的时候很是警惕,睡觉的时候难免放松了许多。柔姨娘套了她几次话,她便把自己的来历交代了个七七八八。

    这样荒诞的事情,说出去是没人信的,虽然柔姨娘接近霍卿然只是为了能够让自己的女儿日后有一个好的出路,但相处久了多多少少有了感情,知道自己的女儿已经被一个妖怪附身之后,她第一时间就警告了霍卿然。

    柔姨娘出身青楼,虽然有几分聪慧,但毕竟是一个弱女子,她一个人也找不到办法解决这个附身在自己女儿身上的妖怪,无法为自己女儿报仇,在听说城东的鳏夫命大克死三任妻子之后,便觉得这是一个能够治了那妖怪的计谋。

    就算不能够彻底弄死那妖怪,将她嫁的远远的,也比留在宰相府里害人来得好。

    哪里想得到,她还没有来得及解决那个妖怪,霍思蓉就已经解决了她。

    “简直一派胡言,蓉儿怎么可能是……”轩辕朝说不出那两个字,他喉咙眼在发痒,仿佛只要说出来,便是承认了霍卿然的话。

    “王爷,还请借一步说话。”